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17章
  “冲啊。”

  “杀啊。”

  “别让鬼子跑了啊!”“…”当…当…当…

  我与小伙伴正玩得起劲,把嗓子差点没喊破,突然,从院落的大门口处传过来一阵阵剌耳的铜锣声,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停歇下来,纷纷循声望去,搞不清楚是谁又玩起了什么新游戏。

  当…当…当,…

  院门口聚集着黑的一片人群,仔细一看,我差不多全都认识,他们都是爸爸的同事,都在一个办公楼里,甚至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而现在,他们表情严肃,不苟言笑,都清一地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右臂扎着猪血的红箍箍,一个老人头顶着尖细的,用硬纸片做成的高帽子,手里拎着一面铜锣,一边敲打着,一边在众人的推搡之下,缓缓走进院子里。

  “哈,是老书记!”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嚷嚷起来:“对,是他,是老书记!”

  “嘿嘿,老书记真好玩啊,这又是耍的什么新花样啊!”“…”孩子们哗啦地一声,像一群快的小燕子,从四面八方跳地拥向老书记:“老书记。”

  “…”“去,去,去。”走在人群最前列的大蚂蚱没好气地伸出细长的手臂,恶狠狠地将小伙们伴驱赶开:“去,去,去,滚蛋,一边玩去。”

  然后,他板着可怕的面孔冲着老书记吼叫道:“快点,老老实实地向革命群众们待你的历史罪行!”

  “当…当…当…”老书记垂头丧气地再次敲起了铜锣:“当…当…当…我是王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

  “啊…”小伙伴们闻言,立刻惊得目瞪口呆,彼此间,你瞅瞅我,我瞧瞧你,心里嘀咕着:什么,什么,这位可亲、可敬、可爱的老书记,抗美援朝的老功臣,老顽童,人老心不老的孩子王,怎么一周没见,就成了罪人:历史反革命?

  “哎呀。”胆大一些的孩子们茫然地问道:“老书记怎么成了反革命啊?”

  “哼。”大蚂蚱冷冷地答道:“你们这些小孩崽子懂个,他以前是国民的军官,后来投降了!他有历史问题,我们要革他的命,清算他的历史旧帐!”

  “哇。”孩子咧开小嘴惊呼起来:“哇…”

  “哎呀。”

  “真没想到。”

  “…”“快敲。”大蚂蚱没好气地推搡着老书记:“快敲,别想偷懒!”

  “当…当…当…我是王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

  “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新。”大蚂蚱扯着公鸭嗓,挥舞着烧火般的干瘦胳臂,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于是,穿着军装的众人纷纷效法,坚定地举了拳头:“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我们可怜的、倒霉的老书记,头戴着可笑的大高帽,面容憔悴地拎着铜锣有气无力地敲打着,发出让人心烦意的响声。在众人无情的驱赶之下,老书记没完没了的、左一次右一次地从楼上转到楼下,然后,再从楼下转到楼上,他一边浑身臭汗地登爬着陡窄的阶梯,一边不停地敲打着那面铜锣,同时,嘴里则念经般地嘀咕着:“我是王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

  当…当…当…伴随着铜锣的响声,老书记的身后很快便聚集起一群又一群比我还要闲极无聊的人们,他们一个个兴灾乐祸地尾随在可怜的老书记的股后面,使用着各种极其下的、下得简直不堪入耳的脏话取笑着、捉弄着我们可怜的老书记。

  “爸爸。”傍晚,我将白天的所见所闻讲述给妈妈和爸爸,然后,一脸疑惑地问爸爸道:“爸爸,老书记真的是历史反革命吗?”

  “去。”爸爸虎着脸教训我道:“大人们的事,小孩子家少参与…”

  “对。”妈妈一把扯住我的衣领子,肥实的手指头频繁地指点着我的鼻子尖:“陆陆,告诉你,以后不许到走廊和院子里去玩,见到谁也不许说话,听到没有?”

  “嗯。”我怔怔地点了点头,心里则糊涂得无法形容: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宿舍楼里原来快、祥和的气氛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笼罩着滚滚飘忽不定的,捉摸不透的、极其压抑的,压抑得行将窒息的沉闷空气。每天,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当单位里的知识分子们在走廊里不期而遇的时候,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热情的问候,真诚的寒喧,与毫无猜忌的说笑、打闹。彼此之间,仿佛突然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谁也搞不清楚对方的真实面目。在狭窄的走廊里,突然走个顶头碰,便非常尴尬地相视苦笑着,假惺惺地点点头,接着,便头也不回地溜进自己的家门,咣当一声,将房门紧紧地锁死。

  “哼。”一周之前还亲密无间的一对同事,隔三差五便要凑到一起,喝酒闲聊,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反了目,在走廊里虎视眈眈地横眉对峙着:“哼,不服咋的?”

  “哼,你算个啥啊!”“哼。”“不跟他玩,不跟他玩!”大人们无端地反目成仇,孩子们亦如此效法,根据家里大人们政见的差异,非常自然地分割成诸个帮派:“不跟他玩,他爸爸不是咱们一伙的!”

  “对,不跟他玩,我爸爸是造反派,而他爸爸是保皇派!”

  “…”不仅仅是宿舍楼,以及楼里的住户和孩子们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宿舍楼外的院子里,以及楼房对面的马路上,亦发生了令人费解的变化。

  放眼望去,目力所及的所有建筑物都涂抹上了巨大的红色方块字,那烈的言词,那力环宇的豪迈气魄,使人能够嗅闻到咄咄人的火药的呛人气味,而感叹号下面的小圆点,比我吃饭的盘子还要巨大数倍。

  大黄楼的正面不仅也涂了火药味十足的标语、口号,更让我吃不惊不小的是,在其西侧的整个大山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变魔术般地出现一幅巨大的,从底楼的水泥衬裙一直漫延到顶楼女儿墙的超大图画:身着长袍大褂的主席,手中握着一把旧雨伞,顶着黑沉沉地乌云,傲然而立。

  “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从老书记被敲锣爬楼梯那天起,无论是大街上,还是小巷中,或者是宿舍楼里,终响彻着震耳聋的革命群众们的口号声:“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外面热闹得尤如煮沸的开水锅,不知疲倦的滚滚翻腾着,而在家里,也不得消停。许多我认识的,或者是我不认识的男男女女们,大概是事前有约地聚拢到我家,与爸爸和妈妈围坐在下昏暗的白炽灯下,热情扬溢地、充情地海阔天空,高谈阔论着。

  年轻、美丽、漂亮的杨姨,首先开了腔:“大蚂蚱混进了革委会啦,他是个什么东西,他爹投机倒把!他搞男女关系,一看见女人就走不动道。”

  哼哼,看到杨姨机关般地贬损着大蚂蚱,我心中暗暗发笑:哼哼,大蚂蚱搞男女,可是,杨姨,你呢,你又怎么样呐?

  望着眼前人的杨姨,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依依稀稀地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的中午,爸爸一个人在厨房里洗衣服,我倒在里屋的上无所事事,渐渐地打起了嗑睡,朦朦胧胧之中,我似乎听到杨姨悦耳的嗓音:“哎哟。谁在家呢?哦,老张,就你自己啊,她,干什么去啦?”

  “嘿嘿。”看见杨姨走进房门,爸爸立刻放下脏衣服,地答道:“积极去啦,她又积极去了,大星期天的,领着学生们学习雷锋,义务清扫大街!”

  说完,爸爸一把拽住杨姨,并排坐在外屋的木板上,杨姨穿着一条蓝色的短,两条白皙的秀腿直看得爸爸目不转睛。

  “瞅啥呐!”杨姨极其人地按住秀美的长腿,脸上泛起滚滚红晕,洋溢着快乐、朗的微笑,细滑的手指在爸爸结黑胡须的面颊上轻轻地掐拧了一下:“嘻嘻,老鬼!”

  “嘿嘿,美人!”爸爸顺势将杨姨搂抱住,一只大手贪婪地抚摸着杨姨的大白腿,两人狂热地、忘情地亲吻起来。“好扎哦。”杨姨依偎在爸爸的怀里娇嗔地说道:“好扎哦,老张,你的胡子真硬啊!”“嘿嘿,亲爱的,我的胡子哪有我的X硬嘛!”

  “你的X更硬!”杨姨地说道。

  “是吗!”

  爸爸闻言,呼地一声掏出自己的大X,美滋滋地展现在杨姨的眼前,杨姨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她热切地握住爸爸大的X:“哇,老张,好大的X哦,我好喜欢!”

  旋即,杨姨握住爸爸的大X便毫不犹豫地进涂口红的小嘴里,快速地起来,爸爸的大X上渐渐沾杨姨的口红,无比幸福地呻起来:“哦…哦…哦…”爸爸一边纵情地哼哼着,一边地掀起杨姨的上衣。盛夏时节,杨姨没有戴罩,两只坚的大房微微地抖擞着,素沉着的小头极其自然地、非常平缓地镶在峰之上,就像两枚可爱的红宝石,爸爸用长胡须的大嘴巴紧紧地叼住一枚红宝石,很有滋味地起来。

  “啊,好啊,你真坏!”杨姨死死抱住爸爸的脑袋,紧闭着双目,哆哆嗦嗦地呻呤着。

  爸爸很快便扒掉杨姨的短:“哦,亲爱的,你的怎么没有啦?”

  “嘻嘻,早上让我给剃掉啦,太多啦,太烦人了,我讨厌那些该死的大长!”

  “不,亲爱的,我喜欢,我喜欢长,哎啊,腋你也剃啦,怎么,一夜之间,你就变成白虎啦!”

  “嘻嘻。”

  “怎么,你咋跟我媳妇一样,喜欢剃啊!”“嘻嘻,哦,老张,你媳妇也不喜欢黑,你媳妇好玩么?”

  “嘿嘿,好玩,跟你一样,又!”

  爸爸的手指哧地滑进杨姨光鲜的小便里肆意抠摸起来,杨姨轻声地呻着:“啊,啊,快点,快点,老张,我,我受不了啦!”

  “嘿嘿,亲爱的!”听到杨姨的话,爸爸卖力地捅数下,然后,说道:“亲爱的,如果你还嫌不过瘾,那,就把大X放进去吧!”说着,爸爸将早已硬梆梆的大X从杨姨的小嘴里拔出来,十分顺利进她那水横的小便里,猛烈的、强劲有力的起来。杨姨雪白的鲜积极地配合着爸爸狂捅,不停地扭动着:“老张,使劲,使劲啊,再使点劲!”

  一对偷情的男女,正值壮年的有情人,好似一堆干渴的枯柴,突然逢遇上点点星火,呼地一声,无法自制地能熊熊燃烧起来,升华后结晶在一起,在这熊熊的烈焰之中,彼此之间都从对方的体上获得了最大的足和快

  “唉,我快完蛋啦!”爸爸一边气吁吁地狂搏着,一边呼呼呼地呻着。

  “老张,你可千万要住哟,不要把在我的身体里,给我,给我,一定要给我留着,我要吃掉它!”

  “亲爱的,我,我,我,我不行啦!”爸爸快速地拔出大X,慌慌张张地送到杨姨的小嘴边,杨姨一口叼住粘自己分泌物的大X,狠命地狂着、痛着,顷刻之间,一股股白森森、粘乎乎的晶莹体从大X的顶端涌着,狂汇而出,溅杨姨粉红色的口腔,杨姨则毫不犹豫地进喉咙里,又把溅在面颊上的轻轻地涂抹在整个面颊上。

  “嘿嘿。”爸爸见状,不解地问道:“亲爱的,那玩意好吃吗,是什么味道啊?”

  “老张,好吃,好吃啊,特别好吃。房中术上说,女人吃能延年益寿,抹到脸上还能养颜。没有什么不好闻的,很清香、很清香的,你来闻闻!”说着,杨姨将挂着少许的手指递到爸爸的鼻孔下。

  “嗯,你还别说,真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啊。”爸爸嗅闻之后,又用舌头尖轻轻地自己的:“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不香也不臭的,淡淡的、咸咸的!嘿嘿…”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1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