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五章
  那晚夏雨被秋莹拉去听梅的丑事,回到套房灌了一夜的酒,如得场大病,一连闷了好几天。后来酒渐渐的醒了,想起梅许多好处,自感欠梅的太多,伤伤心心哭了一场,起身去后花园,已是人去楼空,又挤了几滴眼泪,一步一叹息去阁楼找村妇,打听梅下落。

  村妇正梳罢头往发上别夹儿,听夏雨说明来意,马着脸说:“女儿在你不来,女儿不见了就来找我,我又不是专造女儿的。就是专造的,也抵不上你们今天撵一个,明天赶一个。”说罢别过脸去抹泪。

  夏雨见岳母虽近四十,却还丰润如昨,月牙脸背过,一缕青丝搭在玉腮上,被泪水粘巴了,好不楚楚动人。不由怜念顿生,拉过白胖胖的手朝自己脸上掴着说:“岳母,我对不住你们,你打我两个吧。”

  村妇转过脸来哭着说:“我打你做啥哟,就是一刀把你给劈了,还起啥作用哟。”

  夏雨也哭了说:“还是要打,打了才好过,不打心里不安哩。”

  村妇回手在衣上擦了两擦,突然严肃着脸,高高扬起玉掌骂:“你不喊打我也要打的,我要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打你这个当今的陈仕美。”

  夏雨伸长脖子,等那玉掌劈下来,等了一阵,玉掌不仅没劈下,村妇反一把来抱了自己,把那粉腮儿直往脸上蹭着说:“冤家,我咋舍得打你哟,要打还不自个打自个,谁叫咱娘俩来找了你自作自受呢。”

  夏雨便拥住村妇,边哭边朝前推,推到边,两个“咚”地倒在上,这时都不喊打了,嘴儿喝了嘴儿,咕噜咕噜的度起舌来,度了一阵,夏雨的手就钻进村妇裆里,摸着两片肥腻腻的,一边亲,一边拨。

  村妇吁吁去扯着手说:“你,你咋又这样?”

  夏雨咬着阔嘴儿说:“不知咋的,见了岳母就忍不住,手老想往那儿钻。”

  说罢又去捏两个涨鼓鼓的,这次村妇就不再推拒,只把儿扭来扭去的问:“那是不是很瘪了?”

  夏雨说:“不瘪的,比原来还涨鼓多哩。”

  村妇说:“进城来穿好的,吃好的,耍好的,我也自觉身子长了好些,担心长此下去,会成个大胖子。”

  夏雨说:“胖子好哩,我就喜欢胖的,胖的起有弹。”

  村妇去夏雨股上掐了一爪骂:“你们男人都是自私鬼,光图自己安逸,不想想女人驮了那身,走起路来一腆一腆的多难受。现在不是在讲瘐型美吗,公司卖减肥茶,买的人还排了长队的。”

  骂了去推夏雨的手说:“我晓得你是啥都要看到家的,要看就看看下面,那还黑不黑?”

  夏雨爬起身子,提了村妇朝下剥,先剥出一片肥白,再剥出一堆乌黑来,去扒着乌油油的说:“岳母,那好黑亮的,你涂过油么?”

  村妇说:“谁涂油了?那是发胖的象征,人一胖,那发也跟着油浸了似的。

  再看看下面,又怎样了?”

  自个把腿叉摆开来,夏雨的头就埋了下去,只见两片肥敦敦的微张了,口里正冒着热气儿,一股浓浓的味直钻鼻孔。抬起头问:“岳母,你吃过羊火锅么,咋有股羊味?”

  村妇说:“啥羊味哟,那是味,你来前去厕所撒了泡,口儿上溅了好多水,还说晚上好好洗洗。女人也是,那地方长期笼着,三天不洗就变味儿,自家都闻不惯,还别说爱挑剔的男人们。”

  夏雨笑着说:“岳母,我就喜欢味的,女人还是点好,了才有味,不没味哩。”

  村妇说:“罗嗦些啥,叫你看看里面怎么了,你就老说味儿不味儿的,闻不惯就明说,我晚上洗洗就是了,别老嚼反话儿,听了使人心烦。”

  夏雨便闭了嘴,扒开两瓣,拿指入,咕唧咕唧抠搅了一阵,那孔就一颤一颤的紧缩拢来,不但紧匝了手指,还挤了一手的水。夏雨惊奇的喊:“岳母,你咋变成处女了,里面紧扎扎的尽是,一搅一窝水,巴抵进去才紧滑哩。”

  村妇扭哼了一阵,去扯出手指,想说这三个月只吃过侄儿的小,你夏雨的大巴几时来过,咋不变得紧扎扎的,但马上又改了口说:“啥处女哟,你不来我倒真成处妇了,三个多月没动过,加上人又胖了,里面咋不紧实实的。你要就爬上来,别老卖油嘴假恭维,自己说话不觉得,别人听多了就感到酸溜。”

  夏雨巴不得这句话,立马腾入里,兴兴奋奋耸了一阵之后,突然起泪来。

  村妇吃惊的问:“你咋流泪了?”

  夏雨哽咽着说:“我欠你们的太多了,就是耸一千遍,一万遍也还不清的,一想起心里就难过。”

  村妇给他揩着说:“光说白话有啥用。好久没了,一进去也好受的。

  女人也怪,上边长张饭嘴不够,下边又多出张嘴来,吃不要生出许多烦恼不说,想去加点餐又要惹出许许多多的是非来,脸上抹不过还得去上吊…那比得你们男人,今天搂这个,明天亲那个,把别人捣烂了有谁去过问?做人难,做女人更难。”

  夏雨吻了嘴儿说:“岳母别难过,今后有啥烦恼就找我,我夏雨要为爱情两肋刀,对岳母也要两肋刀的。”

  村妇说:“你还好意思开口,正是你在我娘俩的两肋上各了一刀,才成今天这样,走的被走了,没走的成天抹泪过日子,找你不如找自己。你要就好好,别眼抹泪的象是我在强你。今天算给你面子,让你最后一回。”

  夏雨就不再说话,楼道间有人在走上走下,街上汽车在叫,人儿在嘈。对面一家录像室飞来吭哧吭哧的声响,象在播三级带。一家OK在唱歌,听那哈声哈气的调儿,象是农民进了城,一会音响里飞出一个年轻女人格格的笑声,再一会又啥都没了。

  夏雨边动边咬着村妇耳问:“岳母,梅哪去了?”

  村妇哼哼的说:“不晓得。”

  夏雨一阵紧抵,趁村妇快乐地扭起来,去合了儿说:“梅去了哪里,岳母是晓得的。”

  村妇扭着紧搂了说:“冤家,别、别管她,里面好,哟、哟,咋那么,好久没这么过了,快、快动么,我们快活就是了。”

  夏雨再一阵紧耸,去着胖问:“岳母,你说说梅哪去了,我好去找她。”

  村妇痉挛起来,痉挛过后,推着夏雨骂:“你是来干的,还是来刺探我女儿情况的?她被你们走了,还要拉回来五牛分尸吗,你给我滚出去。”

  夏雨闷闷不乐爬下身子,村妇扯过枕巾,一边揩着埋怨了说:“你跑来干什么,你要干就去干秋莹,她的高贵,干了可以升官发财,我娘俩的低,干了就污着你身子,误了你前程。好端端一个家,被你们搅得哭的哭逃的逃,我就守着灯哭了好几夜。我原说散就散了,再也不和你来了,今天咋鬼心窍被你哄着搞了。老实人就死心眼,爱被别人哄,吃老实亏。以后别来找我,我算看透了,知识分子都不是好东西,比不得我们农民。”

  夏雨从阁楼出来,尽管乐了一阵,可梅没找着,还受了村妇的叽落,觉得十分的委屈,晦气地回到套房。秋莹不在,婉婉又不知去了哪里,懒得做饭,泡碗方便面吃了,点上只烟去翻报纸解闷。翻了两张,发现一则寻人启事,眼睛一亮,拍着脑袋说:“我咋这么傻,H城十来万人,一个人去人海里寻,岂不寻到牛年马月?何况女人脸皮薄,即使碰着还有不躲开去的?启事一发,众人帮找,只要不逃到天上去,总有一个要找着,就是拉不回来,送个信儿也好。”

  于是拿纸写了十来张寻人启事,标明梅姓名、年龄、别及体貌特征,注明领回人酬金五千,提供线索一千,当面兑现,决不拖欠。去电影院、汽车站、十字街口及农贸市场等显要处一一张贴了。启事一贴出,引得全城的人都围了看,打听梅是什么人,因什么事逃了出来,知情的就眉飞舞叙说一番,人们便当作头号桃新闻传遍大街小巷,再水般涌去卤鸭店,冲着小老板笑,不买卤鸭的也要称上三两只,卤鸭店生意倒一下红火了五六天。

  夏雨贴完启事,前脚刚跨入门,晓晓后脚就来索酬金。夏雨问梅在哪里,晓晓说在卤鸭店小老板的上,夏雨一听傻了眼,股咚地落到沙发上,瞅着天花板发呆。

  晓晓说:“老板,我喊不动她的,还是你去吧,我带路。”

  夏雨气得顿了脚吼:“去喊个,跑到那儿,还不是包子打了狗。”

  晓晓摊着手说:“不去,就拿酬金来。”

  夏雨黑着脸摸出一千,甩到晓晓手里,埋了头一股一股的长气。

  晓晓把钱揣进长丝袜里,瞧屋里没人,去夏雨面前站了,拿发辫扫着肩头说:“老板,别生气么,梅姐走了,还有我们呢,你需要啥就喊一声,随喊随到,服务质量也不比她梅差。你气倒了,我们靠谁去?”

  晓晓见他没反应,抓过一只手说:“老板,你看那天花板上是什么,怪吓人的。”

  夏雨仰头去瞅,天花板上除了石膏图案圈外,什么也没有,正要啊斥,手就触着个极暖极滑的东西,扭头来看,见晓晓已解开衣,出一对雪来,自己的手被按在一个园上,脸就红得如猪血。正要回,晓晓使劲朝下一拖,又碰着个滑溜溜的槽儿,低头去瞧,晓晓的健美褪到了腿弯,下一片的光白…

  晓晓到此时已是情不自,身子一歪坐到夏雨膝上,去吊了颈儿“雨哥”“雨哥”的喊。

  夏雨气得一膀子把晓晓甩到地上,顿了脚吼:“滚、给我滚出去!”

  晓晓吓得从地上爬起,扎着朝门口跑,头砰地碰在门上,惊叫了一声,拉开防盗门逃了出去。

  晓晓走后,夏雨倒在沙发上闷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外有人按门铃,起身去开,见是婉婉。婉婉进屋就举着一封信喜滋滋的说:“老板,我见着梅姐了,她见了寻人启事,就写了封信,托我带给你,看来梅姐还没忘记你哩。”

  夏雨见婉婉手里确实有封信,又惊又喜,就要去接。婉婉笑嘻嘻去身后藏了说:“怎么,不谢谢就白给?”

  夏雨急着要看信,口里说要谢的,那手就闪到身后去抢,正要抢着,婉婉忽地举到前,夏雨就从背后去抓,信没抓着,却抓着了两个胖。夏雨见那信又飞到下,放了手去夺,婉婉小手一晃,那大手就落了空,一下按在肥突突的户上,这一来,夏雨象失了魂儿,信也不抢了,揽着儿隔了去摸,婉婉就哼哼着不动了。

  好一阵,婉婉吁吁扭起了,夏雨才清醒过来,慌忙撤开手说:“婉婉,你不怪我吧!”

  婉婉跳到一边笑道:“谁怪你了,我要你说具体点,咋谢法。”

  夏雨说:“买双凉皮鞋儿。”

  婉婉说:“大冷天的穿凉皮鞋,我才不要呢。”

  夏雨说:“那就买只电子表吧。”

  婉婉撇着嘴说:“小家子,电子表值几个钱?晓晓说了句去向,你就给她一千,我还带着信儿,连条项链也不值?”

  夏雨说:“那就项链吧。”

  抓住婉婉一只手,夺过信来,扯开一看,原来是梅写的一封信和一张离婚申诉书,信里叫他别再去贴寻人启事,也别再找她了,她和他本没扯结婚证,只是一起同居几年,成了事实婚姻,现在双方感情破裂,要他签字解除非法婚约。

  夏雨气得把信纸和申诉书卟地甩到地上,倒在沙发上直气。

  婉婉见夏雨气成那样,不知信里写了啥可怕的事,想问不敢问,要走又不敢走,跟着呆傻傻的站在一边。

  秋莹从公司夹着帐本回来,见两人一个象打闷了的狼,一个似吹涨了的猪,笑着去拉夏雨,夏雨黑着脸不理。秋莹恨恨瞪了一眼,去推婉婉问道:“怎么,天垮下来砸了他的么?”

  婉婉朝地上鲁嘴儿,秋莹去地上拾起一看,撇着嘴说:“我当那河大水发来冲了夏经理的龙王庙,原来是这点小事。这个梅也是,自己偷了男人,说清楚不再偷就是了,竟耍起小孩子脾气来,写啥离婚申诉书。这一写,好象偷人的不是她梅,倒是我们的夏相公夏经理了,怪不得气成那个样。”

  把离婚申诉书到夏雨手里说:“有啥好气的,她要你签你就签,你又不是七老八十,找不着女人,等着作你老婆的人还排了十里长队哩。”

  夏雨铁着脸说:“签、签,你只晓得签,一签人就走定了。要签你去签,我是整死也不签的。”

  把手一甩,那申诉书就如蛾儿展翅飞扬起来,飘飘颠颠去盖了秋莹的脸,秋莹一把抓在手里,跳着脚去揪了夏雨耳朵骂:“你这粑耳朵,你这没骨气的,她给你戴绿帽还没戴够,还想戴三年五年八年十年,你还有点男人气气没?人家好心好意劝你,倒冲着我发猫儿。有能耐向小老板发去,是他抢了你婆娘,你去打他一顿,再把你爱夺回来,大家一起过日子,我也不是容不得人的人。”

  边骂边去拉夏雨,夏雨紧抱着沙发靠抵死不起来。秋莹拉的累了,叫婉婉递过茶喝了一口,又着骂:“去呀,咋作缩头乌了?你还有脸在女人面前充好汉?那晚听见小老板在干你婆娘,你不去营救,倒逃回来灌黄汤,我就知你是扶不上墙的泥。我帮你收拾小老板出了口气,不但不谢我,反成天黑脸跷嘴的嫌我破坏了你们夫关系,落上个待不得人的罪名。真是好心不得好报。”

  秋莹骂的够了,走到写字台边说:“你赖着不去就别怪我了,你看我敢不敢签,写几个字要费多大精神。”

  展开申诉书,在签名处刷刷写上“夏雨”大名。

  一周之后,H城有两家举行婚礼,那排场就非同小可。一家是开卤鸭店的小老板,为弦耀娶个天仙似的老婆,邀了二十辆摩托和十辆小四轮,披红挂彩,风风火火环城一圈,很似国军出动的巡逻队。一家是秋莹夏雨,出动四十辆豪华轿车,请了县长夫人苏兰押队,挂彩披红,浩浩绕城一周,那阵势又象哪国总统出巡。

  两家绕城时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在汽车站狭路相逢。小老板那边的狗儿车们仗着街痞脾,摇旗呐喊横冲过来。秋莹这边苏兰打头阵,驱了轿车去街心一站,县长夫人哪个不认得,狗儿车们就象挨了的狗,呕呕叫着四处逃窜,那天正逢周六旺市,一时间砸翻无数水果铺和炸洋芋摊。

  绕城完毕,小老板订了几家农民餐馆,摆上腊罗卜汤,任过往行人吃喝。秋莹包了全城高档酒家,邀请政府官员、商界巨子、教育名,车水马龙开起大宴。小老板爆了三千元黄陂鞭炮,炮屑飘一城。秋莹放了两吨半烟火,银花火树映红了半个天。小老板拟放三天天电映,秋莹请来市歌舞团及京剧团扎台唱大戏,把全城搞了个万人空巷。

  毕竟小老板斗不过大老板,放了一晚后,就打发放映员说,别放了,再放下去还不只剩下你我两个看?

  在婚礼前,夏雨曾托婉婉晓晓给梅送去请柬和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他离婚结婚都是被迫的,他一直在找她,他一辈子忘不了她的情,他虽是男人,但他要学《柳荫记》里的祝英台,生不能复婚,死后到曹地府也要和她做鬼夫

  信里还夹上半边小镜,以示将来破镜重园之意。梅读不懂半边镜意义,却念懂了信的内容,忆起往日情份,伤伤心心哭了一场,派人送来两千元贺礼。夏雨收礼后才知道梅同结婚,添了双倍的钱,选购一套高档西洋陪奁,派婉婉晓晓悄悄送去。

  婚礼绕城时,夏雨木偶似的被推上礼车,和秋莹并排站着,驶出几丈,那头就勾耷下来,秋莹去掐他颈脖儿骂你没颈骨了,象犯人样埋着,让人见了不笑话?

  轿车和狗儿车碰了头,夏雨偷眼去看,见小老板前佩戴朵脚盆大的纸红花,叉着两条鸡腿,立在敞四轮上,骄傲的冲了自己笑。却不见梅,目光又去扫狗儿车队,终于发现打头的一辆拿红布和彩花四面围了,心想梅是坐在里面的了,眼睛就直勾勾去盯。

  可惜那红布就象一道长城或什么喜玛拉雅山,把他和她隔离在两个世界,鼻子一酸,滴溜溜滚出两颗泪来。人都是感情动物,她在他身边倒不觉怎样,一旦失去才发现她的宝贵,脑海里就闪现出柳溪河、杂柳林、小木屋,还有那充无限柔情意的草屋子…可些这一切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甚嚣尘上的街市和勾心斗角的人,那泪就瀑布般的涌,头“崩儿”一声去砸了车顶。

  秋莹恼恨得掐了他一爪,他才抬起模糊泪眼,极无聊的去瞅头顶上掠过的一对麻雀儿。

  绕城回来,又放了通礼炮,婚宴就开始了,秋莹披着两丈长的婚纱,兴致拉着他去敬酒。夏雨挤入喧嚣嘈杂的宴海里,人就颠晕起来,不是把女客喝的峨眉雪潺到男客五粮里,就是把五粮倒在女客装峨眉雪的杯里去。婚客们向他贺酒,不喝就不喝,一喝起来又来一杯干一杯,来一碗干一碗,别人递了瓶儿来,就嘴对了嘴咕噜噜的灌,灌到后来,酒儿泪儿一起朝,一出门便哇哇哇的了十几大堆…

  客人一散,苏兰把两人推入房,秋莹把婚纱一就来了气,拍着桌儿骂:“没见过你这没骨头没气节的脓泡,梅甩了你,也没给你少丢面子,还厚着脸皮去街上贴啥寻人启事,闹得城人人笑话,骂我是《红楼梦》里的薛宝钗,耍掉包计赶走多情的林妹妹,独霸了你这个活宝玉,背上恶名声。这且不说。离婚时连本带利给了她十六万,这也算大方上的大方了,你还背着我搞小动作,送什么请柬,什么情书,什么西洋高档陪奁,你那么大方的,咋不把我也拿去送了人?”

  骂着向夏雨扑去。夏雨正擦脸上汗水,生怕抓破了脸,撒开腿绕着大跑。

  秋莹就绕着大追,边追边把上的婚枕、婚被、婚袜、婚鞋直往夏雨头上摔,夏雨一边跑一边举着双手接,接到后来接不下去了,就往客厅里逃。秋莹追到客厅里,抓起门角的扫帚向夏雨头上打去,夏雨慌忙拎块沙发垫作了盾牌去挡,帚儿划条弧线向脚下扫来,夏雨忙把“盾牌”朝下去抵,这次却没抵住,扫过茶水的帚须卟地打在大腿上,一条新料白西便落上一幅美丽的彩绘。

  秋莹还不解气,举着帚须去扫夏雨的脸,夏雨转身逃进浴室,把背紧抵了门。秋莹拿脚踢着门骂:你再象在柳溪学校那样屙假屎懒着不出来,看我不把客厅里的彩电录像给砸了!夏雨才拉开门,乖乖作了俘虏。

  秋莹把夏雨拖到客厅里,当了苏兰的面,揪着耳朵继续骂:“婚礼绕城多风光的,他却勾了头,象绑到杀场陪杀似的,真丢人现眼。婚宴上去给客人敬酒,峨眉雪潺了五粮,五粮去潺了峨眉雪,让人家骂我们买假酒假水诈客人的钱,啥脸都让他给丢尽了。别人敬他,不喝就不喝,一喝就赌了气一碗一瓶的灌,出门就了十几大堆,象肚子里装着几百年沉冤似的。知情的知他是扶不上墙的泥,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天天关了门打他,好象我是罗刹转世专吃人似的。”

  秋莹骂到后来,使劲一扯,夏雨“哎哟”一声,跌到地上。

  苏兰看不下去,去拖开秋莹,扶起夏雨说:“我们这位姑爷是不忘旧情的,你秋莹也好福气,选了个千里难挑的情种。”

  秋莹骂得脸是汗,去倒水擦着说:“我咋不知他是情种,当初就看上他是情种,才决定嫁给他。可他脾气越来越古怪,那情儿就专往无情人身上撒,对他有情的倒被他看了,好象他是什么大人物,你是专门去巴结他似的。我就没见过这种情仇不分的糊涂蛋。不给点颜色看看,将来尾巴还不跷到天上去?”

  苏兰劝了一会,告辞走了。苏兰一走,秋莹去关了大门,扬着白手儿扑到夏雨怀里,心肝宝贝的亲了叫,叫了一会,心痛的去摸着耳朵问揪肿没,揪肿了就涂点红药水,一会就消的。再倒过温水给他擦帚迹,边擦边说:“亲亲,你想想,你在婚礼上的表现实在太差了,兰姐是看见了的,婚客们也是看见了的,我知你心里苦着,其实我也不好受,不说你两句,面子上咋过得去?骂是亲打是爱,不亲不爱我才懒得动手哩。”

  擦毕,着婚花的头就往夏雨怀里顶,顶到芙蓉帐里,上身子去啧儿啧儿的亲。

  婚后转眼到了次年,局里变更局长,那宝座本该夏雨去坐的,却被另一位麻脸运动专家运动了去,据说那麻脸是花了二十万运动费的。夏雨并非出不起这笔钱,而是他放不下面子去做那买官的勾当,因此竞争前就自动退了场。

  也在这一年,秋莹当选为县工商联副主席,一月有半月要外出开会进货,就劝夏雨办了停薪留职手续,专作公司副经理,管理门市。梅村妇走后,主门市缺人,秋莹把婉婉调去作了售货小姐。晓晓因检举梅有功,被安排到次门市坐了收银台,晓晓一阔,便学外国把长辫剪了,把发染成焦黄,去街上另租了一间屋,搬了出去住。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五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