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相思慾狂 作者: 单飞雪 时间: 2020/5/19 
第七章
  四季更迭,这一年已不是那一年。

  桃花山遍野的开,红似火。,阴冷的天,借着桃花,于是有了热闹景象。

  龙虎门自从去年嵩山那名震江湖一役,老门主奋不顾身救回樊烈,却也内力大损,长年卧病于

  如今都是樊烈在主事,他明着允诺萧凡不再追缉荆无痕下落;暗着,却仍是指挥各大教派连手缉察荆无痕,杀他的念头始终不曾断绝。

  可惜荆无痕就像雾一般滑失无踪,他始终无法平息心中护火。

  因着对萧凡负伤的内疚感,香思是留下了。然而身心所受的煎熬,已经折损她那曾经盈自负神采的美丽眼瞳,如今那双氤氲的眼眸庭,只有深深的麻木和无尽哀伤。

  今夜,她坐在畔喂着师父吃葯;今夜,也是她的生辰

  萧凡静静下汤葯,他忧愁的望着香思--可怜的徒儿,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打扮了,一头长发任其紊乱地披散颈后,永远地一身白裳,似在哀悼她远去的爱。他仰视她垂着的眼,那双眼睛底只有麻木和空。她的抿着,自从回来后她便老是这样紧抿着,仿佛是要抿住心中凶猛的哀伤;还有那苍白得过分的脸…萧凡忍不住一阵哆嗉,香思彷佛已经死了,仿佛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具躯壳。

  明知她话少得可怜,萧凡还是强打起精神试着和她聊天。

  “听说,樊烈请了不少人来,设了晚宴庆祝你生辰?”

  “嗯。”“那你快去梳妆打扮,开开心心地去玩吧,不用陪我了。”

  香思起身将碗搁置案上,走过去推开窗。风吹进来,仿佛也吹透了她空的心。她看见前方荷叶池上架起的橱台,地看见热闹的来祝贺的人群,看见火红的灯笼在漆黑夜里,可是那红的光却照不进她阴暗的心房。

  萧凡听见戏曲的声音。“晚宴开始了吧?”

  香思忽然疲惫的靠上窗栏,静静地凝视那华丽的盛宴,苍白的脸贴着冰冷的窗扉,一阵风吹来,发丝扑过她的面颊,

  萧凡担心的皱起眉头,香思像一缕幽魂那样的靠在那里。她静得异常,异常可怕,仿佛下一刻,她脆弱不堪一击的神经就要断裂,她就要疯狂,疯狂的毁灭。

  “唉…”萧凡叹息了。

  叹息的同时,香思看见樊烈笔直地朝这儿走来,她转身迅速步出师父房间。

  “你果然在这。”昏暗檐下,樊烈的表情强悍而骛。

  香思不语,仿佛没看见他,傲慢地直从他面前经过,朝自己住的院落走。

  “香思!”樊烈转身拉住她臂膀…却只抓住白袖。香思停住,缓缓转过脸来,那冰冷如刀的视线财进樊烈心坎。这一年来,不论他释出多少善意、多少温柔、多少的讨好,她响应他的永远是利刃般的视线--冰冷、寒削,如刀如针如剑。

  樊烈伤心的揪紧手里白袖,故意忽视她眼中冷漠。“你…宴会已经开始,去换件瀑亮的衣裳,我差人去帮你梳头打扮。今晚我请了京城的戏班子,还准备了…”

  “我不去。”没待他说完,她冷冷回绝。“没什么值得庆祝”

  “各教派的人都带着贺礼,你不去太失礼。”他耐着子。

  香思冷眸凝睇。“对一个恨不得求死的人,祝贺她的生辰,简直是天大讽刺。”

  樊烈眼眸一黯,怒火高涨。“我广发帖子,细心筹备,不论你怎么糟蹋我一番心意,至少--”他咬牙道。“我恳求你别让我丢这个脸,至少,吃完饭再走。”

  “真要我去?”她斜眼间。

  “你一定要出席。”

  她拂袖往荷花池步去,樊烈在她身后嚷:“你还没更衣打扮--”

  “不用!”打扮?她疾步走着,而仰头呵呵大笑起来,那笑声歇斯底里,那笑声令樊烈害怕。打扮?他竟要她更衣打扮?她走得颠颠倒倒、步履凌乱。如今她穿再美的衣裳给谁看?打扮给谁看引哈哈哈…她狼狈的笑了。笑拧了自己的心,她就这么的笑进了室欢乐气氛的晚宴,樊烈随后追了上来。

  众人看见昔日美丽温婉的蔚香思,现下竟是如此白裳散发的模样,全都怔住了,音乐也停了,气氛骤变。

  “各位--”香思微笑凝视在座众人。“我来了。她无礼地兀自抓起餐上烤好的山,招呼着。“吃啊,继续吃啊?”她站着,野蛮地拾起一旁刀,将那只按到桌上用力的开膛剖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赤手抓着虎咽就口吃起来。

  樊烈见状紧绷着睑,努力压抑冲天怒火,听着众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她疯了么?”

  “听说是为了那魔头的儿子。”

  “她爱上那个银发妖物?”

  “怪不得行为举止都异常了,竟然甩手抓东西吃?她怎么瘦成那样?”

  “准是病了吧?我记得她是个大美人啊!”众人嘀咕着,也不知该如何应付这样失常的蔚香思。

  香思没听见旁人的闲言闲语,她兀自撕着扒着菜入口,旁人的眼光她视若无睹;她不在乎,樊烈却尴尬至极。

  “你坐下。”终于他低声怒吼。“坐?”她抹抹嘴,笑道。“哎,我还没敬各位。酒呢?”她垂下眼,抓起酒杯斟。“来来来--”她举高酒杯,众人见状忙跟着举杯。

  香思高举道:“敬这美丽的夜。”她咕噜咕噜眉头也不皱的一饮而尽,马上又斟酒举道:“敬这美丽的夜,孤单的寂寞的凄凉的哀伤的美丽的夜。”她又是一饮而尽。

  大伙儿都傻了,哪有人这样暍法?蔚香思果真是疯了?

  “敬这美丽的夜--”她又斟了,丽眸被苦酒醺得氤氲。“敬我这可悲的身罪孽的人,敬她该死的在这一天出生;敬她该死的被一个混帐的男人野蛮的爱着;敬那弃她远去,她热切深爱过的男人,敬这感情的包袱,敬这可笑的缘分,敬天下得不到所爱的痴人,敬他们可悲的相思狂--”

  “够了!”樊烈打落她的酒杯,杯子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她是故意的,故意令他在众人面前出丑,故意眼他过不去,故意令他难堪。她还爱着那个荆无痕,还深深爱着!

  香思敛去笑容、回复那冰冶麻木的表情。体内的酒发酵,教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她没有被他的咆哮骇住,她更没有哭;她的眼泪埋得太深,早巳不出来了。

  樊烈猛地一把将她按至座位,随即在她身侧坐下,高声道:“对不住,师妹今天身体不适,让各位见笑了。”他硬是压抑住怒火,仍试着柔声道。“香思…他拍拍手,仆人送上一把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的琴丢很久了。这把名琴是师兄特地往京城托名匠帮你造的,喜欢么?”他深情款款、温柔地间着,把琴往她面前推。“弹弹看?嗯?”

  旁人跟着缓和气氛。

  “好漂亮的琴啊!”“听说香思姑娘琴艺超凡,今儿个,大伙儿可要洗耳恭听啦!”

  香思垂下眼,静静注视那把陌生的琴。“我--不想弹。”

  樊烈就快挪不住怒气要发狂了。“你一定要弹。”他低声命令。“不要扫我的兴。”

  曾经…曾经有一个人,让她不辞千里只为能和他合奏一曲,如今…香思忽地站起。“各位,我的手受伤,抱歉,不能抚琴给大家助兴。”

  “你的手分明好好的。”樊烈强硬一句。

  “是吗?”香思冷觑他可?的脸,浮现一丝诡谲的笑。“看--”她抓起刀忽地就往指尖一划,众人一阵惊呼。“我受伤了。”她伸出染血的指给他瞧,她挑眉笑得好残酷。“血了。”

  怵目惊心的鲜血顺着苍白的手腕滴落桌面。

  樊烈猛地气,陡然将桌子一掀,那把琴摔落,砰然碎裂,同时碎裂的还有樊烈隐忍的耐。在众人惊骇声中,他一把揪住香思,鲁地将她往外头拽。“够了!你伤够我也痛够!”直直走向香思住的院落,香思脆弱的身子被他蛮横的手劲拽得疼痛莫名。

  “放开我!”她怒吼,奋力挣扎。

  樊烈的眼睛爆发猛兽般的光芒。“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嘲笑我?这样玩我、槽蹋我、侮辱我?我对你一往情深--﹁他狠狠地将她跩进房间。“你却当是粪土一般蔑视!”他将香思重重摔上,香思痛得眼冒金星,一阵晕眩。正想起身,又被那随之而来震怒的庞大身躯下。

  “你住手,你住手!”她猛力推他,谁来救她?谁来阻止这头猛兽?

  樊烈疯狂的撕裂她雪白衣裳。“穿的一身白,你在思念谁!我不准!”他野蛮的凑上吻她,

  “不!”香思奋力挣扎,躲着那疯狂的嘴。无痕、无痕!她剧烈的颤抖,身上的蛮力将她牢牢地钉在上。“不--”他暴地吻住那渴望了一辈子的,忽然一阵刺痛。

  樊烈撑起身子,嘴角渗出血,她咬他?

  “哈哈哈哈哈哈…”香思忽然狂笑起来,嘲讽地瞪着他。“可怜,樊烈。你真可怜!我这张嘴已经被荆无痕吻过了,我的身体也早已经给了他,你得不到我的心就想用蛮力占有他爱过的身体么?原来你这么饥渴啊?”她笑得好狂、好放肆。“你就这么卑?这么可怜、啧啧啧,这么不堪!”

  “住口!”啪的一声,生平第一衣,他出手打了他挚爱的女人。

  香思被这悍然的一掌狠狠击倒上,脸上火辣辣的,却不觉得疼。她晕眩地听见樊烈疯狂的声音--

  “我痴心等了你一辈子,等你长大,等你懂事,等你动情,等你爱上我--”他过来又是一巴掌打得她撞上栏,她的每神经仿佛都要痛断了。

  “结果我等到什么?等到你下的去向那妖物张开腿?你这么不珍惜自己?你就这么下!”他又是一阵掴打。香思毫无余力还手,她咬牙闭目强忍着痛,不喊出声也不求饶。

  没关系,打死她好了,只要不碰她身子,打死她也没关系。她任他掴打、任他发、任他咆哮,她麻木地紧闭着眼睛漠视那痛楚的感觉。

  贝多子树啊,她怀念它芬芳的味道,如同树思慕远方漂泊的云儿,贝多子树啊,那个人还好么?他可曾思念过她?

  她晕眩地想着,想着荆无痕吻她的那一夜,室馨香;想着灿烂的千万萤划过他们倚偎的身影;想着他异常温柔的那一夜,他抱着她,给她多么难得的一抹淡淡地笑…想他,她就不痛了!

  “你这么想死是不?”樊烈住手,他发现他很可能会打死她,她的脸颊肿了,嘴也破了,脸的血疽。不!他不要她死--这互相毁灭的爱啊,可他腔的恨难以平抚。

  他忽然起身抓起壁上的潋水剑,将剑拔出鞘。

  香思痛楚的咬牙撑起身子,瞇起眼颤声道:“你要杀我?好、很好,快,快动手。”她早就下想活了。

  “我要杀的不是你--”他举剑,疯狂的眼神看得香思心生疑惧。“你侮辱我、你践踏我,不要紧,我爱你所以绝不会杀你,不但不杀你还要永远的将你囚在身边。但是你再也不能伤我了!”他眼睛一暗,那释出的寒意冻进香思心屝,瞬间,她肠胃翻搅。

  “你?”

  “我要杀光你在乎的人,直到你爱上我为止!”说完,他冲出房间。

  香思一怔,狼狈地追出去。他要做什么?他要做什么!她惊骇的见他笔直步向师父房间,那柄利剑沿壁划出刺耳的冰冷的声响,像是地狱来的警讯。

  不,香思忍着浑身痛楚跌跌撞撞的追上去,不、不--她为那不祥的预感紧了心脏,浑身发寒。

  闯进师父房间,红红烛光中,正看见樊烈一剑刺穿师父的心窝。

  “不--”香思软软倒下了,心再一次被狠狠地撕裂。

  樊烈瞪着那睁大着眼眸死不瞑目的师父,犹义正辞严地骂道:“别怪我,我早要你将香思许给我,你为什么不准?”樊烈咆哮。“你要是早准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是你害我,你害我!”

  “不--”香思指尖扣在地上,扣得渗出血来,她悲痛得几乎窒息,她死盯着地面,大声气。这一定是梦,这不是真的。“不--”悲惨的哭嚎从她喉咙深处冲出。她视线模糊,眼泪不停堕下,不敢看师父惨死的模样。忽然,她又被樊烈硬是拖起,他凶恶的俯视她,将那染血的剑至她手上。

  “是你杀了师父!”

  “不--”香思摇头,任他拖着,虚弱地软着双腿。她眼神涣散,听见他凶恶的警告--

  “死了师父,还有一个牙儿。她去了苍鹰派习武,不代表她就是安全的;你不听话,下一个死的就是她!”

  香思一抿,忽地放声痛哭?握着那把一再染血的潋水剑,浑身止不住的战栗。她虚弱的瘫倒地上,听见奔来的师兄弟们惊惶的呼嚷,听见樊烈无地同他们解释--

  “香思疯了,竟然失手杀了师父!”

  然后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她悲痛地昏厥过去。

  子夜,料理完师父的丧事,樊烈缓步往香思院落走去。穿过小桥水,经过荷花池,他缜密策划精心安排的盛宴,失败的萧瑟的呈现在池畔。樊烈一身黑袍,浓黑眉拧起。

  今晚,当香思撕心扯肺地在剧烈的悲嚎声中昏厥过去时,他染血的双手仿佛也为那黑暗的一刻剧烈颤抖着。

  是残忍也好,是禽兽也罢,反正她老早就否定了关于他的一切。凭什么那个荆无痕,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窃走他深爱了多年的香思的身与心?甚且在他已经背弃她、憎恨她地远走高飞之后,还能占据她整个心屝?

  樊烈的黑瞳怖凶猛、玉石俱焚的阴暗色彩。

  他的心轻易被香思的侩恶和厌恶杀得千疮百孔,如果这得不到爱的痛是他樊烈必须尝的苦果,那么,他也要拉她陪葬,他也不要地快乐,再狠的事他都做得出来。

  她不给他爱的机会,那么他就彻底的伤她;爱她不成,那就彻底地占有她的每一分呼息、每一分柔软、每一吋肌肤。就算她恨他,他也无所谓了。

  爱与恨本就是一线之隔,况且他已经被她彻底蔑视的眼神训练成一头猛兽了。

  天际,皎月被乌云包围。

  樊烈带着地狱般狂暴的气焰,霍地踹开香思的房门。

  没有灯,里面是彻底的阴暗,伴着那身心剧创、躺在褥上的可怜人。

  樊烈毫不怜惜上前一把掀开锦被,阴暗里,出苍白似雪憔悴的容颜,可怕的是在那片雪白容颜上,?目惊心的红紫瘀痕变得格外明显,那是他之前掴的。她消瘦的身子轻得彷佛一碰就碎,轻得仿佛再经不起一丝丝打击。

  即便她毫无生气地躺在那儿,即便她的美丽已经因人世的折磨而变得不忍卒睹,俯视那脆弱的香思,樊烈仍是火高涨。

  他已经把她的心狠狠碾碎,但那不够,他还要她的身子为她带给他的痛苦付出代价。

  “睁开眼!”他咆哮地命令她。

  眼睛睁开了,仍是那冰冷如刀的视线。不!樊烈心弦一震,那是北刀子更冷、更尖锐的视线,彷佛只是这样望着他就可以杀掉他。

  樊烈黑眸一凛,不要紧,他已经不会痛了。他不再在乎她对他的评价了,他只是要讨尽她欠他的!

  香思望着狂暴的樊烈,他已经疯狂了。她轻轻抿住泛白的,心灰意冷地面对她将面临的危机。

  无痕…我爱你。粉身碎骨,魂飞魄散;都不能改变这一份爱。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了…

  香思漠然的冷淡表情令樊烈怒火更涨。“很好,继续你冷漠的态度,我看你能冰冷到什么程度,或者你很快就会在我下面**!”他伸手猛地揪住她衣襟。“让我看看你疯狂的样子吧!”刺耳的一声,衣裳被鲁地撕裂。蓦然间,樊烈愣住了,他抓着那残破的衣料,被眼前的景象骇住。

  香思赤着上身躺在那里,雪白前攀沿着淡淡红痕,错在她细腻的皮肤上。

  看见他震惊的表情,香思竟浮现了冷冷的笑意。

  “你?”

  “你不是很想看看我疯狂的样子?”香思傲慢地瞪着他,就像入网的蝴蝶将被噬前所做的垂死挣扎,她的眼睛绽放灿烂光芒。“樊烈,你说的对,我已经疯了”诡异的花香扑上他惊骇的表情,柔软的声线如刀,轻轻割着他的心。“来,你不是很爱我?”她狐媚的笑像是在惑猎物步入陷阱。“我服了至烈的花毒,我全身都在燃烧。你练的是焚宵剑,不要命就来占有我,让我们玉石俱焚,让我们一起焚烧,一起堕入地狱吧!你不是很爱我?爱到什么程度?连命都不要的程度?呵…”她悲怆地笑着。“来,让我见识你的爱有多深,来,我不会反抗,进入我吧,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

  火瞬间熄灭,彻底的寒冷攫住樊烈。“你?”她竟服毒,她竟如此做!

  “为什么?”

  “我说过--”香思眼色一黯,冷冷地道“一个得不到爱的人,是疯狂的野兽。”她冰冷的视线直直捅穿他。“忘了告诉你,一个被夺去爱的人,更是疯狂的野兽。樊烈,你让我们两个,都变成了最凶猛的野兽。现在,让我们一起撕裂对方,啃彼此的骨、彼此的髓。”香思森地凝视他。

  “你还在等什么?”

  樊烈竟然怕她,彻底的害怕。他怔怔地后退,再后退。她要死了,她用死亡这绝烈的手段惩罚他。而他果然深切又恐惧地颤抖,冷汗直从额头窜下,背脊彻底发寒。

  她也要他死!此刻,他忽地想起师父曾说过的话--

  你们天生相克,香思克的你死死的,你惹恼她,只有注定自己受苦。

  “不--”樊烈抱头痛心呼哮。“你真狠,你真狠!”永远是他失败,败得一场胡涂,败得无比狼狈,她已经手无寸铁,她已经心力瘁,仍是可以轻易的将他伤得体鳞伤。为什么,他为什么爱上一个这么残酷、这么冷硬的女人?为什么注定是她来让他崩溃?

  樊烈失心朝她吶喊:“你以为死了就可以摆我?不,我不允许!就算掀了整个武林,我也要找到名医把你救活,你死不成,你死下成的!”

  “成,一定成!”她冶笑。“这个毒没人会解。”会的人早已弃她而去。她笑着,冷冷注视樊烈痛彻心屝的模样,那得意的冰冷视线凌迟着他,让他再也承受下住,狼狈地夺门而出。

  他一走,香思立即虚弱的瘫陷铺,她麻木的转过身子凝视窗外那轮皎月,她空的眼睛已经没直晃伤,没有任何情绪。这是她为爱受的惩罚,她仿佛又听见无痕诀别时那凶狠的诅咒--

  “蔚香思,我恨你,愿誓言成真,让你在烈火里烧,让你下地狱!”

  烧吧,烧尽这不堪的性命,只要他平安无恙,只愿他幸福喜乐。

  她对着月儿,对着浩瀚星空,轻声起誓--

  “我死了,就让我化作一只萤,照亮他路途。飞到他身畔,让他的每一个夜充光明。”她叹息,合上双眸,忍着焚烧的痛楚。之前她服了那唯一可以纪念他的花毒,此刻的她带着腹馨香,那刻骨铭心的绵记忆又在她心海翻腾…

  别难过,香思。死了就可以去找他了。化作萤,他便认不出她了--香思甜蜜地想,她可以停在他肩上栖息,闻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停在他眉梢,感觉他每一个表情变化;停在他薄薄的在线,偷吻他。他的眼睛是不是一样的孤寂、一样的冷漠?不要紧,她可以停在他细长的睫上,照暖他寒冷的目光。

  啊…她已经追不及待要飞出去,做一只他爱过的萤,为他冰冷的视线,为弥补这段分离的日子,为那蠢蠢动的思念,凶猛地燃烧…
上一章  相思慾狂  下一章 ( → )
蠢蠢慾冻的爱滛荡小牡丹错慾情归(下错慾情归(上傲世杀手霸主的新娘伪凄你到底爱谁?谁才是野兽娇狐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七章相思慾狂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