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十八章
  村妇走后,夏雨却矛盾起来,在选择秋莹和梅上,不得不绞尽脑汁。在他看来,作了村里妇女主任的梅,不仅是柳溪数一数二的小美人,而且对自己一片痴情,将来做了子,无疑有享不尽的福。

  秋莹虽多次表示过爱,可他始终不相信她,总觉那爱是做出来的,凭她条件,在这么个开放的社会里,即使不走苏珊路子,也会去嫁个阔佬或当官太太。

  何况人心不古,口头表的不等于心里想的,一朝热情过去,还不说声甩你就把你给甩了,你个乡巴佬教师,能把她其奈何哉?何况这次回来,对自己拿架拿势,要挟威胁,哪还有半点学生模样?苏珊把他整怕了,他无法再去接受那受气包的现实。比较起来,还是啥地位也没的梅可靠,山攀不得金凤凰,晦气的夏雨只有去配晦气的母女俩了。

  主意打定,夏雨给秋莹去了封极为委婉的信,他在信中把自己比作山,把秋莹比作金凤凰,说山只有呆在山上草窝里的份儿,配不得梧桐高枝的秋莹。

  他要她郑重考虑,如果错走一步,不仅自己毁了自己前程,还会恼恨他一辈子,苏珊就是前车之鉴。他静侯着她的复音。

  秋莹接了信后,以为夏雨不是谦虚,就是过于迂腐,笑骂了句没志气的东西,就提笔写了十多页的回信。她在信里热情洋溢地回顾了他们的师生生活,她说他是她的引路人,没有他就没有她的今天,何况在读书时她就委身于他,享受到他给她的无限快乐,至今回忆起来还激动不已。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她的性格是越得不到的就越要得到,认准了的路就走到底,绝没回头的余地。她还告诉他,她回城后已向局里谈了,麻脸局长好说话,同意秋后调他进城。她叫他作好当新郎的准备,待进城的一天,去拍张两米见方婚照,再举办一个人人都羡慕的婚礼…写毕签上“莹”字大名,落了年月,又激动的去台头“雨哥”处,印了一个大大的口红,她要让他知道,她又一次热烈地吻了他。

  也许秋莹一生事业有成,爱情却要遭受些磨劫。那信发到柳溪邮局,被中心校一女教师取走。原来夏雨分到柳溪时,那教师多次追求过他,夏雨对女人虽是见一个爱一个,却不买她的账,约会定一个悔一个,情书接一封退一封。那女士一气之下,做起了女光,自然把夏雨恨得个要死,夏雨和秋蝉结婚,就打了夏雨小报告。

  一次到邮局看家书,家书没收到,却见着秋莹寄的信,把它取回拆了一看,见篇篇都是麻的话,更是醋罐儿打翻,把信封踯到地上,一连踏了三脚不算,又呸呸呸吐了信纸好几泡口水,丢到抽屉里。一月后,因撒找手纸翻着信儿,又去厕所边撒边看,撒毕去揩了眼,甩到粪槽边。学校扫地女工和夏雨同村,扫厕所见着信封信纸,认出是夏雨的,就好心拾了去。

  夏雨久不见秋莹回信,就证实自己的看法,认定秋莹是要去攀权贵的了,所以不好意思回复,就有种被捉弄之感。大凡男人有了这种感觉,就是只兔儿也要生出报复心来。一气之下,把爱情标志的高档二胡锁到箱子里,以示眼不见心不烦。再学了黛玉焚稿,把秋莹的上百封情书统统化作一炉灰,以被作之愤。

  然后仿照娶秋蝉办法,由村妇杀了一头猪,宰了两只羊,办了几十桌丰盛的酒席,请来亲戚邻朋,热热闹闹放上几通鞭炮,喝了几天喜酒,做了村妇的赘门女婿,夜夜搂着母女俩快活,把个秋莹忘得个干干净净。

  秋莹发出信后,一面加急筹办婚礼物质,一面翘首夏雨回音,其间虽传来夏雨“再婚”风言风语,但她过于自信,并没去怀疑。加之市里举办文艺调演,秋莹带着少年宫演出队去参加演出,也没时间去查问。演毕归来,仍不见夏雨的信,才心慌起来,急忙打了的往家里赶,脚一落地就问父母。

  父母没料到二女儿要嫁给夏雨,笑嘻嘻的告诉说,夏老师结婚已半月了,还请他们吃了喜酒,那酒席办得比秋蝉还闹热哩。秋莹一听,顿了两下脚,一声大叫晕倒在地上。父母不知发生了啥事,哭喊着去掐人中,又灌姜汤,折腾了半天,才抢救醒来。

  秋莹醒后,当晚连饭也没吃,发疯般冲到学校找夏雨算账。夏雨正和梅在客厅关了门吃夜饭,听得秋莹在门外踢骂,他是尝过这个母夜叉苦头的,慌乱一阵之后,从后门送走梅,抖抖索索去开了前门。

  秋莹也不理他,只把从门外抓来的一把粪叉,嚓嚓嚓去戳壁上的大红“喜”字,待戳得纸片横飞,又冲进卧室去挑了上的婚被、婚枕、婚毯,卟卟卟朝门外甩,再折回客厅来,把那茶几上的温水瓶、饭桌上的盘盘碗碗,哐啷啷扫飞一屋。最后举着粘了屎和菜淆的叉丫,银牙一咬,对直向夏雨股戳去。夏雨见她失了常态又来势凶猛,吓得双脚一跳,逃出门外,秋莹就尾随着追了出去。

  夏雨逃到坝口,正准备捡小路往柳溪河逃,秋莹停住脚骂:“你再象前次那样,跑到野婆娘家去躲,看我不放一把火把学校给烧了。”

  夏雨怕她真把学校给烧了,折转腿沿着坝边转了圈儿逃,秋莹就绕着圈儿追。

  学校打闹起来,惊动四周村民,人们不知发生了啥事,丢碗撂桶朝山头上坝里涌。那晚恰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园,只见白晃晃的坝里,一对平极好的师生,不知啥事闹翻了,一前一后绕着圈儿追打,也不便去劝阻,就扯了更大的圈儿围着看稀奇。

  秋莹一连追了三圈,女儿家的腿到底长不过男人,远远落了伍,灵机一动,返身去回击。夏雨正埋头跑的,见叉儿面戳来,慌忙掉头往回跑。秋莹又跟着追了两圈,终于上气不接下气,腿儿一软,一股坐在地上。夏雨以为她跌倒,转身去扶。秋莹就趁机抓住衣领,指着鼻子骂他朝三暮四,喜新厌旧,是当今的陈仕美,骂到后来,气得跳了脚去抓老师的脸,小白脸上就留下了十几道做错题打上的大红叉。

  夏雨被抓破了脸,就叫起屈来:“没收到你的信,以为你变了心要去嫁阔佬,我才娶梅的。”

  秋莹不相信他的鬼话,跳了脚叫:“你撒慌,你骗人,你耍无赖,收了信说没收到,我到邮局查了的,信发到了柳溪镇。四邻乡亲们,你们看哟,一个人民教师在欺骗他的学生…”

  那晚一闹起来,惊动了两家大人,秋家父母将秋莹救醒,才知二女儿还恋着夏雨,村妇原是抢了自家女婿。秋莹去了学校,秋母气不过,喊了几个本家妇女,赶去河对门找村妇理论。梅逃回家里一说,村妇怕女婿吃亏,也带着几个年青侄女赶来。

  两家在河边桥头相遇,一阵相互垢骂之后,就抓打起来。秋母抓住村妇头发,捺到地上,一连碰了六七个响头。村妇被碰痛了,去扯秋母的带,带儿“嘣”地断了,子垮到腿弯上,那手就往里抓,抓得秋母哼哼哈哈撒了手。

  村妇趁机把秋母到地上,秋母使劲一翻,又骑到村妇身上,一边举手掴脸,一边骂不要脸的老牛想吃草儿,抢了自家女婿。几个妇也去抓了那班年青女儿们,从桥这头扭到桥那头,又从桥那头抓打到桥这头。毕竟秋家一来人多势众,二来占在理上,师出有名,一上阵就占了上风。

  村妇那边因得了夏雨,自觉理亏,抓打起来就使不上劲,侄女们一个被扭掉鞋,一个被抓破了,还有一个被扯掉子,那没开苞的地方被人拿指捅了十几下。抓斗到后来,村妇从地上翻起,带着侄女们一边抵挡,一边朝学校退却。秋母提着儿,在后面呐喊着追去。

  在这场女人战斗中,也并非人人都在为主子卖命。秋莹初中时的同学晓晓帮着秋家打秦家。秦家梅的表妹婉婉也跟了村妇来打秋家。两边一锋,晓晓和婉婉就抓扯在一堆,婉婉长得胖,扭了两下就把瘦晓晓在地上。晓晓翻不了身,去抓婉婉的裆,拍抓得婉婉嗯嗯唔唔翻下身来。晓晓便去骑了。

  婉婉也学了晓晓,去抠她,抠的晓晓酥麻麻叫倒在地上。婉婉还要去骑着打,晓晓从没尝过那种酥麻劲,就抱住说,别打了,让她们去打,我们到河边。那晚月儿把河滩照得白的白黑的黑,两人拥到一株柳树下,面对面抱了,上边合着嘴儿,下边你摸了我,我抠了你,吭哧吭哧出许多水来,才一前一后跟到学校。

  学校坝里,秋莹咬定夏雨收到了信,夏雨指天发誓说没收到,两个正闹的不可开,一个村民举着一封信,气跑来说:今天我去赶街,碰着中心校的扫地女工,叫我带封信交给夏老师,你们说的是不是这封?秋莹抢过一看,正是两月前她写给夏雨的,不过,那封面已印了三个黑黑的高跟印,腿儿一软,坐到地上…

  秋母追打村妇一行人追到学校,见校园寂然无声,都觉奇怪,一齐拥到夏雨门外,只见灯灭门关,屋里一个在呻,一个在息,在腾上腾下的响…知道两人已在上干起来了。村妇这边又占了上风,骂秋家女儿不要脸,爬到秦家女婿肚皮上,霸了秦家女婿。

  秋母听到女儿呻声,也自觉脸上无光,带着妇们悄悄溜了。秋母一溜,秦家侄女们就活跃起来,嚷着要敲门进去,看看两人到底干成了啥样儿,村妇怕伤了女婿面子,没有同意,顿脚抹泪领着众人走了。

  婉婉晓晓赶到学校,秋母村妇早已离去,两人见屋里亮着灯,秋莹夏雨在嘻嘻的说着话儿,一会,灯又灭了,那又喀嚓咯嚓摇动起来,间或飞出秋莹快活的叫声。两个都忍不住,躺到教室桌上,学着男人你我一阵,我你一阵,才各自回家去了。

  秋莹回城后,立马去教育局催调夏雨。局里因夏雨在边远山区工作多年,培养过不少人才,是个能办事的角儿,早有心委他重任,也就顺水推舟,一封调令将他调到局里,作了办公室主任。这是后话。

  王一调离H县,接着又和夏雨离婚,苏珊象砸了巢的鸟儿,一时空落落无所依。在这期间,她突然良心发现,想起在上海的女儿苏芳,伤伤心心哭了一场,给方霖去了封长长的信,打探女儿近况。

  其时的方霖已是上海滩大老板了,他从一个穷文人到商界巨子,说起来也是一段奇缘。方霖送走苏珊后,经济大就如台风般席卷着整个东南,一向被人垂慕的编辑部,也人人辞职去开店的开店,办公司的办公司,闯南方的闯南方,把个文化天堂搞得门可罗雀。

  方霖没本钱经商,也不愿去傍大款,只把自己关在小阁楼里,做起那找不着钱的爬格子生意。在这期间,他突然心血来,以他在师范从教的亲身经历,撰写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苦恋》。

  剧本假托对教育十分情笃的某主人公,在师范任教期间,与二女生产生恋情,继而发生关系,要做那生生死死三人夫。此举遭到卫道士们的指控,主人公被逐出学校,落到羊城街头。二女生千里寻夫,历尽苦难,终于找到恋人,三人从小生意做起,经过三年奠基,五年发展,终成巨富,之后返回内地,以一千万买下当年师范校,一千万扩建成学院,在自任院长之,同二女举行了特殊婚礼。

  这本是一部穷极无聊的愤懑之作,他并没准备发表,可是剧本刚一稿,就被一位独具慧眼的华侨友人拜读,读后带到马来西亚,推荐给一家录像公司。公司总裁和女儿上了剧本,立马拍成录像,录像一上市就轰动了南洋,一版再版,很赚了些美元。总裁象发现棵摇钱树,立派女儿莎莉去大陆采访方霖。

  莎莉是中印混血儿,不仅碧眼美姿,而且文君新寡,她对剧本本来就崇拜得了不得,认定方霖不是大陆的大文豪,也是新冒出的莎士比亚,一连飞去上海三次。初见面时,就被方霖的英姿和谈吐打动了,回到海外,立马撰发了篇题为《当今莎士比亚》的文章,把方霖很是吹捧了一通。

  二次会面,便抛出爱的绣球――赠给方霖一颗硕大的钻石宝戒。第三次就以应邀考察名义,带着方霖先游香港,再转马来,在香港一家五星级饭店里,莎莉迫不及待拉着方霖上,在一阵阵爱中,她搂着他热烈地呼他“莎翁”呼过之后,又咬着嘴说他是她的罗欧,她是他的朱丽叶,她生生死死要嫁给他。

  方霖被混血儿得糊里糊涂又胆战心惊,他自知他不是莎士比亚,也不相信南洋的富翁千金会嫁他,他诚惶诚恐地说:“莎小姐,我是大陆穷文人,要地位没地位,要金钱金没金钱,你不会嫁我的!”

  莎莉吻着他说:“达令,你说什么,你的天才就是地位,你的剧本就是财富,你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方霖苦笑着说:“那剧本哄哄年青人还可以,说和莎氏相比,岂不折杀了我?”

  莎莉笑了说:“你们大陆有句古话,叫做‘当局者,旁观者清’,你没发现自己,大陆也不可能发现你,我们却发现了你。你是伟大的天才,当今的‘莎翁’,用海外的话说,这是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总和。”

  方霖担心的说:“和我结婚,你父母同意吗?”

  莎莉笑得前仰后合说:“在我们海外,女儿的事女儿作主,父亲都听女儿的。

  我的母亲多得很,什么白人、黑人、黄种人、红种人都有,我也不知谁是我生母,她们管不了我。”

  方霖到了吉隆坡,果然受到总裁的非常接待,他领着他参观录像公司,向他介绍海外影视业,还为他引见各界的名人巨商,当着大腹便便者们热烈地呼他为“我的莎翁”一周之后,总裁为女儿举办了最隆重的婚礼,在婚礼上,要员们举杯倾盏,把个大陆穷文人捧得上了天。

  莎莉和方霖成亲后,向父亲要了笔巨款,两人回到上海,买下一片土地,创建起“华夏影视录像公司”在大陆传统文化的变革中,录像业成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窗口,渐渐取代了红火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电影戏曲,因此数年之间,公司就如猪儿下崽,生出什么子公司、孙公司,遍布于海内外,钞票如变戏法般入方霖包,使他立地成为拥有亿万资产的东南巨富。

  方霖在发展录像期间,突然收到苏莎求援信。自师范分手后,苏莎分到市立一小,班长分到市立二小,两校背靠背一墙之隔。

  苏莎本恋着方霖,却经不住班长天天翻墙越屋的爱情攻势,和他糊里糊涂结了婚。

  班长是个马,教书不行,拍马却十分的了得。

  婚后不到一年,凭着两片油嘴和两条勤腿,运动到市府作了提开水帚办公室的小秘书。

  上任才半年,又靠给市长老婆端屎倒的功绩,被派到省校镀了两年金,文凭一到手,就端端正正坐上市府办公室主任宝座。在作市办主任期间,班长更充分发挥了两片嘴的磁力,去吻上市长千金的香

  这一来,千金生死要嫁他,他也生死要离苏莎。苏莎只得求救于方霖,方霖念及旧情,把她接到上海,作了自己的贴身秘书。

  苏珊发到上海的信,正是苏莎收的,方霖看后立马回信,告诉她苏芳已考入一所名牌学校,读了高一,很想念妈妈,要她庚即去上海,同时汇了一笔丰厚的路费。

  苏珊接到回信和汇款,正值暑假,便乘飞机飞抵上海。在机场里,她见着大腹便便而又两鬓渗白的方霖,眼睛一酸,正要扑上去。方霖牵着个一米六七的姑娘,叫她喊妈妈,苏珊愣了一阵,才认出是女儿苏芳,母女俩抱着痛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苏珊见方霖背后立着个华丽的面妇人,方霖介绍说那是苏莎,你师范时的老同学。苏珊就惊得睁大了眼睛。

  这次见面,方霖是决心要留下苏珊的。他给她放《苦恋》录像带,向她介绍里面的情节人物,说哪个原形是她,哪个原形是自己,表示他并没忘记那段值得回忆的恋情。

  其中一节转城墙和河滩点烟镜头,就把她激动得去抱着他亲了二十四个响吻。他带着她参观录像公司,那里有几十个科室和上百个门市,问她是坐办公室还是愿去销售部,她看得脑涨头昏,把那头点了又摇,摇了又点。

  他开着豪华轿车,载着她去逛新开发的繁华市区和星级饭店,大上海比十年前又翻了个底朝天。

  如果说初次的印象是“革命”这次就升华到“魔”的革命了,她象进入一个科幻世界,在那个世界,她和他穿行在车的河里,楼的森林里,灯的太空里,人与货的海洋里。

  更使她惊异的是那些宾馆饭店,屋里屋外的温差竟差成两个天地。那时正是七月火,一晚她摸错了开关,睡到半夜,身子冻得如条冰,抖索着一边加衣,一边痛骂这个鬼世界,咋变得这么神神鬼鬼,连人也不让活了。

  在一家五星饭店里,方霖请她喝法国人头马、美国XO,据说那是世界上最名贵的酒,只有总统才常喝。喝过后挂牌做,在一次次高中,方霖搂着她说:“留下吧,分别十五年,就是月亮也该团园了。”

  苏珊动情的喝着嘴说:“留下就留下,谁不喜欢大都市呢,上次来你还撵我走哩。”

  方霖苦笑着说:“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你没离婚,我能去夺学生之?”

  苏珊不的说:“我本是你的人,跟了你他敢怎样?当初被他花言巧语哄骗着才结了婚,一结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过的啥日子,被人撵得东躲西藏,没个安身之处。”

  她想告诉他她钻过汽车,还住过墓,话要出口又觉不妥,忙改口说:“现在天天喊抓教学质量,你去站讲台,孙子们又光捣蛋不学习,教不出成绩就把你从高年级赶到低年级,再赶去作打杂扫地工,被撵得象个逃犯。”说罢扑簌簌的掉泪,方霖痛心去擦。

  一阵热情过后,苏珊又改变了初衷,她不是不喜欢繁华的上海,而是察觉她和这个大都市是多么的不相配。

  她在方霖家见着了莎莉,那是个碧眼的极美妇人,她从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超过自己的,可见了面就象丑宫娥见着美女皇,窘得头不敢抬,手没处投,还是莎莉把她按在沙发上,去开人头马,才把她解放出来。他和方霖出游,后面总跟群美秘书、美翻译、美侍从,尽管她们仰了主子脸色对她毕恭毕敬,她总觉那是连一点低廉粉都不抹的虚假。

  有次在一面壁镜面前,她瞥着自己尊容,且不说眼角爬上两道永远也抹不掉的鱼纹,就连自认为极过得去的身,与身后如云玉女们相比,也仿佛是美鹿群里站了头大象,她不得不飞速别过脸去。

  然而,最使苏珊不自在的还是苏莎。尽管苏莎老同学长老同学短的给她冲茄啡,剥荔枝,但她从她眼神里发现了敌意,一种只有她才能体会出的女人与女人誓不两立的敌意,而且那敌意愈到后来就愈怒放,当方霖再三挽留时,苏莎便怒目而视甚至咬牙切齿了。

  女人的对头就是女人,她知她遇上了劲敌。她不甘屈人之下,她要作男人的女皇,就只有去占领H城那座小山头。玩到第十天,尽管方霖和女儿几乎要跪在地上求她,她还是洒泪离开了上海。

  苏珊不留上海还有另一原因,那是她在H城又觅了新。苏珊在爱上永远是超前者,周二离开墓,她就预感那种乐不会持久,常常背着王一去城里转悠。一次转到县医院门口,突然想起李五,她猜想妇产科是极风的了,要不李五咋吃了子?庚即生出个探险念头。

  她本没妇科病,却编出种种症状来,骗得张检查单去敲开妇产科大门,一位老医生给她检查,结论没病。她见老医生五十多岁,戴付金丝眼镜,发髻高到脑顶,眉眼文文静静,好一付学者气派,心里一动,老着脸皮说:白天是没病的,就是晚上不行,你们是懂这行的,总得给医医。

  老医生给她开了两颗药,叫她睡前吃。当晚吃后和王一做,那舒畅感就超过过去几百倍。于是就天天找他讨药,讨的了,她知他叫罗文,是学研究专家,还知他五年前丧了子,至今还在鳏居,于是又天天向他丢媚眼,要求实验。罗文被不过,不仅给她做了启动训练,还和她在产上来了三次实体实验,罗文真不愧是学老手,次次都

  把她搞得上了天…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八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