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四章
  一晚四人围了牌桌,马六摸着牌说,他昨天载了个卖妞,拉到屋里一光秃秃没,是个白虎星,舒服倒是舒服了,遇上白虎可要倒他妈八辈子霉的,怪不得今晚老摸了黑牌。

  张三数着牌说,他家旅馆新来两个卖女,看模样只十五六岁,他抓了一个干,刚入那女孩就痛得直叫,一问,原来才初中毕业,还没开苞哩。

  马六羡慕的说:“你小子倒好福气,一下就上个处女,听说处女头次开苞要给八千到一万的,你给了多少?”

  张三说:“我干女人从不给钱的,她要卖身就得住店,不撵她就不错了,还敢要钱?”

  李五甩着牌说:“你们说的都平常。我给一个女人刮宫,刮了半天竟是个处女。”

  马六笑了说:“这就怪了,苞没开刮什么宫,难道她妈生她时给留在肚里的,听人说叫做啥‘胎中胎’的,我猜对了吧?”

  李五说:“啥胎中胎哟,她把单子拿错了。她姐姐刮宫,她查道炎,医生开了单子,她把自己的给了姐姐,把姐姐的捏在手里。姐姐拿了单子来,我查道说没啥问题的,你走吧。妹妹拿了刮宫单来,我叫她儿,先给道口消毒,再拿扩器去扩,她就杀猪般的叫。我说你叫什么,不捅开咋把胎儿取出来?她叫着说我还没结婚呢。我火了说没结婚来刮娃的多得很,还不是同野男人困了上的。她就哭着说你见我同谁困了?我说没困咋来刮宫?把单子甩给她。她倒着看了一阵,慌慌张张喊来姐姐,一问,两个都没读过书,不识字的。”

  马六甩着牌说:“这又怪了,没同男人困咋得了道炎,会不会是自个了拿手去,叫做啥‘手’引起的。”

  李五说:“咋不是的。我给她检查,那膜没了,里面有许多伤痕,象是指甲及筷头戳的。农村女孩也是,了就什么东西都往里,一点卫生不讲,咋不出炎症来?就恼着脸说,你没同野男人困也是自个了自个,了要,也得把东西消消毒。她就红着脸不作声。拿绵给她消毒,一搅起来,她便喊了好几十声‘’。”

  马六说:“你咋不把她给干了?”

  李五说:“脏兮兮的,我才不干哩。”

  马六笑了说:“那就让张三去教吧,张三是教书匠,给她上上卫生课,边讲还可边摸的。”

  张三说:“我才不摸哩。李哥是专摸的,摸了解决问题,我去摸了人家不依。”

  马六说:“现在的女孩也真怪,十来岁就得不行,我的邻居原有个读初中女娃,书包里常装着好几只大头笔儿,那笔头给男人的一模一样。一次我去借笔写账儿,见她躺在沙发上,儿褪到腿弯,一杆笔头有一半里,正在哼儿哼儿的股。我去扯了笔头说,你那东西不行,还是看我的。抱着她褪儿,她也没推辞,就搂着了,问她是笔头好,还是我的好?她羞羞的说,笔头好,你的也好。”

  李五张三说:“马哥还是条光,当初咋不把她讨来作老婆?”

  马六说:“人家看得上我吗?了几次,每次都搂着马哥马哥的叫,可初中还没毕业,就跑了南方,听说在那里当野,赚了好几万的。”

  苏珊穿条超短裙,叉开腿一头看牌,一头听三人说话。马六来了精神,埋头去瞅下面的窄三角问:“珊姐,看你那儿好涨鼓,听说涨鼓的女人都很。你把夏哥撵走了,晚上咋过的?了是不是也搞手?”

  苏珊甩出一张牌,夹了腿骂:“咋过的,你管人家咋过的?那儿了,手也好,偷男人也好,你管得着?还不快出牌,!”

  马六便闭了嘴。

  四个打了几圈牌,马六去拍李五肩问:“李五,你儿子天天摸女人的,看女人的,闻女人的,女人那儿是不是都一个样?”

  李五瞥了苏珊一眼说:“还是问问珊姐吧,女人最了解女人。”

  马六嘻皮着脸说:“珊姐,你说呢?”

  苏珊‘呸’的啐了一口,踢了高跟鞋去蹬马六的骂:“儿子问得怪,还不象你妈嘴巴一样,天天想吃你那砣。”

  马六打着哈哈说:“我妈骨头都敲得鼓响了,想吃也吃不成,还是珊姐下边嘴儿吃的好。”

  李五张三就笑,苏珊去掐马六嘴巴,马六就摸苏珊窄三角,李五张三趁机去捏两个胖,苏珊吃吃笑着伸了四肢推拒,掀翻桌子,牌撒了一地。

  苏珊开始还赢牌,后来就老输,输红了眼又摔桌打凳的骂,三人都被唬住。

  他们怕她,不仅因她出奇的美,更因她是这个小团伙的大姐。

  还是马六胆子大,一次她摔了一个茶盅,马六去捡着说:“珊姐别发火么,你是有本钱的主儿,不象我出一天车才有一天的钱,我都不怕输,你还怕个球?”

  苏珊将桌上烟缸“咚”地拂落在门角里骂:“我TMD几个臭钱都丢到上海去了,你杂种还说风凉话,有种的给大姐几个来。”

  李五接过马六话说:“马哥说得对,珊姐真有本钱的,那本钱一辈子也用不完,不过还锁在下面保险柜里,没开发出来。”

  马六张三一听,偏着头去瞅她裙下,哩哩的笑。苏珊的脸突地红到耳,冲着李五骂:“你妈才卖,你妈输了才拿那个去抵。”

  骂得三人耷着脑袋又打起牌来,打到后来,恰是马六蠃了,苏珊输了,马六伸过嘴去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苏珊粉脸一红“啪”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骂道:“赖蛤蟆想吃天鹅,也不看看吃得着吃不着。”

  马六捧着印了五条红印的黑脸神了半天。可到散场时,苏珊把脚去勾马六,借口梳头进入里屋,马六会意跟了进去,门“砰”地关了。李五张三觉得奇怪,贴着门去听,先听得一阵嘴儿咂响,接着就是解皮带和倒之声,再下去又是的格吱格吱响,一会儿又传出苏珊没放开的呻和马六放开了的牛

  好半天两个才开门出来,李五笑着说:“咋样?我说对了吧,珊姐是有本钱的,今天终于向马哥开放了。”

  苏珊红着脸去掐李五的嘴,李五伸手去她间一摸,摸了一手稀,去水管上冲洗着说:“马哥也真狠,一下了那么多,把珊姐孔儿都灌了,也不给哥们留点余地。”

  马六笑着说:“你儿子有本事也去搞搞,珊姐的才鲜哩,不仅孔儿大,水也多,一抵进去耸几下就热突突给泡软了,想来二回也来不上。”

  苏珊又去踢了马六股骂:“你杂种了还说,像你这德,哪个还敢给你搞?”

  李五见马六上苏珊,心里就得慌,次晚也耍出十八般武艺,把苏珊给赢了,散场时去踩苏珊的脚,苏珊白了他一眼,前脚进了里屋,李五后脚就跟了进去。张三见马六李五都摸上了,也慌了手脚,舍命奋斗几个晚上,也赢了苏珊,李五马六掀着去和苏珊碰了个响嘴,苏珊借口照镜子,进了屋里。

  李五要上夜班,提前走了。张三迟迟疑疑不敢进去,马六推着说:“你儿子害什么羞,珊姐说是照镜子,其实是去屋里等你的。”

  又去耳边悄悄说:“完别走,我们一起快活。”

  张三畏畏缩缩掀门进去,果然见苏珊赤条条躺在上,一身雪儿一样的,粉腿八字叉着,腹下一堆乌黑中两片瓣儿半闭半开。那魂儿也丢了,扑上去一阵狂亲滥吻,掏出细竹杆抵入耸。耸得两个都吭哧吭哧的了,苏珊起身要走,马六冲进来了上去。苏珊挣扎着说:怎么,你们要轮我么,轮可要砍脑壳的?马六笑着说:砍脑壳就砍脑壳,我都不怕你就怕了?扳开腿往里顶入,又一阵狂得两个都痉挛着丢了,刚爬下肚皮来,张三又魂不附体扑了上去。

  两人就这样轮着到半夜,才一边一个拥着苏珊睡去。

  睡到黎明,苏珊醒来,去掐马六股骂:“昨晚让你杂种趁火打劫,占了便宜,这帐得给你记上。”

  马六去挖着灌孔说:“记上就记上,我提供场所就不算了?”

  苏珊被挖得吃吃扭着说:“谁希罕你这臭窝棚…”

  马六又翻身了上去,这次两个动起来,把张三挤滚到下,张三爬起去打马六股,打了五六下,马六一声牛吼翻到一边,张三扑上去扳开苏珊的腿,把

  嘴去印了黑窝儿…

  三人上苏珊,牌桌上就随便的多了,马六李五张三可以随时抱了苏珊亲热,苏珊也极随便的去踢了这个,揪了那个,四个嘻嘻哈哈戏耍做一堆儿。

  一次坐上牌桌,苏珊把套了白袜的小脚去蹬马六的,马六被蹬得火动,也把脚趾去拨她里的两片,拨的开了,探入里面一阵鼓捣,那水就顺了脚趾。苏珊开始还颤着身子忍受,后来就嗯嗯哼哼扭起股,再到后来,两手一撒,靠了椅背呻,牌哗哗散了一地。

  李五张三觉得不对头,俯身去看,见两人的脚都在对方下面奋勇着,尤其马六黑腿舞得更厉害,一轰去解开苏珊衣,一个抓了胖,一个去扯裙带儿。

  这一来,苏珊就着酥朝后仰,椅子‘轰’地翻了,头跌在地上,两条白腿朝天冲着,超短裙垮到上,痕斑斑的红三角来。

  苏珊可能跌痛了,咬着牙挣起身子,扣上衣服,双手突然往里一叉,两脚顿地,园睁杏目骂道:“妈卖,三个小杂种想强老娘么,看老娘不告到局子里,把你们一个个捉去坐大牢!”

  三人吓得象缩头乌,老老实实去捡牌。

  有一晚李五办招待,四人多喝了些枸杞酒,脸儿都红彤彤的,一上牌桌就躁热得象着了火。马六扯去上衣,出身黑鼓鼓的,接着李五张三也赤光了一胖一瘦的身子。苏珊将牌甩到桌上,解开衣,抹着沟里的汗说:“这鬼天气真热死人了,你们等着,我去擦擦再来。”

  起身去了厨房,厨房里就传出一阵水响。马六忍不住热,推门进去,只见苏珊着一身白,扯条巾正在一上一下的擦背,随着肩头的晃动,前白就一摇一晃,象两只蹦跳了的小白免。擦完背心,又牵开衩口去抹部,抹一下举到鼻尖闻一回,闻了又抹,三四次后那股就如滚动着的皮球,一左一右摆了哼。

  马六瞧得下半截都酥麻了,从后面抱住,一手捏了胖,一手去扯三角。

  苏珊扭头见是马六,斜靠着肩的说:“你慌什么,李五张三还在外面哩。”

  马六咬着耳说:“怕个球,你又不是没过的,看见又怎样,谁叫他们没狗胆进来?”

  借着洒,扳过苏珊身子,黑巴一跷,面对面里,苏珊正火焚身,也就靠了水管,由马六晃着黑股吭哧吭哧的猛耸。

  李五张三在客厅里等两人,等了半天不见出来,就生了疑心,推门进去,见马六八叉着腿干得正上火。李五就笑道:“两个好自私,干起来也不通知一声,让哥们在外面干等,过意得去么?”

  苏珊憋红着脸掀开马六,扎了裙子跑回客厅。三人冲完澡出来,又没事一样围了牌桌摸起牌来。

  苏珊在厨房里被马六上了火,摸上牌就心神不定,杏目忽闪闪扫了阵三人,再落到马六腿上,脚指儿不自觉地又去勾了那东西。

  马六也笑着舞动腿从衩口蹬入,苏珊就倒向李五,吊了颈子喊“李哥”李五知她发了,揽过嘴一个劲的啄。

  张三一见,慌忙丢了牌,抓过苏珊一条腿抚,抚到腿儿里,竟摸着马六脚趾,见那黑趾儿在孔里动得正。抬头笑着说:“原来马哥整进去了,怪不得珊姐要了倒在李哥怀里。”

  马六脚指,去捉了另一条腿捏着说:“珊姐的是摆着的,谁叫你不蹬,见别人蹬入又拈酸吃醋,耍女人脾气,珊姐正发母猪哩,你有种就把她抱到上去干了。”

  李五边亲边说:“珊姐是我们的公共财产,谁需要谁都可以搞的,张三,我让给你,你干了马哥再上。”

  苏珊蹬了马六一脚,又掐李五股一抓,就筛糠似的说:“啊、啊,李哥,把我抱、抱到沙发上去。”

  马六张三慌忙放倒沙发,李五把她抱去上面放了,三个围着解衣的解衣,扯裙的扯裙,拉得一丝不挂后,苏珊叉开两条美腿,慢慢闭上杏目。三个瞧着她粉雕玉琢的一具体,象摄去了魂儿,木呆呆立着不动。

  木呆了一阵,还是马六胆大,扑上去扒着黑间的瓣说:“看珊姐好的,水儿都了一,抵进去才滑刷得很嘿。”

  褪了子,握着黑马滋的顶入,抱着大动起来。李五见马六干上了,也掏出自家白儿,去抵苏珊的嘴,苏珊就一边摇摆股,一边抓含了李五巴,滋滋的

  张三在一旁没事可做,去马六股后面看,见两片红瓣儿含着黑乌,一翻一卷刮出好多亮晶晶的水来,不无羡慕地说:“啊,出了好多的水,都沾了,巴泡在里面才舒服哩,马哥真好福气。”

  马六边动边回过头骂道:“你羡慕个球,哪个叫你狗胆小不先上,见人家吃了葡萄又口水。”

  马六后,李五爬了上去。马六扯过子揩着巴说:“李五这次整对了,起来才真正滑刷得很,老子在里面放了好多润滑油。”

  李五边耸边骂:“你说个球,尝了头道味,让人喝二锅头,还说俏皮话。”

  张三一听就极不舒服,黑着脸说:“这样说来,我得吃三锅头了,象泡过的茶,淡淡的有吃头。”

  马六拍着他瘦股安慰说:“小兄弟,别怄气,下次让你先吃头道好了。”

  李五耸水爬下身后,张三瞧着苏珊稀糊糊的,皱着眉不想上。马六李五去推着说:“上去吧,三锅头比二锅头还香的,你没见里面灌了好多曲香么。”

  苏珊叉开两腿热烈地盯了张三,张三只得皱眉黑脸去抱了抵入,极勉强的动作着。苏珊含上张三细长竹杆,双腿去高勾了股,一阵狂又一阵狂喊:“张三小兄弟快耸呀,两个狗的把人干就草草撒泡跑了,撇下人家好难受。你的巴细是细点却很长的,老实朝里抵,里面那砣心心在一颤一颤的跳,得最心慌了。”

  在苏珊夸奖下,张三便高跷了瘦股朝里猛扎,才扎十几下,就一声闷哼不动了。

  苏珊去推着喊:“抵呀,抵呀,你咋不动了?”

  张三丧气的说:“了,抵不动了。”

  苏珊气得骂句没用的东西,一脚把他踢开,又喊马六上,马六骑上去狠狠捅了一阵,苏珊才哼哼唧唧不动了。

  马六爬下身来,苏珊股沟下就淌了一大堆腥腥的东西,马六蘸了一闻,皱着眉骂:“妈的,乐倒乐了,明天又得老子洗沙发。”

  苏珊揩完,又去冲了手,三个围上来问过瘾没,苏珊去一人脸上揪了一爪骂:“三进去,还不过瘾么?问得怪。”

  四个又围了牌桌拱起猪来。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四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