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十二章
  王一是老,摸着牌去瞅两人,见苏珊头发蓬松不说,连裙子也反穿着。

  周二衩口没拉上,白内突兀出来,小白脸红得如涂了朱砂。心里就老大不自在。

  这场牌苏珊打得特别的开心,不仅至始至终高声吆喝,牌也甩的山响。王一就打得好窝囊,出一张被吃一张,窝了一肚子气,怎么也吐不出。周二更难堪,该甩六点的甩了三点,该对红的却对了黑,打了十盘就输了九盘九。

  牌打下来,苏珊尽管羸了个够,却笑嘻嘻撕了负单,宣布谁也不负谁。王一更奇怪了,这婆娘平时一不拔,今天咋这么大方了,金鱼眼又去盯了铺,得如沱江的波,波中飘浮着几处耀眼的“白花”脸就黑得象抹桌布,心里骂着看我不捉了你两个狗

  王一这么想也这么做了,次下午,他给苏珊拔电话说儿子病了,自己要迟到两小时,苏珊也干脆得很,回话说你忙你的吧,我和周二玩牌等你。

  其实王一儿子没啥大病,只患了点感冒在上发闷汗。王一吃了晚饭,先到河边阵闷烟,想象着捉了如何如何的教育徒儿,又如何如何给苏珊一点颜色看看。

  三人平时聚会是七点半,因而死挨活拖到八点才向古墓摸去。摸到口,见孔眼透出一丝光亮来,知道两人早到了,又听得里面一片的呻,知道已干上了,浑身就抖索起来,咬着牙冲了进去,眼前的场面比他想象的还糟。

  这欠苏珊是赤光着一身白上阵的,一对大白腿勾了徒儿的,徒儿也的一丝不挂,高抬了股直往下扎,扎得苏珊连连去咬周二的肩,以示那快活已达到了某个极点。王一不看还可,这一看,就如一樽呆佛呆立在那里。

  苏珊第一个瞧见王一,一双白腿紧紧勾了周二的,对着王一说:“你来迟了,待会上吧。”

  周二听得师傅来了,吓的身子一沉,瘫在苏珊身上。苏珊去掐了股骂:“抵呀,抵呀,你咋不抵了,没用的东西。”

  苏珊一骂,王一才清醒过来,勾着头逃到棺厅里,靠了棺台一口接一口闷烟。

  他恨徒儿,更恨苏珊,徒儿打翻天云抢了自己情人,苏珊变节不忠出卖爱情,这且不说,还当了他的面,一个象公狗蹬着两只脚儿猛爬,一个象母猪摇摆着叫,象是在故意做给他看,给他看似的,他们把他王一看作啥人了,他王一还有啥地位了?

  想当初开小车时,哪个不仰着脖子看他,就连县长书记及副手们要坐车儿,也得笑嘻嘻给递上一只烟,一种失落感使他象从泰山顶峰跌到东海深渊…

  王一懊恼一阵,隔壁又飞来苏珊要命的乐叫,那叫声有如万把钢刀戳心,他再无法控制,把烟蒂一甩,再次朝里冲,他是不甘寂寞的人,他要挣回他的面子,挣回他的地位,让周二看看,他王一还是王一,绝不是农村吃粮长大的周二。

  冲到门口时,两人已经完事,周二背着身子在扎儿,苏珊叉着白腿躺在上。

  那脚又象钉子钉了,目呆呆的望着两人。

  苏珊笑见王一进来,笑着说:“我们完了,你来上吧。”

  王一去瞧,一股白浆顺着孔儿搭挂到单上,他知道那是徒儿的,心里一阵恶心,想冒两句火皮。抬头见苏珊笑容没了,那背又象泼了盆凉水,渐渐发起冷来,一股坐到地上,耷拉着脑袋说:“还是打牌吧。”

  苏珊瞪了一眼,拿被掩着下身说:“打牌也好,周二,还不快洗牌?”

  这次打起牌来,王一心里有气,牌运就糟,打了十盘,盘盘输个光。苏珊心里舒畅,羸了个够。待王一输得歪了嘴,苏珊甩了牌说:“干脆和了,玩玩再打。”

  掀开被头,去拉王一手说:“这次你先爬,你是正宗的。”

  王一听苏珊这么一说,身份一下又高起来,可埋头去看,那黑森森的粘在上,已变得半干了,眉头就皱成两个萝匡,别过脸去,点上一只烟,对着墓壁吐起烟圈来。

  苏珊等了一阵,不见王一行动,突然杏目园睁,去扯了烟头骂:“你在装那门子骄傲?我没嫌你,你倒嫌起我来了?嫌我长得丑配不上你,还是嫌我和周二困了?要讲美,你算那把夜壶?要说和周二困,我是女人,生了个,就是专给男人干的,只要高兴,哪个来困都可以。你要装模作样,那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永远不想见着你。”

  苏珊一骂,王一的气倒消了许多,转过脸来,嘻皮着脸瞧了苏珊,再苦笑着去望了周二一眼。周二自知闯祸,哭丧着脸说:“你们玩,我、我回铺子里。”

  苏珊又瞪了周二骂:“你别走,你走了咋玩,你小杂种也学了你师傅来拆我的台吗?”

  周二吓得住了脚,嗫嗫嚅嚅说:“那、那我去解解溲再来。”

  周二出了门,王一就爬到苏珊肚皮上。他也是个没骨气的,一抵入苏珊体内,又忘掉一切,热热烈烈抱了苏珊,晃起罗筐股来,两个啪哒啪哒,呼哧呼哧骑了好一阵,才撒开手。

  苏珊了一阵气,叉着光腿喊来周二说:“小杂种也该找点事做做,干妈里稀粘粘的,怪不舒服,还不给。”

  周二瞧着她的秽物,把头摇得梆郎鼓似的,苏珊就来了气:“小东西才当了两天干儿,就不听话了,长大了还不飞到天上去。”周二只得伏下身子,对着撮了一口,那嘴鼻就歪在一边,哭丧着脸说:“干妈,水好、好腥咸的,我、我受不了。”

  苏珊蹬了脚骂:“不腥咸就不叫水了,不也得给,再不老实,看我不告了你强罪,让局子里抓去坐大牢。”

  苏珊一吓唬,周二才老实起来,一把眼泪一口去撮了的尽了,那区面目就明朗起来,竟惊得目瞪口呆。

  他瞧过他母亲的,也偷看过妹妹的,近几天他干过干妈不知多少次,就从没认真瞧过干妈的部。他觉得她比母亲的鲜,又比妹妹的成,很象那他过的牡牛大肥了。想到抵入的快活,精神就振奋起来,也不管是腥是咸,拨开皮儿,只把嘴巴朝里拱。

  周二拱起来,苏珊就紧抓了单叫:“乖儿,好乖儿,你撮进干妈的了,里的一颤一颤的好。干妈的向你开放了,你每个部位都要撮遍的,干妈一身没啥爱好,就喜欢别人撮。”

  苏珊一叫,周二突然想起女人下边有三个,停了嘴去摸,只摸着两个,仰了头问:“干妈,听说女人下面有三个的,咋只摸了两个,另一个呢?”

  苏珊扭着股骂:“儿子问得怪,两个屙的,一个的,你过了还不知道?”

  周二说:“的和屙屎的都瞧见了,就只两个,那一个干妈把它藏到哪去了?”

  苏珊伸手指着口上方说:“小杂种打胡乱说,身上的东西还不在身上,能藏到哪儿去?那一个是屙的,眼很小,要扒开了才看得见。”

  周二笑了说:“我以为里撒的哩,不晓得还是另一个。”

  去扒了看,槽里果然有个筷头大的孔,拿指去,居然紧扎扎的了进去。苏珊一声哼叫,颤着身子骂:“小杂种,你咋戳哪地方了,那是屙的,戳得的么?”

  可骂归骂,却没去推。周二小孩子家家,象发现了什么稀奇似的,又朝里深入。苏珊是专寻求刺的,什么都尝过,就从没听说过眼,尽管涨是涨点,还是由他去。周二食指终于挤入泡里,泡里的就象开了锅似的叫。

  苏珊又股叫道:“啊哟,得人家好涨,都要出来了。玩了半天,还没撒过哩,快出来,我要撒了。”

  周二了出来,一股热就卟地了面门,慌忙闪开,那又如虹直了墓壁,把那本来就斑驳的壁画更斑驳得如淌过了河水。

  苏珊撒完了,去扯过周二巴说:“把人家眼抠了,不进去还等什么?”

  周二也巴不得试一试,也就不顾王一师傅不师傅了,把白儿对了眼,憋着气朝里抵入,再着耸动起来。苏珊便搂了周二喊:“哟,眼好刺,亏儿想得出,儿是发明家了。啊、啊、好涨,好舒服!”

  周二苏珊王一就躲在一边闷烟。听说眼,别过脸去看,见周二儿一闪一闪的朝前,苏珊就哎哎哟哟凑着做出各种情状来,心里就恶烦得要死,直骂这个妇真得没边没沿,连自家眼也不放过,照此下去,二天还要别人去鼻孔耳心,或在什么地方开个儿,让男人去捅去入。

  那徒儿也不是好东西,喊去就去了,喊去就去了,象一条没脊梁骨的狗,这种狗一样的人也配来爬自己的情妇,自己还算是人么?直恨得要去踹周二股。可恨归恨,在苏珊面前,他不敢动他一指头,人家既是干儿又是情人,双料货是动不得的。

  于是摇着头又逃到口,把那腔的冤气怨气怒气直往夜空里冲,在他看来,三人中他只有这种权利了。

  周二把到苏珊泡里,苏珊又喊王一打牌,她一边洗着牌说:“从今天起,三人谁也别黑脸,大家和和乐乐图个快活,那个要拈酸吃醋,别怪我不客气!”说完,那杏目冷冷的去了王一。

  王一被苏珊镇住,一连两夜没去墓,他并非害怕苏珊,而是觉得去后日子不好过。又不想见到徒儿周二,第三天下午,提前放了工人,一个人闷着脑袋在铺里补胎。

  补到下班时,有个穿石榴裙的女人在铺门外踱来踱去,目光老往自己身上瞅。抬头见是苏兰,团脸刹时涨的如猪血。从七仙湖回到城里后,他见了她就象耗子见了猫,躲都来不及,慌忙埋着头去收拾工具。

  铺外踱步的正是苏兰,苏兰见王一不理自己,踱进铺里拿脚踩着王一手中的钳子说:“你不认识我了?”

  王一埋着头说:“认识的,你是县长太太。”

  苏兰说:“咋不理我,我几时把你得罪了?”

  王一说:“我没脸见太太。”

  苏兰笑着说:“你把脸丢到哪去了?丢了还可以捡回来呀。”

  王一不作声,苏兰去蹬着脚说:“要是瞧得起,今晚就陪陪我,可以吗?”

  县长太太恭请,王一不敢不从,关了铺门,勾着头跟了苏兰,转了几条偏僻的街巷,来到一家酒楼里,默默喝了阵酒。从酒楼出来,王一眼睛就眩起来,又不知苏兰找他什么事,心里象吊了七八个吊桶,走起路来也摇摇摆摆,老去踩了苏兰的脚,苏兰扶着他,迷糊糊又不知转了几条巷几幢房,进入一个布置得红彤彤的屋里。

  王一倒在沙发上,红色一刺,酒就醒了许多,吃惊地说:“咋到天外天了?”

  苏兰笑着说:“天外天只许男人来,就不许女人来了?”

  王一又不言语。苏兰冲了荼,削个苹果劈成两半,一半给了王一,一半自己吃着。王一不吃,自个点了烟。苏兰边吃边去瞅了王一,从团脸瞅到泡粑脚,再从泡粑脚溜到下的鼓囊上,突然丢了苹果,扑到王一怀里,一双纤手擂着脯骂:“你咋不理我了,咋不理我了,你这该死的,我几时得罪了你,你说呀,你说呀?”

  王一惊惶失措的推着说:“太太,你找我来,要说什么就说,你这,这是…”

  苏兰擂够了,拿头去顶着肥下巴,咽咽的说:“七仙湖一别,我没忘你,你倒把我给忘了,街上碰着象躲贼儿似的。你把我当作啥人了,干了就甩,是只破鞋吗?”

  王一一听,心里的吊桶才落下来,把肥下巴仰来仰去的说:“那天早晨你一哭,倒把我给吓死了。”

  苏兰仰起脖子,尖了食指去戳着肥额说:“你真个笨蛋,儿子撞见不装装样子,下得来台吗?你早晨爬我时,我就认出你了。”

  王一疑惑的说:“认出我了?”

  苏兰说:“咋没认出的?第一次算是糊里糊涂让你给搞了,第二次天已大亮,你没见我睁着眼吗?你也真个老,那东西把人家得好紧涨的,孔儿都给撑大了。”

  王一慢慢回忆,仿佛正如她所说。天亮时不知怎么又骑到她身上,她确实睁了眼,那是一对墨打的忽闪忽闪的眸子,当时自己兴奋得过了头,不仅没认出,更没去注意那眸子里的意义。于是自责着说:“我真昏了头,天亮了还干那事,给夫人带来痛苦。我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去爬了夫人。”

  边说边打自己耳光,那胖腮就红紫起来。

  苏兰慌忙抓了手说:“什么痛苦,那是快活!要是痛苦,早把你蹬去见阎王了,还会搂着又亲又叫的吗?你人丑是丑点,那东西进去倒的。”

  王一受宠若惊正要说句什么感激的话,苏兰已笑嘻嘻去捏他的裆,裆里的东西就膨大起来,苏兰吁吁倒在沙发上,半闭了媚眼说:“还不快上来,象七仙湖那样。”

  王一被逗得心的,鼓着金鱼眼去瞄这个美丽的怪物:白玉一样的鹅蛋脸,人的一对巫山神女峰,儿下的巫峡凹了下去,两道玉岭隆了起来,真是天作地造,至美至极。那头就啄了下去,刚刚触及巫山峰顶,忽地反弹上来。在他眼里,她是巫山的神,他是山下的虫,他这条虫不配去亵渎他心目中的神。

  苏兰见他迟迟疑疑,把石榴裙往上一拂,出一片玉白来,两腿一叉,玉白下便是勾魂掠骨的凹槽。七仙湖的神魂颠倒再次使他热血沸腾,不顾一切向凹槽扑去,就在下的一刹那,脑子里突然闪出县太爷的威严和自己下了司机宝座的狼狈,背上就象泼了一盆冰水,忽地站起身子。

  苏兰拿脚去蹬着说:“上呀,上呀,七仙湖的勇气哪去了?”

  王一擦着额上虚汗说:“夫人,我、我不敢的,还是回、回去吧。”

  人们说女人脸是七八月的天,说变就变。苏兰愣了一阵,忽地柳眉倒竖,抓起桌上的半块苹果“啪”地朝王一面门掷去,咬牙切齿地指着门口骂道:“滚、滚,给我滚出去。早知你是个没用的东西,当初咋不收拾了你?”

  王一象只惊吓了的约克猪,没头没脑去掀门,掀了几下也没掀开,转过身来战战兢兢说:“夫人,你、你听我说…”

  苏兰抓过荼盅又向王一头上盖去,站起身来骂:“你不走我走,看我不告了你,你给我好好等着!”

  王一吓的魂也掉了,顾不得一脸的茶水“卟”地跪在地上,去抱了苏兰腿哭求道“夫人,七仙湖我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呀,我、我求你了,求求你了…”

  苏兰返身一脚,那高跟就击在王一肥额上,王一一声嗥叫跌在地上。

  苏兰转过身来,把脚尖去蹬着身子问:“我不告你,你要怎样?”

  王一双手撑了地,如啄米似的磕着头说:“我、我听夫人的,一切听夫人的,夫人叫怎样,我就怎样。”

  苏兰见他肥额上一大团黑泥,那黑泥又顺了茶水往下淌,就象泥水里掏出来的王八,卟地笑了说:“我叫你做狗,行不?”

  王一点着头说:“行。”

  苏兰说:“我叫你爬到边去,行不?”

  王一点着头说:“行。”

  就四肢着地,一步一撑爬到了边。苏兰去上坐了,叉开两条粉白白的腿,咬着牙说:“从我下钻过去!”

  王一便埋了头往底钻,刚钻了一半,苏兰去股上踢了一脚骂:“真个下丕货,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不快去冲了澡上!”

  王一从浴室冲完澡出来,苏兰已赤光光的躺在了上…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二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