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蠢蠢慾冻的爱情 作者: 苏荻 时间: 2020/5/19 
第一章
  “他妈的!”

  听到这句愤怒至极的咒骂声,杨素素心下一惊,知道自己又完蛋了。

  缩着脖子,摸摸齐耳的短发低下头,她硬生生的了口口水,准备接受每天必定会发生的挨骂“仪式”

  不一会儿,一个目炯如?、身形拔、气势凌人的男子?宰排你谔诘目穹缍?粒?蟛揭豢缯镜阶狼埃你绾槔椎囊桓鼍⑴叵你

  “什么玩意儿嘛!你这是什么意思?前几天才告诉你不要把徐老板和许老板的订单混,结果你自己看!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两张粉红色订货单被恶狠狠地?G到她面前,她深口气,怯生生的伸出手拿过来一瞧。错愕了几秒,低垂的头几乎要顶到桌子上。

  “对、对不起…”她嗫嚅的道歉。

  “对不起?你还有多少对不起要说?每次都是这个样子,害我成天为你出的岔子东奔西跑的,有时还耽误了送货的时间你知不知道!?”

  “是我不好,真的很抱歉…”她难过、自责的咬住下

  “一句抱歉就够了吗?你能不能干脆认命点辞职算了?!要不就别接手处理我的订单行不行?!”他烦的一抓头发,嗓门大得吓人。

  “可是…”她言又止。

  “可是什么?!”对方吼声如雷。

  “可是…”

  “有话快说、有快放!”

  “可是除了我…没有人敢处理你的货物单啊。”她一副委屈样。

  “他妈的!为什么没有人敢处理?!”

  “我…我不知道。”其实是她不敢说。

  “不知道?”他再骂:“他妈的!老板老钱请你们上班当花瓶的是不是?!”

  “雷?达…不…不要说话好不好?”她小心翼翼的请求他。

  “他妈的!我讲话干你哪门子的事?混蛋!”雷?达气?_?_的自她面前拿走订货单,立即转身离去。

  待他推开大门走出去后,只见几名女同事自泡茶的小隔间走出来,拍着脯松了一口大气。

  “天哪,这?砘镉?从?植懒耍?膊幌?檬浅粤思缚耪ㄒ?!苯新蘅?绲呐?耸紫人档馈?

  “就是说嘛,一天到晚就只晓得炮轰咱们素素,当她好欺负来着。”另一个叫方雨的女人细着嗓门附和。

  “岂止!我看咱们素素每天光被他骂就够了,摆明当她是出气筒嘛!”最后一个开口的女人叫庄雪淑。

  “素素!”罗凯茜等人已经来到素素的办公桌前了,一副义正辞严、正气?C然的样子。“真不是我爱说你耶,你这么喜欢自讨苦吃做什么?明知道他跟人家签下的生意最麻烦、最不清楚、又最吃力不讨好,你干嘛还替他处理呢?”

  “是啊,而且还愈愈糟,碰上别人还不打紧,碰上他,那可真是注定要被他狠狠刮一顿的。”

  “对嘛!就跟你说咱们四个人干脆别去理会他,到时候让老板把他fire掉的,结果你看看,都跟你说N遍了你还不听。”

  有时,杨素素觉得自己实在倒楣透顶,一天到晚被雷?达骂也就算了,这三个见死不救、只会事后故作愤慨的女同事还不忘间接教训她。也罢,她的个性一向温驯,不与人计较,所以她一如往常的保持沉默。

  “学聪明点,就别去理会他接回来的案子了吧,让他自个儿去处理,等到处理不完,他就有苦头吃了。”

  “没错,对于这种既不温柔、又不体帖的男人,咱们女人绝对有说不的权利,而且现在男女平等,没理由老是要你挨骂。”

  “对对对!雨说得对,所以我们再提醒你一次,下次别再自找麻烦接他的案子,就连订货单也别帮他处理,懂吧?”

  素素仍然连吭都不吭一声,待她们三个回去自己的办公桌,她才默默地开始做事。

  不经意望了眼墙上的?眩?⑾肿约豪凑饧一跷镒?斯?旧习嘁丫你鲈铝恕?

  除了刚上班的前几天没被雷?达骂过之外,其它凡是有上班的日子,她几乎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泪眼汪汪的。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其实喜欢他的。

  没错,她确实喜欢这个?炊翊直┑睦捉B达,而且是打见着他的第一眼就对他深深着了。

  该如何形容那样的感觉呢?

  或许她该这么说:自从遇上他,她才惊觉到,原来心脏可以跳得那么快、那么、那么没章没法。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一见钟情”吧!而她倒也乐于接受这个带点浪漫气息的美丽名词。

  当然,她是绝不承认这种浪漫其实很愚蠢。

  虽然每天被他骂得灰头土脸,但她就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说来是有那么点可笑,她心里其实明白得很,可是既然喜欢上了,就没办法改变了啊!

  想到他,她脸上的愁容不由得隐逝,甜的喜**B透了整个思绪。

  那几名女同事,一边看着她怪怪的傻笑脸,一边小声议论起来。

  “砰”地一声关上铁门,雷?达用脚?上木板门,把自己扔进了软绵绵的沙发上。

  罗克东,也就是他的室友兼死?,一听到声响,便习惯性的放下手边的事务,关掉震耳?的摇滚乐,将手袋走了出来。

  “你在干嘛呀?这么大声是想把老鼠吓得四处窜吗?”他扬着眉,过于白皙的皮肤与雷?达的黝黑成了强烈对比。

  “那不是正好合了你的胃口?你总是自喻为猫。”他面无表情。

  “嘿,看来你的心情奇差无比哦,怎么?天要塌下来了么?”

  “真塌下来了也好,反正都不干我的事。”

  “瞧你那涂大便一样的脸,别再臭下去了行不行?讨人厌的。”罗克东不以为然的说。

  他闷不吭声。

  “怎么,你和丽莎又是怎么啦?吵架?冷战?批斗?攻击?”他一股坐下。

  雷?达不客气的赏他一记白眼。“你可不可以闭上你的狗嘴?”

  “?眩?崭账滴沂敲ǎ?趺矗?衷谟直涑晒防玻俊彼?纸小?

  “识相点的话就别来烦我,我不想讲话!”

  “都讲一堆了还说不想讲话?”罗克东哈地笑了声。“好了,说吧,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出来让我为你分担分担嘛。”

  雷?达斜睨了他一眼,顿了半晌,往后一仰,整个人深陷进沙发中。

  “我们分了。”他简单地道。

  “哦?那很好啊!”罗克东竟然天喜地的睁大眼睛,?孕淠フ疲?桓毙钍拼?ⅰ⒊宸嫦菡蟮钠疵你!罢庋?游颐怯挚梢曰氐礁缍?揭豢榕菝烂嫉氖贝?玻∠氲蹦暝勖橇娇墒桥?⒚堑?w星和死神,被你我看上眼的,没有半个可以逃过我们的辣手,这你还记得吧?”

  只见雷?达有些火大的踹了他一脚。

  “喂!你有没有半点同情心啊?我和她分手,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说那种风?龌埃 ?

  “那,搞清楚哦,这可不是风?龌埃你奈枘愣?皆倨鸬男朔?┮?!?

  “都几岁的人了还想要处处留情,真受不了你!”

  罗克东戏谑的嘻嘻笑。

  “哈哈!我这叫处处播种,厉害吧?”

  “无!”雷?达不屑的骂了一句。

  “?眩∶幌氲侥愕钠犯窬谷槐涓呱辛耍?趺矗渴悄歉隼錾?狈?愕穆穑俊?

  “这跟她没有关系。”他脸色难看的很。

  “你很爱她?”

  “当然不!”这倒是实话,丽莎虽然算是个顶级美女,但,他们之间就是无法产生爱的火花。

  “既然答案是不,那就好了呀,我早知道你不难过的嘛!”

  “可是,我和她好歹在一起也快一年了。”

  “那…上过没有?”罗克东小心翼翼的转着眼珠子问。

  他没好气的低吼:“你这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别闹了你。”

  “是是是!我什么壶都不开,问题是──你在懊恼什么?我真搞不懂你的脾气耶。”

  雷?达大叹口气,两手叠在后脑勺,突然间变得极度落寞起来。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何必问?”

  “喔!我知道了,你这就叫做过渡时期。因为面临感情空窗期,所以极需有个人来陪你好好谈场恋爱,对吧?”他自以为聪明的说。

  他拧着眉,像在瞪外太空怪物般的瞪着罗克东。“你倒是很了解嘛。”

  “那当然喽,谁叫我是人人敬佩的爱情大师呢?”他吹?u。

  “废话少说,我才不想谈恋爱,又不是小女生,没什么好想的。”

  “既是如此,就振作一点吧,别成天摆着张扑克牌脸,连我都快受不了,实在很难想像你们公司有谁受得了你。”他总算说了句真心话。

  “说到这个我才生气,上班上到快得了神经病!”他咬牙切?。

  “又怎么啦?”

  “几个月前我们公司新来了一个女同事,一脸白痴,活像个智障,搞得我都快脑溢血了。”

  “有这么严重吗?”他?起眼。

  “若不是看在她是女孩子的份上,我实在想揍她几拳!”

  “别这样,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揍的,你可别一时冲动对人家动。”

  “放心好了,虽然她让我讨厌,但我还不至于那么恶劣。”他深口气。

  罗克东兴味的打量他脸上的表情,突然觉得,雷?达已经在有意无意间你┳约何⒚畹那樾鳌?

  普天之下能惹得雷?达动怒的女人,好像还没有几个。记得当初丽莎的小小出?,他也没怎样生气,如今却为了一个小女孩的犯错如此耿耿于怀,看来,这是值得探讨的你哦!

  想到此,罗克东出了莫测的表情。

  又来了!已经无法计算这是她第几次犯同样的错误了。

  雷?达气?_?_的冲进办公室,准备找那个总是一脸可怜兮兮的女人算帐。

  “他妈的!”似乎,每回这三个字总是比他的人先到,也算是通知素素准备接受他破口大骂的前兆。

  停下手边所有的工作,她鼻子,缩着肩膀静静等待他的到来。

  “杨丽花,你是猪吗你?为什么连弓长张和立早章都分不清楚?”

  杨素素大吃一惊!连忙怯怯的抬起半个头来纠正他:“我…我不是杨丽花。”

  “那你是什么花?!”他吼。“我…我不是花。”她难过死了!进公司都三个月了,他却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她看起来真的那么没吸引力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花!”

  “我…我姓杨。”

  “既然姓杨,就是杨丽花,你狡辩个什么劲?!”

  “不不不!”她慌乱的摇头。“我不是杨丽花,我…”

  “他妈的!那你到底是什么?!”他真想一把掐死她。

  “我…我是杨素素。”她嗫嚅地应道。

  “杨什么?”

  “杨素素,素…素食的素。”

  “杨素素。”他一字一字的你,接着嗤之以鼻的哼了声。“这么俗气的名字你也敢拿出来用,真是?G脸!”

  “怎么会?”她一急,忙抬起脸解释:“这个名字很适合我啊,朴素、素净,一点也不俗气呀。”

  “少扯开话题!”他将两张订单砸到她桌上。“为什么你总是不好百家姓氏,还是你故意找我麻烦?!”

  她鼓起勇气:“我…我上次有问你,是弓长张还是立早章啊,是…是你说弓长张的…”她愈说愈小声。

  “他妈的!”他气得一拍她的桌子,她吓得险些跳起来。“你这是想把过错全推到我头上是不是?!”

  “不…不是。”

  “既然不是就要认错,你这个白痴!”

  “是…是…”她梨花带泪的点头。

  “打个电话去跟章老板道歉,我现在还得去张老板那把货撤回,听到没有!?”

  “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知道就马上打,笨蛋!”说罢,他已经气呼呼的转身离去了。

  待他一走,三个女人又像往常一般自泡茶小隔间走出来。

  “哇,太夸张了吧?素素都来了三个月了,还不记得她的名字。”

  “就是说嘛,真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我看哪,搞不好他在半路上见到我们三个都不认识呢!”她们一边说一边坐到位子上,而素素就坐在隔壁。“我说素素呀,你干脆找个机会跟老板抱怨如何?他每个礼拜至少会来公司一次,你就对他吐吐苦水,?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保证老板一定会多注意雷?达的一举一动的。”离她最近的庄雪淑这么对她说。

  “是啊!你就说一说,也好让我们的耳朵少承受一点压力。”罗凯茜附和。

  “我…我不做这种小人做的事。”素素深口气,很认真的立即回绝。

  “嘿,我们是为你好耶,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坐在她前面的方雨大感不你的回过头来,替庄雪淑抱不平。

  素素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喜欢打小报告罢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很喜欢打小报告喽?”罗凯茜尖酸刻薄的扭过头瞪她。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急忙摇头。心里懊恼起自己干嘛回话!

  “杨素素,别狗咬吕?不识好人心,我们是看你可怜才替你拿主意耶,你别太?傲。”方雨不屑的撇撇嘴。

  唉,比起雷?达,这几个女人更教她痛苦。

  “是是是!对不起,我很抱歉。”素素低身段委屈的说。

  “哼!”罗凯茜把脸转回去,冷哼一声,其他人也跟着把头一甩不再理她。

  杨素素只好无奈的耸肩,轻轻地咬住下,迳自办公去了。

  “姐,吃饭了!”杨?Z南反覆敲了几下门板,好半晌,见里头没有反应,不有些烦躁的将门直接打开。“?G,你很大牌耶,每次吃饭都要三催四请的。”

  只见杨素素一脸倦容的趴在化妆台上睡着了,他翻翻白眼走过去摇醒她。

  “超级你猪,醒醒吧,一桌子好菜等着你扫进肚子里,而且你就算再累也该先吃晚饭再睡吧?”

  和瞌睡虫纠拉扯了几回合,她嘴里咕哝一声,着眼睛慢慢坐直身子。

  “唔…妈煮好晚餐了啊?”

  “是啊,就等你这大小姐去消化!”

  素素无奈的摸摸肚皮,整张脸微微一垮。

  “唉,实在是吃不太下。”

  “干嘛?实行?p肥计划吗?”杨?Z南故意斜睨放在墙角边的一张画,那是素素亲笔画出来的一张人像素描。“为了上头那个男人?”

  素素闻言,红双颊,立刻赏他一拳。

  “闭嘴,不要你管!”

  “我是管不着你们女人家的事啦,瞧你成天像个大花痴似的,真教人担心到底得到男朋友。”他同情的叹气。

  “什么意思嘛!把我说得像个老姑婆似的。”

  “本来就是,那一把年纪了还没男人追。唉!完全没行情可言。”

  “谁说我没人追?”她不服气的起身。“我只是坚信宁缺勿?E,才不是没人追!”

  “哦?果真如此?”小素素三岁的他,有着一张奇毒无比的嘴吧。“那我怎么从没接过男生找你的电话?也没瞧见你打扮得花枝招展过?”

  “因为我矜持,不像你,才刚上大学就把换女朋友当换衣服一样的换,没品!”她不屑的皱皱鼻子。

  “是,你清高、你纯洁、你高不可攀。”他不耐的。“喂,我可是快饿翻了,你到底要不要吃饭了啊?”

  “好啦好啦,你比妈还要你履恰!彼?吖具孀疟叱龇棵拧?

  “如果你不是我老姐,我才懒得理你这种女人咧。”

  她用手掀着鼻孔朝他做了个鬼脸。

  “真、是、谢、谢、你、呀!”

  “不、客、气!”他同样默契十足的回她一个五官扭曲的鬼脸。

  姐弟两笑着下楼去,感情显然还是好得很。不过被自己弟弟说中心事的素素,?刃纳畲?删筒皇悄敲檬芰恕?

  唉,月下老人啊,你何时眷顾我的爱情呢?

  “天杀的!”

  曾几何时,雷?达换掉了那句话,用这句还算好听的话来代替;但是,话里的怒火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消?p,他仍像一座蓄势待发的活火山。

  冲到杨素素桌子前,他开始破口大骂:

  “塑?花!为什么你又把王老板的订单当作汪老板的订单处理?难不成你是白痴吗?要我怎么骂你才听得懂…!”

  “等…等等!”她忙打断他的话。

  “等什么等?!”他剽悍的瞪向她。“我在骂人还可以等会儿再骂的吗?”

  “我…我不是塑?花,你又记错我的名字了。”她委屈的喊。

  “妈的!”他控制不住又冒出话。“你上回说你叫塑?花,我又哪里记错了?”

  “我…我是杨素素,不是塑?花。”

  “杨素素?谁叫你取这么难听的名字来着?我宁可你叫塑?花!”他没好气的骂:“你干脆去户政事务所改个名字算了,免得我老是记不住你的名字!”

  “这是我爸妈取的嘛,二十几年了都是这个名字。”她有些畏惧的轻声说,那委屈的模样真是谁见犹怜。“你以后可以直接喊我素素,这样或许比较好记。”

  但雷?达却一脸的酷,丝毫不为所动。

  “素素?我看你干脆去寺庙里当尼姑吃素算了,不要在这儿?手?脚,得我整天乌烟瘴气!”

  她咬住下,那张难过得快哭的脸就垂得更低了。

  “雷?达,你在做什么?”

  突然之间,一个颇威严的声音,传进了办公室。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素素不错愕的呆了呆,抬起头,看到老板姜磊正站在大门口,脸上表情十分不你。

  “老…老板。”素素不安地叫。

  这时,雷?达站在那儿,神情依旧冷淡,但稍稍收?苛耸什诺呐**

  “老板。”他心不甘情不愿的随便喊了句。

  “我老早就听到有人说你时常欺负素素,是不是真有这种事?”

  姜磊正年约五十好几,为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光明磊落、正直又不苟言笑的人。

  素素惊恐极了。以往姜磊正只在礼拜五来公司,今天是礼拜一,但他居然破例的跑来了!

  “我不认为我欺负她,我不过是在纠正她的错误罢了。”雷?达面无表情。

  “是这样吗?那素素怎么一脸要哭要哭的样子?就算是纠正错误,有必要骂得她无地自容吗?”姜磊正大皱其眉。

  “我只是希望她下次不要再犯,所以口气重了些,并没有要她无地自容的意思。”雷?达轻描淡写,眼睛看也不看姜磊正。

  “雷?达,我知道你工作很认真,也很拼命,但不能因为如此就要求别人配合你达到十全十美。素素还年轻,是公司的新人,个性又比较?认蛭木玻?绻?悴荒茏龅胶推焦泊Α⒁岳裣啻你敲矗?凳翟诘模?也荒苋淌芄?纠镉姓庵制垩剐氯说氖虑榉⑸?!毕匀唤?谡?运??仁?植宦你

  “等!等等!”蓦地,素素鼓起勇气发出了声音,站起身子。

  “怎么了?”姜磊正望向她,目光放温和了些。

  “他…他并没有欺负我,我从来…不觉得他有欺过我啊。”忍住喉管深处的?抖,她稳住了音调。

  “什么?”姜磊正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只是他,其他在场的同事,包括雷?达自己,都以为这个杨素素疯了。

  “都是我不好,是我太笨,每回他代我的事情,我都做不好,还老是犯错,害他为了我的失误而疲于奔命,所以他脾气不好也是在所难免的,我并不怪他,因为始作俑者是我。”素素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说着,那语气还理直气?训摹?

  “素素,你是不是怕他以后会再欺负你,所以才这么说的?不用担心,我不会眼睁睁任由他欺你的,你尽可以把事情真相说出来,用不着隐瞒,也无需替他罪。”姜磊正义正辞严地道。

  “我没有隐瞒,也没有替他罪。”她认真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姜磊正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刚刚他明明看到雷?达欺她的情景啊,她为什么要替他说话呢?

  念头一转,他面向雷?达。

  “好,我暂且相信你没有欺负素素,也希望你以后可以和同事们好好相处,不要再让我撞见你对谁大吼大叫。”

  雷?达看来仍是无动于衷。

  “大家没事回去工作吧。”姜磊正对着大家说。

  素素慢慢坐回位子上,只见雷?达头也不回的调转身子大步离去。

  待姜磊正走向自己专属的办公室,一句冷不防的话突然从素素座位旁冒出来:

  “杨素素,你这也太明显了吧?”

  素素愕然的停住动作,一脸雾水的望向说这句话的人。

  “怎么?不敢承认吗?明眼人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发现,你呀,暗恋雷?达这个痞子!”庄雪淑嗤之以鼻的说。

  这猛然飞来的一记,令素素震惊的瞠大眼睛,?然地倒一口气,整个人像被钉住般的动弹不得。

  “是啊,原本我们还在怀疑,那有人会一再犯错那么多次的,后来经过仔细观察,你根本是故意的,因为这样才能引起他的注意。”方雨也跟进的讽刺。

  “非但如此,你今天还替他挡罪呢。这么明显的举动,若我们还看不出来,那我们就太低能啦!”罗凯茜理所当然地上一句。

  素素咬住下,脸色有些惨白与惊惧。

  “素素,你倒是说句话啊。如果我们说的是事实,你就老老实实的承认吧,我们又不会在雷?达面前揭发你对他的感情。”庄雪淑直接挑明。

  素素一脸坚定的摇了摇头,放弃开口辩?。

  “怎么?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就不会问你了?”罗凯茜老大不的说。

  “别这样,我们又没有恶意,做什么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我们跟那雷?达一样喜欢欺负你。”

  本来就是!素素在心里咕哝道。

  “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对我们说实话了是不是?”方雨拧眉地瞪着她。

  素素不看任何人,慢条斯理的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哼,原本我们想和你维持好同事关系,现在你既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那我们也用不着理你了。以后雷?达要是继续欺负你,我们也不会再替你说话了!”庄雪淑生气的说。

  “是啊,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不理我们!别忘了你进公司才三个多月,我们三个可是公司的元老!”罗凯茜也火大了。

  “算了算了,大家别和她呕气了,”方雨出面排解。“既然她不想讲,我们干脆就不要理她了,让她自生自?纾?醋詈蟠?幌氯サ娜嘶崾撬?!?

  “哼,真是气死人了!亏我们平待她不薄,她竟然卯起劲来和咱们对抗,实在可恶极了!”庄雪淑大声的说。

  “?u,你想让老板再冲出来训我们一顿吗?赶快做事吧。”方雨又说。

  杨素素始终默默的做事,把她们的一字一句听进耳里,放进心底。

  无所谓,她早就知道她们是怎样的人,以后保持距离也好,她才不想和她们做好朋友。

  无言的在心里叹口气,她懊恼着被她们三个发现她暗恋雷?达一事。

  幸好她们讨厌她,应该不会向他说才是,不然她可糗大了。
上一章  蠢蠢慾冻的爱情  下一章 ( → )
滛荡小牡丹错慾情归(下错慾情归(上傲世杀手霸主的新娘伪凄你到底爱谁?谁才是野兽娇狐摸鱼儿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一章蠢蠢慾冻的爱情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