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二章
  家庭这么,罗济的成绩就如断线的风筝,直往下飘,班主任找罗济谈话,校长打电话给苏珊,苏珊才慌了,只得撵走罗光,闭门辅导。罗济把书摊到桌上,那字就跳来跳去的,仿佛个个都变成了贵妃美人。苏珊给罗济拿笔,也鬼牵似的去抓了雪儿,叹着气说:“这咋搞的,是人老颠东了?还是思想抛了锚?”

  转眼到了考期,一进考场,罗济还算有天赋,从倒数第一考到倒数二名。九月开学,班上同学去中专的去中专,升高中的升高中,罗济伸长了脖子等,就不见天上飘下张录取通知书来。

  罗济到此时方后悔了,哭着去找老爸。罗文已能走动,着泪开了两千元支票,叫他找苏珊联系学校。

  护士端药出来,黑着脸说:“家里早翻了天啦,好端端一个罗公馆变成了院,女的成了女,男的成了嫖客,白天黑夜的搂着,啥墨水都放干了,还入什么学?不如再招些狗男女来,狐狸做鸨儿,两个宝贝儿子做皮条客,赚些卖的混混钱养老送终好了。”

  罗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之后,抓了支票逃出屋去。

  苏珊毕竟疼爱小儿,又贴了五千,委托在市委任宣传部长的老同学班长联系一所市立中专,送罗济读高价书去了。

  夏雨调到教育局作了局办主任,不久分了套临街底楼的三套一新房,秋莹把行李从文化宫搬了过来,和他住在一起,两个过着那不是夫的夫生活。

  那时间,H城已掀起经商热,开面食店的,豆花店的,以及摆地摊卖瓜果的,都在几月之内发了不等的横财。单位职工们被钱勾红了眼,也辞职下海的下海,办公司的办公司。人们的目光都转到钱眼上。在这大变革的中,那些老戏曲老艺术,就渐渐被赚钱这种新文明所取代。文化宫为了生存,不得不违悖老祖宗的意旨,开起舞厅、OK、录像及电子游戏,把个文化大楼搞得如发了十二级大地震。

  秋莹虽是艺校出生,却瞧不起振耳聋的赚钱艺术,倒把目光去盯了更来钱的行当。经过一番考察,将自己和夏雨的钱凑足叁万,在套房外盖了两个漂亮门市,租出去收租金。后来又怂恿梅母女迁到城里,把木匠汇款五万和变卖小木屋加平时积蓄的一万作了本钱,做起化妆品生意来。秋莹也算看准势头,随着社会的开放,人们的爱美意识就越来越强,尤其是女人们,没一个不把自己打扮得花儿相似,因此,那些购胭脂涂口红的,买眉笔勾眼圈的,拿雪花膏遮雀斑的,林林总总,接踵而至,一年下来,就尽赚了二十多万。

  可在这时,街上一家国营旅馆生意做不下去,秋莹便以廉价租赁过来,增设七八个门市,聘请柳溪一帮侄女们作了售货小姐,打出化妆公司招牌。也是夏雨该发,公司刚开业,南方几家大厂登门来签合同,低价进货高价批发到邻县,生意越做越大,再一年下来,又赚了八十多万。秋莹便停薪留职,自作了公司总经理,负责跑外进货销货。夏雨在上班之余,也兼任副总,协助秋莹处理公司内务。

  村妇梅也各自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共同经营着火红的化妆业。

  尽管秋莹领头把公司办得红红火火,时间一长,她和夏雨不明不白的关系,还是被村妇看在眼里,慑于秋莹的厉害,不好说破,借口照看货物,自个搬到公司的阁楼去住。只有梅还蒙在鼓里,晚上和夏雨睡做一,照常过着小夫的甜蜜生活。

  十月的一天,秋莹进货回来,浑身汗渍渍的,去浴室冲完澡出来,浴巾没裹,就对了壁镜梳头。夏雨从教育局回来,瞧见镜里粉团一样的秋莹,从后面去抱了,一头吻脸,一头去摸水淋淋的。秋莹离家多,也正在火头上,于是两个门也来不及关,就按倒在沙发上起来,到兴头上,秋莹的白腿儿就高冲了天花板,搂着夏雨一声盖过一声的哼叫。

  那天也合当出事,村妇母女在门市上卖货,没零钱找补,梅回屋去取,走到套房门口,望见那对腿儿,惊得跑回铺里抹泪。村妇觉得诧异,也去套房门外听了一会,回来慌慌张张关了铺门,把梅拉到阁楼里。

  梅一进屋就扑到村妇怀里哭着说:“妈,他们在做那种事,你知道不?”

  村妇叹口气说:“咋不知道的,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忍着没说罢了。”

  梅说:“妈,我心里象刀在搅一样,你说咋办呀,总不能让娼妇把他抢了去?”

  村妇说:“有啥办法呢?人家是老情人,在学校就来了的。夏雨婚后应该说该断了,可断得了吗?还不跑回去又吵又闹,吵闹了又困做一,进城后还搬做一屋,瞧那热情劲儿,一个象讨了小,一个象做了大。”

  梅眼睛血红起来,盯着套房骂:“那娼妇好不要脸,读小学时就和我打架,生怕我抢走了他似的。现在叉开让他干不算,还跷着两条白腿又喊又叫,就象几十年没干过似的。当时气昏了,就没想到冲进屋去,把她的臭给撕成七块八块。”

  村妇忙掩了嘴说:“小声点,这是人家地盘,不怕被听见?我们虽说投了股,公司却全凭人家撑着。当农民的种种地喂喂猪还可以,搞公司就没抓拿,只能被人支支派派,跑腿打杂,卖货收钱,做些不关紧要的事。到了这地步,能惹得起吗,还不忍着点讨碗饭吃。好还好在夏雨对我娘俩没坏心眼。”

  当晚,梅同母亲睡到阁楼里,翌早饭没吃就去了门市,中午夏雨下班回来,把她拉回套房吃炖,喝了两口汤,就别过脸去抹泪。夏雨给她夹鸡腿,梅把碗一掀下了桌。夏雨去看秋莹,秋莹没事一样在啃一只脚杆。

  夏雨上班后,秋莹叫来母女,拿出两件光亮亮的皮衣说:“这是在广州进货给你母女买的,德国进口羊皮,三千六百元一件,你们试试合不合身?冬天眼看要到了,老穿那太空棉,在人前也显得寒呛。”

  梅撇过脸不作声,秋莹将皮衣到村妇手里说:“我知你们在气我,现在就挑明了说。夏雨原就和我好的,我们早有那种事,我说过要做他子,他也答应做我丈夫。后来我去读书,他和我姐成了亲,成了秋家的人,姐姐死后我就一心要嫁他,他也一心要娶我,在信的传递中出了差错,以为我变了心,才娶了你梅。我等他多年,最终得到了什么?要气的应该是我,气你们抢走我的丈夫,我可以再把他夺回来。可我没那样作,为啥呢,一来你们是孤儿寡母,活到今天也不容易,二来都是乡里乡亲,闹起来大家面子都不好看。现在我和他好,只是旧情难忘,作作情人罢了,也没真要把他从你梅手里抢过去。今天这社会,有钱的找上三个四个情人,也不是稀罕事。你们有啥想不开的?再说,我拼命挣这个公司,还不都为了大家,现在算小发了,除去本钱十万,还有七八十万,这些都是大家的,账上摆得清清楚楚,我并没一人独了去。你们跟着我,有我吃的穿的就有你们吃的穿的,大家和和乐乐过日子,挣家业,在H县作个有头有脸人物,总比在山沟里埋着头抠泥巴当农民强,有啥不好?”

  秋莹一席话,说得母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倒觉自家不大度了,村妇首先陪了笑脸,道过谢后,解释说梅近两天患了感冒,情绪是不大好。拉着梅去屋里试衣,果然象比着买的。秋莹又送去感冒药,嘱托着怎样吃。到此时,尽管梅心里还象梗着刺,却也不再抹泪使闷气了。

  秋莹处事还算公正,此后每月安排十来晚,让夏雨陪了梅,她知村妇和夏雨早有一腿,也挤出两三晚叫夏雨去温存,母女俩应是足的了。

  时间一长,两人又觉自己的男人或女婿,自己不能把握,反让别人去支配,好象支配者在支配中就掺合了什么私心似的,又不免生出些言语和做出脸色来。秋莹听在耳里,瞧在心里,为绝对公平,干脆做了张八尺大,喊来梅母女,四人睡做一起。

  夏雨是个好猎之徒,正巴不得这样,躺在三个女人中间,一会搂了秋莹,一会去梅,一会又捧过丈母娘的脸来咂嘴。

  这样困了几夜,夏雨并不厚此薄彼,秋莹也没好强多占,然而,一个男人要供应三个强健之女,毕竟精力有限,一晚的水不是在这个内,就是倒在那个坑里,总得有人要留了空白。

  而且,世界上最易拈酸吃醋的就是男女人的接触,别人上自己或自己上别人,倒不觉怎样,倘若别人了自己的人,或自己的人去了别人,不仅不是滋味,还要生出许多联想来,想象他们如何如何的搂着亲热,下面又如何如何的动了快活,自己如何如何的被丢在一边凄凉冷落。

  尤其是夏雨去了秋莹,梅总以为秋烂娼是个抢男霸女的刀客,强夺了自己的丈夫,村妇也觉秋卖是剪径的强盗,抢走了女婿和情郎,两个胃里的酸水都冒得不行,四个鼻孔也呼哧呼哧不打一处吹,拿背儿股去抵了,咬牙切齿的抹泪。

  困到第五晚,村妇首先退回阁楼去睡,村妇一走,梅也不去大,夏雨连哐带劝,又勉勉强强睡了两夜。恰在这时,年六十的教育局长准备退位,夏雨作为局长后选人,派去省城培训,收拾行李一走,梅更和秋莹困不到一块儿,便卷了被盖,搬进公司后花园的一个单身间里,下班就去陪着母亲哀声叹气。

  村妇经历多,见了女儿,总一半劝一半发了牢说:“搬出来清闲清闲也好,眼不见心不烦,怄干气气坏了身子也不值。人家是知识分子,商界名人,惹不起的。我们是农民,赚了几个钱还是农民,那农皮是一辈子也不掉的,即使人家不歧视我们,我们自己也瞧不起自己。城里是知识分子天下,山旮旯才是农民的窝窝。当初也是孤儿寡母当怕了,才去攀夏雨,原说找个靠山,结果靠山没找着,倒惹出许多鬼事来。这也怪不得夏雨,别看他人长得受看,儿却象只家兔子,驾不住那帮女瘟神。

  你是知道的,那年她跑到学校去闹,她妈带了帮人和我搞武斗。打起来那老娼仗着力大,把我摁到地上,碰了六七个响头,要不是我抓垮她子,还不给碰死了。那些侄女们才遭得惨,一个撵掉鞋,竹纤戳进脚心里,溃了五六天脓。一个被撕破衣服,头也差点让人给咬了。一个被扯掉儿,下身给挖了几十下,处女膜也挖没了,人家还是没开苞的黄花闺女,回去躲在屋里十多天不敢出来。真是作孽呀。

  打了不说还追到学校,直到听见她女儿在上被夏雨干叫,才没脸逃走。那群女瘟神简值成了疯狗。她们仗势什么,还不是仗势她老公是村长,她女儿是县里的啥文化干部。提起文化干部就一肚子的气,她比她妈更凶,先把夏雨诓到城里,再挟天子以令诸侯,听说被挟的都没好下场。

  这家子迟早要散的,夏雨将来也有好罪受。早知现在,莫如当初招个庄稼汉,种好几亩田,喂肥几圈猪,安安稳稳过日子多好。这后悔药一辈子也吃不完哟。”

  村妇不说还罢,这一说,梅更把秋莹恨透了心,索饭也不回套房吃了,和母亲一起开起伙来。

  化妆公司后花园,原是旅社时旅客们的散步场地,秋莹租下来,把园里的几间客房改作了住室,住着胖婉婉和瘦晓晓一帮从乡下招来的职工。晓晓婉婉自那次打架之后,就常在一起鬼混,直到婉婉找了丈夫,那热情才降低下来。秋莹办公司招聘售货小姐,晓晓去求了秋莹,秋莹一来看在同学分上,二来因她是高中文化,安去作了售货小姐。

  婉婉既是梅表妹,又是秋莹侄女,也招作公司伙房小头目,监管一男一女两个厨工。梅搬到花园后,住进两人隔壁,三个既是乡,又年岁相当,便你来我往,处得十分的融洽。不过,时间一长,梅就发现两个都是货,尤其晓晓,不仅枕下放着许多避孕药套,还常常租些地摊上的书看,看的情发了,又去按了婉婉,做起那男人才做的动作。到了后来,晓晓又带着不三不四的男子到屋里打牌,打到十二点,突然灭了灯,窗口就飞出一片摇人

  一个晚上,梅去套房取衣服,见秋莹自个躺在大上,拿个什么东西在被窝里哼哼的动作,回来心里的睡不着,听得晓晓婉婉从街上回来,正在屋里说笑,就及了鞋出来,掀门进去。

  婉婉正在擦鞋,见梅穿件紧身水红衣,扎条黑色稠料,走起路来飘飘洒洒的,忙拉到边坐了说:“梅姐打扮得好漂亮,今晚要会情郎吗。”

  晓晓丢下书,挨过来捏着一对鼓说:“雨哥见了要掉魂的,可惜没回来,情郎就让了我吧?”

  梅打开手说:“两个小货,刚才摆啥事儿,笑得好开心的?”

  婉婉说:“梅姐,我们正摆新闻哩,你听不听?”

  晓晓说:“梅姐咋不听的,你说呀。”

  婉婉说她下午上街,前面走着好多人,其中一个男人老去瞅一个女人大白腿,一连说了五六遍“美不美看大腿”那女人也真是,都深秋了,还穿条超短裙。

  女的听火了,回头骂他你看了也白看,一高跟踢到男人鼻尖上,那男人就歪撞在后面一个姑娘身上,又抱了人家的腿说“美不美看大腿”那姑娘就不依,骂他耍氓,死活要扯去派出所。有个人去踢那男人股骂:酒疯子,还不快跑,女人的腿是说得的么?

  婉婉摆完了,晓晓接着说她上午去农贸市场,进出口人挤人,买的东西都朝头上举,一帮闲汉趁机去摸女人的,摸了这个摸那个,专捡又园又大的。有个摸到某胖女人下,那女人便煞白了脸不作声,待哼颤起来,才扬着胖手喊抓氓。闲汉们也得意地跟着喊抓氓,继续把那手往女人身上动。

  一个大胡子摸到她前,一看是个扁平的,摇摇头伸到别处去了。她恨得踢了他一脚,正懊恼没人摸自己,就觉自家的冰冰凉凉的又酥又麻。埋头一看,一个瘪小子的手在裆里,正捏两片儿。她慌忙扯出说,你要摸就摸上面吧,我还没结婚哩。瘪小子抬头瞅了一眼就撇起嘴来。

  晓晓讲到这里说:“梅姐,你猜他咋说?他说谁稀罕你那华北大平原,我要峨眉山下小巫峡。你说气人不气人?我要有梅姐这对大白,他就不会说那话了。”

  梅听罢,笑得前仰后合,去掐两人嘴骂:“两个蹄子,尽捡话儿寻开心,是不是看了啥书编出来说的?”

  婉婉晓晓都笑了说:“梅姐猜着了,刚才说的都是书上编的。”

  于是一个去捏,一个去摸腿,摸捏得痉痉倒在上…疯了好一阵,婉婉拿出包瓜子,三个又边嗑边说些男女间的私事,说到后来,晓晓就哼哼的道:“我们在说别人,自己却不好受,那下面就象张了嘴儿,要吃啥东西似的。”

  梅拿脚去踢着说:“活该!谁叫你尽往那方面想。不住就去街上抓两个疯子来煞煞火。我可要困觉了。”

  梅回到上,去摸下面,儿里夹了一泡水,两边的粘粘一片,心里就骂两个货,把人得好难受,又自个抠摸一阵,才甜甜睡去。

  翌天气出奇的热,吃过晚饭洗过澡,婉婉晓晓来喊打牌,梅披上衣服去了。

  三个都穿件背心着条短衩儿,在上围着撮二七十,边撮边捡些疯话儿说。

  婉婉去蹬晓晓脚问,昨晚梅姐叫你拉个疯子来煞,你去没?晓晓撇着嘴说,我才不哩,疯子穿得破破烂烂的,还身垢甲,见着就恶心。婉婉笑着说,别看疯子们穿得烂是烂点,脏是脏点,下边那货儿从裆里掉出来,一摇一摆的,比常人还雄伟。梅也笑着说,搞时别去亲嘴就是了。

  晓晓也笑了,甩上一张牌说,男疯子疯疯颠颠的,啥也不知道,你摸他那儿,他还会把你当着垃圾堆儿来啃。不比女疯子有个孔儿,随便的。城里几个女疯子,有一个长得很俊,据说是被男人甩了才变疯的。几个男人去调戏她,一个把指儿道里说:哟,别看她外面脏兮兮的,里面又暖又滑,进去才安逸哩。他们把她拉到林子里,挨着轮子去污,得疯女摇手摆脚的哼。有人见了去报警,所警们赶到时,男人们早已完跑了。

  接着就审问女疯子。女疯子坐在地上,抠着道里的朝所警们喊:娃,你爸干完就甩了我,他不干你们来。一个所警拿脚去踢她,女疯子就抓住所警的腿,去捏他里的,吓得那呆警爹呀妈呀的叫了挣扎。众人去拖,怎么也拖不开,后来还是一个老所警有经验,举着警去击疯女房,疯女身子一抖才撒了手。

  婉婉数着牌说,女疯子是上面疯,下面不疯,你不她,疯的啥也不知道,一上比常人还十倍。我在柳溪初中读书时,镇上两个女疯子,都是外地来的,大的三十多岁,小的二十多,都长得不错。女疯子白天去垃圾桶捡东西吃,晚上睡在旧戏台边一个窝棚里,街上光们常常去调情,有捏的,有拉了儿摸的,还有把指儿道里去抠的,得疯女们叽哩哇啦颤着身子叫。恼得街上的老太太们,举着扫帚去打光们的股,惹得一街的人都来围了看稀奇。

  有次一个光在河边按着小疯女儿,疯女推着说你做啥呀?光

  疯女说做啥呀?光说舒服。疯女说舒服做啥呀?光说舒服了就安逸。疯女说你爸干我咋说不安逸呢?光说我爸才没干过你呢。疯女说没干咋把我给甩了?光知她在说疯话,就不言语,爬上去抱着干起来。疯女哼的一声,就搂着光叫我的儿,你在干娘的呀,干得舒、舒服不?哼哼唧唧去勾了光,做出许多快乐状。光完事走后,她就盯着天空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婉婉说到这里就停了,晓晓问后来呢,婉婉说大疯女被一个哑巴接去过日子,洗得白白胖胖的,还不夜夜的搂了困,至于小疯女么,听说后来进了城,给一个老板打工当售货小姐呢。

  说罢去蹬晓晓裆口笑。晓晓知她在影自己,甩了牌去掀倒婉婉,见衩儿松松垮垮的,抓了用劲一拉,那衩儿竟连皮带褪到脚下,婉婉两腿一挣,那里的东西便亮了出来。梅见里又肥又白,一溜黑呈倒“丫”挂了下去,中间夹着莲花似的两瓣

  心里就惊叫了想,这女人好肥美的,男人见着还不被勾掉了魂。婉婉正要挣起,晓晓去枕下摸出黄瓜,扒开入,婉婉去扯,怎么也扯不,就红着脸由她紧慢送起来,那莲瓣儿就包裹了瓜身,一翻一卷,一开一合,刮出许多亮晶晶水来。到后来,婉婉一喊丢了,正要去扯晓晓的子,外面有男人叫晓晓,晓晓笑着出去了。

  晓晓一走,梅笑着问婉婉,你那孔儿好大的。婉婉红着脸说让死鬼丈夫夜夜搂着给撑的。两个又说笑一阵,才各自回房去睡。

  晓晓当晚出去就没回来,第二天上班老打瞌睡,晚上自个上了一趟街,回来时提了一只卤鸭,一只卤,三瓶啤酒,招呼梅婉婉一起吃。婉婉问她昨晚和那个男人捣去了。晓晓红着脸说还不是常来打牌的柳溪村小老板,要不咋慷慷慨慨送给好吃的?

  三人围了桌吃。晓晓撕块卤丢到口里说:“小老板的卤鸭倒有味,卤淡了些。”

  婉婉笑着去蹬她脚说:“死卤鸭还没他那活卤鸭味好哩,晓晓,你是尝过的,说来听听。”

  晓晓甜丝丝的呷了一口啤酒,瞅着梅说:“还是问梅姐吧,梅姐和他是对门居,他在我面前还常常赞梅姐的好呢。”

  梅一听,倒了一口凉气。原来晓晓说的小老板,正是柳溪的,在河边被夏雨吓跑后,书也不敢读了,跑到城里投靠一个卖卤鸭的亲戚,后来亲戚死了,就接过卤鸭行当,开了卤鸭店作起小老板来。

  婉婉说:“你说你的事,咋扯到梅姐了。梅姐是大公司老板,有家有室的,丈夫还是知识分子官儿。哪象你这下三烂,连身油污的卤鸭老板也瞧得上?”

  婉婉的话刺痛了晓晓,晓晓咕噜噜喝了几口啤酒,红着脸说:“油污咋样?人家手上有手艺,里有钞票,听说存款就是十多万,还有房子铺面。现在有钱就是大哥大,总比你我站柜台强。”

  婉婉也是得理不让人的,嗤着鼻说:“别听他瞎吹,有财不白,看他那架势,两三万就不得了。他德谁不知道,赌都大,小本生意加赌玩的暴发户,十个有九个是不注财的,找点辛苦钱不是甩到牌桌上,就是到烂女人的衣兜里。”

  晓晓被说得脸通红,只把瓶口倒着咕咕地灌,灌了一阵又说涨了,提了儿去厕所。

  梅见婉婉说得头头是道,有兴趣的问:“婉婉,你从那儿学了看众生相,给人算命似的,不信也得跟你信了。”

  婉婉喝口啤酒,撕块卤鸭嚼着说:“这有啥难的,什么人配做什么事,什么事配什么人做,时间一长就看出来了。比如秋莹老板,有胆有识,就能办公司挣大钱成大气候。小老板身油污,一付獐头鼠脑相,一看就是个成不了气候的货。

  再如我,知识不多,又无手艺,更无本钱,就只能打打杂挣几个苦力钱。即使有本钱,也顶多去开个成衣店,进二三十元一件的吹成德国法国进口货,卖他几百元上千元,哄骗顾客赚些昧心钱。还有我那死鬼丈夫,自己没本事,偏要去闯海南,上月来信说钱挣不着要回来。”

  晓晓撒完出来,扎着子说:“我就不那样想。如果有了钱,就去深圳海南,听说那边炒股,一万能赚几十万的。”

  婉婉拿油指去戳她额儿说:“我看你想钱想疯了。炒股有炒了大钱的,也有炒跳楼的。凡事都有个定数,你盈他就亏,你亏他就盈,就象天上的月儿。凭你晓晓子,只有去哄小老板,两三万哄到手,去深圳海南嚼上几顿海鲜,花光了再回来哄,哄了又去。”

  婉婉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晓晓笑着去抹额,黄油散发开去,涂了鼻梁眼角,两人又盯着晓晓笑。晓晓拿帕擦了,三个继续吃喝酒,三瓶啤酒眼看喝了一大半,脸儿都粉嘟嘟起来,眼睛也乜斜着你瞧了我笑,我瞅了你笑。

  婉婉瞅了一阵,想起昨晚拉之仇,把晓晓掀倒在上,要她待昨晚和小老板是咋搞的,晓晓只是嘻嘻的笑,婉婉去搔肋肢窝儿,晓晓才待说,昨晚小老板把她喊去吃了顿麻辣烫,吃后天下着雨,拉着她去公厕靠着槽边干了一阵,她要回来,小老板说还没过瘾,硬扯去卤鸭店又干了一夜,把孔儿都搞肿了,今天还痛兮兮的。

  婉婉去扯儿,晓晓挣扎着不让,婉婉叫梅按住身子,硬把衩拉了下来,扮开两条小白腿,只见白光光的里没一儿,那儿就象在白上拉了个小红口。梅惊叫着说:“晓晓,你没长?”

  晓晓红着脸说:“从小就这样。”

  梅说:“听人说没长是白虎星,要克男人的。”

  婉婉笑着说:“梅姐的看法是老观念了,晓晓没是追求时髦哩。你没见外国录象,女人大都没的,就是长了也要拿剃刀剃了或拿了,搞得给白虎一样。听人说没的既有时代感,男人搞起也舒服。”

  梅就不作声。婉婉去扒,果然有些肿亮,把指伸到里去挖,挖出一大堆白浆来,蘸到鼻尖一闻,鼻子眉毛就挤做一团叫:“晓晓,你昨晚干了没冲呀,小老板还留在里面,沤了一夜,变得好臭的。”

  晓晓呻着说:“人家说要揩,他拿手握住不让,叫留在里面给他生个胖小子。”

  婉婉笑着说:“那就给他生吧。”

  晓晓翘着嘴说:“给他生,我才懒得给他生。那些男人们我搞不懂,搞时都说你长得象天仙儿,诅咒发誓要娶了你,可水儿一放,又都躲得没个影儿。就连小老板,每次抱着亲呀摸呀爱得不行,昨晚把我的一丝不挂,从头到脚都遍了,一顶进去又搂着千心肝万宝贝儿的喊。可抵了又怎样,今晚去拿卤鸭卤,偏捡最小的。我说换只大的,他说大的是爬过苍蝇的,吃下去要拉肚子,拉了别人无所谓,拉了梅和你,还不把他心子把把都给痛没了。你听他那付油嘴,就象卤鸭身上的油,不吃也把你给油闷了。”

  婉婉笑着说:“我看你真被他油闷了。男人都是采花蜂,采了这朵去采那朵,哪会永远停在一朵上?”

  婉婉说毕去冲洗了手,三个又逗乐一阵,才收拾桌子回房睡了。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二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