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三十五章
  太爷匆匆赶回县里,当晚就拍桌打凳下了端掉天外天死命令。经过一番周密布署,派出大批军警先把天外天围了个水不通,再兵分五路,一路袭录象室,一路袭红屋居,一路袭金三角,一路袭黑非洲,一路由太爷和公安局长带着全副武装军警,进攻天外天最顽固的堡垒――天体园。其他四路很快得手,不但捉获大批宿男女,还搜缴了几麻袋海洛英及大麻。

  进攻天体园一路却遭到门卫持还击,经过几番喊话,对方不仅不缴戒,还击倒了太爷身边的队长。恼得太爷抓过一把冲锋,对准门卫们的口,哒哒哒出一排愤怒的子弹,才当场击毙两个,击倒一个,剩下的发一声喊,逃进天体坪去了。

  太爷带着众人来到衣室前,正要朝石门里冲,值班老太跃着一双尖脚,去路口横了拐杖,大声喝道:“哪里来的野蛮子,不股就往园里闯?”

  太爷想起上次拐杖击股击的生痛,气就不打一处出,对准衣室又一排子弹扫去,白花花的宝丽板就绽出几十个黑窟窿来。

  老太虽老却是天体园的铁杆,哪里就害怕你的呀炮的,举着拐杖去击太爷股骂:“你还有狗胆儿开哩,我要打你这野蛮子,看你还撒野不撒野?”

  太爷跳到一边,去扯住拐杖,往膝上一横,嚓地折了。老太失去拐杖,就象老妖婆丢了法宝,躺到地上打着滚儿骂:“你们这些天杀的要造反了,老娘活了几十年,啥没见过,一辈子有半辈子挨斗争,不让人过一天安生日子。人家港人好心好意来造了个和平世界,你们又来搞破坏,想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老娘也不想活了…”

  张牙舞爪去抓太爷的腿,太爷厌恶地踢了一脚,叫人拉起来铐了。老太戴上冰凉凉的铐儿,才刹白着脸去瞧县长,怯生生的说:“你、你不是上次来的那个外地老板吗,当时我就看出你那胡子是拿胶水粘的。”

  公安局长把手去撑着她的下巴骂:“老东西还不快闪开,想吃花生米吗?他是我们的县长。”

  老太又是个怕官的,尖脚儿一歪瘫倒在地上。

  园中正在快活的男女们,包括天体坪打牌赌博的、天体湖里让鱼儿钻咬的、天体屋里干事的、天体及散兵伦的,一听到响,就象炸了群的蜂,光着股朝暗道里逃。

  原来港人建造天体园时,为防备警方搜查,在各处都设了暗道出口。太爷探园时探得清清楚楚,早派兵娃给堵了。

  光股们逃到出口处,见着明晃晃的刺刀,掉转股朝天体坪涌,涌到石门,见县长端着黑冲锋,如天神般堵在口,又发一声喊往回逃。

  军警们就梳篦似的从天体坪搜索到天体,一个不漏的捉了,由一拨人押到局子里。

  一拨人去抄经理室,抄出了会员名册和若干罪证,派人清点天外天资产,逐间贴上封条。天外天从建造到秘密营业,不到五年,就这样覆灭了。

  在行动的当晚,苏兰提前得到办公室主任的报信,慌忙打电话通知苏珊,苏珊再通知市长夫人和书记太太,四人就成了漏网之鱼。主任在翻看会员名册时,悄悄拿笔涂去苏兰及市里两位夫人的芳名,呈报给县长。

  太爷一见苏珊大名,冲着胖副县长骂:“这女人我早认识,是污秽县府小车的妇,你咋还在电视里宣传她,要给她立贞洁牌枋吗?”

  县副啄了胖头说:“人家捐过二十五万,有重大贡献么。”

  太爷指着鼻子骂:“你们是穷得没见过钱的,连娼妇的卖身钱也拿来当金贴,我们的脸还要不要?”

  怒冲冲提笔批了拘捕苏珊。

  苏珊被拘捕后关进看守所。所里一位老所长念她捐过款,又是全城的大美人,特给安了个上等单间,洗脸洗澡有自来水,饮食又有香按时送来,那条件算是极舒适的了。

  然而她不甘寂寞,不到一天,就忍不住把杏目去挑逗看守兵娃。兵娃们都是旷渴久了的,如何见得那火热热的一潭秋水,过没两天,两个不坚定份子就一个站岗,一个开了监房同她上

  苏珊一干起来又扯开喉咙呻,呻声被一个想往上爬的干事听见,告到太爷耳里。太爷把所长叫去训斥一顿,老所长回来便撤换了犯事看守,摇着头把她转移到女监。

  那女监的犯人更复杂,有卖过的,有搞氓集团活动的,有拐卖人口和贩毒的,还有争风吃醋提刀杀过人的,不论哪类都无不与有关,关到监里得不到发,就学外国搞同恋,常常搞得室一片的哼哼声。苏珊一来,女犯们听说她是天体园犯事后关进监的,都去围了讯问。苏珊就向她们讲述天体园男女们如何的光了乐,如何的进行比赛,她又如何的战败参赛者夺得了后皇冠。

  听的女犯们一个个紧夹了双腿哼。女犯中有个极标致的少女得最厉害,苏珊去摸裆,两瓣淋淋一片了,叫少女子,拿出天体园买的假茎去,那半自动的红头儿就一伸一缩,一进一出,得少女翻来滚去喊舒服。

  女犯们看的疯了就去抢,抢着的自个了快活,没抢着的就骂骂咧咧去夺,夺到后来就你抓我打。女人打架都只动爪动口的,一个被抓破了脸,一个被撕破了裆,还有一个下体抓得血汪汪的,犹如狂风刮了桃林,一片的零呼叫。看守们拿托砸门干涉,哪里制止得住,抓打到后来,还是苏珊吆喝着去收了假茎,女犯们才住了手。

  美貌少女原是个初中学生,为争夺一个男人的而刺伤了女友窝,才被关进监的。听说苏珊是老师,一到晚上,就钻进老师被窝里,要老师搂着困。

  苏珊也喜欢她的美貌和勇敢,揽到怀里,亲一阵嘴又抠一阵小儿,少女就快活地哼叫起来。少女一哼叫,全室的女犯也各自拿指去了哼,闹得看守彻夜砸门吆喝。

  女犯们都听苏珊的,哪个去听看守的?看守不砸门还好,一砸起来,女犯们就装了假嗓子呻,象有千百个男人在爬她们似的。

  女监一呻,又传染给男监,男犯们也各自扯着自家的整个看守所象个公母猪配场了。如此五六夜后,气得老所长擂着桌子骂不可救药,硬把苏珊关到一个远离监房的死囚牢里。

  苏珊被关进的死囚房间,只有一张铺了破席的硬木板,尽管有香天天送来美食,可那晚上的蚊虫却要咬死人,那时正值七月火,毒蚊们跟着热风一群群包抄上来,打了脸上去咬腿上,扑了腿上又来轰了脸上,痛得彻夜难眠,丰腴的身子一天天消瘦下去。

  身子一坏,体内的男病毒又肆疟起来,背心的斑疹逐渐扩散到腹部,再蔓延到,整个区象种了湾红豆,那红豆又朝儿里钻,挤得窟窿密密扎扎难受,拿手去抠,一手一泡黄水。她知道遭报应了,即使不判刑也会自己送掉自己,她绝望的望着铁窗,一天天等死。

  就在苏珊绝望的等死期间,罗文经过护士精心治疗,终于接通那短路神经。

  罗文病愈后,护士就非罗文不嫁,罗文也非护士不娶,给苏珊寄来一封离婚申诉书,苏珊捧着哭了一场,在书上签了字。

  罗文离了苏珊,和护士搬回罗公馆。护士恨苏珊恨入骨髓,把她的单被子衣服甩到地上又踩又骂,去抓枕头时,发现一茎(罗文怂送给苏珊的),举到罗文眼前说:“我说你家里得象个卖窝,你换还不信。你看,两个儿子的巴不够用,还去假的来充劲。”

  去扯住香头发,举着假茎边打边骂:“你是哪来的小妇,小野娼,伙着你主子把好端端一个家搞成这样子?告诉你,这是我丈夫的罗公馆,不是她苏烂娼的卖窝。还不快滚,看着你那妖样就不顺眼。”

  香如何受得这等恶气,一把夺过假茎,朝护士的脸上反戳过去,一戳竟戳进护士口里,护士“呵”地一声跌在地上,抓住香的脚踢,踢时那裙儿翻了起来,窄三角歪在一边,出两瓣张扬了的香窥的准了,忍着痛把假茎朝护士臭里“滋”地了进去,再踩着小腹边捅边骂:“你还骂我和珊姐不,还甩珊姐被子单不,你不说就一巴捅进你肚里去,再从嘴里钻出来。”

  护士毕竟是文弱女子,斗不过凭力气吃饭的村姑,憋红了脸挣扎着叫,叫到后来,粉脸儿就苍苍白白出乞怜相,香才放了手。

  香从罗公馆出来,径直去了看守所,向苏珊告别。苏珊从朦胧中醒来,听香气愤愤说了经过,去拉着手凄然的说:“你别走呀,我只你一个亲人了,你一走,我死后连个抬尸的人也没有。你我亲亲的相处一场,你就作我亲妹妹吧。

  我知道他们是串通了整我的。那个家我还有几万家产,你帮我看好,罗文不敢撵你的。如果护士再闹,你就说按法律那房子还有我的一半呢,她是哪儿钻出来的狐狸?钱用完了在存折上取,如果还需要,就向上海发电报。”

  香走后,苏珊哭了一场,哭后想起签字时没提出过要求,离婚判决书上也没谈到房产,房子是要不成了。学校虽有一间,早已易了主人,自己落到这地步,校长主任教师都个个白了眼看自己,再没脸去要,心情就十分沉重起来。

  苏珊尸一般躺在硬板上想心事,看守开了门,走进个中年妇人,手弯上挎个篮子,苏珊认出是梅阁酒家妇人。妇人放下篮子,走到到边哽咽着说:“夫人,半月没见,你瘦多了,听说你出了事,来看看你。”

  苏珊拉过妇人的手,着泪说:“你真个好人呵。我一出事,那些城里相好们也一个个象躲瘟神似的躲了开去。就我那些族人们,小时候骂我是老天降下的妖孽,不准进苏家寨的门,后来长大了,有进寨门的资格,他们又骂我是坏人,没一个来看我,现在落到这步田地,就更不说了。你咋想到来看我了?”

  妇人抹着泪说:“大家都相识的,谁个没三长两短,你的事我给老板说了,老板也叫来看看。我知你喜欢翅啤酒,还有荔枝龙眼,就带了些来。”

  边说边把篮里的东西捡到桌上。苏珊瞧着香翅,红鲜鲜的荔枝,还有乒乓球一样的龙眼,感动得热泪盈眶说:“每次去梅阁都管吃管喝,已够麻烦的了,今天又送这么多东西,真是过意不去。你们的老板是谁?”

  妇人说:“老板说他认识你,这点小意思就不必问了,今后需要什么,你尽管说。”

  去边坐了,拉着苏珊的手说:“你看你瘦成这样了,你也要想开些,那事情也不算什么,去天体园的多得很,好些就没抓,抓了的也只罚罚款放出来了,局子里只不过想榨榨钱罢了。还有你那同伴…”

  苏珊打断话说:“她叫苏兰,你见着她了?”

  妇人说:“见着了的,前两天同两个市里的官太太到梅阁吃翅,你的事就是她告诉的。她还骂县长是老混账,欺软怕硬,什么市长夫人、书记太太、县长夫人不去抓,专去抓没权没势的教书匠。”

  苏珊激动的说:“她就是县长夫人,你再见着她,叫她帮申申冤,她出面事情就好办得多。”

  妇人说:“我早瞧出来了,回去就给她捎信。”

  妇人走时,苏珊拉着妇人手说:“有件事要托付你了,我那老鬼把我离了,又讨了个年青的,年青人心狠手辣要撵我们,学校不能再去住了,街上有合适的房屋,先赁两间,让保姆搬进去,房租我按月付。”

  妇人说:“我回去给老板说说,梅阁倒有几间闲着,不嫌脏就住那里,大家一起摆摆谈谈也好,我母女俩也够孤零的。”

  妇人走后,苏珊又生出求生望,拿纸写了条子,第二天香探监时,托她带给县长,那字条写着:“市长夫人、市委书记太太,还有H县县长夫人都同我去了天外天,要讲罪四人都有罪,你不放我出去,我会供了出来,再向中央写检举信,检举你包庇大官夫人和罪犯老婆,专整老百姓。让世人看看你这位青天大老爷的真正嘴脸。”

  香拿信封把字条装了,带到县府交给秘书,秘书送到县长办公室桌上,太爷拆开一看,气得拍了桌子要抓苏兰。胖副县长见机会来了,绕着太爷左劝右劝说:“我看不如把她放了,既保了苏兰和市领导夫人,又维护了县里当初宣传过她的面子。她毕竟捐过款,对希望工程作过贡献。”

  太爷也觉加入天体会的人太多,律不及众,许多都作罚款放了,如果不放苏珊,她真向上面写信,上面追问下来,苏兰可以再抓,但市里的两位夫人总不能也抓起来,去活活儿的得罪上司,终于缓了口气说:“你们看着办吧,不过,款是要罚的。”

  隔了两天,苏珊被罚款出狱,和香住进梅阁。

  探监的妇人正是村妇。秋莹买下小老板卤鸭店开了梅阁酒家,出了几样名菜,生意越做越红火,那时火锅开始兴旺,又购了相邻一家开起火锅系列,后面就有许多闲房。

  村妇回来一说,便给了四间,苏珊香各住一间,另两间作了客厅厨房,住处不仅宽敞,而且环境幽静,尤其是门外的走廊,凭栏既可远眺江面群山,又可俯视天外天楼台亭阁。

  其时天外天已倒卖给另一港商开作了夜总会,那霓红灯比往日闪得更亮。苏珊住进梅阁后,便向学校请长假养病,香一边侍候,一边帮着村妇做些端酒上菜杂活。

  一天,苏兰带着衙内来寻苏珊,寻到梅阁,点了一盘翅,一盘杂,一盘鸭脚板,一盘鸭菌干及其它好菜,叫香带去后面见了苏珊,两人边吃边闲谈别后情景。

  香没事退了出来,见衙内张着头往里探,进不进的样儿,觉得十分好笑,就招了手喊:“你过来。”

  衙内见着香就如老鼠见了猫儿,转身要逃。香抢前一步抓住领口骂道:“叫你过来你就过来,你还跑啥子?大学生了,还象个小偷探头探脑的,想偷东西么?”

  把衙内拖进一间屋里,反扣了门。衙内在天体屋被香整怕了,卟通跪到地上,磕着头说:“侠客姑姑,我没偷东西,没偷的,千万别割我那儿,一割就没命了。”

  香瞪着眼说:“谁说要割你那儿了,人家今天还想要哩。”

  叫衙内去边凳上坐了,拿过两个苹果,递一个给衙内说:“你吃吧,日本红富士,又香又脆。”

  自己坐到边,边吃边瞧衙内,见他还是那付獐头鼠脑样儿,不过脸上已长了些,伸着脚尖去蹬裆里的东西,蹬得仰扬起来,把手去捏。衙内慌忙甩了苹果,拿手护着说:“别、别割的。”

  香唬着脸说:“人家只看看的。”

  解开裆,扯出一看,见那东西如拔了,白光光没儿,笑着问:“你个大男人咋不长呀?”

  衙内红着脸不作声。

  香把手去握了,见包皮包了半个头儿,朝下一扒,头就了出来档,红红亮亮的,倒也很雄伟,又赞美了道:“虽没儿,却也好雄壮的。”

  说着,吐泡口水抹在衙内巴上,尖着三个指儿一上一下的捺,边捺边问:“听说男人的东西一捺就出水,你捺出过没?”

  衙内窘得又要去护。香火了骂:“你一巴有啥了不起?人家又没吃了你的,就是吃了,两个都舒服,有啥不好?”

  衙内只得住手,由她捺去。

  捺了一阵,衙内的东西就一的,去瞧马眼,已出些水来。便拉下自己儿,两腿叉到衙内上,把两片瓣去含了巴,滋的坐下去,扒着衙内肩头,一上一下动,那里面就咕唧咕唧作响。

  到兴奋处,着问:“舒服不?”

  衙内战战兢兢说:“嗯!”香说:“我里面好的,尤其口那圈儿,象虫在爬,不,象猫在抓。

  你的是不是?”

  衙内说:“嗯!”香说:“人也真怪,男人东西放进女人里面,两个都快活,怪不得男人要去强女人。听说女人也有愿意接受强的,就从没听说过女人去强男人,你说是不是?”

  衙内说:“嗯!”香说:“你说说,你被女人强过没?”

  衙内说:“嗯!”香说:“今天我在强你,是不是?”

  衙内说:“嗯!”…

  衙内一连回答了十几个“嗯”香火了,去揪着耳朵骂:“人家好心好意问你,你咋老是嗯、嗯、嗯的,得了哑症么?”

  衙内咧着嘴不敢作声,香还要发作,那身子就扭曲起来,扭了一阵,一声哼叫,伏到衙内肩上。衙内一憋气,一股水咕噜噜进了香体内。

  了一阵气,爬下衙内身子,去边躺了,展开美丽的,那就汩汩朝外冒,冲着衙内喊:“你呆着干什么,还不快给?”

  衙内老老实实伏到下,去瞧美,尽管如白玉浮雕,柳拂水,象梅花吐了瓣,那奔腾出的又如高山飞挂下来的玉瀑,该是极美极丽的了,可不知怎么,一股臭气冲来,直入鼻孔,呛的他翻肠倒肚要吐。原来香忙得三天没洗澡了,间积了层黄黄的垢物。衙内极勉强撮了一口,就如撮了堆屎般难受,咧着嘴去望了香。

  香见他踌踌躇躇,突然变了脸色,把脚踢着边骂:“你是要还是要割,要割我可要拿水果刀了!”

  衙内怕割,也就顾不得脏臭不脏臭了,皱着眉一口一口的撮,撮了十来口,香有心要捉弄这个花花公子,憋着劲去挤眼,眼一扩,一股热如出水龙,直扑了衙内面门,再顺着嘴儿脖儿淋了一身,把件雪白的西装淋的象缸里捞起的一般。衙内一声惊叫跌在地上,去擦眼里的,把张蠢脸抹的如鬼王。

  香就捧着肚皮笑,笑了一阵,指着衙内骂:“在天体园你强我两次,这次算我强你,我们扯平了,以后谁也别谁。你们这些王八旦,仗了老子一点儿权势,书不好好读,专去糟蹋女人,以后让我碰着,看我不拿宝剑割了你个狗卵子?”

  衙内吓得四肢趴地,磕头如捣蒜说:“我听侠客姑姑的,我全听侠客姑姑的,侠客姑姑咋说我就咋办…”

  香去股上踢了一脚,衙内提着连滚带爬逃了出去,香便滚到上笑痛了肚皮。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三十五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