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蠢蠢慾冻的爱情 作者: 苏荻 时间: 2020/5/19 
第二章
  又到了梅雨季节。

  杨素素出门在外总不忘带把伞。

  粉黄的伞布上画着三朵并拢绽放的小白花,是她十分心爱的雨伞,不论烈或下雨,她都保持好心情,将可爱的伞儿撑开。

  下班前,雨滴滴答答的落下。

  在狭小的隔间里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办公室里似乎渐渐恢复空寂平静。瞥了眼腕表,原来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打完卡,素素便离开了公司,撑着伞投入稀稀疏疏的雨阵中。

  等在公车站牌下,因雨而更显混乱的交通,让等公车这事格外折磨人。素素不时引颈望着,还得不时注意到疾驶而过的汽车所溅起的水花会否脏了自己。颇爱干净的她,最受不了身上有任何一点脏污。

  突地,有团黑黑的物体自红?道旁闪出,把她给吓了好大一跳!

  定睛一看,是只全身黑的小土狗。

  瘦弱无的身子,微?的四肢,被雨透的发平塌着滴着水珠。

  在她尚在怔愕中,它竟纵身一跳跃下了机车道。

  素素紧张的抬起脸来左张右望!由于家中养了只爱犬喵喵,在爱狗的本能下,她深怕这只跑的狗会遇难,尤其在这样交通混乱的雨夜里,说不定会有机车一不小心撞上它。

  “狗狗!快回来!”

  趁着红灯,她赶忙走下红?道,但狗儿显然不领情,依旧故我的跑向快车道。

  “不行!不能过去!”她心惊跳的叫。

  狗儿停住脚,慢慢的转回头,那黝黑深邃的一只眼,如泣如诉的像在控诉些什么,她悚然而惊!错觉的以为它在流泪。

  怎的,她眼花了么?

  “吱!”

  猛地,一声尖锐的声音震惊了她的四肢,强烈的闪灯在她回头时刺痛了眼睛,在极度慌乱中,她仓皇失措的跌进了脏的水?中,雨伞摔在地上,而那只狗却迅速退回了红?道。

  约莫呆了十秒,惊魂甫定后,她下意识的低下头,懊恼的看着自己一身泥?簟?

  “我的天…!”

  骑着摩托车的男子掀开安全帽的挡雨罩,愕然的看着这个熟悉的面孔。

  “喂!你在做什么?!”

  细雨中,素素怔怔地抬起脸,她无法辨识机车骑士的长相,但,她却觉得这个声音熟悉极了。

  那种带着怒火的压抑、低沉的怒喝声,好像是她习惯的警告声。

  难、难道是…?

  雷?达跳下机车,没穿雨衣的他,十分不的大力?v她起身。

  “他妈的!你联想自杀都要找我一块倒楣吗?搞什么鬼东西啊!”真的是他!她无措的倒口气,睁大无辜的眼睛望着他,任雨水浸衣裳。

  “杨…,”他又忘了她的名字。“杨小姐!你是不是想死啊?不然干嘛没事站在这儿找死啊?!”他忍不住又破口大骂。

  “我叫素素。”即使在呆愣中,她仍不忘提醒他。

  “像你这样的一个大笨蛋,我看叫蠢蠢会比较适当!”他没好气的嚷,然后弯下捡起她的那把小黄伞。

  “对不起…”她脸色苍白地嗫嚅道歉。

  不知怎的,她的一身狼狈竟叫嚣张跋扈的他头一回有了?乓你模?酉吕聪肼畹幕叭?远?袒囟亲永铩?泼频氐闪怂?砭茫?醯靡恢闭驹诼砺繁卟皇前旆ā?

  “杨大小姐,请问你到底要不要撑伞?!”把伞递到她面前将近五分钟,终于不耐烦的低吼。“对、对不起!”她再度一吓,赶忙接过雨伞。

  “妈的!真的有够门,连下班了都会遇上你这蠢蛋。”他嘀咕。

  素素难过的噙着泪水,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在他面前出了大洋相,一方面则是因为身上的衣服几乎报销,到时候坐公车肯定会被司机赶下车,即使不会,其他乘客也会和她保持距离。

  “你家住哪里?”沉默半晌,他突然问。

  素素呆呆地、怯怯地看他。

  “啊?”

  “就当是欠你的,我送你一程吧。”

  他别过脸,看来十分烦躁,也不晓得自己干嘛大发慈悲心。

  她难以置信地将眼睛睁大如核桃。

  “嗄?”

  “你是?子是不是?我问你家住哪里,你能不能回答一下?”自身的坏脾气又教他抓狂。

  “我──我住三重!”她赶忙回答。

  “好,那就上车吧。”他二话不说,立即转身跨上摩托车。

  “上车?”

  “快点啦!你以为站在这儿被人指指点点很有趣吗?”他瞥了眼人行道上那些观看的路人。

  “我…”她一下子红了脸。

  “蠢小姐,麻烦你快些把雨伞收起来坐上来好吗?我可没那个时间和你蘑菇!”如果她不是女人,他肯定会立刻将她抓上车!

  “好…好吧。”她想她是没得选择了,收起伞,硬着头皮跨上他的车后座,突然有些?c幸今天没穿洋?。

  “抓好后边的把手,休想趁机吃我豆腐!”

  “啊?”她有一瞬间的傻眼。

  连雷?达自己都愣了一下。他妈的!他没头没脑的在胡扯些什么碗糕?

  “没事啦,我要骑了。”

  说罢,素素立即被他勇往直前的高速狂飙给吓坏了,出于本能,她紧紧抱住他的,像溺水般的死扣住他的衣服不放,再加上雨下不停,他变成了落汤,她则成了落难乌骨

  “喂,你可别在后边睡着,要告诉我路怎么走啊!”他掀开罩子叫。

  “那个…,”素素冒雨往前张望。“要上中兴桥。”

  “我知道,你家到底住哪?”

  “在天台广场附近,你知道那里吗?”

  “知道。”

  “那…送我到天台就行了,谢谢你。”对个?瓷穸裆匪敌恍皇羌?钠婀值氖隆?

  雷?达没再说话。被后头那娘们抱得怪不舒服的。

  hit!

  他忍不住在心底咒骂一声。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巴巴的娘们竟的,那两团紧紧帖在他背上,让他都快要…快要起反应了!Shit!

  真不知道这个八珍女人在想啥?难道她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他们没干没系没情,她怎敢这样抱他?尤其她可是个黄花大?女,怎么说都更应该懂得…懂得矜持自爱才对啊!

  该死!他猜她大概是C罩杯。胡乱的想了脑袋,他几乎要鼻血了。

  闯了最后一个黄灯,素素知道天台已到,他停住车子。

  带着一身的雨水,素素?着眼,迷糊糊的下车。

  她想,这大概是她出生二十二年来最狼狈的一天了吧!

  “哈啾!”她出其不意的打了一个大嚏。

  他皱着眉,看到她因冷而瑟缩成一团的身子。

  “对不起,因为我没穿雨衣的习惯,害你没办法遮雨。”嘴巴说着道歉,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没、没关系。”她却强振精神,对他出一个无限感激的笑容。“谢谢你愿意送我回家…哈…哈啾!”刚说完,又是一个大嚏。

  她适才那抹美美的笑容教他心头微微一震,像了的心不小心触碰到通电头般浑身***

  这…这个女孩…她到底在想什么?

  瞧瞧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透的头发像海带,僵冷的身子却像一只小?米,这样…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对于她的一切,他突然极度感到困惑起来。他对她明明奇?次薇龋?匣厮?丛诶习迕媲拔你登椋?盟?煌肺硭?媛?共唤狻**勺员鸸?橙ィ?醯眯闹械暮你唤谅伊恕?

  “你快点回家吧,最好赶紧泡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

  “嗯,我知道了,你骑车也要小心。”她鼓起勇气。

  “废话!这我难道不知道?”虽然她并不是那么可恶,但他就是想骂她。说完,头也不回的立即骑车走掉。

  杨素素杵在那儿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不见,哈啾一声接一声,身上的冷意袭上心头,她想她确实要快些回家才行。

  奇怪的是,她没将伞撑起,回家的路程中,脸上尽是幸福又甜蜜的笑。

  看来,她已经不在意自己的一身脏了吧?

  在以最快的速度飙回住处之后,雷?达停好车,便冲进屋里。

  怎知刚关上门,正好看到罗克东和一个女人?钏魄?康刈苑坷镒叱隼础?本醯囊汇叮?南胱约夯乩吹恼娌皇鞘焙颉?

  “嘿,回来啦。”罗克东泰然自若的打招呼。“嗯。”他冷漠的不去理会他们,打算迳自回房。

  “来来来,我跟你介?一下,这个是小云儿!”罗克东一派的自然朗,搂着身旁的女人来到他面前。“小云儿,这个就是我的室友,叫雷?达。”

  “你好,我姓崔,单名一个云。”女孩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来。

  雷?达不得已,只好抬起脸来正视罗克东的新

  出乎意料的,她和克东以往着玩的女朋友不太相同。没有浓烈的脂粉气,不做作、不低俗、不?纵,是个?家女孩的类型,俐落的一件式短洋?,干净明亮的五官,舒服得很,笑起来便?了双凤眼。

  彷?非宄你窃趺孪胨?飧鋈说模**怂?桓鲂闹?敲鞯男θ荨?

  “我是雷?达。”他窘迫的伸出手来与她一握。

  “我听说了,很高兴认识你。”

  罗克东在一旁笑开了怀,硬是把两人的手分开。

  “少来这套行不行?你们当这里是友俱乐部啊?”

  雷?达不的瞪向他。

  “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说你这人真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你进门时撞见我们,心里一定在想:哎呀,真是糟糕,我回来得不是时候!”他得意的昂着下巴。“如何?我说得对不对?”

  “我不想回答你这个无聊的问题。”

  “然后你同时尴尬的想:我是不是应该速速?避比较好?免得破坏人家的好事?”

  “够了没有?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雷?达尴尬极了,却见崔云掩嘴笑,像是开心得很。

  “哎呀,甭担心,小云儿早就见怪不怪了。”他热情的搭着他的臂膀。“只怪你记不好,忘了我跟你提过她这号人物。”

  “什么?”雷?达不懂。

  “小云儿啊,我的青梅竹马。”

  “你的青梅竹马?”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有些恍然大悟。“喔!就是那个曾经害你被痛打十大的?居丫头?”

  “没错,就是我!”崔云大声承认。

  “怎么她…?”雷?达不明白崔云何以会在这里出现,他记得克东说她已经举家?至新竹。

  “喔,她打算来台北找工作,顺便准备银行特考,所以在这段期间?龋?颐强啥嗔艘桓鲂率矣选!?

  “如何?你吗?”崔云两手一摊,模样可爱的问。

  “当然!我们这儿还有间房一直空着。”面对她,雷?达显得不太自在。说也奇怪,以往曾过无数女朋友的他,此刻却不擅应对。

  “太好了!”崔云喜上眉梢的一击掌。“不过我爸要是知道我来住你这儿,肯定会气急败坏的跑来带我回家。”

  “说得也是,你爸对我的印象一直不太好。”罗克东同意的点头。“所以你最好别告诉他,免得他真的跑来台北找你。”

  雷?达没有表示意见,虽然他心底同样觉得不妥。一个女孩单独和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那不是很奇怪吗?

  就算他是正人君子,罗克东应该也不会对她下手,但…总是怕惹人议论。

  “安啦!我老爸这关我自会应付,反正他不知道我来投靠你,不会有事的啦。”她乐观的说。

  “那么,选不如撞,为了?c祝小云儿的到来,咱们一块出去吃顿饭吧。”

  “外头在下雨,太麻烦了。”雷?达摇头。

  “是啊,你瞧他淋了一身呢,”崔云对着罗克东说:“我看干脆你去买几包泡面回来,我亲自下厨。”

  “煮泡面也叫亲自下厨啊?”罗克东戏谑地捏她鼻子。“你还好意思说?”

  她笑闹着反捉住他的手。

  “怎会不好意思?你都好意思让我这个客人下厨了,煮泡面是理所当然的喽。”

  “说得一副亏待你的样子,要不我亲自下厨煮给你吃嘛!”

  “好,这可是你说的喔!雷?达是见证人。”崔云顺势把站在一旁的他给拉过来。“对不对?”

  骑虎难下的雷?达,只得大力点头。

  “ok,没问题,只要你们不怕吃进肚子里有事,我绝对会煮出好东西来给你们吃。”他拍着脯保证。

  于是,一分钟后,罗克东撑着伞出门,目的──超级市场。

  小小的客厅里,只剩下雷?达和崔云独处。

  基于两人不,他?Q定先去洗个澡。

  “呃…你可以看看电视,我去洗个澡。”他将遥控器拿给她。

  “没问题,去忙你的吧。”

  “喔,对了!”在他转身时,她突然又发出声音。

  “有事?”他回过头。

  崔云从椅子上站起,对于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迟疑。

  “我…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知道不知道克东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女朋友?”

  “是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脸。“他还是老样子,对我像妹妹似的,不过你旁观者清,应该知道我对他的心意吧?”

  “你?”这可真是冤枉!他才刚认识她,怎会知道她的心意?

  “不过你可不要告诉他,我不想造成他的困扰,毕竟…他一直很有女人缘,我猜他过的女朋友一定不少。”她看起来有些沮丧。

  “也…也没那么糟。”他笨拙的安慰她。“至少目前来讲,他还没半个称得上是固定的女朋友。”

  “意思就是他吃完就抹抹嘴走喽?”

  她的用辞令他发噱,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算了,当我没问喽。”她一笑置之的坐回椅上。“谢啦。”

  雷?达没有再说什么,然而她的洒、坦率与真情,却令他十分欣赏。

  接下来的日子里,或许要想想法子帮帮她才是。

  翌到了公司,素素的咳嗽声始终未间断过。

  她想,经过昨夜雨水的洗礼和风吹的折磨,她八成是感冒了。尽管她明明一回家就泡了将近半小时的热水澡,但显然的,病毒还是找上了她。

  到小隔间去?_泡了杯茶,看着氤?璧奈砥?仙你厮鼐醯镁胍馐?悖?芬舱驼驮卧蔚模?钊耸?植皇娣?8们爰俾穑克?唤?晕省5你牟∏榭蠢皇悄敲囱现兀?蛘咧形缧菹⑹奔淙ヒ┓柯蚬薷忻疤墙?群群昧恕?

  回到座位上时,她忍不住又多咳了几声。

  “喂,你咳嗽时可不可以朝向别边?”庄雪淑突然大声放下手中的笔,不你的瞪视着素素。

  素素错愕了几秒,几个从外头走进来的工读生也愣了下。

  “对不起,我以为我朝着前面…”

  “朝着前面?”方雨立即转过头。“你这个坏心?的女人,竟然想把你的感冒传染给我!”

  素素睁大眼,慌张的摇头。

  “不不不!我没有要传染给你的意思,我…我只是咳嗽而已。”她无奈的说。

  “真是缺德!自己感冒还想让别人跟着受苦,”庄雪淑咒骂:“世上就有你这种女人!哼,我看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素素苦着脸,觉得百口莫辩。“我不是啊…”“麻烦你,如果人不舒服干脆请假回去好了,不要在这边影响我们的情绪。”换罗凯茜说了,三人攻击小?联合开炮。

  “是啊,你这样咳啊咳的,是不是要让我们耳子没办法清静?”

  “感冒总难免会咳嗽,我也没办法啊。”她忍不住回了句。

  “?眩∧愕囊馑际俏颐腔罡锰?阍胍舾扇培叮俊狈接曷恫逖你炊竦挠锲你

  “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她快晕倒了,这些女人为什么老爱找她麻烦呢?她自认没什么地方得罪她们啊!

  “真受不了,真不明白老板请这种人来上班做什么?”庄雪淑一边大力摔公文夹一边大声说。

  素素心里无言地叹息!今天没挨雷?达的骂,却被这三个女人给刮了一顿。

  她忍不住又掩嘴咳了几声。

  “够了!不要再咳了!你以为这样咳会让你看起来比较可怜吗?”罗凯茜尖着嗓子叫。

  “是哪儿来的一群母在那叫啊?”一个熟悉又不客气的声音冷不防冒出。

  不同说,这人正是雷?达!

  不知怎的,素素竟有些欣喜的抬起头,彷?匪?撬?木刃恰?

  三人的脸同时成猪肝,个个握紧了拳头。

  “雷?达,你讲话放尊重点!”

  雷?达鄙夷的瞥了她们一眼,做了个?f心的表情。

  “母就是母,只不过,会化妆的母就更好笑了,青一块紫一块,还外加血盆大口。”

  “雷?达,你存心和我们过不去是不是?!”年纪最大的方雨祭出她的威严。

  “以前,我只存心和她过不去,”他轻描淡写的瞟了素素一眼。“不过现在,我发现你们比她更教人厌恶。”

  “?眩≡?茨闶抢窗锴坏模≡趺矗恳蛭?厮匕锬阍诶习迕媲懊姥怨你憔痛蛩阕鲋换岜ǘ鞯墓罚?刺嫠?钊耸遣唬俊弊?┦缂馑峥瘫〉耐鲁龌啊?

  “哼,”他冷冷的一笑。“你别搞不清楚你r,我不是来替她骂人,而是来替她骂一群母。”

  “你!”庄雪淑气得浑身发抖。

  雷?达不理会她们的咬牙切?,自顾自地走到素素桌子旁边。

  “你这张发票的统一?号开错了。”他心平气和的将发票放到她面前。

  这是头一回他对她的犯错没有发怒,素素着实不习惯他这样温和的口气,因此惶惶恐恐的接过发票赶紧更正,心里有些?闷他怎么没骂她。

  “哼,原来你是因为和咱们素素有了?η椴爬炊愿段颐前 !狈接曷恫桓适救醯姆捶怼!霸趺矗课颐乔装?难钏厮匦〗阆蚰惚戆琢耸遣皇牵俊?

  听到这句话,素素的脸刷地一白!她慌乱而祈求的望向她,希望她别再说下去了。

  但方雨怎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看着雷?达那怀疑的表情,似乎在沾沾自喜于自己的正中红心。

  “别这样盯着我,我说的可是事实哦,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其余两个女人纷纷得意的点头。

  “不然你真以为她这么智障,同样的错误可以一犯再犯?即使被你骂得猛掉泪,但到了老板面前,还为你挡罪。”方雨挑着眉。

  “是啊,知不知道除了你,她可没对谁犯过一丁点儿的过错?如果不是存心引起你对她的注意,恐怕像你这种不肯正眼看女人的人,连她的名字都不会想知道呢。”

  “胡说,才不是这样的。”素素微弱的发出抗议。

  “我胡说?!”方雨火大的拍桌站起身,用她涂亮红色指甲油的肥手指向杨素素。“杨素素,你敢发誓你没有暗恋雷?达?!”

  素素真难以相信方雨竟会要她发誓,她不悲愤加的跟着站起身,炯亮的眸子充难以忍受的怒火!她咬紧牙,握紧双拳,因感冒而衍生出的不舒服?氐撞园姿?牧常**χ绷搜?耍?砸恢执游凑瓜止?挠缕?宰欧接曷订ぉ?

  “方雨,我有没有暗恋雷?达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喜欢嚼舌、议人是非,是你们的事。若你以为找到我的弱点来威胁我,那你就错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她深口气继续道:“同样的,你以此要求我发誓,真的是太无知了。我本以为像你这种已经三十好几的女人,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圆融和智慧,没想到,你比我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丫头还要可笑!成天就只会在人背后放冷箭…”

  突地,素素感到眼前蓦地一黑,全身的力气彷?扶?弊越诺妆怀榭眨你鋈税c软的向后倒去。

  如果说她最后那一丝意识无误。那么,她想该是雷?达接住了她吧?

  雷?达坐在病旁,?极无聊的翻看随手拿来的报纸。

  瞥了眼躺在睡的杨素素,病容憔悴、头发蓬,实在怪可怜的。这样的心情真是复杂,害他一整天都觉得神思不属,不知道如何收拾。

  这个又蠢又笨的娘们暗恋他?怎么她是瞎了眼抑或患被症?

  摇摇头,心中没由来的觉得怜措。像她这样单纯又柔弱的女人,怎会看上他这种?瓷穸裆钒愕哪腥耍?

  若不是今天被那三只母点醒,他恐怕很难察觉这笨女人所做的笨事。

  他烦躁的抓抓头,还是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喜欢的。难不成她没认识过什么男人吗?否则干嘛挑他这种人喜欢呢?

  啊,不对不对!他做啥一直?低自己?他不是一向自认很优秀的吗?

  这时,护士走进了病房,后头还跟了个人。

  “杨素素在最后一。”

  “喔,谢谢。”

  雷?达抬起头,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的视线上。

  “你是…?”

  男孩见着他,愣了一愣。

  “呃…我叫杨?Z南,是杨素素的弟弟。”

  “原来如此。”

  “我姐她还好吧?”

  “已经没什么大?,等点滴打完,人醒过来就可以走了。”

  “喔,我昨晚就说她淋雨一定会感冒的,今早我看她脸色很难看,?袼?爰偎?醇岢忠?ド习啵?庀驴珊茫?谷槐蝗怂偷揭皆豪铮?媸亲哉衣榉场!?

  杨?Z南蹙眉望着躺在上的姐姐,语气里虽然颇为埋怨,脸上的表情却又那么担忧。

  雷?达心想:他们姐弟的感情应该很好才对。

  “那么,她就交给你来照顾了。”他耸肩站起身。

  “不好意思,还麻烦你送她来。”杨?Z南礼貌的道谢。

  “同事一场,应该的。”他顺便拿起报纸。

  杨?Z南突然仔细盯着他瞧了好半晌,教雷?达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看自己。

  “怎…怎么了吗?”

  “你是不是叫雷?达?”

  他怔了怔,感到十分诧异。

  “你怎么知道?”

  杨?Z南煞有介事的磨蹭着下巴点点头。

  “真没想到我姐画素描的技巧这么好,我还以为她是心血来随便涂?的呢。”

  “什么?”他不懂。

  杨?Z南不住偷笑。

  “没事啦,只不过,我姐的房间里挂了一幅素描画,画里的那个人长的很像你,而且上头还有雷?达三个字。”

  他心下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甭担心,说不定还有人也叫雷?达,长得跟你很像呢。”他不安好心的安慰他。

  “是这样吗?”雷?达的脸垮了下来。

  杨素素的这个弟弟,还真是会扯她的后腿啊。

  “无论如何,我姐姐可是没过男朋友的纯情派喔,你如果不中意她,就离她远一点。反正啊,她已经习惯暗恋这档子事了。”

  习惯?暗恋还有用习惯两字来形容的?

  “好了,时间不早,你赶快回公司吧,我来照顾她就行了。”

  雷?达没再吭声,将目光停留在杨素素脸上数秒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Z南知道自己闯了一个不小的大祸,但,他的心情却无比愉快。他太了解自己姐姐的个性了,如果没人从后面推一把,她永远都会在原地踏步的。

  总不能暗恋一辈子!他这样帮她,也算仁至义尽了。
上一章  蠢蠢慾冻的爱情  下一章 ( → )
滛荡小牡丹错慾情归(下错慾情归(上傲世杀手霸主的新娘伪凄你到底爱谁?谁才是野兽娇狐摸鱼儿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章蠢蠢慾冻的爱情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