第十四章惩罚全文终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教妻有术 作者: 蟲虫 时间: 2020-3-16 
第十四章惩罚全文终
  看着荷锄在田里辛勤工作的季葛雷,花月桃心中百感集。

  惜花楼烧毁之后,季葛雷毅然决然的放弃做了半辈子的工作,在乡下买了一块田地耕作,过着辛苦却充实的生活。

  她虽然感动,可享葛雷的改变都是为了小月月,而不是她…思及此,她要回孩子的决心更强烈了。

  “季葛雷,把儿子还给我!”

  “你”再次见到令他魂牵梦萦的美丽脸庞,季葛雷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经历两次失去所爱的打击,他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因为他不相信自己会如此受老天垂怜。

  “别你呀我呀的,快把我儿子出来!”她只想赶快把儿子带回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面对愤怒的她,季葛雷一头雾水。

  “你派人在大街上抱走我儿子,还想抵赖?”

  “你是说…我们的儿子?”原来花月桃替他生下一个男孩。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既然他不承认,那她就自己进屋去找。

  季葛雷丢下锄头,跟在她后头。

  “儿子今年应该二岁了吧!长得像谁?你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孩,日子一定很苦吧…”

  花月桃走进不算大的茅屋四处寻找,季葛雷则跟在她后头,拚命的问一些有关儿子的事。

  小小的茅屋里除了寝室之外,花月桃全都找遍了。

  “你到底把我儿子藏到哪儿去了?”

  花月桃不但对他的问题置之不理,还开口她儿子、闭口她儿子的叫,仿佛儿子他没有份似的!

  他中的怒气,心怀鬼胎的提醒她, “你还有一个地方没找。”这么多年了,她竟然没悄来半点讯息,若不是儿子不见了,也许她还会继续躲着他,这令他恨不得打她一顿股,发这三年来的怨气。

  但是他想到更好的发方法

  花月桃在卧房前犹豫,迟迟不敢进去。

  “没想到你变胆小了,说不定儿子就在房里,不过你也可以转身离去,儿子就由我来抚养。”他眼中燃起一族火焰。

  “我不会把我儿子给你的!”她用力踹开门。

  季葛雷飞快的跟进去,顺便将房门落锁。

  花月桃四处寻找,连底下都不放过,但仍遍寻不着儿子的身影,一转头,才发现门已经被季葛雷关上。

  此刻的他看起来既肆又危险,不怀好意的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

  “我…我儿子…呢?”在他肆的眼光下,她原本的气焰然无存。

  “既然你不承认你儿子就是我儿子,那么我就让你替我生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儿子…”季葛雷猛地扑向前,将她上。

  花月桃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自然知道如何才会怀下孩子。

  “不!你不可以…”她胆战心惊的扭动身子,企图挣脱他的箝制,但是他高大的身子却得她动弹不得。

  “那我们就来试试看。”他的双在她的脸颊上啄吻。

  她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他亲昵的动作让她不知所措。

  她深知自己对他毫无抵抗力,碰上了他,她就像飞蛾扑火般投入他的怀抱…“你放开我…”她在做垂死的挣扎。

  季葛雷狂野的封住她的,舌尖趁她张开口时窜入她的口中,放肆的攫取属于她的每一滴芳香。

  “唔…放…放开我…”花月桃柔弱的小手推阻着他壮硕的膛,但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小月月,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你从不抗拒与我绵,甚至还会想出新花招…”他吻着她如丝光滑的嘴

  “我不是小月月!”她气愤的闪躲着他的攻势。

  “别再否认了,花月桃就是小月月,小月月就是花月桃…”他梦嚷似的念着,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固定住她的心头颅,方便他那红滟滟的双

  花月桃被吻得意识涣散,全身燥热,被迫着的脯膨、疼痛,感的小花蕾在肚兜下发颤着。

  “我的小月月还是这么的感呵!”他伸手握住柔软的玉,隔着衣服逗感的心蓓蕾。

  “你要我说几次,我不是小月月!”受他爱抚的影响,她的抗议变得软绵无力,听起来倒像声。

  季葛雷无意将时间浪费在争吵上,不再响应她,开始认真的取悦她。

  他肆无忌惮的品尝着她香瓣,贪婪的汲取她口中的甘甜,手掌轮捏着更加圆润的丰盈。

  花月桃所有的反抗成了最惑的挑逗,让他迫不及待的除去她的衣物,终于让他看见白的浑圆:

  他毫不客气的一口含住白上的小红点,品尝久违的美妙滋味,让灵舌在其上绕圈、来回的拨

  花月桃伸手想推开他紧黏在她前的头颅,但她的力道是那样的薄弱,移动不了他分毫。

  她不该来的,明知道自己抵抗不了他,为什么还来羊入虎口…“你要儿子就给你…求你放我走…”她的身体享受着愉,心里却清楚这愉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小月月,她受不了这样的煎熬。

  “我要儿子,也要你。”他恶的逗着她嫣红的尖,直到她硬实、凸,彷如一颗小果核般任他的舌滚动、旋转。

  “嗯…”花月桃咬着牙不想让的声音逸出口, “让我看看儿子…”

  她只能采取拖延战术。

  “你乖乖的百受,我一定会把儿子找回来…”趁着讨价还价时,季葛雷一把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让坚硬的火热碰撞着空虚的柔软。

  花月桃强忍着如此感的接触,毫无招架之力的点头同意。

  知道她再也无力反抗,他安心的品尝她的甜美,轮的宠幸她白的,逗得她弓起上身,将绵腻的双奉送到他的嘴边。

  热的细吻不断的落下,他的手指柔顺的梳理着黑亮的丛,开疆辟土的拨开一条通路,找到已有涌泉的水源地。

  那儿泉水涓滴着,还有一朵嫣红的蔷薇,他忍不住沾染一些水源,滋润即将盛开的蔷薇。

  尖锐的快让她本能的扭动,但心灵深处却厌恶这样羞的自己。

  他的手指拨开粉滑溜的蕊瓣,帮助蔷薇更加盛开,找寻花心丽的珍珠,在上头轻柔的按抚。

  震颤的快让她的意志力脆弱得不堪一击,熟悉的情开始在体内窜,小腹空虚、闷热不已。

  “啊”她迫切的需要他的填、充

  “求我,就像要儿子那样的求我。”

  “不…”尽管她就快被火给焚毁,但如此羞的话语,她怎么说得出口?

  “不肯说?”他抬起她的双脚搁在肩上,双手捧着她圆润的玉,以狂风扫落叶之势,用舌尖肆着已经肿充血的蔷薇,吻着花瓣上的水。

  “不要”没想到他的攻势越来越猛烈,让她濒临疯狂。

  花月桃不想让自己再次沉沦在他的火下,成为小月月的替身,所以她努力的抵抗他制造出的一波波快

  他的舌尖不断的在花朵上搅和、鞠饮着每一口甘霖,让她的体内出滚滚情,无非就是要她放哦出声。

  季葛雷不佩服她隐忍的能耐,瞧瞧她泛滥,花朵闪闪发亮,狂野的火已经灯原,她竟然还咬牙不肯开口求他!

  他放开甜蜜的花朵,继续用手指捻着花蕊,持续的刺她。

  “你的样子真美,醉眼蒙、双颊绯红,渴求的红微启,人的形晕布娇躯,我已经很久没看见这样妖娆的美姿了。”他的手指在她的秘处作,甜言语逗着她浮动的心。

  “既然你的表情已经将望展现得如此骨,我怎么可以不解风情?”巨大的火热在花朵入口处沾染些许情,一举进攻久违的情路,直直的深入天堂之地。

  狂野的结合让花月桃重重的息…

  她为这填充的滋味战栗不已,三年来末曾有人碰触的花径,对这种感有些陌生,她忍不住的收缩了一下。

  “老天!这种感觉真像我们第一次相遇…”那紧窒的柔紧紧的包裹着他,让他忍不住将韵峰释放出来。

  她完了!

  她就像遇到火的冰,完全融化在他的身下,现在她不只是收缩,还不断的扭动着圆

  “你的功力一点都没退步…”

  受不了她的引,他深入浅出的律动着,接着再狂暴的送,带领她飞越高的巅峰。

  发现她尚未得到足,于是他伸手在两人的合处抚摸她感的花核,温柔的,带给她另一番快

  花月桃在他的抚下,不断的痉挛,让还在她体内的男再次受到刺,竟然慢慢的又苏醒了。

  “啊──”花月桃在得到高之后,以为一切可以结束了,没想到硬的火热又继续在她的体内作怪。

  这次他带着惩罚的意味,享受着她的甜蜜包围,他快速的冲刺、戳入,惑着她已经虚弱无力的花朵…*****

  “你要的我都给了,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吗?”情的愉刚过,花月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自己的孩子。

  “我在这里三年,连个孩子的影子也没见过。”季葛雷慵懒的说。

  “你…”花月桃气得脸都红了。“你说只要我配合你,你就会把孩子还给我的!”她的美眸盛怒火。

  “我想你是听错了,我说的是帮你找回儿子。”季葛雷搂着她。“好好睡一觉吧!睡醒了我们一起去找儿子。”

  在两人沉睡时,狐仙夫子出现了。

  呵呵!总算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不过现在他得赶快让花月桃知道,其实小月月就是花月桃,花月桃就是小月月,免得找到儿子后她又逃走,害得季葛雷到处找她。

  最重要的是他要为自己罪,要是让花月桃知道其实是他把孩子藏起来,故意设下陷阱让她落入虎口,他恐怕再也没好日子过了。

  狐仙夫子站在边施法,让两人该记得的记得,不该记得的统统忘记,而后他又可以在一旁看好戏了!

  *****

  花月桃缓缓睁开眼睛,觉得自己梦见了狐仙夫子。

  她立即从上坐起来,看见季葛雷坐在边看着她,立即抱着他嚎啕大哭。

  “季葛雷,那个王竞天好可恶,竟然想欺负我。还有牡丹和鸨儿,她们全都欺负我,你一定要为我出气。”

  嗄?这是什么情况?

  “月桃,你没事吧?”季葛雷担心死了,怎么才睡醒就胡言语的?

  “你叫我什么?再叫一次。”季葛雷一向都叫她小月月的,怎么这会儿会叫她月桃?

  “月桃啊!难道我叫错了?”不是吧!没听过睡觉睡到失去记忆的事呀!

  “你不是一直都叫我小月月的吗?”怎么她掉到河里被救起来之后,季葛雷就变了个样?

  “小月月?小月月是谁呀?月桃,你可别吓我,我和孩子需要你,你千万不能出差错。”

  “孩子?什么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是他呀!我们的儿子。”季葛雷将二岁的儿子抱到前。

  “娘…”口齿不清的孩子唤她。

  “季葛雷!你给我说清楚!你跟哪个野女人偷生了个儿子,我怎么不知道?”花月桃放声大哭。

  “偷生?月桃,冤枉啊!这儿子是你生的,你带着孩子离开三年,我也为你守身如玉三年,你不能这样误会我…”季葛雷慌乱的解释着。

  “他…是我生的?”花月桃不可置信的叫着。

  哦喔!

  尚未离开的狐仙夫子发现自己又老糊涂了。

  当初季葛雷并未忘记小月月的身分,所以他只要恢复花月桃被清除的记忆就行了,可是他刚刚一个干坤大挪移,恢复花月桃之前的记忆,却不小心抹掉季葛雷对小月月的记忆…糟糕!

  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他现在出现,事情一定会更

  管他的!

  反正现在他们住在山里,平时也无聊的,偶尔拿这件事来吵吵也不错,这就当作她当初不听话的惩罚吧!

  (全文终)
上一章  教妻有术  下一章 ( 没有了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四章 惩罚(全文终)教妻有术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