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三章
  又过了两晚,梅请两人吃麻辣烫。吃毕抹嘴出来,转了几家百货夜市,买些罩亵之类。来到一家文具店,见一群女学生手里拿着大头钢笔、元珠笔之类的东西,晓晓也去买,见柜台上摆着大中小三号,选择中号买了三只,分给婉婉和梅。梅说要写字柜台的笔就够用了,还买来做什么?晓晓说你看那笔杆和笔头就知道了。

  梅看那笔杆比母指还,再看那笔头,圆圆滑滑,光光亮亮,很象男人下面的东西,那脸就红了。晓晓笑着说,大号的,中号的,小号的还没开苞的小,女学生都晓得用,你咋不开窃呀?梅笑着说,只有你开窃,如此开下去,以后上街连儿也不会穿了。

  婉婉笑着说,对呀,干起那事来也省得儿。逗了一阵嘴又走了一截路,碰着一群高画眉毛低涂脂粉的小姐们,空气里就飘来一股说好不好,说怪不怪的脂粉味。几个畜长发的男人闯了过来,贼亮着眼睛朝三人身上溜,有个瘦小子一边打口哨,一边把手做勾引状。

  婉婉忙拉了两个朝十字街口闪去,一转又转到汽车站一带。那一带是“红灯区”路过几家OK厅,门面装璜得十分的瑰丽,小姐们一字排着站在门口,见了男人就勾鞠躬朝里推,见了女人便把脸撇过去。晓晓就骂小姐势利,只勾引男人,不勾引女人。婉婉说勾引你有啥用,还不是风吹圆合树,片片对了片片。

  晓晓说我有大笔头哩,起来也不比男人的差?把笔头去戳婉婉和梅的下面,三人打打笑笑来到沱江巷里,听得一家挂了绿帘的录象室飞出一串奇怪的声,晓晓要进去看看,梅婉婉忙拉了说,里面在放黄带,坐的尽是男人,你一去,他们看在兴头上,还不把你当作野按来轮了,轮时这个爬下那个爬上,你以为有啥好滋味?晓晓才作罢。

  三个又朝前走,不知不觉来到农贸市场口,梅远远瞧见小老板围张油污布,一个人在锅里夹卤鸭,一股油焦气扑鼻而来,忙闪到阴影处站了。晓晓婉婉去和小老板闲聊,听得小老板问:你们逛街呀?婉婉回答说:我们逛街,你倒忙着挣大钱哩。小老板说:大钱没挣多少,小钱倒有几个。

  一对鼠眼去瞅了两人身后问:还有一个呢?婉婉笑着说:她尝了你的卤鸭,说味儿太差,生气不来了。只有晓晓喜欢你的活卤鸭,麻辣烫没吃完,就扯着我来了。小老板哩哩笑着说:我说我的活卤鸭味不行,她硬是说行,一吃起来就没完没了。晓晓去打婉婉,再转过头打小老板,逗乐一阵,走时又拿了小半包鸭君干,三人边吃着回到公司。

  坐下后,婉婉说:“现在是街的OK,说是唱歌儿,实际是男人玩小姐,小姐又玩了男人,大家都图个快活。还有什么录像、酒吧、按摩室、发廊,表面上是什么行业服务,暗地里也尽做那勾男女的事。我们没能耐去作小姐享福,要活得潇洒,顶多象晓晓一样,找个情人搂搂抱抱,也算心满意足了。今晚拿扑克算算命,看谁运气好,能走桃花运。”

  三个挨了顺序,由婉婉一张一张发牌。梅开始还是黑桃,后来就红桃居多。

  晓晓起初是红方多,后来又尽是黑樱花。婉婉一半红一半黑,间了的。

  晓晓瞧了自己的牌,黑着脸说:“我真走霉运,连个男人也找不着。”

  婉婉笑了说:“你霉是霉,还有个油污老板乐。可我呢,老公走了,晚上太难熬,想去偷偷野,运气又不来。还是梅姐行,红桃一片红,今年要走桃花运哩。”

  梅红着脸说:“撒牌没个定准儿,一会儿好,一会儿歹,还不碰碰运气罢了。”

  婉婉说:“现在不是讲成功靠机遇吗,机遇就是运气。不信再来一遍。”

  婉婉把牌洗了又洗,再散,说来也怪,三堆中还是梅红桃多,点点又大,简值象片闹了喜的红海洋。

  梅还是不信,抓过牌说:“再散吧,三盘河定嘴。”

  这次她怕婉婉做假,自个洗了散,结果也使她惊赫起来,自己一堆红,晓晓一堆黑,婉婉仍是半红半黑。晓晓发声恨,把一堆黑樱花拂得地都是,去上蒙头闷睡,婉婉口里说着奇了,奇了,也没心思再玩,去倒水洗脚。

  梅回到自家上,思绪就没边没际的游。她怀疑她能走桃花运,夏雨上秋卖﹙她学她母亲这样称呼秋莹﹚,对自己便冷淡多了,去省城干训后,家没回一次,信没来一封,自己去公司拨了几次电话,明明通了,却没人接。母亲也说过,这家子迟早要散的,只等时候了,死牌哪能算出活人命来。想是这样想,脑子里还是老闪着那一片红,这分明是个好兆头。

  她开始回忆她接触过的男人,第一个自然是表哥了,他是她的拓荒者,她永远忘不掉那山坡上拓荒的一幕,他把她抱到草丛里,去摸下面,她嘻嘻的挣扎着,只觉那儿麻涨涨的,说不清是好受还是难受,当她咬牙切齿去抓表哥时,表哥到她身上,一阵疼痛使她昏了过去,表哥怎么的又怎么下来,她不知道,只知醒来去摸,摸了一手的水,还有血。

  过了一天,表哥又象骑马儿般骑到她身上,这次感受就不一样,她总觉表哥那东西象只鱼鳅,或者说是条放野了的鱼鳅,在那道里横冲撞,每一冲撞就带给她一种说不出的振颤,她真希望他永远骑下去,可表哥一走,就象天边飘去的云,再不来了。

  第二个是了。家和她家只隔了一条溪,两个小时是耍惯了的。那次被夏雨吓跑后,当晚又摸到她上,虽丑那东西却管用,抵入的那股麻酥劲更使她一辈子难忘,她在痉挛的一刹那,了水,那水滴在单上,妈还黑了好几天脸。

  以后的几夜,他把她抱到后山草屋里,翻来覆去的了又象狗样去下面,那一象搔着她麻筋,她不得不一边抓一边喊。她妈抓打狗追到草屋里,才象猴儿一样溜走了。以后就失了踪,有人说他在外面作了小偷,被人抓住打死了,有人说他在城里拾垃圾桶,当了乞丐儿…却没料到他不仅没死,还成了连高中生晓晓都看得上的小老板。

  梅一边想,那里就跟着得难受,忽然想起晓晓给的大头笔,从枕下摸出,在口试了几次,终于一咬牙道里,一面痉痉挛挛的搅,一面便不自觉地“哥、哥”的喊,一股水出来,才慵慵懒懒睡去。睡至天明,见那笔头还里面,红着脸“卟”地甩到地上骂:我咋想了,我咋去想一身油污的了?骂了一阵,又去拾了笔头。

  以后的日子里,三个女人白天上班,晚上或聚或散,寻着乐儿打发着无聊的夜晚。又过了两月,婉婉男人从海南回来,婉婉请了假回去陪老公。

  婉婉一走,晓晓下班就一个人朝街上溜。有一晚梅醒来,听得隔壁的在动,晓晓在叫,一个男人在。晓晓偷男人是常事,梅也懒得去过问。又一晚,仿佛隔壁进屋的男人有三个,梅就来了兴趣,尖着耳朵去听:第一个去了晓晓,晓晓在快乐呻

  第二个去了,晓晓就叫,叫了一阵,那人下去了。第三个又格吱格吱上了,这次晓晓就只是了,那声象从喉底里发出,好象很吃力。三个毕还要来,晓晓说咋来呀。男人们说象录像里那样两个一起上。

  晓晓说那就试试吧。一阵响后,晓晓就杀猪般叫起来。三人说晓晓的孔儿太小,容不下两巴的,还是轮吧。轮开始,晓晓就只有吼了,吼到后来,吼声就如刮起的台风,再到后来,那台风就渐渐没了,只有水撞击沙滩的哗哗声。待一切都平静下来,听得晓晓猫样的声音喊给钱,一阵讨价还价,三个男人才开门走了。

  以后的几晚,进晓晓屋的就只有一个男人,梅听得出是小老板的尖调门,心里不免泛起股醋意,拿出钢笔头拼命去下体,以自我发去抵挡隔壁的乐。

  村妇自搬到小阁楼,虽有梅来陪了吃饭,却也感到格外寂寞,到了晚上,那了,常常把些萝卜黄瓜之类的东西来煞火,一煞起来又哼哼唧唧叫个不停。一次回柳溪,堂姐的老二在县中读初一,托付她照顾,她回来就把侄子接到阁楼,铺张小,和自己睡做一屋。

  老二那小厮十五岁光景,虽生得清清秀秀,却是个不长进的东西,在柳溪就玩过女孩,和姨娘睡做一屋,如何听得那自时的呻息,常常待姨娘睡之后,偷偷爬到上去摸,摸着孔儿,把指头往里,一进个热滑滑的管道里,美得他一边哼,一边去捏自己的,捏得要时,爬上去轻轻的送入,把水一闪一闪的到姨娘体内,才心满意足回到上。

  一晚老二上自习回来,屋里黑漆漆的,拉灯一看,见姨娘提前睡了,一条白腿伸到被外,那白腿愈往上就愈到可以瞧见里的。他瞧过多少小姑娘的白孔儿,就从没见过这长了。见姨娘在扯鼾声,连门也忘了关,就爬到上揭了被看:窄三角捺一边,上方茸茸一片,下方两片紫瓣儿张着,稀稀糊糊的,就如鲢鱼嘴吐了水。把指探入,只觉里面水儿汩汩,妙不可言。一阵冲动,扯出硬翘翘的小,扑到姨娘身上抵入就耸。

  村妇是久旷之人,刚才手之后正睡得香甜,侄儿一耸起来,顿觉下身一阵阵的酸酥麻,半眠半醒中误认为夏雨来干自己,搂着小厮一个劲的喊“雨弟”

  待老二颤着身子后,眼一看,竟是侄儿,红着脸去关了门,返身一巴掌打在老二脸上骂:“你、你咋来爬我,我是你爬得的?”

  这一巴掌倒把小厮打醒了,知道自己闯了祸,而且不是一般的祸,哭着鼻子提了书包朝门口走。

  走到门口正要出门,村妇去拉了问:“你到哪里去?”

  小厮泣着说:“到学校。”

  村妇心里一软,拉到边坐下说:“你疯了,深更半夜又是大冷天,学校没开门,你咋进得去?”

  小厮就握了脸哭,村妇也哭,哭了一阵,去搂着小厮说:“不是我要打你,你也太胆大,灯不拉门不关,人们的眼睛毒得很,要是瞧见了,还不骂你我在搞,传到柳溪去,叫我咋做人?”

  口里说着,那手却不自觉地去侄儿身上摸,摸着下的,虽然圈围小是小点,却也有三寸来长,想起刚才的酥麻味,倒口凉气去捏,捏得侄儿气的了,搂到上说:“不是姨娘不喜欢你,你要做也得关了门,灭了灯,这种事没人知道还无所谓,要是知道那就不得了。”

  小厮见姨娘宽容了自己,挣起身说:“姨娘,我错了,以后再不敢了。”

  村妇说:“不做已做了,再做也是那回事,姨娘不怪你。”

  拉灭了灯,去两个衣,把小厮拖到身上,这次一起来,小厮小东西尽管没夏雨过瘾,却也似放敞了的黄蟮,在里横搠滥钻,钻得村妇又搂又夹,恨不得把侄儿囫囵了进去。两个颤着身子丢后,村妇扯着侄儿问:“你咋想到来爬我?”

  老二连两次,胆子也大起来,说:“见着姨娘的就发硬,忍不住才来爬的。”

  村妇说:“你在柳溪搞过?”

  老二说:“搞过的,都是女同学,搞进去紧窄窄的,没姨娘的水儿多,也没姨娘的宽松舒服。”

  村妇笑着骂:“小东西不学好,就学坏。”

  老二去摸着村妇口说:“姨娘,你咋要我搞了?”

  村妇红着脸说:“给你搞就不错了,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老二嘻嘻的说:“其实我早搞了姨娘的。”

  村妇吃惊的问:“你搞了,咋搞的?”

  老二把指孔里说:“姨娘睡着后,我就爬上来摸这儿,摸得硬了,就捏,捏出水来就到姨娘里面。”

  村妇就打着侄儿股骂:“怪不得每早起来,那下面总要淌出些东西来,稀稀粘粘的,我还以为是白带,去检了几回药吃,吃了照常淌。

  原来是你在捣鬼!”

  两个斗说一阵,老二还要搞,村妇推着说:“你连了两次,不怕坏身子?

  明天还得去上课,还不快去睡了。”

  推着老二下,盯嘱说:“这种事不做已做了,只有你我知道,嘴巴要紧些。”

  老二笑着点了点头。

  次,村妇心里高兴,去农贸市场买卤鸭给小厮补身子,一买又买到卤鸭店,两个是邻居,卖一只又送了一只。晚上村妇梅老二一桌吃饭,村妇把鸭腿尽往老二碗里夹,夹得连梅也看不下去,把碗端到厨房去吃。

  吃毕老二去学校上自习,梅坐到边梳头,梳子掉到上去拾,发现单上有几处象滴了米汤似的干痕。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本要向母亲发作,但想到孤儿寡母的苦处,鼻子一酸,跑回自己屋里。

  转眼到了这年历年底,秋莹一早收拾行李去省城进货并兼看夏雨,秋莹此行是告诉了梅村妇的。秋莹一走,梅给夏雨拨电话,拨了几次也没拨通,上起班来就闷闷不乐,接着眼皮又跳,好不容易挨到下午下班,天边突然扯起了亮闪,接着一阵闷雷滚来,象要把H城撕碎似的。十二月打雷是怪事,街上的人就议论纷纷。梅没心思去参加议论,晓晓又上了街,没个人说话,只得去了母亲房间。

  那晚老二去了学校,村妇刚洗完澡,穿条衩儿躺在上,一双手在下面动来动去,见梅进来,扯过被角盖了,坐起身子说:“十二月的天咋打雷了,真是怪事。”

  梅去头椅上坐了说:“咋晓得的,天老爷的脸说变就变,今天是晴,明天是雨,谁猜得着。”

  村妇说:“雷是不会打的!现在啥都在变,变得连天老爷也发怒了。”

  梅说:“妈,你咋还信迷信呀?书上说打雷是地上电碰着天上的电,电一接触就产生火花爆炸。天上哪有啥老头子的?”

  村妇说:“迷信迷信,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说不清的,人还是注意点好。

  我怀你那年,也是十二月打雷,可后来怎样了,过门没几天,你爸就甩下我娘俩走了,害得我们活活守了十多年的寡。”

  梅一听就烦起来,生了气说:“妈,你还提那事干啥?爸走是嫌我不是他生的?现在离都离了,各有各的家室,自己的事都说不过来,还去理那陈谷子烂米,不怕添烦恼?”

  村妇被噎红了嘴,顿了一下,从头柜拿出包东西来说:“妈不提就是了。

  今天去农贸市场,开卤鸭店的小老板还问起你哩,走时送包鸭脚板,说味儿鲜的,叫你尝尝。你还记得他不?”

  梅知她说的是,红着脸说:“记得的,他就是煅成灰也认得。”

  村妇说:“人倒看不出,小时长得象猴子,现在倒开个铺子作起老板来了,卤鸭卖出了名,钱大把大把的进,全是自己的,铺子里的事自个支派,想多卖就多卤点,想清闲就少卤些,活得多自在。不象我们在人家手下找活讨饭吃。”

  梅知她在埋怨秋莹,自己对秋莹虽恨之不死,却听不得别人牢,没好气的说:“妈,人比人气死人。我们没能耐开店,就只能在人家手下讨口饭吃,有啥埋怨的。”

  顿了一下,村妇又说:“小老板还恋着晓晓呢。前几晚我见他揽着晓晓的,那指儿都快摸到那地方了,两人说笑着进了一家酒吧。听说酒吧也是隔了包间的,进去还不要干那事儿?现在的年青人也真了不得,上午粘着下午就来那个。哪象我们那年代,别说自个不好意思,就是偷偷试上一回两回,被大人发觉还要往死里打。”

  梅更来了气说:“妈,别说人家了,现在是啥年代?城里人开放得很,男人有了钱,还不想和谁困就和谁困,女人没本事,只有拿自家身子去换钱。”

  村妇下身掩的久了,伸手揭开被儿。梅见她头捺到腿弯上,雪白的腹下挤出撮黑疏疏来,忙把脸别过一边。村妇不好意思去捺正了说:“我不是存心要揭人家的短,我总觉人是看不透的,小老板和晓晓那热情能维持多久?当初夏雨对你还不那样,现在怎样了,上秋卖就把咱娘俩甩在一边,干训两月家不回一次,电话没来一个。秋莹想已到了省城吧,听说省城一天就可到的。她走时我就察觉不对头,别人的男人咋让她去看了?就是你走不动,还有丈母娘,也轮不到她头上。社会不是在讲安定吗,她这一走,外人咋看,夏雨又咋看?

  还不说只有她秋莹才体贴人,他两个才是两口子,那母女只不过是请来的帮工罢了。黑白颠倒过来,还有啥安定可言?我说你呀,也别老软溜溜的使闷气,由人家摆布,该自己拿主张的还是要拿,使出家庭主妇身份儿,我看她秋莹就是一只吃人的老虎,见了别人窝里的主儿,也要怵三分的。”

  村妇这么一说,梅不仅没顶嘴,竟去靠了边抹泪,村妇去抚摸肩头,那悲声便放了出来。村妇知道女儿苦楚。便仰了头骂:“夏雨也不是好东西,才找几个臭钱就变了,就喜新厌旧,学起陈仕美来。他回来我要批斥他的,当初是咋许的愿,红口白牙说的话,说得出就要做得出,总不能一阔脸就变,把我们打到冷宫去做流泪的娘娘呀…”

  骂的口干了,去呷冷茶,呷毕抹抹嘴说:“我算看透了,知识分子毕竟是知识分子,到底没农民本分。我们也是天报应,当初是农民就该找农民,就是找了小老板也比过这窝囊日子强。”

  不想村妇这一骂,梅却火了说:“妈,农民有了钱还不那样,你没听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你刚才还说小老板揽着晓晓去逛酒吧呢?”

  一个什么东西钻进裆里,村妇去摸掐着说:“我、我刚才说到哪去了?”

  梅闷闷回到屋里,想起秋莹去了省城,今晚不知会怎样的陪了夏雨,去大餐住大宾馆,上边的和下边的都吃着乐着哩,一想到乐,便想象着夏雨那东西抵进秋莹里面,会怎么怎么的动,秋莹含了夏雨那东西,两条腿又要怎么怎么的摇,一张嘴又会怎么怎么的叫,心里就象猫抓了似的烦。见柜里一瓶啤酒,拿启子启了,嘴对嘴灌了一大半,那头就沉重起来,脚儿也轻飘飘的,下边更是蛇行蚁走,十分的难受。

  躺到上去摸,口已含了好大一泡热,一咬牙把指入,抠了一阵不解气,把大头笔竖直抵入去搅,又觉不解恨,再加上一只筷头,横扳竖了好一阵,出许多水来,才去倒水擦洗。举起温水瓶,那身子就摇摇晃晃,瓶“嘣”地一声,一股雾气如飞龙冲向上,待雾儿一散,单和被面已积了好几个水潭,一股坐到地上,惊叫起来。

  那晚晓晓要去旅馆陪两个男人过夜,回到屋里,又是换衣服又是涂脂粉,刚刚把眉勾完,听得梅在屋里叫,掀门去看,见屋雾气的水,也傻了眼,忙问咋把水倒在上了?梅爬起来说:“不知咋昏了头,说倒来洗脚竟倒到了上,你看今晚咋睡呀。”

  晓晓反正整夜不回来,也就说:“梅姐不嫌脏,就睡我那间,婉婉走了,我家也来了人,要去旅馆陪陪的,两张反正也空着。”

  帮着抖了上的水,甩着股出门去了。

  晓晓一走,梅懒得去擦下身,摇晃着身子去晓晓屋里,见婉婉上堆着许多脏衣脏,晓晓的倒还干净,便掩门熄灯,去衣,倒在上昏昏沉沉睡去。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三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