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三十六章
  香正在上笑,堂上喊来了客人,慌忙扎出来,见临窗坐着个胖子,戴顶宽边博士帽,埋头在看江边的夜总会。

  香端过翅白酒,胖子听到脚步声,去指着意大利牌楼,头也不抬的问:“听说那是天外天,后来才改成夜总会的么?”

  香放上酒菜说:“原是港人建的天外天,硬让县长给端了,卖给另一家港商,才改成夜总会的。”

  胖子说:“听说天外天有个天体园,男女进去都了光股,学原始人自由自在的快活,这是真的?”

  香吃吃笑着着说:“咋不是真的?现在虽换了牌子,据说活动内容也差不多,只要上一笔费,就有小姐来陪,你也可,不也可。先生是外地人吧,如果想去,晚上最好。”

  胖子叹了口气说:“过去你不去也有人强拉了你去,现在想去还不自个掏包。小姐,进去一次要花消多少?”

  香推过盘子说:“没去过。先生,我们店里的翅是全城出了名的,又鲜又,你尝尝。”

  胖子掀了一下博士帽,抬起头来,那白眼珠就慢慢的定了位,香瞧着那白胖方脸,也吓得差点绊倒了酒杯,原来胖子不是别人,正是苏珊的同学,市委宣传部的大部长。

  过了一会,还是部长先伸过白胖胖手来,去抓了香小手,抚摩着说:“原来是你,真没想到,在这儿作服务小姐吧?”

  回手来,羞怯怯的问:“部长几时来的,检查工作么?”

  部长的白脸黑起来,去呷了口酒再夹块翅嚼着,半天才说:“别叫我部长了,我和你一样是老百姓,当老百姓好,无官一身轻。”

  香以为他在谦虚,笑了说:“当官的就是当官的,老百姓还是老百姓,我咋敢和部长比?那次多亏了你,要不我和罗济还得去坐牢呢。”

  部长拿筷敲着桌说:“那点忙算什么,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只是事后我被撤了职,下到你们县来,作了地地道道的老百姓了。”

  香吃惊地说:“部长真会开玩笑,你那么大的官,就是撤了职下到我们县,不当个书记也要当个县长,咋会作老百姓?”

  部长严肃着脸说:“我哄你做啥?到了县后,被安到宣传部作了干事,说是干事,其实啥事也没干的,还不如老百姓呢。”

  香内疚地说“倒是我们连累了部长。”

  部长摇着胖手说:“哪里是哩。有人写匿名信去告,那位王母娘娘回来一闹,才倒了大霉。”

  香听到匿名信,那背心就冒出细密密的汗,忙去揩着桌上的酒滴掩饰着说:“哪个吃了豹子胆,敢、敢去告部长?”

  部长端起酒杯又愤然放下说:“官场上的事你就不懂了,那些官儿们,表面上装得个个都是团结的凯模,背地里却象一群狼,为争一口食,你咬我一口,我撕你一嘴,人们都绿了眼睛盯着部长宝座要取而代之,啥手段耍不出来?”

  其实部长撤职不仅仅是政敌所为,更多成份是香匿名信起的作用。千金从省城回来收到信后,气上加气,向纪委书记告了男人。

  书记审查部长,部长起初还抵赖,后来在子指出他下那块抹不掉的黑胎记后才不得不招了。书记因他是市长附马,去探市长口风。

  市长一来早伤透这个家庭的混账女婿,二来直属县的县委书记向他和市委书记分别送过二十万元的礼,要找个部级官儿安,就说:强按刑律该判刑的,给他个纪政纪处分也够宽容的了,这种堕落分子留着,大家跟着学,人们还不骂我们是强部门了?于是老账新账一起算,给了他开除籍和撤消部长重处。

  市长落了个“大义灭亲”美名,千金也理直气壮投入新部长的怀抱。自然,他猜天猜地也猜不到匿名信是连市里有几条街都数不清的香身上,总认为是政敌所为。

  部长撤职后去作了扫厕所的所长,别说被赶出的A保姆B保姆瞧不起,就连再返垃圾桶岗位的黑妇也远远躲了开去。他在市里混不下去,听说H县有个天外天,才申调到H县宣传部作了个不管事的干事。

  香心里骂句活该,给斟上酒说:“那些官儿们也是,酒吃多了就去干坏事,我还以为个个都象报上吹的‘公仆’哩。”

  部长说:“啥公仆啊,哪是骗人的鬼话,常言说官场是染缸,掉到里面,不染成小鬼也染成阎王。”

  香说:“怪不得我听人说,官儿们就象戏子变的,一会扮红脸,一会扮黑脸,一会又扮鬼脸…”

  部长愤愤击着桌子说:“官儿坏,我婆娘心肠更狠,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去攀高枝?不如找个象你这样的纯情姑娘,过平安日子多好。”

  香吃吃笑了说:“你攀高枝吃了大亏,我攀你这高枝,不照样吃大亏吗?”

  部长涎着脸皮去扯过手说:“你看我是那种忘情人吗,你走后就天天念着你,要不怎会从市级申调到县级?你主人苏珊呢?”

  香说:“在后面养病,她也常常念着部长好处的,去见见吧。”

  部长慌忙摇着手说:“以后见吧,日子长着的,她怎么就病了,病了是该慰问的。”

  说罢起身出门,一会儿提了两大塑料袋食品回来,请香转交给苏珊。又央求香晚上陪他去夜总会,香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到了晚上七点,香陪部长去了夜总会。那意大利的牌楼还是旧时模样,不过“天外天”已换成斗大的“夜总会”了。进入大门里,到处都是生疏的名目,被霓红灯映得明明暗暗,深邃莫测,倒把香给糊涂了,不知去哪儿好。

  恰在这时,婉儿送一个男人出门转来,正往园里走,香陪苏兰苏珊逛天体园时是认识她的,便叫带路。婉儿领着两人转了一圈,介绍说原来的录像室已改作棋牌娱乐室,明说玩棋牌,其实是大赌场,没去头的。

  红屋居改成按摩室,金三角开着桑拉浴,黑非洲作了美容美发院,这三处去男客就有女侍来服务,去女客就有男侍来服务,服务内容和原来差不多。还有原来的这样包间,那样吃唱的地方照常进行着的活动。问他们愿去哪一处。香红着脸说还是去天体园吧。婉儿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忘不了天体园。

  带着两人来到当初的天体坪,那里已隔了几十个墨打似的双人舞厅,正响着震天价的舞曲,一对对男女关了门跳得正香不习惯那种嘈嚣,又来到天体湖,湖面没了,水上建有许多精致小屋,赫然标了“水上酒吧”每间可坐一对男女,门外挂了“请勿打扰”字样。部长瞧着字样就要进去,香说才吃了饭肚皮还撑着哩,要去你去,我可不去的。

  部长只好作罢。三人来到天体屋,天体屋倒还清静,不过探头去听,里面都在小声地放了有录像。原来的贵族屋摆设得十分豪华,不仅备有沙发,还有大,可供一对或两对男女边看边玩。

  东边的就简陋得多,只有一张茶几,一个沙发。三个又爬到天体,那里已辟为“天国宾馆”把室隔成若干个小间,几乎间间都传出惊心动魄的呻,显然是住了人。

  尽头的一间没有声响,部长去掀,一对男女拉门出来,男的边走边扎着儿骂。

  看毕往回走,婉儿问香有啥感想,香红着脸说和天体园没两样,都是七八糟的。婉儿笑着说,怎样糟,又糟到什么程度你就不知道了,进门一带的按摩室、桑拉浴、美容美发院,就象武术散打,男女客来放了通“炮”就走。

  天体园一路却是一条龙服务,天体坪主要是跳,跳饿了就到天体湖水上酒吧喝,喝足了再去天体屋看录像,看的情发了就去天体的“天国宾馆”搂着困,你说象不象一条龙?如果要抢时间立马解决问题,舞厅酒吧及录像室都可随时干的,干了就走,有谁知道?香撇着嘴说只有这个港商才想得出这些明堂来。

  婉儿说这正是人家的高明之处,他把活动内容都进行了现代文明包装,这种包装就很符合大陆人干坏事要在暗处干的心里,容易被人们接受。哪象前任K经理搞没遮没拦的天体,活该被人端了窝儿。香说再包装也是那回事,县长不知道么?

  婉儿笑着说知道又咋样,他总不能把它当第二个“天外天”给端了,H县连续出了两个天外天,他那县长宝座还坐不坐?就如我们被抓去,罚了些钱还不都放了出来,新老板来接任,解顾了些不负责任的管理员,小姐们还不都留下了。人们说天国精神永存,就是指新经理的“换汤不换药”

  部长早等得不耐烦,问香去哪儿玩,香说还是录像室清静,去录像室吧。

  婉儿送两人去了东边的录像室,才告辞走了。

  婉儿一走,部长哪有心思去欣赏虚幻的画面,一把将香搂到怀里,就解衣扣。

  香扭着身子说:“部长还没忘掉我这个野叉叉的村姑呀。”

  部长去捏着两个说:“没忘的,一到县里我就打听,人们都说是有个苏珊的,就从没听说过香,不想初次出来喝酒就碰着了你,看来我们是有缘份的,你说对不对,亲亲!”

  香说:“有缘份就是亲亲了,要是冤家呢?”

  部长扯去香内,去扒着两瓣漉漉的儿说:“不会的,我们永远是亲亲。”

  香被扒得吁起来,去扯着部长驴鞭道:“既然是亲亲,还不快进去。”

  部长腾身抵入,香就千娇百媚的一边叫,一边去搂了部长,两团白叠裹着,翻腾着,叫声就如卷过大地,山洪暴洗了山川,秋风刮走了腐朽,到了后来,又如两团火球在空中撞击中爆炸,天崩地塌世界在毁灭…

  待一切都平静下来,部长吻着香说:“亲亲,作我老婆吧。”

  香慢慢推开他,起身穿着衣服说:“作你老婆可以,你不怕坐牢?”

  部长一惊,挣起身子说:“你咋这样说话了?”

  香说:“你知道匿名信是谁写的?”

  部长说:“不知道,难道是你?”

  香冷笑了说:“不是我写的,有谁知道你那儿有块黑胎记?”

  部长疑惑地说:“你今天咋给了我?”

  香笑着说:“我看你遭得好惨,也看在珊姐面上,给你最后一点补尝,我们的事从此就了了。”部长血红了眼睛说:“我诚心爱你,你咋这样对待我?”

  香笑着说:“对待强犯我历来都这样。”部长摆着头说:“倒看不出,一个村姑起了杀人心,心肠够毒的。”

  香愤怒了说:“我还没你狠毒呢。你们这些当官的,仗着权势糟蹋了多少妇女?今天落难就爱了我,明天官复原职就甩了我,天下女人多得很,腻了困腻了就甩,就象穿衣服今天换一件,明天换一件。你说说,你强了我不算,你为啥甩了苏莎,市长千金为啥甩了你?”

  部长刹白着脸问:“你咋知道得那么多,是苏珊告诉你的?”

  香笑着说:“看透了你心肝就知道你一切。”

  部长象挨了的猪,气得吭吃吃逃出了天体屋。

  转眼又到了深秋,街旁的梧桐照常去黄衣,出骷髅似的骨架儿来,枝桠又把街面织成一个个黑网,H城的人仍在黑网里鬼魂似的游。一阵秋风刮来,摇得枝条泼烦了哭,又给山城增添了一层莫名的悲凉。

  苏珊不能再同苏兰去蹋黑网了,天天躺在上呻唤。尽管吃药打针,红斑疹却以一半寸速度向全身蔓延,最后联成一片,象穿了红铠甲,一抓一手脓血,下体也开始淌黄水,撒一泡要半个小时。

  县医院初次诊断为多种病,其中的梅毒已达晚期,建议去市医院复查。苏珊父母早被她气死了,堂兄舅嫂们也嫌她太臭,没个来看她。香跑到教育局哭了三天,哭动了麻脸局长,同意派车送她到市医院。

  临行的前一晚,村妇端来热腾腾的鹿茸汤,要她喝喝暖暖身子。

  苏珊感动的说:“你们三天两次的送营养品,人参蜂王浆我也吃了不少,又端来鹿茸汤,叫我咋报达呀。”

  村妇说:“夫人就别说这些了,人吃五谷长百病,谁能保一身平安,人帮人也是应该的,茸汤还是老板叫送的哩。”

  苏珊眼睛一,滚下两滴泪来说:“听说梅阁老板是个女的,住进几个月,别说当面谢谢,连面也没见一次,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村妇拿调羹把茸汤搅的凉了,边喂边说:“夫人是捐款助学名人,认识的人很多,谁个见了也会这样作的。”

  苏珊感伤的说:“那不见得,现在是拜权拜金社会,有权有钱的门坎踏破,没权没势的门可罗雀,就连菩萨也见风使舵,富人供了钱越赚越多,穷人就是磕破头也不见天上掉下一文来。我落难到这步,亲戚舅子老表赶H城的也不少,有哪个来看我?象这样的好老板还从没见过呢。”

  喂过茸汤抹过嘴,想起梅阁管吃管住几个月,还没过一分钱,又叫村妇去喊老板来,该结付的给结付了,再当面谢谢。村妇拾着碗说:“老板说过,一切吃住他包了,叫你安心养病,别去过问。”

  苏珊说:“诚然他不要,也要当面谢谢,此去市医院,说不准就回不来了。”

  说罢扭过脸去抹泪。

  村妇见劝不住,只好答应去喊老板。

  村妇走后,苏珊叫来香说:“你把屋子收拾一下,再洒些香水,老板们都爱整洁的,又是大恩人,免得闻了脏臭留下不好印象。”

  香按苏珊吩咐帚了地,再该捡的捡了,该抹的抹了,该叠的叠了,去打开皮箱翻找该摆的东西,翻出一本影集来,想看看干姐姐年青时的倩影,逐页去翻,翻到最后一页,嵌张男女双人照,女的是苏珊,男的象在哪儿见过,却又喊不出名来,便取出来问:“珊姐,那男子好标致的,是不是你早先的那个?”

  苏珊侧过脸一看,正是自己同夏雨的结婚照,自分手后,夏雨的东西不是撕了甩了,就是放一把火烧作灰了,偏偏忘了那照片,红着脸说:“翻它干啥,还不甩到垃圾桶去,瞧着就使人呕气。”

  侧过身去睡,不知怎么鼻子却酸酸的,低低地说:“还是留着吧。”

  香觉得那男子既轩昂又和和气气,想多看两眼,就摘下墙上镜框,嵌了进去。

  一会儿,村妇带了老板进来,去苏珊耳边说:“夫人,老板来了,你要说啥就说吧。”

  苏珊一听,激动得要挣起身子,村妇忙去按了说:“躺着说,我们老板和气的。”

  苏珊慢慢侧过身子,见边站着前夫夏雨,哪来什么老板?瞪着村妇说:“我叫你喊老板来,你咋把他给叫来了?”

  村妇笑着说:“他就是梅阁的夏老板,一切照顾都是夏老板安排的,我去喊他结账,夏老板说吃住他包了,到市医院的一切费用他还出哩。”

  苏珊吃惊地瞪着夏雨,在她印象里,他是堆扶不上墙的泥,或者说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赖皮狗,她给他戴过好多年的绿帽,还一盆泼出去骄傲的抵了门喊滚,别说同老板挂不上钩,就是给人拾鞋拿袜溜须腚也没人要的。

  可眼前的夏雨却换作了另一个人,不仅伟俊的身材使人望而生畏,就那身上的装备也不下一万,尤其微腆的腹下别着北比比机大哥大,更使人联想到香港的阔佬。

  她更没料到夏雨会帮助她,在当年他是她的仇敌,她是他的冤家,她曾诅咒世界不公平,多生出众多的女人和一个可憎的男人,她咒他们提前死去或者死得越快越干净越好。

  世界却偏偏来了个颠倒,没诅咒的一个个躲开去作了仇人,被诅咒的又一个个来帮了你成了朋友,这是为什么,她不仅现在想不通,就是以后的以后也想不通。

  苏珊不敢再看下去,刀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突然抓了被角哭着说:“谁叫你照顾我,谁叫你来可怜我,倒不如死了的好,早知这样也不该住这里了…”

  苏珊哭起来,村妇香慌忙退了出去。

  苏珊哭的够了,瞪着夏雨说:“站着干什么,还不去坐了,几件旧家具都是从学校搬来的,你嫌脏了是不是?”

  夏雨尴尬一笑,去头椅上坐了,跷着二郎腿看墙上的影框。

  苏珊恨恨的说:“住了三个月,该多少房租多少伙食费水电费,你算好我叫香取来给你,我们的事早了结了,我也不需要别人来可怜。”

  夏雨吐出一口烟圈说:“墙上还挂着你我的照片哩。”

  苏珊抬了抬眼,红着脸说:“都是香死妮子翻出的,我叫她甩到垃圾桶,她倒给挂上墙了。”

  夏雨说:“十五年了,照片倒新的,你那眼睛老盯了前方,好象身边没人似的。”

  苏珊说:“当时是坐着照的,眼睛不瞧像机,倒要看了你不成?听说你开了化妆公司,咋又跑到梅阁来了?”

  夏雨望着屋顶天花板说:“只许搞化妆,不许开酒店了?”

  苏珊撇着嘴说:“发了大财就抖起来了,看你口气好大,眼睛也望到天上去,好象为屋里只你一个人似的。”

  夏雨慌忙收回目光,耳边爬着只什么虫子,拿手去掐了说:“钱没找两个,抖也抖不起,就是耳朵粑老被人揪,前两天被揪红了,现在还痛兮兮的。”

  苏珊卟地笑了说:“活该!不揪你还不把尾巴跷到天上去了。”

  夏雨也笑了,笑过之后问:“你的病怎样了?”

  苏珊别过脸去说:“快死了,死了倒好,活在世上烦别人,别人也烦我。”

  夏雨说:“我倒不觉烦的。”

  苏珊说:“你不烦我烦。”

  夏雨把烟蒂去地上踯了说:“你明天几时走,我叫村妇送你去,去时多带点钱,一治就要彻彻底底治好。”

  苏珊眼睛一,喉头就嗑起来,嗑了一会说:“你这样作别人会怎样说,还不骂你没骨气,骂我厚了脸皮去傍大款?”

  夏雨说:“骂他们的,我们还有孩子呢,你的病写信告诉苏芳没?”

  一提到苏芳,苏珊突然扭过身来,颤着手去抓了夏雨说:“好人,你还记得孩子,我倒把她给忘了,我真成了没心没肝的女人了…”

  眼泪扑簌簌掉到夏雨手上,夏雨鼻子一酸,把脸去贴了枯竹枝似的手。

  夏雨照顾苏珊自然逃不出秋莹眼睛,当晚回去,秋莹揪着他耳朵骂:“我知你狗不改,总和女人粘粘糊糊的,忘不了旧情又去看烂婆娘,好象她当年骂你撵你泼你就是最大的情份。不过,我倒瞧得起你这种德,现在人情淡薄如纸,就是父子夫兄弟姐妹为了钱不相认的还多,能记旧情的有几个?”

  骂到这里,去沙发上坐了说:“你对人有情,难道我就无情?你作了慈善家,我倒成了杀人放火的剪径强盗?好面子都让你给捞尽了。我再成全你,给她五千去治病,要死的人了,也怪可怜的,人到这一步,只能念她的好,哪去记她的过。”

  说罢,去保险柜取出一叠崭新的钱来,到夏雨手里。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三十六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