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三十三章
  侦察兵晕晕乎乎爬下身子,见是县长太太苏兰,忽地一个立正,行着军礼说:“太太,对不起,刚才跑花了眼,不小心跌在你身上。”

  苏兰举着手纸冷笑了说:“跌在身上?你瞧瞧这是什么,强县长夫人的罪证,是我交给老公呢,还是你去,让他找你算账?”

  侦察兵看着纸上的白浆,才回忆起刚才是的,腿儿一软跪在地上抖索着说:“太太,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饶了我吧。”

  苏兰把纸揣在皮包里,冷冷的说:“饶你可以,你回去咋汇报?”

  侦察兵说:“就说什么也没看见。”

  苏兰瞪着眼说:“放,他会相信吗?”

  侦察兵急了说:“那、那咋样说?”

  苏兰目光直了说:“你说咋样说?”

  侦察兵慌忙磕着头说:“太太说咋样说,我就咋样说。”

  苏兰说:“就说园里有湖泊,人们在湖里划船,还有游泳的,都穿了泳

  你没见过公园么,公园就有湖泊,人们都可去划船洗澡的。”

  主任回去吓得病了三天,县长等不及,发着火把电话打到主任家里,侦察兵接了,抖着身子汇报道:“里面没、没什么的,只有一个湖,湖水是兰的,不是黄的,还有船,人们在湖里划船游泳,都穿了内,没、没发现光股。”

  太爷“啪”地甩了电话骂:“娘贼,又是一个废物,天外天股大一个地方,到处都是房子,哪有啥巴湖呀船的,简值瞎扯蛋。”

  太爷是学过哲学的,他深知百闻不如一见。现在的官儿是听喜不听忧,下面就报喜不报忧,十个有十二个是马。他不相信秘书和主任的汇报,决定亲自去调查一番。他向主任讨来入园证,化妆成外地老板,穿过森严的通道,来到衣室,正要往门门里闯,值班老太突然横过拐杖,要他衣服。

  太爷不知有这一着,忙点头哈说:“太婆,我是外地老板,慕名来贵县参观,转一圈就走,子,咋好见人呀。”

  古怪老太不买账,举着拐杖骂道:“你个老板算老几?就是皇帝老儿也要了才进去。你,不就打你回去,少给我耍混帐!”

  一拐杖击在县长股上,太爷被击痛了,跳着脚叫:“么,现在是啥社会了,还动手打人?”

  老太瘪着嘴骂:“不打好人,就专打你这不懂规矩的老蛮子。”

  杖头又要落下。太爷慌忙闪到一边,自觉解了衣服,留条衩又往里冲。老太伸过拐杖,钩住衩口朝下一捺,头就落到脚下。县长忙拿手掩着私处,冲进石门里。

  县长毕竟是县长,他比秘书和侦察兵深入得多,不仅侦察了天体坪、天体湖和天体屋,还深入到天体的每一个角落,什么地方什么样,什么人在做什么事,都一一用心默记了。

  然而,默记之后又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自己走在自己的国土上,他仿佛在穿越什么时空隧道,进入一个极远又极近的世界,在那世界里,男女都着天体,自由追逐,自由作爱,恣情取乐,一切都那么自然而随心所,仿佛那才是真正的自由人的世界。

  可是,他又怀疑了,他是研究过古史的,远古人都被着,手里顶多拿了木或石头,可眼前女人却蹬着高跟,捏了小皮包,还边走边嚼口香糖,男的里别了比比机,手上举着大哥大,嘴巴刁了猫儿烟。

  一片金光闪过,太爷突然发现,无论是男是女,大都是头金发。中国人的嘴脸外国人的发,这是个什么世界呀,今不今古不古,洋不洋土不土的,他愈看愈糊涂,愈看愈象吃了魂药,进了魂阵。

  太爷在四号发现苏兰苏珊,才终于清醒过来。那里正进行着一场空前绝后的轮赛,女人们在两边躺着,男人挨了轮子去污。苏兰排在第三位,正张着他熟悉的黑窝儿去接一陌生的东西。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到那是一种出卖,一个无的叛徒或汉在出卖他的国土…一会儿,陌生的撤出来了,又一陌生的入了进去,他更觉得那是一种侵略,外族侵略者在肆无忌惮蹂躏自己的国土…他发疯得要扑过去,学那古代英雄,惩治卖国贼,消灭侵略者,脚儿抬了两抬,他又犹豫了,他知道一行动就会暴自己,县长光着股来逛天体园,就是跳到黄河也辨不清。

  太爷无法再看下去,转过身仰天叹道:“出卖呀,叛徒在出卖呀,侵略呀,外族在侵略呀,我的天啦,这是谁造下的孽呀…”

  李清跌跌碰碰往回赶,赶到天体屋,被几个女会员拦住,一个摸着他的肋巴问,你这把老排骨也跑来玩女人呀?一个去捏老说象细竹杆,大的不行,小的还马虎。一个去抱着他说我就喜欢老的,老的干起就象吃麻糖,又绵软又有味。三个就把他朝屋里推。太爷气得一掌一个,劈翻了就跑。

  李清昏昏沉沉逃回办公室,击着办公桌骂:“反了!反了!这个世界反了!

  红色大地竟出现这类事件,天地不容呀,我咋对得起老祖宗?”当晚,他写了一叠厚厚的调查材料,准备报给市里,在装封时却又担心起来,这只是自己的目睹,没有任何佐证,上面追问起来,如何回答?他想派局子去窝,天外天是外资企业,比不得本地旅社,没上锋批准是动不得一指头的。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召开扩大会,听听意见再说。

  次,李清在县府会议室召集四大家领导及各部局的部长局长们,开了专题会议,在会上,他作了题名为《关于‘天外天’的调查报告》,报告中列举大量事实,揭发天外天借开放之机,以“天体运动”为名,大搞活动,给社会主义抹黑,给H人丢脸。报告完毕,庚即乙要大家围绕天外天问题,进行讨论。

  与会者们对天外天讨论得非常热烈,归纳起来有三种意见。

  一种是持肯定态度。这类人的代表是胖副县长和一部分年青的部局长。他们从发展经济出发,有赞天外天提供了多少利税,是H县财神爷的。

  有夸天外天六大景观﹙指黑非洲、金三角、天体坪、天体湖、天体屋、天体﹚是H县一绝的,光那仿古设施大陆人就造不出来,如果进一步开发,还不象了西安半坡村及秦兵马俑那样吸引中外游客,把H搞成个旅游大县。

  更多的人威胁说,即使有点黄,也不足为怪,生活本来就是七光,何况开放年代?大陆要富起来,就得再放开点。如果否定天外天,天外天真的撤走了,没了高档娱乐场所,谁来H县做生意?

  市面一萧条,经济上不去,那个责任谁来负?

  一种持否定态度。这类人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去想象和等待着美好的社会远景,他们认为是旧社会和资本主义的事,大陆从开国的一刹那就将它同旧制度一起埋葬了,他们几乎都引用某政治家的一句话:大陆的最大功绩就是消灭了卖,就象消灭血虫和疟疾病一样。

  这类人的代表是宣传部长和一批老官员。

  瘦的宣传部长笑嘻嘻递过一只烟,再扣响打火机给点上说:“老李,你的‘调查’材料比外国黄录象还生动,佩服!佩服!听说你很会写书,是不是看了那些录象,一时心血来,就把它写成文字,如果再来点艺术加工,比如细节描写或什么动作语言的,也不失为一本绝妙的黄小说,拿到海外去发表,还可捞一笔丰厚稿酬的。”

  气得县长“滋”地掐灭了烟头。

  第三种是既不肯定又不否定,而是扮演科打浑的花鼻子角色,代表人物是外事局长和一些好灰谐的年青人。

  胖敦敦的外事局长站起来发话说:“县长谈的情况是听人说的,还是亲眼见的,听人说不足为凭,如果亲眼见的,据说进去的人都得股,县长没子,咋进得去又咋见得着?”

  外事局长这么一说,会场就热闹起来,有问县长进去是了一半,还是全了,如果全了,那下面的玩意岂不甩了出来?有问县长进去见着了什么,是不是男的都跷巴,女的都夹了撮?有问县长女体们拉着你来过没,来又来了几回…

  有人实在听不下去了,说:“别说哟,我们的县长是坐怀不的。”

  又有人说:“看不出,我们的县长倒是新时代铸造的柳下惠了。”

  众人就笑起来。太爷一张嘴斗不过几十张嘴,且平时都是在酒桌上斯混惯了的,不好发作,只憋红着老脸一支接一支闷烟。

  还是书记老成些,呷了一口热茶,扬手刹住场子说:“好了!好了!大家讨论得很热烈,发言也很积极,态度也很鲜明。自开放以来,我肯定的说,成绩是主要的,当然,问题么,不能说一点也没有。有问题,就要调查研究,调查么,不外乎走走看看听听,即使是问题,在处理上还是要区别对待。

  天外天是外资洋企业,比不得内地的旅社OK,说罚就罚,说抓就抓,说关就关,就即使有问题,在处理上千万要谨慎。我建议还是先到市里口头汇报,探探上面口风,上面喊罚就罚,喊抓就抓,喊关就关,我们奉命办事,责任自有上面顶着。大家说好不好?散会!”

  当下午,太爷赶到市里,假借群众反映向市长作了长达两个小时的汇报,汇报毕,市长递过一只烟,再自己点了一只,边边说:“老李呀,你说的情况到处都有,只是范围程度不同,有的地方比你汇报的还严重。自放开以来,不但外商娱乐场所是这样,就是内地的夜总会、OK厅、桑拉浴,还有各种旅社,搞了这样那样的高档设备,美其名曰唱歌娱乐,洗澡洁身,其实大都成了变相院。

  为遮人耳目,明明是卖婆,却美称曰小姐,明明是嫖客,却尊称曰先生,这叫做换名不换药或换汤不换药。参与这类活动的人,上至政官员,下至车夫走卒,涉及各个阶层。可恶的是我们的一些政干部,就常常拿公款去逛OK嫖女人,他们嫖了不算,还搞逐级腐蚀,拉上司下水。

  前次我去某县检查工作,硬被拉去OK唱了几首,回到招待所,钻进被窝里,就摸着个女人,得一丝不挂,我惊问她是谁,咋跑到我上来了?她说她是招待所的储备小姐,县长书记叫来陪的。

  我说你走吧,我没那份钱。她说钱县长早开了,她不陪就不了差。你说这象啥话儿?你没听老百姓编的谣儿么,一类人是公仆,高高在上享清福,二类人作官倒,投机倒把有人保,三类人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

  其实吃喝嫖赌都报销的何止三类人?还有人趁开放抓钱,抓了钱就置别墅金屋藏娇,地下夫人三个五个七个八个不嫌多,难怪老百姓要骂我们比刮民还刮民。上面不是不重视,也曾三令五申扫黄打非,可是却象扫蚂蚁一样,扫走一群又来一批,抓了女只能拿闷罐车装着从甲地倒往乙地,倒的人没回来,被倒的早回了城。

  捉了嫖客也只能罚罚款,顶多给点纪政纪处分,不久又官复原职。出现这些问题不能怪开放,凡事都有个利弊,就看利弊大小。没有开放,我们能住这高楼大厦?

  能吃厌了鸭鱼要去嚼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风味野餐?六七十年代有间平房搁身,有碗白米饭萝卜青菜汤就天星高照了。对外开放说穿了就是要外国人的钱,讨外国人的技术和管理,来发展我们的生产力,填补这个贫穷落后的坑。即使有些问题存在,还是要正确引导,让人们自觉去抵制。执行政策不能过左,打击了外商积极,影响开放,才真正不好向上面待呢。老李呀,过去那套旧观念已跟不上形势,我们都得换换脑子呀。”

  说到这里,市长呷了口茶说:“不过,你说的已不是一般乐,倒象一种宗教迷信活动。现在迷信又沉渣泛起,去年破获几宗大案,都是借宗教迷信搞活动,把污女青年说成什么‘预表’,倒住不少姑娘,白白把身子给了人家,我们抓时,姑娘们还游行示威喊放人哩。你说怪不怪。回去调查吧,如果确实是事实而又非不可,可先报告市里,市里再请示省里,待批准才采取行动。对外资要特谨慎,不要掉乌纱帽,到时我也保不了你呀。”

  临走时,市长拍着县长肩说:“我知你是老革命,眼里掺不得沙子,其实我和你也一样,能忍的要忍着点,宰相肚里能撑船。现在少夫人怎样了,该听了你的吧。”

  李清苦笑着说:“还是老样子,我管得了几十万人,就管不了一个女人,都是过去娇惯了的。”

  市长叹口气说:“人们都说我们是统治一方的土皇帝,谁想到皇帝家里也有本难念的经。我那女婿也不象样儿,现在的年青人最脆弱,见不得半点外国的东西,啥都向人家学,学来学去还不学了个贵州驴子学马叫。”

  太爷窝着一肚子气回到家里,黑着脸去泡方便面吃。苏兰知他花花肠子,哑笑着不理他,一晚逛到一点半才回来,踏进门就把皮包往桌上摔,撞倒一瓶蓝水,把太爷正批着的文件浸了个半透。这下太爷真火了,拍着桌子骂了声放肆,放下笔指责道:“你去天外天给自己丢脸,我都惭愧,你还不惭愧。你好好检讨你自己,你的行为还象不象个革命干部?”

  苏兰冲到桌前叫:“天外天怎么啦,我给你丢啥脸啦,你得给我说清楚。”

  太爷不好直说自己是去跟过踪的,就借别人的话说:“街上的人哪个没说天外天乌七八糟,进去的男女都股搞轮?”

  苏兰怔了一下,接着就不依,直指了鼻子骂:“街上人是街上人,你说的是你说的,你见我被谁轮了,哪个地方轮的,夫姓甚名谁,又有几个?捉贼捉赃,捉捉双,你拉出来我瞧瞧。”

  太爷自然点不出名姓,也拉不出人来,反让她来将了自己的军,气得别过头把笔一搭,坐到藤椅上,一口接一口的闷烟。

  苏兰见他不作声,更得寸进尺道:“拉不出人来就是栽污百姓,县长说话得负责任,走,到大街上让人们评论评论,是别人污了我还是你污了我?当初逃出来住旅店时,要不是你象狼一样到我身上,把我一个富家千金变成个见不得人的妇人,我才不会死心塌地跟了你,讲污也是你先污了我,我没告你强罪就罢了,你倒来栽污人?”

  骂着去扯住太爷领口,要朝街上拖。太爷气得浑身发抖,使劲一推,苏兰被推倒在地上,趁机抓散头发,撒起泼来:“就算我被人轮了,里有别人的水,你这老不死的咋不把我给休了?我活着也是受罪,了没人搞,只得象狗样寻野食吃,又有人搞跟踪。一个县长正事不干,专学特务去跟踪女人,搞白色恐怖,我又不是赤分子,为啥非要赶尽杀绝不可?你不到街上去,那就找书记、找常委一班人评评理,看你这个县长当得合适不合适?”

  爬起来要抓太爷去见书记,太爷才慌了,逃进洗手间把背抵了门。苏兰在门外擂着哭叫道:“女人也是人,也需要过人的生活,你有本事就给我点进去,让我也怀个正正经经的种。自家是个老废物,上不了阵,还有脸去干涉别人?我当初咋瞎了眼,省城好日子不过,偏偏跑来这穷山窝守活寡…”

  哭着骂着又做张做智去碰墙壁,太爷怕真的出人命来,开了门一把抱到上,一边给揩泪一边作自我检讨,苏兰耍够了脾气,才拿背抵着他睡了。

  罗济进了市中专校,人生地不,加之性格内向,又不善际,呆了一年还没个女朋友。一到周,班上男女生各自挽了相好,逛公园的逛公园,进舞厅的进舞厅,尽情的潇洒去了,若大的校园里就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他,只得躺到上,蒙了被去想往日家里的快活,想的急了,一封接一封往家里写信,要香或母亲去看他。

  香自收拾了衙内后,就不再去天体园。罗光从天体园回来,勾了个社会上的妖女,借口出差,一起到外地寻作乐去了。苏珊和苏兰沉醉在逛乐中,不开身,就把看罗济的事交给了香。

  香来到罗济学校,罗济如获了救星般,拉着手千姐姐万姐姐的叫着要乐乐。

  香见他黑瘦了一圈,也心痛的了不得,拉着去了旅社,了衣服让他摸看了好一阵,再搂上身子由他尽情的发。罗济是久旱的禾苗,一进入香体内,就恨不得要吃一个,颤着身子了一次又一次,到后来,去喝了香的嘴,千遍万遍喊着我要娶了姐姐的,一定娶了姐姐的。

  香被罗济得一阵阵酥麻之后,也搂着呻了说:“傻弟弟,别说傻话了,姐姐让你乐就是了,姐姐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要几时乐,姐姐都给了你。”

  两个的都丢了,罗济赖着不走,香也舍不得,就颈叠股睡在旅店里。

  市里的旅店就不同于H县,一方面常有卖女包了房间,白天黑夜的拉客,赚那皮钱。一方面又有这样所那样局借口恢复社会文明,常常在夜里去偷袭,吃那罚款钱。睡到十二点,罗济起身去撒,撒完出来,就被一个卖女拉到房间,罗济也是初出茅庐的猫,经不得腥的惑,又和那女子干了起来。

  香在上左等右等,不见罗济回来,趿了鞋到走廊上,两边的房间都在奇怪的响动,走到尽头一间,里面黑漆漆的,听得有人在说话,便驻足去听,一听竟听出罗济的声音,一个女人正和他说着话儿:女人问:“小弟弟,搞过女人没?”

  罗济说:“搞过的。”

  女人问:“搞过谁?”

  罗济说:“我姐姐。”

  女人笑着说:“亲姐姐搞得么?”

  罗济说:“不是亲的,是干的。”

  女人说:“和你住在一起的那个?”

  罗济说:“是的。”

  女人说:“我还以为她是小姐哩。子上吧。”过了一会,那就响起来,接着就是罗济的和卖女做作了的呻香一切都明白了,顿着脚骂罗济小混账去干别的女人,骂过之后去厕所撒,才撒到一半,街上突然警车长鸣,一会儿大门“咚”地撞开,就有人喊快跑呀,警抓人了,警来抓人了…

  走廊上一片轰轰,门在掀,人在叫,各种脚步踢踢踏踏…过之后,又是一阵威严的吆喝声。香吓得也撒不出了,探出半个脑袋来瞧,只见走廊上手电晃,一群大盖帽们押送着十来个男女,朝大门走去,其中就有罗济。

  待一切都平静下来,香才战竞竞回到上,拿被裹了下体,想到罗济被抓,回去如何向珊姐待,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掉。她是个极明白的人,罗济不被勾引,绝不会去玩卖女,心里又恼恨起卖女来。恨了一阵,正要下去探情况,门突然被踢开,几个大盖帽冲了进来,象猎犬搜山去搜了屋子,一个在下拖出双男人鞋来,审问香是谁的,香撇过脸不应。一个在上发现几处痕,盖帽们就来了精神,哄抢着上去扒闻,又扒出几卷曲了的来,就如获了什么至宝,拿单裹着,吆喝香穿上子,一起带到所里。

  罗济被抓,一出门就了一裆的,到了所里,经不住三敲两榨,就象回答老师提问,把香探亲同自己睡及卖女拉客上都供了出来。那所里明说在执法,暗里却在吃那嫖客暗娼的罚款钱,自然放不过香。

  香被带到所里,一直装聋作哑,连半字也没吐一个。罗济只求早点出去,痛哭涕把老爸是名医局长,母亲是教师,香是保姆以及哥哥是电力公司的科室主任等啥都抖索了出来。

  法官们见他是个出得起钱的爽快主儿,也就一杠子敲下去:罗济嫖娼罚款五千,同宿再各罚二千五,两笔合计一万。香吓得傻了眼,别说一万,就是一百也拿不出了。于是所里拘了罗济,放香回家取钱,并威吓说不罚款就判罗济的刑。

  香出来立马给苏珊挂电话。苏珊逛了一夜天外天,正在上补觉,在电话里骂通罗济干糊涂事后,焦虑那钱一时凑不足,又担心罗济真被判了,也是情急智生,想起读中师时的班长在市委任宣传部长,就叫香去找他出面说情,争取减少罚款。

  中午一点半,香按照苏珊提供的路线问遍市府大院,才在一幢十二层的四楼里找到部长家。部长吃了饭坐在客厅沙发上,剔着牙看一本体画报,头也不抬地听香站着说话,后来去拂茶几上一只苍蝇,无意瞥了来人一眼,那态度就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嘻着脸又是请坐,又是端点心、冲咖啡。

  待忙末了,立即拨通所里电话,谈了好一阵,回头告诉香说,罗济材料没上报,可以争取少罚款,要她晚上来听好消息。香第一次见大官儿,第一次进这皇宫一样的金屋,紧张得手脚儿都象被捆了似的,听部长一说,才松了口气,起身告辞。部长送到楼梯口,去捏着小手说:“香,不嫌我是穷部长,晚饭就到我这儿吃饭。”

  香的脸刷地红了,边手边说着推谢的话。部长笑着说:“老同学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请朋友应该的,好了,晚上六点见。”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三十三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