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一章
  大凡再正经的男人,只要一被勾引,就会还原成地地道道的动物,在的方面永远解放个没够。君不见中国男子历来几乎都无怨无悔厮守着一个子,不敢越雷池一步,自西方洪水席卷大陆,女人率先革命,借了什么OK、桑拉、旅社拍卖自己体,男人们就群起响应,不分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四肢健全和不健全的,都去进攻人市场,把一场地下人战打得如火如荼。

  正如一位当了镇长又发了大财的伟大农民思想家所说:“现在的成年男人百分之九十五在搞女人,还有百分之五不是不想搞,而是功能不健全搞不进去。”

  罗济也就在一夜之间被拉入百分之九十五之列。

  如果说苏珊对罗济的辅导,最初还多少涉及到书本内容,这以后的辅导就纯粹换成上的内容了,在苏珊潜心栽培下,罗公馆又出了个文明的花花公子。

  一个周六晚上,罗济给同学做生去了,苏珊觉得背有些发,去寝室了抠,又够不着手,喊来香帮忙。只见雪白的脊梁爬了酒杯口大片红斑疹,象粘上去的红山楂儿。帮抠了一阵,又给涂了些药。

  香是极鬼的人,苏珊搞上罗济,她早已看了个明明白白,涂完药后去瞧上,见单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硬梆梆渍痕。就笑嘻嘻的说:“珊姐,你把牛倒在上了?”

  苏珊说:“谁倒牛了?”

  香揩着单说:“你看,有好几处哩,干的结了壳,没干的还有股味,不是牛是什么?”

  苏珊瞥了一眼,红着脸去掐嘴巴骂道:“小蹄子,我把罗光赏给了你,还不足?再嚼烂舌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香本极乖巧,平时又和主人斯混惯了的,去苏珊粉颊上亲了一口说:“我感激都来不及,咋敢说呢?哪一晚我也要陪了珊姐这个大美人困困的。”

  苏珊去打着股骂:“小货,看你成啥样了,一个老公不够陪,还要陪我,女人困女人,有啥意思?”

  香笑着说:“片片对片片,那才新鲜哩。”

  苏珊见她比前又丰了许多,便把香按倒在上,扯着子骂:“看你成啥样了?听说水多,我倒要见识见识,到底是猫的小,还是母猪的大,那次墓里想看个清楚,就是灯光不行。”

  香叫着挣扎,还是被苏珊拉下儿,扳开两腿一看,只见白白的里一撮稀疏疏的间两片莲重合了,里泌出晶莹莹的,拿指去扒开,一条红的桃花溪,溪下一个指头儿大小的孔,孔里半浸着一湾水儿,出不出的。

  苏珊呆看了好一阵,一指入孔里挖着骂:“小货果然好个小,怪不得把罗光杂种魂都勾去了?今天我叫你,我叫你得象头发情的母猪。”

  股叫道:“哎哟,哎哟,珊姐好下得手的,把人家心心都挖出来了,得比发了情的母猪还狂哩。哎哟,哎哟,人家的水要出来了哈。”

  股一,挤出股热热的水来,正要起身,苏珊又一把掀倒,拿出罗文的假茎,对准入,一阵的搅了,搅得香一头翻滚了股叫,一头去扯假巴,扯到手里说:“这东西管用倒管用,可惜只一个,不象男女做事,两个都来的。我倒有个物件,可同时两个的。”

  苏珊是极贪新奇的,急推着说:“啥稀罕货,快拿来瞧瞧?”

  香回屋里拿出长长的来,苏珊接过一看,原来是晒蔫了的特长萝卜,不过两头都刻了螺丝扣,中间系着红绳,嗤着鼻说:“我当啥稀罕物,原来是萝卜,别人早玩得甩作猪食了,还拿来冒充时新?”

  香说:“稀罕不稀罕,试试看。”

  把红绳系在间,一头入自己里面,一头入苏珊里面,再股抵了股,作男人耸抵状,的两头即在两个体内一进一出,如巴一般。

  苏珊边动边叫道:“你这小蹄子,别看人小,倒是个性器发明专家了。这种搞法我在哪部录像看过,不过用的是塑料做的。你几时发明的?”

  香说:“我不懂啥发明,切菜时见它象男人的东西,就拿来试了,一试果然有味道。”

  苏珊说:“你骗我。你是去OK坐过台的,听说OK的小姐都很,有客人客人,没客人就女的按着女的来。可惜我没能耐去OK。”

  香说:“珊姐说的不全对。OK真正的是男人,男人不,还进什么OK?”

  苏珊说:“男人怎么个法,你说来听听。”

  香说:“怎么个法,还不是坐下来就搂着你,一会咬嘴,一会去捏,一会那指儿又钻进了你下面,把你当了面团来得你推也不是,应也不是。

  尤其是走红的小姐,有钱没钱的都来争着困,一晚要对付五六个,起来这个爬下,那个爬上,一路吼着把那几十年的陈水烂浆都往你里面倒,腿儿麻不说,那儿就肿得走路都一撑一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学军人走八字步哩!”

  苏珊笑着说:“要想找钱,活该。”

  突然想起周二,又问:“你那周二哥呢,两年没见面了,他还搞你么?”

  香说:“搞啥呀,他娶了嫂子,嫂子把他管得铁桶儿似的,一月和我偷着来也不过两三回,有次和我在柴堆里偷着,还没就被她发现了,拉回去打了哥半夜,第二又关了一天的闭,还叫哥反省写检查,保证不得再犯。以后就把我当贼儿一样防着。后来哥去云南做木活,她耐不住寂寞,才晚晚跑到我屋里,拿绳系了同我一起,这种法,还是她教的呢。”

  两个边说边动,动得都丢了些水,灯突地灭了,香要回寝室,苏珊扯着说停了电,回去也黑窟窿窿的,还不陪着说说话儿。两个又说了一阵,终于敌不住瞌睡,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甜甜的睡去。

  罗济在生日宴上多喝了些酒,又看了两盘黄录像,下面的雪儿就硬得不行,慌忙告辞回来。走到路上,全城突然停电,只得摸着黑摸回屋里,再摸到母亲上,黑暗中分不清是一个女人还是两个女人,先爬到香身上,扳着腿了一阵,又去搂了苏珊,正抵得,那电就来了,把屋子照得白光光一片。

  眼一看,见罗济不知几时来的,正翘着高股搞妈,想起刚才搞自己时的那股疯狂劲,那脸就红得象粉桃儿,慌忙去抓子,慌乱中抓了罗济的牛籽

  苏珊正被得酥麻,睁眼见罗济爬在自己身上,香又在一边,也觉不好意思“啪”地一巴掌打在股上骂:“儿子几时回来的?招呼不打就上胡闹。”

  推开罗济,见香要走,去拉了说:“不看见也看见了,还走什么?

  你们先搞搞,待我去冲个澡来,一起看电视。”

  苏珊一走,罗济去瞅香,见上系着长长的萝卜,喉头正干得发火,一把抓到口里,咔嚓咔嚓的咬着。

  香惊叫了道:“小少爷,吃不得的,那是…”

  伸手去抓,一萝卜已嚼了一大半。

  罗济吃完,去摸香的,以为她还有,一摸摸着自己牛仔,吃惊地问:“你咋穿了我的牛仔?”

  香低头一看,果然穿着罗济的子,憋红着脸去到一半,那下什么白的黑的就了一片。罗济看得眼也直了,一把搂到怀里,去摸黑窝儿问:“刚才我搞过你没?”

  香红着脸说:“你搞了我,还搞了你妈哩。”

  罗济笑着说:“酒喝多了,又停了电,黑窟窿窿摸到上,分不清一个女人还是两个女人。你不会怪我吧?”

  香本来喜欢斯斯文文的罗济,笑着说:“谁在怪你了。”

  罗济抱着去摸那儿,摸得香扭撒了一手的水,正要按倒,香笑着推起,起身穿走了。

  罗济香,次星期天,趁苏珊上街玩牌,偷偷来到香小屋外,听得里面悉悉索索的响,扒着窗去看。见香脚下一堆衣,身上只剩件汗衫和窄三角,对了镜儿一扭一扭的照,镜里便现出一个活的小美人来。

  香自到罗公馆,罗济因害羞,还从没正面瞧过这位俏姐姐,昨晚虽然摸了搞了,毕竟是晚上,只尝了个囫囵儿。如何见得那种场面,一阵心急气之后,掀门扑了进去,拦一把把香抱到上,去扯三角。

  香虽然喜欢罗济,没防备他在自己衣时钻了进来,慌忙去拉着手说:“小少爷,别、别这样!”

  罗济哪里肯住手,去喝着嘴说:“姐姐,我要摸里面。”

  香挣扎着说:“摸、摸不得的。”

  罗济说:“昨晚都摸了的,还摸出好多水。”

  香就红着脸不动了。

  罗济拉去三角,去里扒了一阵,把指儿道里,抠出一手稀粘粘的来,举到自己鼻尖闻了闻,又举到香鼻尖上说:“姐姐,你里面咋有男人的东西,变得好臭的?”

  香“啪”地打开手,恼着脸骂:“都是你昨晚喝了个死醉到里面的,还好意思问?人家说今天了好好洗洗,你又来捣乱。”

  说罢,把身子扭在一边,不再理罗济。

  罗济见香生气,心就慌了,把手掴着自己耳光骂:“都是我不好,惹姐姐生气了,我咋就惹姐姐生气了?”

  香“卟哧”笑了,反过身去拉着手说:“谁生你的气了?我问你,人家换衣服,你跑进来干啥?”

  罗济口吃地说:“我、我喜欢姐姐。”

  香说:“既然喜欢,咋不叫门就闯进来?”

  罗济说:“人家在外面看见姐姐衣服,硬得不行,忍不住闯进来的。

  你摸么?”

  香去摸,那菌姑儿果然硬得如铁杵般,也激动地捏着说:“你也是初中生了,进女同志的屋,要先打招呼,人家同意了,才能进去,不能野叉叉的闯,听到没?”

  罗济点着头说:“我听姐姐的。”

  身子就爬到脚下,去扳腿儿说:“姐姐,我要看,看下面。”

  香已被抠摸得心的,也就张开双腿,闭上眼睛说:“要看,就看么。”

  罗济伏了下去,只见里白的是,红的是,亮的是水,再一片墨绿色的衬托着…惊得赞叹了说:“姐姐,你那儿就象池塘里新出水的一窝荷花儿,咋长得那么美的?”

  香说:“妈给生的,不晓得。”

  罗济扒开两瓣儿,里面红红水潺潺,突然想起《桃花源记》里“夹岸桃花,落英缤纷”句子来,又说:“姐姐,你里面多象桃花溪呀,要是陶渊明见了,不知要写出啥惊天动地的文章来呢?”

  香扭着说:“你看就是了,别去亵渎故人。”

  罗济的指又朝里入,入到底部,触着个圆滚滚的东西,左按左滚,右按右滚,可惜他上生理课时不专心,不知是啥东西,把指儿去一边拨着问:“姐姐,你里面咋有个圆圆的东西?”

  香呻着说:“你没学过生理课么,那叫子,是怀孩儿的。”

  罗济就红了脸说:“学是学过,学过就忘了,姐姐不说,我还以为了个小皮球哩。”

  香去掐着罗济股,起身骂道:“没见过你这种罗嗦嘴,了半天还捉弄人,不和你来了,我要洗衣服去了。”

  罗济一听,一把扯着说:“我、我还没干哩?”

  香卟地笑了,去蹬着牛仔说:“要干咋还穿着儿,怕我吃了你那东西么似的?”

  罗济拉了子,香就搂到身上,罗济儿一香“哼”地一声,两个就抱着耸动起来。

  耸了一阵,香去脸贴了脸问:“你咋想到来干姐姐了?”

  罗济说:“见了姐姐,就被勾了魂儿。”

  香笑着说:“你不怕你妈?”

  罗济说:“妈昨晚同意了的。”

  两个便你来我往,你我凑,啪哒啪哒,卟哧卟哧了好一气,都喊丢了。

  罗济爬下身子,单上就滴了一堆热热的

  香笑着说:“了,待会还得洗单呢。”

  去拿了个苹果,削了一半给罗济,自己一半,和罗济坐在边,头碰头的吃着。罗济边吃边去摸香的香也边吃边去捏罗济的裆,罗济摸得起说还要干的,两人就丢了苹果,倒在上又起来。

  这次香含了罗济的东西,浑身就象触了电般,两个乒乒乓乓去,到遍体发麻时,双腿不由得去勾了罗济的,一声又一声哼着朝上凑,那之态不可言状。

  恰在这时,苏珊推门进来,一阵黑脸之后,去拍着香勾在罗济上的腿儿骂:“当着我象个没开怀的大姑娘,背着我又象一头发了情的小母猪。”

  又打着罗济股骂:“看你股跷得老高的,不怕把你香姐的儿给戳穿了?”

  香羞红着脸撤下腿来,去推罗济,罗济正在酥麻劲上,哪肯住手,硬撑着了,才爬下来。

  回到屋里,苏珊就揪了罗济耳朵骂:“看你们背后搞得好热火朝天的,心里还有妈没?”

  罗济跳了脚叫:“妈,昨晚你叫我们干,我们没干,今天才干的,咋过后又反悔?你还是老师哩,说话不作数,哪个学生还听你的?”

  苏珊想起昨晚是喊过两人先做,心里虽然懊悔,却也无话可说,叹了一阵气,叫香端上饭菜,扒了几口,说身体不舒服,提前睡去了。

  香来抹桌,罗济又要拉了亲热,香推着说:“都怪你,人家说不,你偏要,这下可好了,让珊姐黑脸。”

  罗济是初生牛犊,哪里就怕了,见香换了条薄薄的长儿,把那绷得如了个馒头般,硬拉着去下摸了一手的水,再亲了一阵嘴儿,才放香走了。

  至此之后,罗济一边同妈困,一边去钻香屋子,苏珊怜爱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一晚,罗光从外地出差回来,把行李一放,冲了遍澡,去推香的门,香已灭灯睡觉,喊死也不开。又见罗济的铺已搬到母亲屋里,知道母亲又搞上弟弟,心里更不是滋味,加之坐了三天三夜火车,没动过女人,下面的童子涨硬得不行,就冲进苏珊屋里,把苏珊按到上,去扯子。

  苏珊“啪”地煽了他两耳光,一把推开了骂:“忘恩负义的东西,妈是老牛皮了,还不滚去爬那小娼妇。”

  罗光摸着火辣辣的脸,嘻笑着说:“妈,你咋老记着那句话儿?那是哄她的。

  不那样说,她不会让我搞,这叫做哄呀。女人都受哄的,你捧得她越高,她越把什么都献给你。”

  苏珊仍气不过,去掐了嘴骂:“你的嘴咋变得这么油了,把一稻草也要说成金条,象炸了的老油条没正线儿。你那花花肠子妈不知道?闹饥荒了来找妈,肚子一填就翻脸喊老牛皮。你这德几时改得了?”

  罗光趁她骂得起劲,又去抱了。苏珊骂归骂,一被儿子抱了,也就身不由已,由他扯去。

  罗光到动情时,咬着苏珊耳说:“妈,外面开放得很呢,住在旅社里,每晚都有十几个女人来敲门,要求服务,扰得你一夜睡不着觉。”

  苏珊问:“你杂种一夜搞了几个?”

  罗光说:“没搞的,我有妈,谁还稀罕那千人爬万人骑的臭烂。”

  苏珊揪了耳朵说:“苍蝇见了屎还有不巴的,不老实说,就把耳朵扯下来。”

  使劲一扯,罗光哎哟哎哟的叫了道:“搞了,搞了,搞了几个胖子,都是半夜趁我睡着来掀醒了的。原说胖子搞起水多,可起来就象死猪,干巴巴儿不是滋味。”

  苏珊一听,浑身就起皮疙瘩,推着罗光骂:“你捅了那些烂,又来家里搞,别给我惹上一身病,还不滚下去?”

  罗济上晚自习回来,见罗光在妈屋里说话,那门又关着,就跑到香房间,搂着亲热,亲热到兴头上,又不自觉关了门起来。

  罗光和苏珊丢后,又到阳台来找香,见屋里已开灯,罗济在和香说着话。

  罗济说:“哥哥回来了。”

  香说:“晓得的,刚才来推门,我没开,见着他水泡眼心里就烦。”

  罗济问:“哥哥搞过你没?”

  香说:“还有不搞的?他见了女人,就象老鹰见着死老鼠,恨不得一口把你给了。”

  罗济说:“他的童子比我的还,抵进去舒服不?”

  香说:“啥童子哟,捅了千百个女人,还不成了掏屎了。瞧着他水泡眼和一嘴的油话,就腻得啥情绪也没了。哪象你清清秀秀斯斯文文,别说进去,就是看上一两眼也要酥麻了半截身子的。”

  罗济说:“听妈说把你许给他了,他会来找你的,见我爬在你身上,不知要咋发火哩?”

  香说:“谁许他了?他那三心二意的东西,今天爬这个,明天爬那个,就是天下男人都死绝了,也不会找到他头上。他、他算啥东西…哎哟,快…快动。”

  罗光在外面听得十分动火,去推门,门却反扣了,就从窗口翻入,只见两个赤身体叠着,把那席梦思腾得要翻了似。恼得去扯了罗济一只脚,一边拖一边打着股骂:“不要脸,趁我不在就偷我婆娘,你算哪门子兄弟?”

  罗济不服输,挣扎着骂:“你要脸,你还偷我妈呢!”

  罗光去又去抓着香一条腿骂:“你这小,背着我就偷野男人,给我丢脸戴绿帽不说,还骂我坏话,哪还有半点老婆模样?”

  香一脚踢开罗光,白了一眼骂道:“谁是你老婆了?我几时做你老婆了?

  我问你,你下了多少聘礼,扯了啥证儿,谁作的媒谁主的婚,几时拜的花堂进的房?回答不出就滚到一边等着,人家正在兴头上,完了再上。干女人也得有个先来后到。”骂毕,紧紧的搂了罗济。

  苏珊听得这边吵闹,赶来开了门,见罗光扯住罗济的一只脚拖,香又死死搂住罗济不放,罗济举了另一只脚在一下一下的踢,有一脚踢到罗光耳门上,罗光抓起扫帚就朝罗济光股上打。

  苏珊慌忙扯过扫帚骂:“香是我请的人,我叫他们干的,不关你事。你要干,就滚到外面去干那些卖烂的。”

  罗光气不过,转过身说:“你叫罗济她,我还要你。”

  抱着苏珊朝衣柜上抵,抵得柜儿摇摇晃晃,香一条衩飘飘悠悠飞落下来,直盖了苏珊的脸。苏珊揭来甩了,一脚踢开罗光,黑着脸吼:“别闹了,都到我屋里去。”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一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