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十四章
  一天,周二在铺里换汽车轮胎,香突然找了来,把他拉到僻静处,扯过手去摸自己小腹说:“哥哥,你的倒好,乐倒乐了,可肚里却有了,你说咋办呀?”

  周二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带着她去一家小餐馆吃了便饭,给三十元,叫她先回去,自己想想办法。

  周二回到铺里就六神无主,砸起车胎来把脚趾给砸了,去扳螺丝,又给夹了虎口。王一老得很,早瞧出他有心事,把他拉到一边,包着脚趾问怎么回事。

  周二正要找他帮忙,又不好说出实情,只撒谎说耍了个女朋友,没扯证就上了孕,女方找上门来喊想办法。

  王一一听就来了精神说:“你怕个球,这年头开放得很,没结婚就捅上多的是。你叫你干妈带去妇产科拿瓢儿挖来甩了,隔几天还不照常可以搞。”

  当晚周二去找苏珊,苏珊一听就火了说:“你说你没朋友的,咋又钻出个怀儿婆了,有本事搞上就有本事拿掉,找我干什么?”

  别过脸去自个削苹果吃,不再理周二。周二急了,只得说出是自家亲妹子,一时忍不住,才干了那事。苏珊一听,皱着眉说:“忍不住就朝城里跑呀,城里又不是没女人。你才下得手啊,连自家亲妹子都不放过。”

  周二就握了脸哭。

  苏珊嚼着苹果说:“哭什么,又没死人。现在科学发达得很,得进去就拉得出来,带来刮了就是了。”

  次,周二回家喊来香,由苏珊领去刮了宫,刮毕出来,香也不想回去,握着脸哭着说:“我没脸回去的,爹妈知道不打死我也要骂死我。”

  苏珊去揪着她粉嘟嘟的脸旦说:“不回去就留在城里,凭你这脸旦儿,还愁找不到饭吃?”

  将香带到自己住处,将息了半月,再介绍到一家OK厅,先作勤杂工,后来又陪客人坐台,香是天生野美,一时间竟成了几家争夺的红小姐。

  香在苏珊住处将养时,王一就看上她的美,那魂象被勾了般,一天要跑上五六次,送这送那去献殷勤。香进了OK,王一又装了几晚病,去OK寻着,先卖一番歌喉,再拉去舞池炫耀了自己的舞姿,最后提出非份要求。

  香虽不爱这个团头团脑的胖家伙,毕竟涉世不深,被左哄右骗哄进了包间。王一香,就颠得没了魂儿。香虽不过气来,也是图那刺感,千娇百媚由他了水。

  说起周家,原是王一老婆的亲戚,论辈份王一是香的姑爷,只因两家一个城里,一个农村,多年没有来往,所以两人不认识。王一后却看出了明堂,搂着香说:“你不是周二朋友。”

  香说:“不是朋友是什么?”

  王一说:“你是他亲妹子。”

  香说:“凭什么?”

  王一捏着粉脸旦说:“凭这个。”香就红着脸不作声。

  王一觉得玩侄女更有趣,把香抱到膝上,合着嘴儿说:“哥哥干妹妹才有意思哩,可惜我没有,如果有,我也早把她干了。”

  边说边去扒,扒的开了,一指了进去,一边滋溜滋溜的挖,一边嘻皮笑脸盘问她是不是五六岁就和周二哥干上了,进去舒服不,一天要搞多少次,多少回水?除了周二外,还和别的男人来过没,比如村里的俊小子,还有那些老大爷们,现在的老牛都爱吃草,见着你这窝鲜草儿,岂有放过的?香被问得冒了火,溜下膝来,一巴掌掴在王一团脸上。

  王一捧着火辣辣的脸笑着说:“我除老婆和珊妹打过外,还没女人敢打哩。

  你勇敢,有野味,我就喜欢有野味的,越野越好。”

  去拉了香手说:“打呀,重重的打,不打不亲热,打了才亲热哩。”

  周二一出事,香就不去墓了,一门子心思扑在OK厅里,侍候款爷们赚些皮钱。周二出来后,父母担心她一人在城里,会出事来,便叫了回去。香一走,墓只剩下苏珊王一,两个仍夜夜的聚了乐,乐极生悲,不久墓秘密就暴了,暴的人竟是王一的儿子。

  王一儿子王宝气,原在苏珊班上读书,成绩低劣没考上县中校,王一送去读了高价初中。据说学校要培养学生上知天文下贯古今,开展什么社会调查。历史老师打听得城东有座唐代古墓,里面有许多壁画古迹,便找来向导,带着学生去学习先人们创造的灿烂文明。

  师生们来到口,扒去遮挡物,进入里,一股恶臭便扑鼻而来,把手电去照,地都是人屎及便纸。不知谁吐了泡口水,一群绿苍蝇嗡地飞起,直往人们的脸上趴。历史教师拂跑了鼻尖上的一对雌雄苍蝇,冲着向导吼道:“分明是粪坑,哪是什么古墓,你老人家咋老颠东了,带我们来闻大便么,大便有啥好闻的?”

  向导是得了好处费的,自然要负责任,去上下左右瞧看了好一阵子,诅咒发誓说:“是古墓没得拐,二十年前我讨口时还住过的,右边口进去,一厅两室,象现在的单位住室一样。不知哪些烂娼烂儿子,涨了饭没事干,跑到这里拉屎,把祖先人的宝当作公厕了!”

  众人捂着鼻朝棺厅里走,棺厅没屎臭,却有股霉味。历史教师握着手电去照,只见中央有座一米高的棺台,那大概就是王妃的卧榻了,榻周雕着盘龙卧凤,虽然模糊,却也十分的好看,众人顿时兴奋起来。

  再去照了四壁,都是红兰白黑相间了的壁画,不过年代久远,已剥落得东一块西一块。历史教师一阵激动,要上前去讲解壁画的伟大意义,那脚刚跨出两步“哐啷”一声跌在地上,众人慌忙去扶,历史教师就象化了的雪,没了影儿。

  历史教师突然失踪,向导慌了手脚,拿脚顿着地哭嚎道:“我说不来你偏要来,来了见着几堆屎就冒火皮,你想古墓是说得的么,古墓的鬼正要找替身的呀,咋不把你抓了去。鬼抓了你倒不打紧,校长向我要人我咋待…”

  向导哭嚎起来,学生们以为古墓真出了鬼,老师被鬼抓走了,一个个的脸立时刹白,不知谁喊了声“鬼抓人了”众人就吓得哭叫着朝外跑,边跑边喊:“鬼抓人了”“老师被鬼抓走了”“快跑呀,跑迟了鬼就抓去了。”几十个男女蜂拥着朝口逃,逃慢了的吓得掉了一裆屎,逃急了的又撞着墓壁,鬼捏了似的叫,正纷得不可开,历史老师突然从棺台后站起身来,拍着股吼道:“都回来,你们才活见鬼了!”

  学生们轰地退了回来,去照地面,地面丢罐头盒、啤酒瓶以及腐烂变黑的西瓜皮香蕉壳,老师正是蹬了个空罐头盒,才摔到棺台后的。

  最后是参观左室了,口挡块木板,拿脚一蹬就钻了进去,室里一个铺儿上堆着翻翻的被子。历史老师盯着向导问道:“谁在这里困了?”

  向导也觉奇怪,去蹬着脏污污的被料说:“文革备战期间是有人住过,现在不打仗了,都去住高楼大厦,除了街上几个疯男女,谁会到埋过人的墓里困?”

  学生中数王宝气手脚最,是走一地翻一地的货儿,扑到铺上翻了两个斤斗,再掀起枕头,搜出一堆红红绿绿的卫生纸和胶管儿,学生们就轰上去抢,有几个把管儿套着嘴吹,吹成一个长长的的筒,顶端就冒出个园园的囊,男女生们就围了看稀奇。

  历史教师从王宝气嘴上扯下管儿,左看了又右看“卟”地甩到地上吼:“别吹了,这是避孕套。”

  学生们都没避过孕,不懂避孕套,就问老师避孕套是啥玩意儿,历史教师憋红着脸不好解释,向导就笑着说:“啥玩意?就是男人在干女人时,套在上避免生娃用的,你们没见里面还有男人水么?”

  学生们去捏,果然有稀粘粘的东西,就边甩边呸呸的骂娘,骂了去拿卫生纸团揩嘴。向导又笑了说:“那纸是烂婆娘擦过眼的。”

  众人又卟卟的甩哇哇的吐。

  王宝气骂了通野婆娘不要脸,跑到墓后,去底下搜出一堆东西来,学生们争着去抢。历史教师见没啥可学的,黑着脸说:“古墓被破坏了,没啥看的,大家都回去。”

  宝气回到家里,把搜来的东西往桌上一撂,竟是一对罩,一本电话簿和几本书,见书是黄内容的,就细细翻看下去,翻出两个偏了的避孕套来,想起向导的解释,要看看男人干女人时到底留了啥东西,拿了只贴着嘴吹,下端鼓涨起来,上端却被什么粘住,对了鼻子去闻,有股臭熏熏的味,赶忙甩了,换上另一只。这只一吹就开,仰着头去捏耍儿,一股稀稀的顺了管儿滴到口里,腥腥咸咸的,就张嘴咂舌噬起来。

  王一老婆在妇联作干事,长得高大黑,人们都叫她“马”那天马提前下班回来,见儿子在玩避孕套,气得“啪”的一巴掌打落了,骂道:“狗杂种手,回来就翻,把那东西也翻出来了,那是你玩得的?”

  宝气被打痛了,跳着脚叫道:“妈,你咋红不说白不说就打人,那东西不是家里的。”

  马去揪了耳朵骂道:“不是家里的,还会哪儿偷了来,儿子在撒谎。”

  使劲一捏,宝气痛得护着耳朵,把去古墓参观的事重复了三遍,马才松了手,拿火钳夹起避孕套看了又看,闻了又闻,眉毛鼻子挤做一堆骂:“卖婆卖也卖得稀奇,竟卖到古墓去了,要卖给千百年的死鬼么。”

  火钳一扬甩到垃圾桶里。回头去看桌上罩,两个白窝儿各粘了长长的女人发丝,还有股好闻的油香,心想那婆娘也是个爱俏的了,指着宝气骂:“说你杂种不学好就是不学好,别样不拿就专捡女人臭东西,长大了还不给你老爸样,象头老驴专搞野女人。”

  宝气被骂得埋着头大气不敢出。

  马又顿了脚骂:“还不甩到屋外去,要霉屋子么?”

  宝气拾起罩,如获大赦般朝门外跑,跑到门口,突然被马叫住,指着桌上电话本儿问道:“那本子哪儿检的,你给我老实说。”

  宝气说:“妈,古墓拾的,是和罩避孕套放到一块的。”

  马不信他的鬼话,去揪了耳朵问:“没撒谎?”

  宝气偏着头说:“撒谎的是狗。”

  马说:“撒谎看我不打断你狗腿。”

  宝气说:“妈,我带你去古墓,底下还有好多避孕套呢。”

  马眼前一黑,一股坐到沙发上,宝气溜后,刹白着脸去翻电话本,那是一本金丝绒封面的装的本儿,封面盖了妇联钢印,扉页上有王一大名,里面记着许多相识的和不相识的男女电话。她记得那是三年前妇联发的,她把它作为生日礼物赠给了丈夫王一,以标志爱情之树永远长青。这个贼王一不思好,竟把自己一片痴情抛到了汪洋里。

  掉了一阵泪,去翻下箱子,三捆避孕套少了两捆,又诅咒老鬼搞计划生育搞得怪,竟搞到野女人身上去了。大凡女人心眼都是极细的,只要发现男人们的一点不轨,就会产生出许多的联想,她想到王一不明不白丢了司机宝座,不仅不忏悔,还洋洋得意整夜不归。

  更使她切齿的,他过去一晚要爬干三五次,现在可好了,一月来上一两回就闹没水儿,害得她不得不自个动手去解渴。于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恨,一对马脚飞舞起来,把那桌儿凳儿及凡能踢翻的都通通踢了个底朝天。

  不过,马尽管牛高马大,发起泼来比市井泼妇还泼十分,毕竟在妇联机关受过锻炼,在大事上还不糊涂,发了一阵泼后,又去拾桌凳,还没拾完,王一就回来了。

  王一瞧着四脚朝天的凳儿问:“咋把凳翻了?”

  马黑着脸说:“你那宝贝儿子要钱去玩游戏机,我不给就踢翻跑出去了。”

  王一问:“他没上课?”

  马说:“咋没上的,说是体育课没老师,就提前回来了。”

  王一刁着烟去打开电视机,跷了二郎腿看足球赛。

  吃饭时,马给王一夹着菜说:“今晚个妇联加夜班,我要十二点才回来,你看你是留在家里,还是去汽修铺?”

  王一说:“你们忙,我们就不忙?小车又坏了,还得去修,赶着明儿个县长下乡坐,县长那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县长说了,经理调走后我去接班,不挣挣表现咋行?”

  马就推着王一碗说:“那就快吃了去。”

  王一吃毕,摸着嘴出门,马碗也不洗,远远的跟了梢,她见他没去汽修铺,而是去了东城区的沱江边,象鬼一样没入一片荒荆里。

  古墓马是去过的,那是文革备战时,她和王一一同参加了那场声势浩大的扫牛鬼蛇神战斗,就在那场战斗中,他把她抱到棺台上,整整了一下午,在那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她不仅初次尝了人间的无比乐趣,还怀上宝气这个爱神之种,至今回忆起来,还心旆摇动不已。

  马跟到口,一弯新月已钻进云里,一阵风吹来,荆刺在鬼影似的摇,江水呜咽了哭,一只猫头鹰扑楞楞落到岩上,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嗥叫。这是鬼才住的地方呀,只有聊斋里的狐狸才躲到这种地方来。马心里紧了,她不相信活王一会来到死人的世界,但无情的事实又告诉她,不仅王一在里,还有另一妇人,两人正说着话哩。

  里的妇人问:“香来过么?”

  王一说:“香早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妇人说:“我咋不知她走了,她一走你就掉了魂儿,连梦里都喊着她名字。前两天碰着她卖菜,她说你还请她吃过饭,饭都吃过了,还有不拉来搞的?”

  王一苦笑着说:“我是请她吃过饭。那是一次她的菜没卖,来向我借钱吃饭,我到隔壁小餐馆请她吃了。吃时我说我们过去是有情谊的,你走了,我和你珊姐都好想你,吃了还是去玩玩。

  这个小妞脾气怪得很,她说我们的事早了了,你也别往那门子上去想,就是去想也是白想。我说不玩玩那摸摸也行。她说摸可以,只能摸上面,不能摸下面,而且只这一次。伸手去摸了脸儿肚儿,摸到下时,她一巴掌打开手说,你少耍些氓,我可要喊警察了。把碗一甩就走了。隔了两天来卖菜,把那顿饭钱也甩到了我铺子里。”

  苏珊说:“她没来,翻翻的?”

  王一说:“想起来了,下午一群学生从我铺门过,说去参观什么古墓,里面尽是屎。还有拿了避孕套套在嘴上吹的,看模样就象我戴的那种,我就怀疑,会不会是那些酸老师,活人不学去学死人,带了学生来捣乱。”

  妇人说:“你看,你看,避孕套都偷完了,今后拿啥套了?几本书也不见了。我的妈呀,罩也遭偷了,偷去给他妈戴呀?”

  王一叹口气说:“这地方不能住了。”

  妇人说:“既然晓得,还不快干了走。这社会也真不让人过了,间被人赶,搬到朝地府也给抄了家。”

  墓里的妇人正是苏珊。

  接下去是苏珊的哭,王一的劝,劝了一阵,就是哐啷啷的解皮带响,那声响如猫爪抓了马的心,咬着牙往壁孔里瞧,这一瞧那两只眼就鼓得牛卵一般,于是一声河东狮吼,冲了进去,飞起一脚踢翻王一,又一脚去踹苏珊。苏珊正被王一得上气不接下气,见那马蹄踏来,骇得一个翻身跑出了门。

  马去追,王一去拖,马扑地啃了一嘴泥,再跃起,又被拖啃一嘴泥,气得返过身来按了王一打,从侧室打到棺厅,又从棺厅打到外,毕竟王一力小,不是老婆对手,三打两打就被马夹住,一面往家里赶,一面嚷叫着要向县长告云云。

  王一一路上挣扎着哭嚎了叫:“我的姑,你这去告,还不把我的经理前程给撮了?你要闹,待我坐上经理位再闹吧,到那时你打我骂我割我狗卵子将我一刀剐了都行。我的黑大妈,黑大,饶了我吧,我求你了,求了你呀黑大妈、黑大、大黑妈、大黑…”

  王一左一个黑大妈,右一个大黑,马更是火上加油,一路上劈劈啪啪打着白股骂:“我就知道你老团鱼嫌我黑了大了了,象匹黑头大马,才去偷白股白臭的,那白臭把你住了,连家里避孕套也偷了去。你也不撒泡狗照照,你那身臭团鱼下锅都没人吃,还嫌这嫌那的。就算我黑点大点点,你当初咋来追我了?追了三天三夜我没理你,就把我骗到墓实行强威迫。

  你记得你强时咋说的,夸我那儿的怎么的密,怎么的肥,水儿又怎么的多,把你美得全身都酥了,你要永远爱我忠于我,我才顺从了你。出宝气来,咋就得了健忘症,背着我去偷野,把水在野婆娘里,让我守孤寡,不得不拿死萝卜来补充,你良心上过得去么?

  还有,你原是小车司机,和首长们一块进一块出,多荣耀风光的,咋一下就贬到汽修铺作了臭修理工,搞得人不人鬼不鬼,还不是去偷白臭被人捉了,县长下了你司机,当我不知道?你一倒霉我也抬不起头,出门一步也得去钻大车,把头夹到裆里。我没嫌你,你倒嫌我了?我要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专干开垦野的陈仕美,把你也变成黑团鱼,和我一样的黑。”

  马把王一夹回客厅里,再一顿马蹄向团脸踢去,那团脸就成了一堆黑牛屎旦。

  马打够骂够,虽没找县长,还是去寻了妇联主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央告她要给她作主。女主任的粉颊上蒙着块巴掌大的白纱布,嘴边及鼻上也有好几处指痕,正坐在办公室的藤椅上垂泪,她也是去OK厅寻男人,被OK小姐给当场抓破的。

  同病怜着同病,气就不打一处出,捶顿脚骂道:“反了、反了,男人没打我们,女人倒自家打起来了。国门一开,洋鬼子进村来,到处煸风点鬼火,早先煸动政治叛,围攻天安门,现在又煸动女人围攻女人,女人出了叛匪,男人成了帮凶。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不惩治这些女叛匪,别说我这主任宝座坐不下去,就连家也回不去了。”

  主任一边哭一边给县长挂电话,提出要惩治女叛匪苏珊和那邦OK小姐们。县长在电话里撑了喉咙吼:“瞎扯蛋,又不是国民时代,哪来什么叛匪?王一苏珊的事我早处理过。什么?要求判刑?我看你天天坐办公室坐昏了头,大不了不让王一当经理,再调回老家去,既远离了苏珊,又保全他家庭,就这么定。”

  主任再一个电话打到教育局,麻脸局长回答说:“苏珊事情我们知道了,知识分子重在教育,给她个全县通报,再降一级工资,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开除公职不合政策。”

  电话咔的放了。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四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