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三十章
  苏珊抬起头来,吃惊地望着苏兰,苏兰拿筷头点着盘子说:“你看那些挣钱的男人们,拼死拼活去包工程,办公司,做倒爷,还挖空心思吃什么信息费回扣费,辛辛苦苦挣点风险钱,不是被老婆搜刮了去,就是泡OK畜情妇,嘻嘻哈哈到别的女人兜里。女人得了钱打扮得换花枝招展,又去找更多的男人,挣更多的钱。这叫做男人是牛,女人是猴,男人找钱女人花。不会找钱的笨伯就给女人作保姆。你没听说H城的OK小姐一大半都是带了家室的,女人陪款爷困觉快活,男人揪就洗衣帚地带小孩,女人下班回来,男人还得去烧水做饭,洗脚抹,把女人当作祖爷来侍俸。这还不算,女人领回个款爷来,把那的山响,男人还得去站岗放哨,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你说说,这不明是男人天下,实是女人的世界么?”

  苏珊生活在她的小圈子里,除了乐,没去想过社会上的林林总总,听苏兰一说,象开了眼界,挑块肥翅递过去说:“真不愧是县长太太,晚晚和太爷一,被带携出一番高论了。”

  苏兰把翅放回盘里,苦笑着说:“别提那老不中用的了,人们都说我落到权窝钱窝福窝,享不尽的荣华风光,有谁知我的苦衷呢,真落到了福窝里,还会自个跑出来喝寡酒?”

  苏珊知道她底心事,就不再说话,埋了头去夹翅。

  苏兰愤然呷了口酒,盯着苏珊问:“你见过夏雨么?”

  苏珊突地红了脸说:“提他干啥,我们早离了。”

  苏兰说:“离了就不能问啦,他又结了婚哩。”

  苏珊撇着嘴说:“晓得的,先找了秋蝉,是个农民,秋蝉死了,又娶梅,还是个农民,这种人除了找农民,还有啥能耐?”

  苏兰笑着说:“你就不知道了,他现在娶了秋莹。秋莹也是一个大美人,中专艺校毕业的,分在文化宫,舞蹈跳出了名,逗得那些县长、部长、局长们成天围着她转,向她写求爱信,她还瞧不起哩。后来停薪留职,开个化妆公司,挣了上百万,年青青的就当上个协主席、工商联副主席,还被评为企业改革家和拨尖人才,在商界红得发紫哩。”

  苏珊红着脸说:“我也知道秋莹,她还到我们学校辅导过舞蹈,人长得很美,舞也跳的不错。人们都说H城有三大美人,排头的是你和我,其实我已徐娘半老,还算啥美人,再一个就是秋莹了。秋莹凭她那条件,咋会和夏雨一个乡巴佬教师结婚?”

  苏兰说:“其实梅也是很美的,只是没参加社活动,鲜为人知罢了。秋莹原是夏雨的学生,那舞蹈还是夏雨启蒙的,为报恩一直在追夏雨,追到后来,就挤走了梅,一年前和夏雨结的婚,结婚时还请我去主持婚礼哩。我真不理解,你当初咋把夏雨给甩了?”

  苏珊说:“那是个窝囊废,见着就心烦。”

  苏兰叹口气说:“夏雨虽窝囊,却也是个美男子。我最瞧得上的他还是百里难挑的情种,梅跑去跟了小老板,他找不着就到街上贴寻人启事,梅后来和他离了婚,他又送陪奁,为她哭鼻子,就象《红楼梦》里的贾宝玉舍不得林妹妹。

  正因这样,才被秋莹管得极严,动不动就揪耳朵。说真的,能和夏雨一起倒是福气,可惜家有严,他就不自由了。”

  苏珊对夏雨本来就一肚子的气,见苏兰如此崇捧,又是一肚子的忌恨,就冷笑了说:“兰姐那么瞧得上的,咋不把他也勾了来?他在乡下就是勾女人的老手,什么农民、学生、老的、少的都不嫌,干了不少不开钱的便宜,为这事教育局还差点处分了他哩。”

  苏兰脸色就不好看,埋头去呷着酒说:“我能勾了他?我还没那本事哩!”

  苏珊抬头去看柜台上的妇人,正面了街往一个坛里倒酒,里面的厨师在头大汗往锅里下料,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在往桌上端酒送菜,一个美少妇在穿来穿去收钱,堂里十几张桌子都坐了,生意很火暴。探过头去小声问:“你儿子呢,咋没陪你来?”

  苏兰红着脸说:“读大学走了。”

  苏珊恭维说:“不错么,能考上大学也算高才生了。”

  苏兰瞅了卖酒妇人一眼,扭回头来愤愤的说:“高材个,高考五科考了一百分,还拿着分数单叫他老爸给偿钱,说一百分是分。真丢他老子的脸。后来还是他老子去开后门,去省里一所新开的大学读了高价。”

  苏兰说到这里,探过头来神秘的问:“听说罗局长有两个宝贝儿子,对你都极好的,常陪了转公路,现在哪去了?”

  苏珊没防县长太太对自己家底摸得这么清楚,那脸就象被火烧着,好半天才说:“大的不争气,被他老子送到电力公司,混口饭吃。小的倒乖,可学习也不专心,也是开后门上高价中专去了。”

  苏兰喝下最后一口酒说:“看来我们都可怜了。”

  说罢吃吃地笑,苏珊也跟着哩哩的笑。

  酒杯空了,盘里翅也亮了底,卖酒妇人走过来问还要点什么,苏兰摇了摇头,苏珊要去掏钱,妇人忙按着手说:“两位夫人,刚才老板打过招呼的,这点酒菜钱就不收了,以后喜欢吃什么,请常来。”

  两人以为酒家不是打名声也是慕名给吃,也就不问什么,擦完嘴提着小提包出了门。

  苏兰苏珊来到街上,已是华灯初放,人,两人站了一阵,便一前一后去逛夜市。

  H城的夜生活是丰富多采的,单那烧烤、麻辣烫就排了数里香阵。尤其火锅店不仅布两边大楼,而且品类极为繁多,什么牛、羊、狗以及天上飞的,水中游的,地上爬的,只要吃不死人,都成了火锅佳料。并且随着革命的深入,一些与有关的食物也应运而生,什么牛鞭、马鞭、驴鞭、狗鞭都成了稀世之宝,还有壮的这样酒,那样酒,价格高出几倍几十倍,招牌也打得十分吓人。

  那些唱饿跳饿玩饿的先生小姐们,一群群的涌到店里,吃的吃,包的包,这圈走了那圈来,直闹到通宵达旦。

  H城的麻辣烫火锅店虽然出奇的兴隆,但要数辉煌又首推OK厅了。OK自八十年代后期第一家始,不仅如雨后笋冒出七八十家来,而且名目也取得极为稀奇。

  以花命名的有“花心”、“花蕊”、“红芍药”、“黑牡丹”、“紫萝兰”、“刺玫瑰”以夜命名的如“夜莺”、“夜猫子”、“夜来香”、“夜夜”、“夜夜乐”、“夜中夜”以宇宙空间取名的如“银河”、“月宫”、“广寒”、“仙娥”、“黑”以地名冠名的有“金三角”、“西双版纳”、“香格里拉”、“撒哈拉”、“百慕大”还有以老板的英名冠号的,如“赵四OK”、“刘三OK”、“邹老幺OK”、“张花子OK”等等,枚不胜举。

  门面装璜也极华丽离奇,五光十的霓红灯管圈成什么园月亮、紫蝴蝶、体女人的房及股,再一排排天星撒下来,就如银河直落了九宵。

  说起OK的小姐也极丰盛,七八十家就有千人之众,而乔且每月吐一次,出又在千人之上。有人统计过究竟是小姐多于先生,还是先生多于小姐,结论是不同季节不同结果。倘若在淡季,自然是小姐多于先生,先生们便可左拥右抱,美中选美了,倘若遇上什么会议或商业活动,又是先生多于小姐了,就得出高价聘请本地女孩去做先生的伴侣了。

  不过,尽管OK冠绝全城,要说充神秘感,还是港人在沱江边开的“天外天”了。

  苏兰苏珊不走麻辣阵,也不去OK区,只沿了街面漫无目的朝前走,档到了滨江路再往回折,不知不觉来到梅阁脚下,前面出现一座意大利牌楼,三个“天外天”大字拿霓红灯管绕了,象燃烧着的赤炼蛇,晃得人睁不开眼。

  苏兰住了脚步说:“咋走到天外天了?”

  苏珊说:“我也不晓得,象鬼牵了似的。”

  苏兰问:“你来过么?”

  苏珊反问道:“你呢?”

  苏兰说:“听说里面啥都有,什么吃的、喝的、玩的、困的,还有什么录像包间,放的尽是颜色带,还有小姐陪哩。”

  苏珊说:“现在都放有的,没颜色的鬼才去看呀!”

  苏兰说:“看的都是男人们,男人们夹巴便晚晚去找野窝,在里寻快活,你我各夹了一个,却让它老空着,真没意义?”

  苏珊笑着说:“是呀,谁叫你我成了名人呢?倘是一般的女人,夜夜找巴陪,不也是一样的快活?”

  苏兰说:“名人又怎样?名人偷野的更多,你没听说过美国好莱乌的乌女们,戏一演下来,那上就有几十几巴陪着哩。”

  苏珊说:“兰姐说的是。”苏兰问:“你敢去不?”

  苏珊说:“兰姐敢我就敢,兰姐不敢我也不敢。”

  苏兰笑着说:“那就作回男人吧,去看看小姐们是怎样男人的。”

  两人笑了一阵,把头发朝博士帽里笼了,乘着酒闯入牌楼里,不知穿过多少亭台楼阁,来到一处地下录像室,开了个双人间,由两个女郎陪着,边嗑瓜子边看。屏幕片名过后,画面出现一对金发男女,调情、衣、之后,就是各种合动作,扬声器便飞出一阵惊心动魄的声响。

  陪苏兰的是个瘦女,去倚了苏兰肩,飞扬着眉毛问:“先生,刺不?”

  苏兰边吐瓜壳屏着气息说:“外国佬的,还不刺么。”

  瘦女就双手勾了苏兰脖子,把身子倾倒在怀里说:“先生,搂着人家么,看了那镜头,心里就慌得很。”

  苏兰去揽了杨柳一般的问:“怎么,你也喜欢看录像?”

  瘦女扭着说:“人家陪先生么。”

  苏兰见她虽瘦小,脸儿却象玉雕的一般,忍不住去粉额上啄了一口,竟啄出股什么香味来,对着腥红红一点樱桃嘴撮了下去,四张嘴皮呼噜噜粘在一起。如此吻了一阵,瘦女就的叉开两腿,去扯苏兰的手说:“先生,你摸么,人家那儿都、都稀了。”

  苏兰去裆里一摸,小妖没穿头,一出手就触着堆茸茸的,去中间拨开,果然水淋淋一片,便屈着两指,一下一下去弹红心口,小妖就波似的扭起来。

  陪苏珊的是个极的胖女,屏幕一出现体,就吁吁倒在苏珊怀里,先去摸酥,摸得苏珊心里一阵阵发紧。幸好她早作了准备,不仅没戴罩,还拿细绢把胖绷得如平板一般。接着那胖手又去解苏珊裆口,苏珊还来不及去护,胖指已钻入热烘烘的裆里,摸了两下,胖女突然变了脸色,一声惊叫站了起来,苏珊去搂,又一掀手跑了出去。

  胖女一跑,瘦女也趁苏兰扭头之间,摸着那对热鲍鱼,忽地弹起身子说:“你、你不是先生?”

  苏兰抓住手说:“不是先生,还是小姐不成?你再摸摸。”

  瘦女又去摸了,那脸就极难看起来。

  苏兰一把按在怀里,边亲边哄着说:“女的就不可玩么?你没见外国录像,女人搞女人的多得很,搞起也不比男人差。”

  伸手去红心处搔,搔得瘦女杀猪般的叫,叫的没力气了,苏兰才放瘦女走了。

  两个女郎一逃,苏兰捧腹笑着说:“你看那些娘们好的,怪不得男人们都说天外天比OK还OK,争着朝这里跑哩。”

  苏珊说:“也有女人来的,不过都带了男友,边看边做事儿。可惜你我都是女人,只有瞧录像替别人高兴了。”

  两个就喝着啤酒瞧了录像。一会儿,屏幕出现一对女人,手里都拿着巴,朝对方下体里得一片啊啊哟哟的叫…苏兰看得兴起,也去掀起苏珊风衣,把啤酒瓶嘴去戳那涨鼓鼓的,苏珊也举了瓶嘴来还击,两个嘻嘻哈哈戳来戳去,戳到忘形时,都蹬了儿,瓶嘴便没入对方孔里,开始喊好冷,后来就叫快活…

  说起H城的天外天,确有几分神秘,除了前面提到吃的、喝的、玩的、困的和录像包间外,还有什么金三角、黑非洲、红屋居、天体园等名目繁多的娱乐场所。

  原来H县与开发区接壤,香港巨商老K,乘大陆开放之机,在羊城创办了“楼外楼”夜总会,很发了些混乱财,于是又把海外洋派的,内地古代的新老玩意都翻出来,在沱江边建造了“天外天”娱乐城。“天外天”建成后,由于活动内容多为大陆官方所不容,因此不敢明目张胆营业,只偷偷进行着地下易。因此,一般人只知“天外天”神秘,至于神秘到何等程度,就不知道了。

  苏珊苏兰从录像包间出来,意外碰着婉儿。婉儿在化妆公司打杂时,苏兰就认识她。后来婉儿去海南夺了姐姐丈夫,好吃懒做,不到半年,就把姐夫一点积蓄花了个罄光。

  姐夫为了搞钱,参与一起倒卖毒品活动,毒没倒成,倒把自己倒进监狱挨了眼。婉儿生下孩子,没脸回家,就把孩子送了人,去做起卖糊口生意。不想在海南卖也不顺利,才困了几个男客,就遭警方捉去罚款,婉儿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钱去罚款,被警方按进闷罐车里,拉到广西的一个乡野间甩了。

  婉儿落到乡间,被一伙人贩子骗后卖到高山上的一户农家。那农家五个寡兄弟,大的五十多岁,小的也有十来岁,五兄弟就如获了个器,不分白昼黑夜轮。婉儿虽,却不堪那牢狱似的爱情,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逃了出来,吃尽千辛万苦,落到柳州一家旅社,继续做起卖糊口生意。

  有次同一客人困觉,那客人是“天外天”的小头目,见她说得可怜,又是H县人,且有几分颜色,便带回H县,作了“天外天”的导游兼陪客。因此婉儿对“天外天”自然了解得十分清楚。

  经婉儿口头介绍,苏兰苏珊玩上了劲,过了几晚,便叫婉儿领着去逛“金三角”、“黑非洲”和“红屋居”

  金三角虽以泰缅毒品产地冠名,其实是K经理为刺大陆消费者心里,买个做过改术的港籽,冒充人妖,再招几个打工泰女,装在一座竹楼里,让人妖表演,泰女接客,赚那皮生意钱。两人去金三角看了人妖表演,泰女风情,听说人妖是假的,见泰女也相貌平常,做起爱来比中国姑娘还笨手笨脚,就兴趣索然。

  黑非洲确有几个黑男女,也是老K将在港作佣的非洲黑人,拿闷罐车拉到天外天,造座园子,栽些芭蕉椰树,关在里面,利用内地人从没见过黑皮肤的好奇心理,赚那稀奇钱。

  苏兰苏珊也是怀着欣赏黑滋味的心里去的,开始还对黑得要淌下油来的皮肤十分感兴趣,搂着亲了又亲,摸了又摸,摸着下一尺二寸长的黑,心里又颤栗起来,在黑向白孔里进时,苏兰首先一声惊叫,提着儿跑了。苏珊开始还咬牙忍受,后来便觉里涨得生痛,以为底儿给捅穿了,一脚踢翻黑面郎君,逃了出来,白丢了一笔进园费。

  红屋居是为想尝又怕面的孤男寡女们开设的。室内设计全仿照古代房布置,红壁、红、红被,就连壁灯也是红色,来了客人,点上印度香,开着极暗的壁灯,屋里就一片昏昏暗暗的红雾,谁也看不清谁的面容。红屋居有一批美貌男女侍,去了男客,就有红衣女陪睡,去了女客,又有红衣男来相伴。红屋居还规定男女做时,都不得打听对方名姓,其目的是为偷情者保密,因此自开业以来,倒还很受姑娘富婆们的青睐。

  从黑“非洲”出来,婉儿带着两人到了红屋居,苏珊苏兰去柜台挂了个双人间,婉儿要去隔壁陪客人,提前走了。两人被领进室内,得只留条衩,各自检了张躺着。

  苏珊见屋红雾腾腾,昏昏暗暗,深不可测,对苏兰说:“兰姐,今晚来的不知是啥人哩?”

  苏兰掏出手纸去枕下了说:“反正是男的,不会是女的。”

  苏珊说:“昏昏暗暗的看不清,要是来个黑仔或麻脸癞头的,那才好笑哩。”

  苏兰笑着说:“黑仔只住黑非洲,只怪我们没福气去消受。这里来的全是大陆货,听说都是挑了又挑选了又选的白马王子,如果拿麻脸癞头骗客人,那不把自家生意给砸了?”

  苏珊说:“做时不通姓名,又辨不清模样,糊里糊涂的同别人搞,哪不是点鸳鸯谱了?”

  苏兰说:“这才有神秘感呢。古时结婚女的都盖头帕,入了房男女才相识,红屋居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体验那种神秘感,同时也为你保了密,有啥不好?”

  两人正说着,不知何处飘进两个红影来,在红雾中一个奔了苏兰,一个奔了苏珊。

  苏珊虽然等得心焦,见了红影却又害怕起来,直到在身上,才知是红衣。

  她在佛山是尝过男侍的,知道那东西很雄伟,纤手就迫不及待去抓,不仅没那峰儿,竟触着个开了嘴的水瓮,了一手的水,惊恐的推着说:“你、你是个女的?”

  红衣小声说:“是女的,先生不?”

  说罢就一边解衣服,一边朝上躺。

  苏珊急了就喊苏兰,苏兰正被另一红衣着咂嘴,来不及辨真假,听苏珊一喊,伸手去摸,也惊叫起来。

  红衣听说客人是女的,发一声笑便飘没了。

  红衣一走,苏兰摸着上博士帽,笑了说:“我们戴着这东西冒充假小子,怪不得人家派了女侍来。”

  两人正兀自后悔,又有两个红影摸了过来,一个去搂苏兰,一个来搂苏珊。

  苏珊怕再上当,先去下捏了一把,果然有擎天柱,惊喜的问道:“先生,你是谁?”

  那红衣也不回话,一把扯去苏珊亵,抱来平放了,从上到下吻了遍身子,再分开两腿,把舌片挑开颤微微的,一下一下的朝里刺入,一种说不出的酸酥麻遍全身。苏珊知他在搞“舌”也就两手撑住边,嗯嗯唔唔扭起身子…

  那边上也做着同样的事,随着苏兰一声哼叫,另一红衣人的长舌也扎进紧窄窄的道里…

  这边苏珊被红衣“舌得还没回过神来,又觉身子一震,一个什么东西顶了进了道,的,把手去探,探着一对卵。一阵啪啪哒哒响过后,红衣了下来,脸儿被刺得麻刺刺的,苏珊去摸,摸着一脸的胡子,才知干自己的是个大胡子。人说十个胡子九个,一个不是草包。一阵狂喜,把腿儿去勾了大胡子的,一边咬嘴,一边声嘶力竭的叫…

  苏兰那边上,一个在野猫嘶似的叫,一个在拉风箱似的,席梦思在抛上抛下的响。

  随着响人叫,那红雾就如撕碎了的云彩,在室内飘攸来飘攸去…

  婉儿在隔壁接完客过来,红衣已经离去。苏兰苏珊向婉儿说起遇红衣女之事。

  婉儿就捧腹大笑着说:“你们当我接的什么客呀,第一个也是女的,那女客不十八,头发修得比男人还短,柜台问她服务什么,她羞羞的不说,就把她当作偷情男孩安到了男间,让我去接待。我一摸那下,平原中一个窍儿又紧又窄,知她不仅是女的,还是个没开苞的处子,心里慌着要走,你道她怎样,竟紧紧的搂着不放。我怕伤她面子,就拿食指去进了一半,她就把它当作了巴,把股朝前凑着说:呀,呀,朝深处呀,象我妈一样的呀。我着嗓门说深了要痛的。

  她搂着说不怕的,得越深越舒服。我只得朝里又深入一截,再来回送。她就腾着股叫:啊、啊,好,好舒服,想不到干竟这么快活,往日只听人说过,今天才真正尝到了。一连丢了三次,还要再来。我慌忙出说软了,不起了。她才吻着我说:亲哥哥,我下次还来找你。女孩一走,来了个男人,我去摸脸,脸的碗豆坑,知道遇着个大麻子,只好闭着眼由他搞。”

  苏兰苏珊笑着说:“可惜那两个红衣女没经验,如果象你一样,我们也要把她们当男人的。”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三十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