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十六章
  一次村妇走亲戚,夏雨要拉梅上梅说还是上山吧,妈鬼得很,回来撞着又要黑脸。

  两个去后山摘黄瓜。黄瓜种在玉米地里,地边有防老熊的看守棚,梅摘了阵就说累了,要去棚里躺躺。

  夏雨捡几个瓜儿,去溪里洗净回来,见梅仰八叉躺在铺草上,嘴角挂着微笑,两个半园的撑起水红衬衣,衣摆卷了上去,暴出圈雪儿似的小腹。

  新做的萄花把三角区绷得十分突出,一条凹槽直向股下伸去。便蹲下去轻轻拉了儿,把粉腿朝两边分开,只见一片肥突之下黑稀松,蚌重合,中间一条细儿,含着晶莹莹的,拿指去拨开,里面粉红红一个小孔…夏雨那晚梅,只觉口紧扎扎的好受,不知小妮子才两年,那下面就变得比她脸儿还好看了。

  瞧得兴奋,捡细瓜去,那孔儿就一张一合,泌出许多亮晶晶水来。

  夏雨正得起劲,梅就醒了,只觉下面鼓涨涨的,起身去看,脸刷地红得如三月桃花,伸手去抓瓜儿,夏雨一把扯出,笑嘻嘻朝嘴里送,梅去夺着喊:“吃不得的,吃不得的,不怕脏了你的嘴?”

  夏雨三口并作两口嚼着说:“吃得的,我喜欢。”

  梅见他那馋样儿,格格笑了说:“老师也吃学生那儿的东西呀,明天去讲课,教室还不是一片臭气。”

  夏雨扑上去抱了,一边干着去喝了嘴说:“我就喜欢臭气。”

  从山上回来,梅烧了洗脚水,端到堂屋里要老师一同洗,两个的脚伸到盆里,梅嘻嘻的去踩老师脚背,夏雨哩哩的翻过来挖她脚心,梅就格格抬了脚笑。

  夏雨瞧那脚腕白如玉笋,拉到嘴边亲了一会,顺着管去摸大腿,大腿滑滑腻腻十分感,指儿直往上钻,触着肥腻腻的两片瓣儿,拨的开了,把指入兴奋的搅着。梅就靠了壁头,哼哼唧唧往下滑,终于“哐啷”一声,凳儿翻了,股落到地上,一对白脚搭在盆边。

  梅嘟着嘴去摸股说:“你看你,把人家股都摔痛了。”

  夏雨穿了鞋子,笑着去抱起,一边陪着不是,一边去两瓣股,时又极不规矩的去拨槽儿,拨得槽口突突的跳。梅嘻嘻的打开手说:“谁要你来

  刚才一搅,人家的就涨了,要撒的。”

  夏雨听说要撒,更来了精神,忙拉掉儿,抱朝了脚盆说:“撒呀,就撒在盆里。”

  梅格格扭着说:“抱着人家,撒不出来。”

  夏雨说:“我摸摸就撒出来了。”

  把手去摸着个热稀稀的眼,尖着指去孔太小不进,便在眼上起来。

  梅哼哼吊了颈子说:“得好痉的,人家更撒不出了。”

  夏雨回手说:“使劲挤呀,小孩子就是大人抱着的。”

  梅憋红着脸挤了半天,终于“哗”地一声,那如箭到盆里,溅起一片白花花的水。夏雨去摸,那孔儿撑得好大,食指一了进去,那就没了。

  梅急得去抓了手叫:“你咋那儿了,憋得人家好难受?”

  夏雨放了手,水又如虹了出来。

  梅撒毕,正要下地穿,夏雨不让,抱到上去掀腿儿,梅挣扎着说:“你干什么?”

  夏雨嘻嘻的说:“吃!”把头埋到里,对着孔,一阵滋滋滋的得孔儿酥麻失,一股余“哗”地出,了夏雨一脸。

  夏雨“哟”地叫了一声,正要伸手去抹,村妇就掀门回来了。

  原来村妇有个堂姐,堂姐生孩子,照例去送人亲蛋,堂姐留着吃了午饭,就匆匆赶了回来。进屋听得两人在上说话,探头去看,见梅光着股仰八叉躺在上,夏雨蹲在下抹脸。村妇的脸就黑起来,招呼也不打一句,径直去了厨房做饭。

  梅正被夏雨得麻,听到锅铲响,慌忙推开说:“你看你干的好事,妈肯定看见了。”扎了子,拉着夏雨去帮烧锅。

  吃饭时大家都不作声,吃罢天已黑下来,夏雨坐着抽烟,梅收拾碗筷,村妇提了潲水喂猪,把猪打得圈的跑着叫。

  村妇喂毕出来,见夏雨脚下丢着五六只烟股,就问:“你今晚睡哪儿?”

  夏雨嘻嘻的说:“由岳母安排罢,我听岳母的,岳母咋说我咱办。”

  村妇愣了一下,接着就来了气,大声冲着厨房说:“我几时成你岳母了,你又几时成了我女婿?由我安排,我安排得了吗,安排了又有谁听?我三十好几了,人老了,跟不上形势。听说外面开放得很呢,城里就有啥OK的,小姐们光了腚一排排的躺着,由男人们去挑去选干那事儿,比过去的院还院。连我那死鬼木匠,也一去十几年不回来,还不是应着时新找了别的女人。现在的年青人男的都眼低,眼珠子只盯着年青幼小的。女的都眼高,专去攀有钱有势年龄大的。邻村有个女娃,才十几岁肚皮就大起来,父母问她整死不说。一天有人从柳溪河边的一家门外过,听得堂屋里有人在叫,一看,见那女儿正被一个做生意的老头着,乐得什么似的。回来一说,父母打了女儿一顿,女儿竟跑到老头家不回来了。隔没几天,老东西捧着五千元来到她家,冲着她爹喊岳父,她妈喊岳母。那老头比她爹还大十多岁哩。”

  说完,黑着脸进屋,砰地把门关了。

  夏雨被村妇说的脸儿红一阵白一阵,觉得再留下来没意思,去寻火把要回学校。梅从厨房出来,撇着嘴说:“妈又发啥神经了,尽说些疯话,别理她。”

  扯着老师进了自己屋。那一晚,两个心绪都不好,只搂着亲摸,不敢大动。

  听村妇房里,也是翻来覆去的整夜叹息。

  次梅气着母亲,放学后就不回家了,晚上和夏雨睡在学校里。

  在学校干那事不担心被人发现,一起来,那快又超过几十倍,两个就爱得如胶似漆,谁也离不了谁。

  梅一连三天没回家,夏雨也不再来,村妇又耐不住了,挨到第四天,硬去学校把两人拉回家里。

  当晚做了顿好饭菜,吃毕烧水抹净身子,把夏雨扯到自个上,搂着说:“那晚我说了几句气话,你就当真噎在心里,和我生疏起来了,你是喝过墨水懂道理的人,咋这样的小气。我知她爱着你,你也喜欢她,两个钻在一起,就象干柴遇着烈火,非做那事不可,何况一做起来,你快活她也快活,快活起来就没完没了。你要作女婿我不反对,只是她十六岁还不到,骨子生生的,过早去还不给变了形?不象我几十岁的人,身子骨长定了,下头随你捅,上头随你,不掉一斤也不蚀一两,以后了来找我,我足你。”

  村妇没说出生怕夏雨梅,把自己给甩了,不过夏雨听出她言外之意,觉得好笑,去喝了嘴儿说:“岳母,听说你年青时也很风的,八九岁就和人来了。”

  村妇说:“八九岁懂个啥,还不是和男孩们在山上闹着玩,学了大人去耸,得一点麻酥酥的罢了,有多大意思?要讲干,还是十五岁才干的。不是我吹,那时我也是十村八寨的小美人,哪天没十几个小伙来我?”

  夏雨说:“你就和他们一起搞轮了?”

  村妇去掐着股说:“说得多难听,我才不搞轮哩,十五岁的姑娘让十几个大男人来,还不把那儿给捣烂了?我只瞧上一个在城里读过书的,他长得比你还帅哩,你也别见笑,我倒真和他干了。那是一次去柳溪河边玩,他捧着我的脸夸我好美的,后来又学了你要看下面,把我抱到一块石上,扯了儿去瞧,又夸那儿比脸还俊,边夸边把那东西了进去。第一次得好痛的,后来就不痛了。

  那次过后,两个就一天也离不得的,到后来,就怀了梅。”

  夏雨说:“听说你丈夫又矮又丑,你咋去找个丑木匠?。”

  村妇叹口气说:“嫁木匠是父亲给包办的。梅后,父亲还是把我嫁到木匠家,当晚就生下梅来。那木匠脾气大,没三天就丢下我们母女去了南方。

  起初还一年回来一两次,这两年一次也不回来了,听人说挣了些钱就去搞野女人,连家也不顾了。”

  夏雨说:“木匠不在家,下边了咋过的?”

  村妇说:“咋过的?还不学了你自个拿指去抠。”

  夏雨说:“光拿指抠有啥意思,村里男人多的是,喊几个来搞搞有谁晓得?”

  村妇说:“我才不和村里男人搞哩,别说那些人一身脏黑,就那一口的烂牙臭也够得你闻。活寡也难守,你不同他们来,他们就着你,白天这个来摸,哪个来捏,都让我给打走了,晚上敲门的更多。有晚忘了栓门,一个摸到我上,把我醒时那水正咕咕朝里了还赖着不走,我就喊梅,梅拿了菜刀来,照着那人股砍了一刀,他才号叫着跑了。他跑后,我烧了一大盆水,边抠洗边哭,哭了一整夜的。好在那次之后,村里人都知我贞烈,再没个敢来我了。你来了后,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你。”

  说罢,的去搂夏雨。夏雨想起那晚摸眼之事,手就在肥里摸开来,摸着个筷头大的眼儿,尖着食指去得村妇去扯了指说:“哟、哟,你咋那儿?得里面涨涨的,人家要撒。”

  夏雨下端过个盆儿说:“岳母,就撒在盆里。”

  扶着村妇去盆上蹲下,那哗哗了出来。夏雨趁那孔儿撑大,并着两指了进去,那就被堵了。村妇推着手说:“你不怕憋了人家?”

  夏雨说声不怕的,把村妇推到边,掏出自家的东西,对准孔就抵,村妇儿一闪说:“你抵了哪儿?抵得人家好涨的。”

  夏雨说:“抵了。”

  又一,那巴就没入孔里。村妇憋得脸通红,去抓着说:“你、你咋抵那儿了,那儿是得的么?”

  夏雨说:“得的。”

  咕唧咕唧了几十下,把汩汩泡里。待夏雨出来,村妇扯纸揩着说:“说你们年青人怪就是怪,放着个现成的孔不,专去整稀奇古怪的眼,眼是屙的,又不是给男人搞的。”

  揩的毕了,又去扯着夏雨东西说:“幸亏我是老了的,才容得下你这么大的货,要是去戳年青的,还不把人家那儿捣成花花了。”

  夏雨扳过村妇身子,摸着眼说:“岳母,以后还要捣你后面哩。”

  村妇突然恼着脸说:“既然是你岳母,你咋还没大没小的说?眼是捅得的么,你又见哪个女婿去捅了他丈母娘的眼?”

  夏雨嘻嘻的去对了嘴说:“没有过的还可以开创么,听人说外国录像里还有口的,就是把巴放在女人口里,让女人含着象那样的。”

  村妇说:“我就说这世界咋变得越来越古怪,下面不上面,二天还要到天上去干月亮娘娘哩。”说罢就嗯嗯唔唔搂着夏雨倒在上。

  村妇消了气,夏雨照常去村妇家。一个雨天的下午,村妇打扫房间卫生,梅帮不上忙,借口去后山摘菜,拉着老师钻进草屋里,躺到草堆上抱了亲嘴,亲了一阵又都忍不住褪下儿干那事,正干的要时,听得村妇吆喝着儿朝草屋走来,梅提着子躲到草堆后面,夏雨来不及躲,拉了把谷草盖住身子。

  原来村妇清扫完房间,去草屋抱草垫,一群在菜园里啄菜吃,边吆喝着走进草屋,看见草儿翻翻的,拿脚去掀,掀着两瓣白股,见是夏雨,笑着说:“一个老师光了股跑到草堆里困,也不怕别人笑?”

  见夏雨股沟上是草,勾了去揭着问:“梅呢?”

  两个大白便从衣口里挤出来,一摇一晃,象悬吊着的白葫芦,夏雨也不打话,伸手去捏。村妇被捏得吁吁的,扭头瞧周围没人,去扯了手说:“冤家,把人家捏了,要吧,我也好想的。”

  自个去草堆上躺了,拉下子,两腿一张,把夏雨拖到身上。夏雨要儿正憋得慌,也巴不得找个孔儿,便“滋”地了进去,搂着村妇大动起来。

  村妇正在虎狼之年,从没吃过食,含了那东西,就搂着夏雨,一边拼命凑,一边语直叫:“呵,冤家,你一抵进去就好快活,过去过多少遍,还从没这么快活过,啊、啊,你今天儿咋那么硬,戳得人家里面的一颤一颤的,颤得浑身都酥透了。呵、呵,口也颤起来了,象火夹样在夹你的哩,呵、呵,要夹断了…夹断它,我要夹断它,把它留在里面…”

  两腿就紧勾了夏雨的,憋着气直往上之态不可名状。

  村妇正夹的得意忘形,梅突然从草堆后钻了出来,嘻嘻的看着妈说:“妈,你也躲到这儿搞呀?听你叫得好响的,我还以为哪儿的男女跑到我们草屋来撒野。

  呵,还有夏老师,你干妈也不轻点,顶得那么狠,搞的妈不好过一声接一声的呻唤。”

  村妇一听,愣了半天,红着脸撤下腿来,掀着夏雨骂:“你们伙着到这儿搞,哄骗老娘上当。刚才我见谷草翻翻的,还以为是儿狗儿去爬翻了的,想不到是你们…我算钻了圈套了,钻了你们设的圈套了…”

  夏雨紧按着不放说:“岳母,钻了圈套才好哩,钻了才快活,不钻就没这场快活了。”

  村妇揪着夏雨股骂:“谁是你岳母了?我是你岳母,那还不是在和女婿来了?听说老丈母同女婿干,叫做啥。啥伦的,我在啥伦了?

  你俩合伙整我,我啥老脸都给丢尽了。”

  原来梅躲到草堆后穿了衣服,听得母亲和老师上了,一来要丢没丢的憋的难受,二来想起那天的恶气,有心要出出妈的丑,才钻出来说了一番不该女儿说的话。

  梅见母亲骂她俩合伙整她,便撇了嘴说:“妈,说那些话干啥,你们又不是没搞过的,想搞就搞么,我也不干涉你们,你们搞好了,我做饭去。”

  梅走后,夏雨着村妇了,才爬下身来。村妇拿谷草边揩边伤感的说:“我这是为了啥呀,到底为了啥呀?啥脸都给丢尽了,在晚辈面前再抬不起头,说不起话了,我是自作自受呀。”

  夏雨捧着村妇亲了一口,安慰着说:“岳母别悲观,我全听你的。”

  村妇推着说:“全听我的有啥用哟,她还不是冲着我来的?”

  夏雨去扒开村妇两腿叫:“哟,岳母的梅多,孔儿也比她的大,她梅算老几,还有胆冲着岳母来?”

  村妇打开手骂:“又在说啥疯话儿?她还是孩子,还没到那年份上,到了那年份,还不跟我一样。我老了,也没啥想头了,你们男人就爱年轻俏丽的,上她可别忘了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夏雨说:“岳母并不老的,要说老,生姜还是老的辣。”

  村妇掀开骂:“正因为我又老又辣,你才嫌老了辣了,去搞鲜不辣的。”

  夏雨被噎得作不了声。

  两人回到屋里,梅已做好饭,吃完后夏雨赖着不走,在睡时他提议三个睡做一梅也极力赞同。

  村妇一来拗不过小妖,二来也怕分开睡,夏雨去陪了梅,自己不好过,也勉强同意了。三个上,夏雨夹在一老一少两个女人中间,一手去抠个,抠的母女俩都哼起来,尤其村妇哼得最厉害。

  梅的眼睛就起来,后悔下午不该丢母亲的面子,说出那番不该说的话,硬把夏雨推到妈身上。

  夏雨把村妇耸的丢了,又来搂梅,待要时,梅推着说:还是到妈里面,给我生个胖弟弟。夏雨抵入动了两动,便如大水缺堤,咕噜噜了。村妇就紧搂着夏雨哭着说:“我女儿对我是有良心的,我对你也只差点掏出心来了,娘儿俩都给你搞了,天底下还有这种事么,你这没良心的可别甩了我们呀。她爸不顾家,两个女人生活没主心骨,今后就指望你了。”

  夏雨也感动得不行,紧抱着说:“岳母放心,我夏雨不是陈仕美。”

  这样亲亲热热过了几月,梅小学毕业,作了村里最年青的妇女主任。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六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