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相思慾狂 作者: 单飞雪 时间: 2020/5/19 
第五章
  夜幕轻轻张开,雨幕缓缓退去,雨停了,夜虫开始啼叫,空气变得清新干,天地仿佛都被这场雨洗净了。

  香思侧身躺在柔软的榻上,荆无痕结实的手臂环住她那纤细似柳的,她光的背贴着他温暖结实的膛。

  昏暗的房间里,月光悄悄透窗迤洒进来。

  香思心满意足地凝视着窗屝外的夜,喃喃道:“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旅游了,喜欢登山,立誓赏遍宇宙间名山胜景,一点儿也不觉得累。每一次都兴致地期待下一次的出游,朝思暮想着还有什么瑰丽的风景让我欣赏…”她转过身来,望上荆无痕那双溧下见底的眼睛。

  荆无痕只手撑着上半身,俯视着枕上她明媚的脸蛋。

  香思仰望他,像是要望进他心坎深处。“但这是第一次,我哪儿都不想去--”香思温柔地抚上他削瘦刚毅的面容“光这样看着你我就哪儿也不想去了…”

  荆无痕没有说话,他注视她闪烁着水光的眼睛,听见她哽咽沙哑地道:“我觉得我好幸福…”

  荆无痕冷俊的面容沉默着,身下伊人如此柔媚,他大掌温柔地抚过她额头,抚过她细长的眉,轻描着她红润的

  荆无痕不善承诺,不善表达感情,但是他此刻望着香思的心情是澎湃而汹涌的。

  香思微笑地看着他那黝黑的眼睛。“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她温柔地肯定道:“你不用说,我明白。”

  是这样善解人意这样聪慧感的女孩,荆无痕腔涨对她的情,他如何不动心,面对这样可爱美丽的小东西,他的心再冰冷、再坚毅,只消地一句话、一个微笑,彷佛就能轻易地击碎。

  荆无痕什么都没说,柔情意的情话不适合他。荆无痕只是俯下身来,轻轻覆上她美丽的,他的气息就代表他的誓言,他封缄的吻代表着他的心意深切的吻暖和了她的心,那炙热的吻藏有他心中的情火,那个吻从温柔变得饥渴而狂野,需索她所有的芬芳,空她的思绪,许久,当她被吻得神思腾飞不过气时,他终于放开了她。

  香思轻,身体变得又又烫。

  荆无痕摸住她红的颊,眼色一黯,如闇夜般温柔地凝视她。

  香思还在为那个情的吻悸动不已,她既天真又无辜地眨眨眼睛。

  “老天,我真喜欢你的吻。”她坦白道。忽然她骇住了,是真的吗?她看见荆无痕嘴角轻扬,出难得-见的笑意。

  看见这一抹难得的隐约笑意,香思的心整个融化了。他是一个这么孤寂的人,她想,就算倾尽所有,她也要温暖他。就算他的心好冷,只要她愿意去爱,一定会热起来…地一定办得到,天下间,只要是香思想做的事没有成不了的。

  这个似有若无的微笑令香思相信,他肯定是喜欢她的,她是他唯一的女人!

  香思微笑的跳下,披上畔薄衫。“我差点忘了--”地拎起外裳出夹袋内的谱子。

  “上回我丢了这个,特地下山去找…”她拿着琴谱踅返边坐下,将琴谱递给他瞧。

  “你可以和我合奏么?有几个音律是我的琴没法弹的。”

  荆无痕接下那本老旧的谱子,看见封面一个斗大的“别”字印,脸色骤变,忽然用力揪住谱子?这…这本谱子…

  “怎么了?”香思意识到他情绪的转变。

  “你…怎么会有这本谱子?”

  “喔…这谱子是我自小被弃时,就搁在我衣服内的,同那把相思琴一起。”

  荆无痕忽然用一种很复杂的表情看她,那表情令她觉得陌生而寒冷。

  香思下意识退了一步。“怎…怎么了?”为什么忽然用这样寒冶的眼神看她?

  小时候便听得义父手刃别府十几条人命,为的是一把琴、一本谱子。蔚香思?一个被弃的孤女,一把老旧充历史的古琴,一本尘封的谱子--荆无痕打心底彻骨的寒冷起来,他忽然猛地伸手揪住香思手腕用力一扯,香思吃疼,往他的方向倒去。

  下意识她右手真气一莲就要击出,忽地硬是扼住了,任自己倒他身前,她仰着脸不解地望着他冶俊的黑眸,怎么了?香思眼中盈困惑。

  荆无痕眼中凝聚杀意,香思一阵寒冷。之前他不是笑了吗?之前那黝闇的瞳眸不是温柔得如夜么?她做错了什么?

  “你是谁?”其实答案已经呼之出,但是…但是她眼中是无辜和困惑。

  “我是香思,蔚香思。”

  “我问的是你真实的身分,你的父母是谁?你千里迢迢来此为了什么?处心积虑留下为的是什么?装作一副柔情似水的表情更是为了什么?”骗他与她合奏好毁了寒魄琴么?和他好伺机杀了义父么?短暂的爱意,初生的情意,瞬间被他眼中冰冷的毅意湮灭殆尽。“回答我!”他命令,掐住她手腕的力道毫不留情,香思疼得皱眉。

  香思哑声冷静地回答他。“我没有父母,自幼就被丢弃龙虎门外,天地就是我父母;我千里迢迢而来--”她明澄的眼瞳闪烁如月般纯净的光辉,定定地瞧入他狂的眸庭。“为的是寻找我命定的天子处心积虑的留下,为的是和我的真命天子相守;装作一副柔情似水的表情,是每一个女人看着她爱的男人该有的模…”她无助地道。“你掐痛我了。”

  美丽的眼睛漾起水气,是泪么?他腔一紧。“我该相信你么?”荆无痕头一回感到不知所措。到头来这些柔情意会不会是一场陷阱?“你美丽的外表下怀的是怎样的心?”

  “你在怕什么?你在怀疑什么?”香思强忍着手腕传来的痛意,勉强地微笑,聪慧的一对灵眸直直望住他。

  “你不要怕…”她只手探向他赤膛,贴住他温热的心房。“你的心又跳得这么急了…”她吐气如芳兰。“你瞧--”她忽然侧身,手离开他膛,探向被褥下头,摸出一粒红的葯丸。

  无痕眼-凛,那是他随身带着的花毒。“你怎…”

  “我偷的。”她眼睛绽放着妖魅的光芒,任地红微噘,将那只葯丸捻在指尖,笑瞇瞇斜眼瞧他。

  “我偷来作纪念,是它让我们温存,让我们的缘分千里迢迢相系。”她狡猾地笑,像顽皮的人的仙子。

  “你不要怕我,大不了我再吃一颗毒葯,你就不怕了,你瞧--”她仰头张,作势要下毒葯,忽然他击开她的手。

  “不要!”

  红色葯丸飞出去滚落边。香思眼色一黯,垂下脸。笑容隐去了,她注视着雪白的褥,美丽的红抿起了。

  荆无痕注视她低垂的脸,注视那垂下的羽般柔软的眼睫,她抿紧的办微微颤抖,脸色异常苍白。

  她伤心么?她是该伤心,他本就不是一个懂得呵护女子的人。室内一阵沉默,荆无痕矛盾而复杂地俯视她,她则低着脸,低垂着眼睛,然后他看见晶莹的泪珠一滴两滴三滴地坠下,濡铺…

  恁是香思再不愿相信,也聪明的意识到一些不幸的预感。那本谱子代表着什么,让荆无痕瞬间变得如此冷漠。她不敢想,她笑不出来…“那种焚身的痛,我再也不要你尝…”

  香思一怔抬起脸,震惊地望着他,他黝黑的眼睛此刻已褪去了杀意,重新添上了温柔。

  “无痕…”

  关于这谱子的历史,无痕相信她一点都不明白;关于她的身世,也许真的没有人告诉她。

  看见那张泪痕斑斑的脸,他冶硬的心肠竟也疼了起来。“我有话想同你说…”他穿起衣服,拿来一件披风帮她罩上。“你跟我来。”

  天地昏暗,冶风袭袭,两条人影穿越密林,穿越重重芒草,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宽阔的草原映入眼帘,

  那是一处高地,下方是一大片绵延无尽的草原。一轮明月高挂天际,繁星熠熠。随风起伏的草原上,银色的萤几千几万的穿掠飞越其间,画出千万道灿烂的银芒。

  香思被那自然的美景惊愕得睁着眸说不出话。

  荆无痕环住她肩膀,凝视前方远处。“我父亲是当今圣主御用军师。我本聂,是官人子弟。当年我父亲正逢仕途不顺,又得我这银发之子,故听信道士之言,将我弃之;母亲也因我发怪异,深怕父亲问罪,亦弃我不顾,顷辄之间,我成了乡野鄙夫之子,因我生沉默寡言加上银发被众人视为妖物,受尽世人排挤鄙视。最终,竟获武林人人仇视、恶贯盈的三大恶人收为义子。”他冷淡的描述仿佛说的是旁人凄惨的身世。“他们教我武功,一个使琴、一个使刀、一个使毒,唯有荆掠刀法我能得其真传,此后他便是我父亲。后来江湖群教连手诸杀荆横、荆僻,义父感叹江湖凶险,晚年又受病痛折磨,他怕我为了两位师伯复仇而重蹈他杀戮的一生,故将宝刀『照夜白』以死咒封于地下,从此我们隐避红尘藏身嵩山。即使这些年来偶闻风声,我父亲荣升军师,拥有万人之上的尊贵身分,却感叹膝下无子,于是千方百计寻我下落,但我都不曾弃义父而去。”

  听见他坦白告知自己的身世,香思既心疼又感动,她静静偎着他身子听他说话。

  无痕冶眸凝睇。“我没有朋友。”他手往刚方一伸,轻轻一指,溢出一道温热的气流,千万只飞萤瞬间感受到暖意朝他们飞来,几千万道银光如电般穿越他们,灿爝得令香思差点睁不开眼,飞萤妖魅晶灿地在他们四周盘旋,电光石火般照亮了他们。

  “成千成万的飞萤就是我荆无痕朋友,而义父--是我唯一亲人。”他伸手握住香思柔荑,转身俯视她美丽的脸庞。“你,则是我的挚爱。”

  香思气,不敢相信这告白会从他冷漠惯了的嘴逸出。

  她感动得了眼眶,无数的飞萤将他英俊绝尘的脸燃亮,那深邃的眼睛底有着悍然坚毅的火在烧,他是认真的。

  “我愿以性命起誓,用我的血与魂魄至死守护我的爱。”他坚定道。“香思,但在这之前,请你为我立下誓--”他直直望住她眼睛。“请你立誓,无论如何,绝不伤我义父,因为…”

  他黑眸一黯。“因为他也是我以生命守护之人。”

  “当然!”她怎么可能会伤他所爱。“我会守护他就像我守护你一般,我愿起誓--”

  她转身对着灿烂萤火,无边无际的辽阔草原,对着皎月与星,她朗声起誓。

  “天有月,人有耳目。天以月为,人以血气为,我以我全部热血誓言保卫你的挚亲。

  天有三百六十五度,人有三百六十五骨节,我以我全部之骨愿为守护你的挚亲而甘于粉碎。

  天有四万千星斗,人有八万四千毫孔窍。吾每一孔窍为爱你而呼息--”香思握紧他的手爽快起誓。

  “天地为证,千千万万飞萤为目,我蔚香思倘若违背誓言伤吾所爱之亲,则天地不容罚我受烈火焚烧,魂飞魄散如坠地狱,绝无怨言--”

  无痕忽然吻住她的嘴,好毒的誓言,他深深吻住她,怕她说出更毒的宇眼。他抱住她温软的身子,上天,印证这份爱。无痕心底忽起莫名的恐惧,从来他不求这个天,但此刻,他抱着香思,衷心恳求天地仁慈。

  让香思永远不知自己身世,让他们可以如此绵至地老天荒,哪怕他曾领受过多少无情岁月,如今有香思,他心满意足再无遗憾!

  香思在他炙热的吻下颤抖地回抱他,她的爱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魂飞魄散,这寻得所爱的悸动,这拥着命中所爱的足,值得她付出一切守护。

  朔风冽冽,入冬天冷刺骨。

  恒山僻处,空旷的野地,芦苇凄凉的环绕着泥地上墓冢。

  樊烈领着一干龙虎门弟兄,在凄的夕照下,当他真正见到碑石上的名字,眼中进出野兽般疯狂的光,随即,他崩溃地扑倒墓前抱住碑石仰首撕心扯肺痛嚎出声--

  “不--不--”他不顾兄弟们在场痛哭失声,那野兽般的悲鸣令身后众人不忍卒睹,纷纷掉下泪来。

  樊烈抱着碑石,觉得心肠都被这残酷的真相撕裂碾碎。他千里迢迢寻来的香思,竟是荒地里冰冷的坟冢,不…热泪淌下他狂猖的脸庞。他的香思,他呵护真爱的香思竟会横死他乡,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香思…香思啊…”在那痛心疾首的壮硕身子后头,萧凡陪着牙儿也默默地低声啜泣。

  年老的龙虎门主不停暗暗掐牙儿手臂,低声命令。“哭大声点,再大声点…”他早早收到香思的信帖,知道这全是假的,只好按着香思的意思卖力演戏给樊烈看。他掐的力道加重。“快,眼泪、眼泪…”

  唉哟,师父掐得人家好疼哪!“师姊啊--天啊--阿娘喂--”连墓碑都找人做了,师姊真会整死人。牙儿吃痛果然粉自然地进出眼泪。她一副痛心模样,在师父的眼色下,嚎啕痛哭。“你死得好惨啊,大师兄来看你了…天啊…你瞑目吧…师姊啊…”萧凡斜眼瞪牙儿山眼,从齿中哑声命令。“你说些别的,更凄厉点儿!”他深伯樊烈起疑。

  还不够惨啊?牙儿皱皱鼻子,嚏嚏鼻涕,气运丹田,卯足了劲,往前一扑,拍地痛呼。“牙儿也不想活了!”真要这样煽情是不?“你抛下牙儿,牙儿也不独活了…牙儿不想活了,以后再没人给牙儿做点心,以后再没人弹琴给牙儿听,以后牙儿再没人可以说话了…呜呜呜…牙儿干脆死了去陪你,你真狠心…师姊啊…呜哇…你好惨啊…天啊…地啊…把找的师姊还给我啊…”她干脆将脸埋进黄土里,身子故意颤抖个不停,抖得肝肠寸断,哭得众兄弟们纷纷热泪盈眶,一副大家都别活了的气氛。

  哼,够洒狗血了吧!牙儿简直佩服起自己的演技了。为了师姊,她可说是没有形象了。

  牙儿凄厉的哭声令前方抚墓的樊烈更加悲痛万分。樊烈一身傲骨都为这个女人的死讯给击碎,他宛如被人干了生命,悲痛绝。

  “大师兄,天色暗了--”许久不见他起身,师兄弟们忍不住唤他。

  樊烈失魂落魄的跪坐香思墓前,槁木死灰地一句:“你们先走吧,让我在此陪香思几天。她一个人躺在这里,一定好寂寞。”樊烈摸着碑石上的名字。

  “不怕,大师兄陪你--”他心智涣散喃喃自语。“是师兄不好,没有好好保护你…”原本总是光外、神采飞扬的黝黑瞳眸如今是山片血红。“香思,是师兄的错…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你,让你横死异乡…我的错…”

  牙儿纵是再气大师兄那蛮横霸道的子,此刻也不要动容。“大师兄?”怕是师姊看见这一幕也要心软吧?

  “就让他留在这里。”萧凡领旗下子弟离开,牙儿随行于师父身侧。

  看来,樊烈是真信香思死了。萧凡暗暗松了口气--香思啊香思,你用计安抚这头猛狮,但为师见徒儿身心重创,真个也感到内疚,你真把你师兄克得死死地。“唉…”萧凡难过地叹息。

  牙儿抹干脸上泪迹,悄声地道:“师父,过些天我也要和你去,我想念师姊…”

  “嘘--”萧凡瞪牙儿一眼。“别提!你要真关心地,师父会跟她提起,你留在龙虎门,免得师兄回来起疑。”

  “哦。”牙儿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她再回头,看见远处墓前的大师兄动也不动。“我觉得师兄好可怜。”

  “被情所困的人都是可怜的--”萧凡叹道。“都是瞎了眼,盲目又冲动的可怜人,但愿你师姊真的幸福”

  正当樊烈哀伤得不能自己之际--

  “呵呵呵…”干净清脆的笑声,令山林里寒风减去了冶意。

  香思和荆掠及无痕坐于亭子底下,石案上搁着下了一半的棋盘。荆无痕刚习会使棋,他这初学者每下一步路子都惹来一旁两位“前辈”的讥笑。

  他皱起眉头,见香思毫不留情地吃掉他一颗棋子。

  荆掠一旁嚷嚷:“叫你别下这处,看吧?你听我的,使那颗棋子!”

  荆无痕脸色难看,偏偏不依,按自己子使--果然香思又笑瞇瞇连吃他两颗子。

  “徒弟终是斗不过师父的。”香思笑瞇了眼。

  “嗟,瞧这丫头猖狂成这样!走走走--”荆掠使劲推开无痕。“你坐过去。”他兴致挽起袖子。“看爹怎么杀她个落花水呜呼哀哉!”

  “只怕你比无痕还不如。香思讥笑他,惹来荆掠一阵哇哇呼嚷。

  冬季山上寒意彻骨,她笑着不又打了个哆嗦。

  忽然无痕将她整个人抱至腿上,安在自己怀中。

  “你?”香思脸一红,看见他一贯冶淡的表情,但是那关切的自然动作,已经令她暖进心坎底,忽然对面又是一阵呼嚷--

  “吃掉你了吧!哈哈!”趁她分心,荆掠使了一招险棋,掉她三颗子。

  无痕摸着她的后脑,大掌摩挲她柔软乌丝。香思正要落棋,分了心贪看他一眼,看见他竟无比温柔地冲着她微笑。

  “无痕?”他的笑使她恍惚。

  对面又是一声暍采。“又吃掉你啦,哈哈…”香思愕然,回过神看荆掠老顽童般抓着棋子哈哈大笑。“这叫什么?”他摸着下巴认真思索起来。

  “这叫『英雌难过俊男关』,哈哈…无痕,义父这招果然有效吧?”

  香思眼一睁,明白过来,仰首瞪住那对深邃的眼睛,瞋怒道:“几时你也变得这么狡猾?”香思拧了把横在她上手臂。“子冷就算了,这般狡猾就变阴险了!”嘴里骂着,却也忍不住被他们父子俩的诡计逗笑了。

  对着江湖人人惧怕丑陋极了的恶人,偎着外貌冷俊神色冷漠的荆无痕,蔚香思却如鱼得水般悠然自在,轻松快意。

  果真是她属水?所以对这旁人眼中的寒恁地感到亲切自在,她活得比在龙虎门时好。冬季了,但她眼角眉桧仿佛还透着的明媚,这里没有樊烈炙热的凶猛的感情。

  荆无痕伸手轻轻按住她眼角扬起的笑,香思占有地往后一倒,瘫进那片宽阔膛,像是跌进一片无边暖洋。她俏皮地微笑着上望他正俯视的眼,四目相触,盼间情意缓缓传递。

  他黑眸深不见底,瞳眸中只有她美丽的脸。她眼含笑盈盈似水,汪汪地恍似要融掉他。

  情汹涌,-切尽在不言中。

  香思并不知道,身后这个看似冷淡的荆无痕,早把那寒魄琴抛落崖下,随着那本谱子一并抛落云深处。

  那时他站在悬崖睥睨地冷望珍琴葬送云海“我心已动…”他再不能平心静气的使琴,香思已经扰了他的心海“让过去随琴尘封。”封住关于香恩的一切历史,封住任何悲剧的可能。

  此刻他占有地环抱伊人在怀,腔溢对她的爱。这是荆无痕第一次和人有了如此亲密的感觉,他抱着香思,紧紧地,恍似要将她的柔软馨香进骨子里。

  他的爱…无痕闻着她发梢传来的香味,听着她清脆干净的声线正和他义父滔滔不绝笑着弈棋。

  这一个冬季,香思伴着他。他幸福得感到自己变得异常脆弱,第一次他会怕,抱着这珍藏的小东西,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丢失。第一次他懂得害怕失去是怎样惶恐的情绪。

  他的香思,他的女人!他占有的收拢双臂使劲地环紧她。原来一旦得到了幸福,就注定要开始害怕,惶恐着战战兢兢地深怕失去。荆无痕冷硬的心肠终于也开始像凡人般变得感而脆弱。

  “你别抱那么紧,我不能呼吸了…”香思的声音唤回他的思绪,她安下一颗棋子,不动声却恍似了然一切地说道…“你松松手,我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她头也没抬,一句话轻易安抚了他不安騒动的心房。

  是这样善解人意美丽的可人儿,难怪荆无痕爱她爱到心疼了。

  樊烈不吃不暍一直守在墓前,他这样枯坐了一天一夜,那浸入骨髓的痛,那蚀心的痛!他睁着殷红的眸子瞪着墓冢,干枯的声音自那苦涩的嘴逸出。

  “吾爱…”他霍地站起,黑眸一睁,背上焚宵剑铿地出鞘。“我怎能让你独眠于此!”他握住利剑、猛地一挥劈开墓冢“就算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吾也要将你带回厮守!”他疯狂咆哮,掘开坟墓…

  是--

  夜幕低垂,香思按着约定的期和师父在龙虎门外一处隐匿的林子里见面。

  昏暗的林子里,只有些微穿透树棺的月光烙印地上。香思美丽绝的脸庞,散发着恋爱中女子该有的光彩,一见到慈父般的师父,她立即奔上前抱住他老人家。

  “师父…”香思闭上眼、喉咙一阵酸楚,思念和内疚感同时掐住了她的心房。“思儿让您担心了。”

  萧凡疼爱地拍拍她?膀,轻轻推开她,慈祥的眼睛打量香思面容。“你气红润,双目有神,看来--”他一颗心放下…“你在嵩山过得很好。”

  “师父…您好么?大师兄有没有为难你?”

  “他看见你的墓,心都碎了,那痴儿恐怕还在墓前凭吊。”

  香思垂下眼,抿起。也许她对樊烈是太残忍,但她不后悔,为了与挚爱厮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一定会伤害樊烈,死亡是最温柔的方武,起码不用闹到彼此难堪。

  “师父知道你有苦衷,但是…思儿,这样会不会对他太残酷?”

  “如果我告诉他真相,那才是真的残酷。”香思抬起脸,聪慧的眸子彷佛能悉一切。

  “我的心已经给了另-个男人。”

  “你信中提的荆无痕…他…”萧凡眼中有一抹难言的顾虑。“他真的比你大师兄好么?有像樊烈那么样的呵护你么?你和他一起…快乐么?”

  “师父--”香思直视萧凡的眼睛,脸上有着固执的表情。“您还记得么?小时候咱们一班师徒出游,途中我眼尖发现一只彩孔雀,当时,指着牠羽大呼漂亮。”香思瞳眸一暗。“那天晚上,大师兄送给我一件礼物-一支支被拔下的孔雀羽!我那时望着樊烈,他眼中充期待,他等着我赞赏;可是我只是直直瞪着他,惊讶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告诉我,只要我喜欢的,他就是粉身碎骨也会把它抢来给我…”香思声音哽咽了起来。“那天晚上我一直没法子睡,一直想着那只失去美丽羽的孔雀,因为我一句喜欢,牠失去可以保暖的羽。大师兄把牠的羽扯下来,牠还能活着么?就算苟活也生不如死,当时你们都笑我,说大师兄多疼我,但师父,”香思眼中盈泪。“只有天知道,才十岁的我,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恐惧。师父,我讨厌樊烈;他越爱我,我越害怕。”

  萧凡望着徒儿眼中凝聚的泪光,霎时明白在香思平静的面容底下,藏着怎样凶猛的阴影。他震惊的听香思说--

  “对我喜欢的东西他不择手段,那么,对他自己喜欢的东西又会如何!”一句话道破了香思长久以来的恐惺。

  萧凡雳惊地凝视爱徒那太过灵慧的眼睛。是啊,香思一向太聪明,聪明得意识到隐藏的危机,懂得害怕和恐惧。原来在龙虎门,她一直活得战战兢兢,他竟一直没发现,香思美丽的外表下藏着怎样煎熬的心情。

  “师父,我舍不得您和牙儿,但是--”香思毅然决然道。“我发现了一只更美丽的孔雀,我…要保护他,我要随他隐匿,恕我不能理会樊烈的情绪,对他我没有愧疚。”香思勉强地挤出笑容,苦涩道。“但是师父,徒儿只放不下您和牙儿,待樊烈接受了我的死亡,一切便回归平静。徒儿答应您,一定会找机会常常回来看您,好么?”

  他还能说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也是樊烈那死心眼的子造成的,能怪香思无情么?或者残忍的人不是香思而是樊烈,他那窒息的爱折磨了香思许多年。

  萧凡叹息。“但是,师父听牙儿说,那个荆无痕有个义父,全身长瘤…”他言又止。“香思,他们的来历你清楚么?”

  “我爱他那就够了,他的来历我不需要清楚。”

  “香思…你那本谱子,其实…”萧凡一脸担忧:“关于你的身世,为师…为师…”

  “师父,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说她爱上的有可能是个杀父弒母的仇家?望着香思明澄的眼睛,他苦涩得不知从何说起。天下间绝无如此巧合的事,她爱的男子姓荆,同样有一把琴,还有一个长瘤的义父,种种线索将残酷的事实拼凑起来。萧凡张着嘴,犹豫着、煎熬着,半晌只是说出一句:“那本谱子他们看过了么?”

  “瞧过了。”香思咬了咬办,眼神闪烁,忽道:“可惜他也不会弹,那谱子看来是没用了。”香思下意识的回避掉这个问题。她感的嗅到了那本谱子背后隐藏的危机,那极可能是一个可怕的黑色之谜。凭着保护这份情感的直觉,她聪明的技巧的敷衍过去,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追究柢。

  “他们看过了…”萧凡思索着,下了决定,对她温柔道:“徒儿,你去吧,好好抓住你的幸福,师父支持你。只要你平安快乐,那就是给师父最大的礼物。”

  “师父…”永远这么慈祥这么宠她。香思似个孩子心酸地张臂抱住萧凡,脸庞埋进师父温暖的膛,泪涌出眼眶,她哭了起来。

  萧凡疼爱地拍抚她搐的肩膀“好了好了,哭什么?师父不是都依你了么?别哭了,怎么像个孩子?真是--”他呵呵笑了,眼眶也跟着热了起来。这一别不知要多久才能再见,他可爱的小香思已经长大,已经懂得了爱,懂得争取自己的幸福。

  隐处,一双充血的瞳眸,将一切看进眼底,那疯狂的瞳阵颤出毁灭的光彩。

  所有的人都背叛他!樊烈痛心的闭上眼睛。原来如此,原来她这样践踏他的感情!为了另一个男人,她让他在一个可笑的空墓前哀哀痛哭。

  我讨厌樊烈,我讨厌他!

  香思的话如一柄尖刃无情地将他撕裂,狈狠将他开膛剖腹。

  多么可笑啊--樊烈虚弱的扶住一旁大树,稳住那因大受打击摇摇坠疲惫至极的身躯。香思你好狠,你好狠--之前那些因她死亡而伤心堕进泥里的泪,彷佛都在嘲笑他的愚昧。

  你这样和师父连手伤我,你好狠!
上一章  相思慾狂  下一章 ( → )
蠢蠢慾冻的爱滛荡小牡丹错慾情归(下错慾情归(上傲世杀手霸主的新娘伪凄你到底爱谁?谁才是野兽娇狐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五章相思慾狂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