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二十七章
  次,夏雨一来精神不振,二来恼着婉婉,整个上午躺在上。中午婉婉来做饭,做好喊他吃,他推说感冒了。婉婉去买了安必仙、康必得之类的感冒药,冲了糖水,放到头上,叮嘱一阵怎么吃才去上班。婉婉一走,夏雨起来撒,恼得把药一鼓脑儿倒在厕所槽里,再去蒙了头睡。

  其实夏雨错怪了婉婉。婉婉自那次送信被夏雨触了身子后,就象雨淋醒了的花儿,一门子心思为他开放,那时节,别说夏雨动手动脚,就是一点极微的暗示,婉婉也会把一切都无私地奉献给他。

  可他心里装着梅,那言行就从没越过轨儿,直到梅离去她又成了他的侄女,他才把情儿越份地朝她身上洒。可这时的婉婉却矛盾得很,一方面她喜欢姑爷,不依心里实在不干,一方面女儿家面子薄,做起那事来又不得不考虑人为的姑侄名份,不象男人们那样洒随便。

  那晚洗完澡,心里矛盾了几十遍,把门解了又扣,扣了又解,最后还是留了,躺着等姑爷。等到十二点,晓晓来搭铺,担心姑爷撞着不好,把让给晓晓,大着胆子赶到套房,见姑爷没回来,才去同一个女职员睡了一夜。不料这一小小的变故,竟气翻了一个大经理。夏雨得的什么病,婉婉心里自然很清楚。

  晚上婉婉来做饭,见槽里倒了药,也不去扫,径直去大边坐了问:“姑爷,你上厕所摔了斤斗了?”

  夏雨说:“没摔呀。”

  婉婉说:“咋药儿撒了一槽?那是花了五十六元买的呀。”

  夏雨扯过被蒙了头说:“不想吃,就倒了。”

  婉婉说:“不吃药病咋好得了?”

  夏雨在被里恨恨的说:“死了算了,活着没意思。”

  婉婉说:“姑爷死不得的。你死了秋莹姑咋办呢,还有这么个大公司咋办呢?”

  夏雨说:“她去另找么,世上男人多得很,还怕找不着?公司、公司就让它垮了好了。”

  婉婉吃吃笑着说:“还有另一个呢,我帚化妆油不是白帚了?”

  夏雨把身子朝里翻去,火冲冲的说:“帚了也白帚,我恨死她了。”

  婉婉见他话儿冲,去头拿面镜子,一面照,一面理着发儿说:“姑爷是最恨女人的,全公司的女同胞都说被你恨遍了,就连我捡的药,也恨得别处不倒,专倒在最污秽的槽里,好象我也是粪渣儿似的。

  要说你不恨的人倒有一个,可惜她又走了。”

  夏雨突然掀开被子,盯着婉婉问:“你昨晚去哪了?”

  婉婉放下镜子说:“睡在我房间呀。”

  夏雨扭过头去说:“撒谎。”

  婉婉惊讶的说:“姑爷,昨晚你去了我房间了,几时去的,见着什么了?”

  夏雨红着脸不作声,婉婉将一缕发捺到脑后说:“昨晚洗澡后,我是睡在我屋里的,睡到十二点,晓晓母亲和妹妹进城占了她的,来和我搭铺,我说我到套房去睡,去了套房你又没回来,就和另一个女职员住到一块了。”

  夏雨翻起身子,吃惊地问:“你到过套房?”

  婉婉笑着说:“我可以骗晓晓,也可以骗公司的任何人,怎能骗姑爷呢?”

  夏雨一翻身去抱了婉婉,上,扯着三角骂:“你这鬼妖,害得我好苦!”

  三角拉了下来,掏出那东西,正要往里送,婉婉推着说:“姑爷,我、我是你侄女呀?”

  夏雨股一沉,抱着边动边说:“姑爷侄女都是人,男人女人都这样。”

  婉婉哼了一声,就不再推拒,撒手由夏雨顶。了一会,下面一片滋滋水响,一股快袭来,就搂着夏雨姑爷姑爷的叫,夏雨也亢奋的喝了嘴儿侄女侄女的喊,叫喊到后来,两个就如蛇在一起,一个雨哥雨哥的呻,一个婉妹婉妹的气。又到后来,就都不说话,只把那大腾得散了架似的响,响过一阵,一声闷响,都叠着不动了。

  夏雨从婉婉身上爬下来,已是头大汗,婉婉扯过枕巾给他揩着问:“姑爷,你的病好了?”

  夏雨说:“好了,全好了,侄女是大医生哩。”

  两个起做晚饭,夏雨主动洗菜,婉婉炒,好端到桌上,姑侄对坐着吃。

  夏雨抓了大碗喝酒,婉婉给他斟,夏雨呷了一口,递过去叫婉婉喝,婉婉只会啤酒,不会白的,呷了一口脸儿便呛得通红。夏雨抱到膝上,亲一次嘴喂一口菜,喂一口菜又亲一次嘴。嘻嘻哈哈吃的毕了,婉婉要去洗,夏雨把碗筷推到水槽里说明天洗,拉着婉婉去看电视,电视旁的壁镜里就映出两颗相碰的头。

  看了阵电视,尽是些杂七杂八广告。夏雨拉下婉婉头,扳着两腿抱到膝上,镜里便映出平张了的大白腿和中间一个黑窝儿来,叫婉婉去看,婉婉瞅了一眼,羞得紧夹了双腿,骂姑爷好坏的。夏雨又扳,这次黑窝里便出现两片蚌,对着拨了两下,蚌地张开来,出个红骨朵儿,立如花生米。夏雨去着问那是什么?婉婉一面红着脸说不晓得,一面身扭如蛇地叫,叫得没力气了,夏雨放平身子去看,那孔儿已泉涌如

  夏雨动起来,掏出硬梆梆的东西,扳过婉婉对的准了,滋的按坐下去,搂着边动边问:“婉婉,抵进去没?”、

  婉婉哼了一声,说:“抵进去了。”

  夏雨问:“抵进哪儿了?”

  婉婉说“里。”

  夏雨问:“谁的?”

  婉婉说:“侄女的。”

  夏雨说:“干得么?”

  婉婉说:“不晓得。”

  夏雨就背靠了沙发,搂着婉婉把那股一下一下的猛,婉婉就蛾儿似的抖着身子哼,夏雨见她哼得十分动人,去喝了嘴问:“婉婉,舒服不?”

  婉婉吐着舌尖说:“舒服。”

  夏雨问:“咋舒服的?”

  婉婉说:“那东西在里面一动一动的,里面就麻酥酥的。”

  夏雨说:“昨晚咋不让我干?”

  婉婉着说:“人家没洗澡,身上汗渍渍的不好闻,还有,姑爷干侄女,不好意思。”

  夏雨说:“今晚咋让我干了?”

  婉婉说:“姑爷估倒干的。”

  夏雨笑着说:“我在强侄女了。”

  两个就笑,笑了一阵,婉婉问:“姑爷,你有秋莹姑的,咋想到来干我了?”

  夏雨说:“喜欢你。”

  说毕,一阵紧摇紧动又一阵息之后,夏雨身子一颤,一股了进去,婉婉也一阵紧扭,返手抱着姑爷不动了。一会儿,一股稀糊糊的东西就顺着夏雨,婉婉要下来揩,夏雨不让,搂着去吻满月儿似的脸问:“婉婉,姑爷干侄女有意思没?”

  婉婉羊羔似的伏到怀里说:“有意思。”

  夏雨说:“还干不?”

  婉婉嘻嘻的喝上嘴儿说:“要干的。”

  当晚婉婉就睡在夏雨大上,直到天明才离去。

  夏雨和婉婉上手,就一刻也离不得,白天避了众人亲热,到了晚上,不是婉婉摸来套房,就是婉婉自个留了门,让夏雨摸去她上,这样摸来摸去,又摸出了一段情话来。

  婉婉有个妹妹叫婉儿,也是生得极俊的,十八岁初中毕业,留在家里无事可做。一天从柳溪来看姐姐,婉婉领着去商场买了些吃的穿的用的,晚上吃过晚饭,和自己睡做一。那天夏雨去柳溪镇送货。

  货车开到镇里,因他是城里出了名的款爷,又是柳溪人,先由镇长办了顿丰盛的招待,再由商家们轮番拉去喝恭维酒,一喝喝到晚上九点,镇里书记是柳溪村人,要讨好他,拉他去进OK。夏雨被烈酒烧身,也巴不得找个地方上的女儿,就答应了。

  书记把他领到一间昏昏暗暗的屋子里,上早等着个只穿了背心短的小女孩。夏雨也是急,来不及辨认,就扯过身子,一头亲,一头从衩边去摸小,摸得女孩吁起来,正要放倒,忽觉声不对头,慌忙挣起身子问:“你是谁?”女孩娇滴滴说:“夏老师,你不认识我了?你在柳溪教书时,我在读一年级,你当了老板,我还去秋莹姨那儿玩过哩。”

  雨吃惊地说:“你、你是书记亲妹子,咋到这里来了?”女孩说:“哥叫我来陪你。”

  夏雨问:“你陪过人吗?”女孩嘻嘻的说:“陪过的,县里来了重要部局长,哥都叫我去陪睡。”

  夏雨怀疑的说:“你去陪睡,他们要你陪吗?”

  女孩笑着说:“咋不要的?他们不仅夸我生得象朵花蕾儿,而且做起那事来,做完一回还来二回、三回。有一次,一位部长了颗‘伟哥’,从晚上十一点做到早晨七点,直到我哥喊吃早饭了,他才下,临走时还说,下次来还要我陪他。”

  夏雨说:“那些部局长知道你是书记亲妹子吗?”

  女孩说:“知道的,他们都称赞我哥,赞他工作做得好,还关心同志,有舍己为人精神。”夏雨就皱着眉道:“你十六岁不到,你哥咋叫你去做那种事了?”

  女孩说:“哥说这叫做公关,上下级关系搞好了,啥事都好办。”说着就要解子。夏雨慌忙推开说:“你等等,我解个溲再来。”

  慌急急拉开门,去街上叫醒司机,一溜烟开离了柳溪。夏雨回到套房,一来因镇书记是出了名的贪官,在柳溪的口碑就极糟,二来他今晚拿十六岁不到的妹子讨好自己,那行为未免太卑劣,心里又气又恼,又倒了半碗“千杯少”喝。

  喝后,那在柳溪要儿更憋得不行,醉汹汹摸到公司婉婉屋里,摸着边一个女人,淋淋的,乘着酒,对准孔儿就耸。那女人也是早开了槽的货,被耸醒来,也就脸贴脸的搂了,两个你来我往,你我送,啪啪哒哒,吁吁,把那掀得要翻了似。这一来,才真把婉婉给惊醒了。夏雨干的正是小侄女婉儿。

  原来婉婉睡在边,婉儿睡里面,后来婉儿起,没来得及拉了一裆,上后婉婉闻着味,就移到里边,婉儿扯掉衩,光着股睡了边。

  婉婉被摇醒来,扯灯一看,见姑爷骑在妹妹身上,动得好的,忙把灯拉灭了。夏雨搂着婉儿的丢了,翻身下来,又碰着一个女人,嘴里嘟嘟囔囔叫着婉婉。

  婉婉去掐他股,那酒就醒了一大半,才知上躺着两姐妹,歇了一会,爬到婉婉身上补过。婉婉起先还咬被忍受,干到动情时,也忍不住娇啼婉转,颤语呻,做出各种看不见的情态来。

  婉儿完事后已认出姑爷,正兀自高兴,听得姐姐呻唤起来,知道他们早偷上了,心里就骂:还说来干我哩,原来你两个早偷上了,还装模作样一个睡套房,一个睡公司,去哄那些只知道吃干饭干不来的人。

  骂过了忍不住去摸,摸着姑爷和姐姐的合处,一阵急,去搂了夏雨喝嘴。婉婉原是心地极宽的人,听得妹妹成那样,想起自己在城里吃好的穿好的,妹妹还在乡下受苦,心里很是不忍,待夏雨要时,忙推着叫给妹妹,夏雨就去骑了婉儿,把那咕噜噜了进去。

  婉儿耍了两天,见城里成天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便赖着不走,要留在公司,夏雨犟不过这个小侄女,只得安排她去打杂。

  婉儿在公司做了勤杂工,却啥事也做不来,便天天着姑爷,夏雨去东她去东,夏雨去西她去西,只把姑爷当作情郎来跟。一个下午,夏雨去仓库盘货,婉儿跟了去。

  清点一阵,婉儿见四壁挂着黑帘,又没个外人,去掩了门,把一条腿跷到凳上,拉过姑爷的手说,下面象有虫儿在爬,要夏雨去摸摸。夏雨当了真去摸,小妖没穿内,一摸摸着两瓣滑滑的,一动又是一手的水。

  婉儿哼哼的问摸着虫儿没?夏雨笑着说没虫儿的,只摸着个。婉儿说没虫儿,咋里那么的?夏雨说长在你身上,我咋晓得的?婉儿不依,去扯出姑爷巴,硬说那是专吃女人虫的,让它进去吃吃。

  夏雨只得抱着她去靠了墙壁,抵一阵,又总不如人意。婉儿急,刷地扯下一幅黑帘,去地上铺了,叫姑爷躺着干。夏雨哭笑不得,爬上去敷衍一阵就要起身。婉儿掐着股骂他不专心,要罚二遍。

  夏雨只得认起真来干,一干上婉儿就扯了喉咙叫,夏雨去掩嘴,嘴没掩住手倒被咬了一口。

  了,婉儿扯着姑爷耳朵问:“你咋偷上我姐姐的?”

  夏雨红着脸说:“两个都愿意,谁偷谁了?”

  婉儿笑着说:“你两个不是她偷你,就是你偷了她。其实,你和秋莹姑结婚前,我就想过来偷你的。”

  夏雨笑着说:“你在柳溪读初中,能偷我?”

  婉儿说:“秋莹姑和梅姐读小学时,不也被你偷了,谁不知你是偷女人的老手?你偷得,我偷不得?”

  夏雨就红着脸不作声。

  婉儿格格笑了一阵,去喝了姑爷嘴说:“老实告诉你,我偷的比你还多哩?”

  夏雨吃惊的问:“你偷了谁?”

  婉儿说:“男人呀!喜欢谁就和谁困。”

  说过了,又搂着夏雨吻起嘴来道:“我们私奔吧。”

  夏雨吓了一跳问:“奔哪儿?”

  婉儿说:“海南。我姐夫在那儿,一天能挣几百元的。”

  夏雨说:“我不走一天也是几千元,要去你自去,我是不去的。”

  婉儿去扯了耳朵问:“你去不去?”

  夏雨被扯痛了,只好投降说:“去、去。”

  婉儿放了手说:“我晓得你在哄我,你怕秋莹姑姑扯你耳朵,也放不下我姐姐。我是要去的,我和姐夫早约好了。”

  夏雨说:“你姐知道不?”

  婉儿说:“能告诉她吗,告诉她她还不给气死了。”

  夏雨说:“你们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

  婉儿笑着说:“我们早做了那事。姐夫和姐姐结婚前,我就同他干上了,我们是在草屋里干的,第一次进去好痛的,二次三次就不痛了。结婚后姐姐晚上同他困,我就白天拉他去后山上干。前次他从海南回来,我是白天晚上都偷着和他干了半月的。他那东西比你的还大,一干起来要三四回水,我那儿就是被他搞大的。”说着叉开腿来,自个把手去扒,叫姑爷看,夏雨只见雪一样的户下一个红亮亮的喇叭口儿,正汩噜噜往外冒着白浆,又是一个没长的。

  正要抬头,婉儿突然一把把姑爷的嘴按在自己孔上,去揪着耳朵问:“我刚才的话,你告不告诉姐姐?”

  夏雨被憋得闷声闷气一连说了三个不字,婉儿才放了手。

  夏雨抬起头来,就糊了一嘴的白浆,正要去揩,婉儿笑着去他下扯过巴,拿掌作刀横了说:“你敢去告,看我不把这狗卵一刀给劈了!”

  两个又去清货,清了一会,婉儿嚷着有虫儿在爬,又要姑爷的东西进去吃。

  夏雨知道小妖厉害,不敢不依。两个躺到帘上,一起来婉儿就蹬了两脚叫,一脚蹬着货架儿,货架摇晃起来,一瓶雪花膏“砰”地砸在地上,如爆炸了颗炸弹,震得库房和走廊嗡嗡作响。老会计从门市结帐回来,正要进会计室,听得巨响,吓得了一裆的,提着儿推门瞧了老半天,终于瞧见一对白股,咳了一声嗽,慌忙退了出来。

  此后婉儿仍天天夏雨,直到秋莹回来的前一天,向夏雨要了五千元,到海南找姐夫去了。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二十七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