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四章
  睡了不知多长时间,仿佛有人来拉亵,拉的掉了,一团热乎乎的东西就在身上,她想去推,手又懒得去动。在她想来,不是晓晓就是婉婉,两个货一见面就摸呀掐的,摸来掐去还不是那团雪儿。正想着,一个什么东西顶进里,那就酸涨涨的,接着嘴儿被封住,身子颠动起来,尽管颠得憋不过气,却也上上下下的

  随着快活的来临,梅思维便渐渐活跃起来,她极力回忆抵入的东西,终于明白是那货儿。自和分手后,只有夏雨才这样。你瞧那耸动的疯狂劲儿,真象馋了三月的猫。对了,是夏雨回来了,他一进屋就来干自己,她还是他子,他还是她丈夫,他并没忘记她。

  她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搂着直把股朝上凑。他的巴钻在她的里,她的紧裹着他的巴,巴与的磨擦如电触着电,溅出无限的欢乐和喜悦,溅出美丽的生命和希望,更溅出女人的价值和辉煌,残冬过去三来临,凋零的梅又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她梅又复苏了。在一阵极缓而又极骤的,惊心而又动魄的,振天而又撼地的快来临时,她紧紧抱住了他,颤着身子去咬他的嘴,打心底里呼唤着亲丈夫,亲亲的丈夫…

  快过去,两个搂着又咂阵嘴儿,梅去摸,却摸着个瘦骨嶙嶙的身子,慌忙扯灯一看,竟是卤鸭店的小老板,惊得眼也定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咋跑到公司来了?”

  也惊惊慌慌的说:“你、你咋睡到晓晓上了?”

  原来勾搭上晓晓后,一周至少有三晚要来摸晓晓,今晚就一千个没想到会摸到梅身上,鬼使神差续了儿时之前缘。梅昏昏沉沉,心里只装着夏雨,也一万个没想到会摸到晓晓上,让他白干了一个多小时。

  梅边哭边去推慌慌张张去穿儿,慌乱中穿了梅健美,逃到门口又折回来,见皱巴巴的西着,揭了被去扯,猛见两瓣雪儿似的股,股间一撮黑黝黝的…头脑“嗡”地一响,又扑了上去。这次梅怎么推也推不开,只得拉灭了灯…

  次梅没脸上班,托病关门在屋里换换好后去睡。村妇来敲了两次门喊吃饭,梅也不开。睡到更深夜静,来推门,她咬着牙不理,待门推得卟卟地响,才羞愤着去开了。

  跨进门里,扬手去抱她,她啪啪给了他两耳光,使劲往外掀。退到门口,反手去扣了门,卟通跪到地上,抱着梅的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诉说着他是如何的爱她想她,她如果嫁给他,他给她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她要天上的星星,他去给她摘,她要地下的金娃,他去给她挖,她愿作老板他把钥匙全交给她。

  边说边拉下她儿,把臭嘴直往上撮。梅气急败坏去推,却怎么也挪不动,才知上了大当。跳起来把她抱到上,这次梅就不再反抗,由他颠来倒去到半夜。

  女人大都这样,初被时,还拿架拿势,要立贞节牌枋,一但尝了甜头,那守节念头就一扫而空,也不管是人是狗,只把一腔情丝往夫身上移,何况两个小时就惯了的,那山野之心又萌发出来,忘形的去追求过往的快。从次晚起,梅就不再关门,让象赶夜市一样朝自己屋里溜。

  村妇仍照常和小侄儿偷乐,偷乐之余,也发现梅反常,原来一天三顿都来阁楼吃饭的,现在三天也难得来吃一顿。不过,在她看来,不来吃倒节约了些伙食费,也就不去过问。一晚不知怎么,那兴致特高,十一点就关了门,拉着侄儿上,搂着问:“你夜夜的搞姨娘,搞起舒服不?”

  老二说:“舒服。”

  村妇问:“咋舒服的?”

  老二说:“钻进姨娘里就热烫烫的好受,在水时又一闪一闪的麻,象被姨娘了魂儿。”

  村妇笑着说:“我了你魂儿?你才了我魂儿哩。”

  老二也是极乖觉的人,去脸贴脸问:“姨娘,我进去,你的舒服不?”

  村妇去脸上啧了一口说:“你舒服,姨娘自然也舒服。”

  老二问:“咋舒服的?”

  村妇说:“不告诉你!”

  老二说:“我晓得了。我一抵进去,姨娘就搂着我又亲又哼的,在水时,姨娘口又象铁匝一样紧夹起来,身子也扭得象炸了的油绞,我就知道姨娘比我还舒服。”

  村妇去掐着股骂:“小鬼头,你是天上知道一半,地上知道一半,怪不得读小学就搞上女生。我问你,你咋搞上的?”

  老二说:“拿个粑呀果的哄到地里,待她一边吃,一边去摸,摸得她格格笑起来,就按倒抵入,第一次喊痛,二次三次后,就抱着你说麻酥酥的了,再以后,便天天侯着你找地方做那事儿。”

  村妇又打着骂:“坏东西,骗了女生还有脸说出口。”

  骂毕,去捏老二,不仅比原来大多了,还油光水滑的,就象喂肥了的鸭。

  惊奇的问:“才两月,你那东西咋变得又长又了,和大人的也差不了多少?”

  老二笑了说:“晚晚吃姨娘里面的东西,咋不长的!”

  村妇笑着骂:“是你吃我的,还是我在吃你的,你晚晚都要好多到里面,我不明白,男人的东西抵进去咋要水?”

  老二说:“男人东西抵进里要,就是自个拿手捏也要的。”

  村妇说:“是吗?”

  老二说:“不信你试试。”

  村妇去握了头,捏面团似的捏了五六下,那就硬翘起来,如旗杆般,又一上一下的捺了几十下,老二就哼哼着倒在上,村妇再的一阵紧揪紧捏,老二便喊:“姨娘,我、我要出来了。”

  村妇把腿一叉,急搂上身说:“要,就、就到姨娘里面去。”

  老二爬到身上,把一沉,搂着村妇一阵猛猛耸,村妇也一阵紧夹紧搂,两个便僵叠着不动了。

  过了一会,老二着问:“姨娘,进去没?”

  村妇搂着说:“进去了,得里面的。”

  两个咕噜噜喝起嘴来,亲热了一阵,老二爬下肚皮,掀开村妇的腿说:“姨娘,我要看下面。”

  村妇懒懒地张开腿,老二就细细的扒了瞄,见孔儿里出股白白的东西,知是自己进去的,把口去对了的尽了,嘴巴就往里面拱,拱得两瓣蚌包了半个脸,朝里憋着吹了一阵气,又把口水往里吐,吐的稀糊糊的了,再把手探入去挖,挖得村妇扭来抓,两个又搂着干起来…

  两人丢后已是后半夜,村妇去厨房冲洗,洗后上厕所撒,撒毕出来,路过女儿房间,心里一时高兴,要看看女儿盖好被子没。去掀门,那门没扣,一掀掀了进去,扯灯一看,只见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揽着女儿颈子,两个都光叉着两腿在扯鼾声。

  她认出那男人就是。她虽恨秋莹,恼夏雨,却没料到梅会提前做出这种事来,慌忙拉灭了灯,跑回屋里。想起刚才和侄儿的乐,那脸就直红到了脖子,擂顿脚道:“这是天报应呀,有了老的就有小的,老的偷,小的也跟着偷,传出去我母女还做人不?”

  懊恼了一夜,次一早,甩给侄儿五十元,硬赶着住校去了。

  再说夏雨去省城学习也并不轻松,前两月攻读干部读本,默写背记干巴巴的管理条儿,后一个月外出参观,虽然公费游览了不少名山大川,却也游得疲力倦。在学习期间,局里不停的去电话,一会要他去省教厅催什么教育经费,要什么教学仪器,一会要他给某上锋送礼,打听几时来县里检查,查什么内容,来的什么人,有啥辟好,以便作好做假和恭维的准备,等等。耽误了的课只好星期天去补。秋莹去省城看他时,他正在上海参观,参观完毕,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夏雨回到H县已是元旦的前一天,行包一丢,便找麻脸局长汇报学习情况去了。回到套房,已是晚上十一点,去浴室冲了个澡,叫秋莹下碗面吃,秋莹也是急,吃毕就扯着上到半夜才睡去。

  次是元旦,夏雨直睡到下午两点,起后去街上转了一圈,碰着商界和教育界人,谈了些省城商业信息和教改情况,回到套房,叫婉婉买些好菜,一家人准备团团园园吃顿圣诞饭。

  婉婉做好饭,端上桌子,夏雨不见梅母女,派婉婉去喊,村妇推说吃了,梅却没来。

  夏雨问秋莹,秋莹说:“你走后,人家就搬到公司自个开伙了,从不到套房吃的。”

  夏雨吃惊地说:“你咋不劝劝,梅毕竟是屋里女主人,她搬出去吃住,公司的人怎么看,外面会怎么说?”

  秋莹说:“我没劝,我还少劝了?她母女早把我看作母夜叉,象我抢了她们家似的。你一走,公司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撑着,这三个月净赚了三十二万,都是血骨子里挣的,她们能体谅得到么,只晓得成天黑脸耍女人脾气。”

  夏雨不再说话,闷闷喝了三杯酒,吃了一小碗饭,上睡去了,当夜无话。

  以后的几天里,夏雨下班就去公司寻梅,寻不着便问晓晓婉婉,两人都说他回来的前几天就没上班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去阁楼找村妇,村妇正埋头衩,说声不晓得,把衩儿“咚”地甩到脚盆里,溅了他一脸的水,转身理铺去了。夏雨黑着脸回到套房,打开“千杯少”一杯接一杯猛灌。

  秋莹从公司回来,见一瓶酒只剩下两指,抓了杯儿说:“你赌啥气呀,那劣质酒喝多了,不怕伤了你的命?”

  夏雨埋着头说:“心里不好过。”

  秋莹将杯子甩到垃圾桶说:“不好过就拿酒出气?”

  夏雨没杯子,抓过瓶口对了嘴灌,秋莹夺过朝墙角里撂,瓶子碰着壁反弹到地板砖上“砰”地炸成两半,了一地的酒水。夏雨没酒喝,一头栽到桌上呜呜地哭。

  秋莹推着说:“你哭丧呀,家里又没死人。”

  夏雨突然抬起头来,赤红着眼问:“我哭梅,梅哪去了?”

  秋莹说:“我没给你守,晓得哪去了?脚长在她身上,她爱哪去就哪去,我管得着?”

  夏雨来了气说:“梅出走,都是你的?”

  秋莹更来了气,一把揪过耳朵骂:“你咋是这种溜股德,啥责任都朝别人身上推。前年你娶了她,把责任推到信上,你当我没看出你花花肠子?今天她躲了你,又推到我身上,你说说,我有啥责任?”

  夏雨一口一口的出气,回答不出。

  秋莹越说越气,蹬着脚数落道:“你说,我哪点亏待了她?我给她母女买皮衣,还是德国进口的。每月腾了十来晚让你去陪她,你们还赚乐的时间不够。又花了一千元做大,叫大家躺在一起公公平平的睡。还人前人后梅妹长梅妹短的叫着,把她尊宠的上了天,她还小肚肠使闷气,象我前世欠她啥冤孽帐似的。她搬出去,还不因你走了过不得,去干偷野的事,给你戴绿帽。你不去管教,倒来诋毁我。

  法官断案还讲公道,还讲是非曲直,你还有公道没,还讲是非不?去省城看了几天稀奇,回来就向我抖威风,省城又不是没去过的。亏你还是个小小的打杂主任,倘若去坐了局长宝座,凭你那德,还不把教育局给搅得个昏天黑地,老师们来造你的反。”

  夏雨本是个怕女人的软蛋,只因多喝了酒,才敢去冒秋莹的火皮,被秋莹一骂,那酒也醒了一大半,忙护了耳朵,咧着嘴说:“你说的大部份正确,我接受。

  说梅偷人,我不服,她不是那种人。”

  秋莹狠狠扯了一下说:“真不服?”

  夏雨“哎哟”叫了一声,咬着牙说:“不服!”

  秋莹冷笑两声,放了手,去帚着地说:“你是书读多了,墨水打瞎了眼睛,不见棺材不掉泪。”

  过了几天,梅仍无消息,夏雨正急得团团转,一个晚上,秋莹扯着她去了公司后花园,只见树下几间房门关着,象是住了人,正要问秋莹。秋莹使劲拉了他一把,叫他老老实实的听,夏雨莫名其妙竖了耳朵,听得尽头一间里,有个女人在低低的哭,仔细一听,是梅的声音,正兴奋得要去推门,又听得一个男人在尖声尖调的劝,又不知那男人是谁,那心就提到了喉咙。

  屋里梅哭着说:“叫你别来,你又来了,做下这种事,我咋对得起他呀?”

  那男人尖着嗓门说:“他夏雨夜夜搂着秋卖快活,他都甩得你,你还留恋啥。人生在世就图个快活,跟了我,你要怎么乐就怎么乐…咋抠了老半天,哪儿还干涩涩的?”

  梅说:“心里难过,一点情绪也没有。”

  男人说:“乖,你看我的好硬,摸摸就来了。”

  梅哭了说:“我咋鬼心窍,做下这种事,还有脸去见人么?”

  男人说:“夏雨和秋卖都不要脸,你还拿脸做什么。乖,我抵进去了哈。”

  接下去就是的吱吱摇响,再一会又飞出的尖梅带着哭腔的呻

  秋莹扯过夏雨,冲着屋子里大声道:“我说我没亏待她,是她了过不得去偷野男人,给你戴绿帽,你还怪我冤枉好人。现在该相信了吧。你夏雨有种去把她喊出来,一起去睡大,把小老板也叫去,小老板去爬梅,你去爬小老板的股,这就合你口味了。”

  夏雨从那尖声尖调中听出那男人是,想起杂柳林的事,脸儿红一阵白一阵,听秋莹这一说,更无地自容,朝脚下呸呸地吐了两口痰,跌跌碰碰逃回套房,猛灌“千杯少”去了。

  夏雨一走,秋莹骂了句没骨气的东西,擦去鞋尖上的臭痰,冲着屋子骂:“小老板,你做事也做得太缺德,搞女人竟搞到我公司来了,公司又不是秦楼楚馆,更没开院OK。搞了不算,还夹着舌头骂我,欺侮到我头上了,我秋莹是好惹得的?再不滚出来,看我不把你当贼抓了,扭到局子里先挨电警,再下大牢扒了你的皮。我的德是说得出做得出。”

  秋莹一骂,惊动婉婉及公司一帮人,不知发生了啥事,都披衣出来,把个小花园挤得水不通。H城是打个也要臭三天的,公司里一闹,街上及左邻右舍都扒墙推窗来看稀奇。这下惊动街上的巡逻队,以为出了啥子,举着电警击门查询。秋莹见门在卟卟闪电花,开了门喝道:“击什么?小老板深更半夜跑到公司推销臭卤鸭,被我撵到屋里躲着不出来。”

  人们见是这点事儿,才笑着散了。

  原来偷上梅后,就被晓晓发现了,晓晓恼他甩了自己,早向秋莹告了密。那晚小老板摸进梅屋里,晓晓又来报告秋莹。秋莹就扯着夏雨去捉,吓得小老板成,慌慌张张翻窗逃了。

  梅身不由已做出那事来,没脸见夏雨,待人们散后,抬凳子站了上去,去梁上搭了绳子挽个圈儿,把粉颈伸到圈儿里,双脚一蹬,身子就悬吊着打起秋千来。

  恰逢村妇来看女儿,惊得砍了绳头,搂着女儿哭嚎道:“你咋寻短见上吊呀,你一死,我这把老骨头谁来送终呀?讲丢脸,首先是她秋莹丢脸,她不去独霸了夏雨,你也不会走这步路,事情总有个前因后果。这个家是不能呆了。东方不亮西方亮,小老板样儿差是差点,却也是个能干的货。今天还送来五百元,叫你买营养品补身子,我看他对你倒有情意的,何况都是同村人,看着长大的,一起过日子也说得起话。”

  梅到了这地步,自觉无脸在公司呆下去,待气儿慢慢缓过来,心一横,收拾些细软东西,趁天没亮,去了卤鸭店,跟小老板过日子去了。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四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