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02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02章
  “啊…”爷爷扶着我的肩膀,指着缓缓淌着的辽河说道:“大孙子,往那边走,就是辽…”“哦。”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爷爷又指了指另一个方向:“往这边走,就是鞍山!”“那。”

  我指了指辽河的正前方:“爷爷,往那呢?”

  “沈!”

  爷爷答道:“往那,是沈,再往北,就是边外了!”“边外?”

  我迷茫地望着爷爷,心里感到很是困惑:边外?什么是边外,在家里,我经常听大人提及:关内,关外的,我稀里糊涂地记得,我家住在关外!怎么,到了爷爷家,到了辽河边,又莫名其妙地出来个边外来:“边外,爷爷,什么是边外啊!”“就是,就是。”爷爷含糊其词地答道:“就是,就是,就是你们家那,你爸爸现在住的地方,就是边外…”爷爷拽出雪亮的镰刀:“好啦,大孙子,你自己玩去吧,爷爷该割猪草了。”“大侄。”我正站在堤坝上,望着滔滔而去的辽河水,长久地发呆,默默地思忖着关内、关外、边外的具体界限,身后传来较为熟悉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被我羞辱得下伤心泪水的老姑,她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上了堤坝,身后还跟着一条大黄狗,吐着腥红的长舌头,摇头晃脑地向我走来,当它走到我的脚边时,非常讨厌地低垂下脑袋瓜呼哧呼哧地嗅闻着我的鞋尖,吓得我本能地向后挪移着身子。

  老姑讨好般地踢了大黄狗一脚:“去…一边玩去!”然后,她安慰我道:“大侄,别怕,大黄狗是在闻你的气味呐,以后,它就能记住你的气味,就把你当成自家人喽!”老姑拉起我的手:“走,咱们到河边玩去!”“小心。”

  由于河堤过于陡峭,脚下的草丛因茂密而变得极其光滑,我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咕咚一声,滑倒在散发着郁郁浓香的草地上,老姑惊呼一声,死死地拽扯着我,结果,也一同翻倒在草地上,我们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咕碌碌地沿着陡坡快速地翻滚而下,最后,慢慢地停滞在空气清新的河边,我恰好在了老姑的身上。

  我咧着嘴呆呆地瞅着身下的老姑,老姑也瞪着眼睛木然地瞧了瞧我,继尔,彼此间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真好玩,真好玩!”我继续迫在老姑的身上,感受着那份特殊的软绵,以及老姑那芬芳的气息,老姑呼呼地气,情深意切地搂着我,我则地将小嘴贴到她的面庞上,老姑乘势张开了珠,我们默默地亲吻起来,老姑那甘醇的口,让我回味无穷,在这亲密的热吻中,我渐渐地喜欢起老姑。

  良久,我终于从老姑的身上爬起来,老姑似乎意犹未尽,她笑地坐在我的面前,像个小大人似地整理着我的衣领,非常真诚地帮我系好散开的钮扣。

  “哎…”

  老姑坐起身来,嗖地摘下一朵光彩耀目的小野花:“大侄,你知道这花叫啥名么?”“不知道!”我摇摇头。

  “马蹄花,这是马蹄花!你看,她的样子,像不像马蹄子啊?”“像,是有点像!”

  “菊子。”

  已经打完猪草的爷爷,背着沉甸甸的柳条筐走了过来:“老闺女,别玩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家吧,大黑猪一定饿坏了!”“好喽,回家喽!”我和老姑手拉着手,快地跳下堤坝,我猛一抬头,突然发现,在距离堤坝的不远地方,有一片稀稀疏疏的小树林,我立刻像只快的小鸟,不顾爷爷和老姑的阻拦,一头飞进小树林里。

  举目望去,寂静的树林散布着堆堆坟茔,在那些简陋的土堆前,歪歪扭扭地竖立着制滥造的石碑,上面非常随意地镌刻着缭草不堪的字迹:×××之墓,祖籍河北献县;××之墓,祖籍山东聊城;××之墓,祖籍山东诸城;…“大侄,快出来!”老姑站在小树林外,胆怯地喊道:“大侄,别往坟茔地里跑哇,里面有鬼!”“大孙子。”爷爷放下柳条筐,气,追赶到小树林里,看到我在一块块石碑前发楞,爷爷拽了拽我的手臂:“走吧,大孙子,一个坟岗子,有什么好看的,走吧!”“爷爷,人死了,都埋在这里吗?”

  “是的。”爷爷非常肯定地答道:“我们这疙瘩的人,死了,都埋在这里,以后,爷爷死了,也得埋在这里!嘿嘿,这辽河边的所有人,谁也跑不了,折腾来,折腾去,早早晚晚,都得埋在这辽河边!大孙子。”说着说着,爷爷有些激动起来,他拉着我的手说道:“大孙子,到这来。”爷爷将我拽到两个小土堆前,他一边指着土堆前的石碑,一边按我的脑袋:“大孙子,快跪下,给你大太爷、二太爷,磕头!”咕咚…平里对我疼爱有加的爷爷,连抚摸我的时候,都不敢用太大的气力,对待我,仿佛对待一件珍贵的瓷器,时时刻刻都是小心奕奕的,可是现在,在两座平平常常的小土堆前,爷爷突然猛一用力,逆发出一股我无法想象的力量,不容分说地将我按跪在两座小土堆前,我跪在两座土堆前,怔怔地看了看石碑上的字迹:张××之墓,祖籍山东莱州!

  “大伯,爹。”

  爷爷语音颤抖地说道:“你们的重孙子,给你磕头来啦…老张家后继有人了!”说着,爷爷开始按我的脑袋:“快啊,快啊,大孙子,给大太爷、二太爷,磕头!”咕咚—,咕咚—,咕咚—,在爷爷干干巴巴的手掌按之下,我稀里糊涂,极不情愿地给两座小土堆磕了三个大响头,末了,爷爷爱怜地将我拽了起来,我仍旧望着两座小土堆,若有所思,可又说不清楚思忖了一些什么,听到爷爷的呼唤,我瞅了瞅两座小土堆前的石碑,又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脑门,问爷爷道:“爷爷,那,你死了以后,在你的石碑上,祖籍应该写哪里啊?”“哦。”

  听到我的问话,爷爷不假思索地答道:“哦,这,还用问么,祖籍:山东莱州!”“那,爷爷,以后,我呢?等我死了,石碑上,祖籍应该写哪里啊!”“嘿嘿。”

  爷爷不住地大笑起来,轻轻地掐了一把我的小脸蛋:“小兔崽子,可别胡说,你离死,还远着呢!再说啦,那个时候的事情,爷爷可就说不准喽!”“唉…”爷爷重新背起沉重的柳条筐,感慨道:“人啊,就像眼前这庄稼一样,在这辽河边上,一茬一茬地生、生啊,又一茬一茬地死啊、死啊,生生死死,循环往复,无止无休!”“呶,呶。”

  胆小如鼠的老姑闻言,拚命地摇晃着小脑袋瓜:“不,不,爹,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怕死,我不想死!”“嘿嘿。”爷爷拍了拍老姑的脑袋瓜:“好的,好的,俺老闺女不死,俺老闺女不死,总也不死,总活着!…”“汪,汪,汪…”大黄狗不知什么时候提前溜回了家,此刻,正端坐在院门口,见我们且走且聊地走过来,它摇着尾巴,不停地冲我们汪汪着。

  “三叔。”还没走进院子,我便看见三叔手里夹烟卷,站在院子里,正笑地望着我,我喜出望外,像一只幸福的小燕子,快地飞进院子里:“三叔,三叔。”“哈。”三叔啪地丢掉烟蒂,双臂一张,非常轻松地将我抱了起来:“大侄子,我大侄子来喽!”“嘿嘿。”

  爷爷指着三叔身后一个年轻人说道:“大孙子,他,是你老叔!”年轻的老叔很是腼腆,冲我微微一笑,便低垂下头,抡起铁锄,忙活起来。

  “哽…哽…哽…”

  早已是饥肠漉漉的大黑猪,哼哼叽叽地尾随在爷爷的身后,拚命地高抬起肥实的大脑袋,伸出腥红的长舌头,企图拽扯住柳条筐里的草。

  “哽…哽…哽…”

  哗啦…爷爷身子稍稍向后一仰,哗啦一声,柳条筐滚落到了地上,大黑猪顿时乐得心花怒放,一头扑到草堆上,哽哽哽地啃嚼起来。

  爷爷了口气,抹了抹汗水,坐在一条小木凳上,盯着大黑猪对我说道:“唉,真不容易啊,大孙子,养头猪真不容易啊,现在这光景,特别困难,人都吃不啊,猪就更没有什么好喂的啦,为了养这头猪,爷爷天天都要到辽河边打猪草,唉,细细想来,这头大黑猪也真够可怜,长这大了,还没吃到一粒苞米呐。嘿嘿。”爷爷抚摸着大黑猪的肥胫,继续说道:“它已经三百来斤喽,到了腊月,就能长到四百多斤。”“哈,大孙子,今天节,爷爷给你杀年猪,好好改善改善生活!”“嘿嘿。”望着埋头狂嚼滥咽的大黑猪,我调皮的本能又显出来,我顺手抓起一柳条枝,顽皮地抠扎着大黑猪的肥股。

  “哽…哽…哽…”

  大黑猪摇了摇小尾巴,不耐烦地哼哼着:“哽…哽…哽…”大黑猪不愿忍受我无端的扰,丢掉所剩不多的草,甜嘴巴舌,极不尽兴地溜到家的后院,我也穷追不舍、死皮赖脸地跟了进去。

  哇,一迈进家的后院,我顿时兴奋起来,望着一棵棵参天的大枣树,以及绿莹莹的大甜枣,我乐得直拍小手,我看到墙角处有一细长的竹杆,便一把拽到手里,我抬起脑袋,眼睛死死地盯着绿枣,用竹杆狠狠地击打着,啪啦啦、啪啦啦,一颗又一颗绿枣应声而下,毫不客气地砸在我的脑袋上,痛得我不得不扔掉长竹杆,皱着眉头,摀任隐隐作痛的脑袋瓜。

  “吱,吱,吱,叽,叽,叽!”

  头上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鸟音,我循声望去,在家房后高高的山墙上,结挂着一个令我垂涎的大燕窝,几只可爱的小燕子悠然自得地进进出出、飞来飞去,我呼地站起身来,重新拽住长竹杆,准备一举捣毁小燕子的安乐窝,我双手握住长竹杆,屏住呼吸,竹杆渐渐地袭向燕窝,我正做出狠狠的一击,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铁钳般地掐住我的手臂,我回头一看,是,她和蔼地对我说道:“大孙子,这可不行啊,小燕子搭个窝,多不容易啊,你怎么忍心捣掉它的家呐,大孙子,燕窝里还有一窝小燕子,你捣了它们的窝,它们住在哪里啊?”听到的话,我扔掉竹杆,抱住的大腿,反复地央求着:“,快给我抓小燕子,快给我抓小燕啊!”“大孙子。”

  永远都是耐心地解释着:“陆陆,小燕子,是不能抓的!”“为什么。”我不解地问道:“,小燕子为什么不能抓啊?”“抓小燕子,会闹眼睛的!”老姑从旁言道:“小燕子可不能抓,抓小燕子,眼睛会瞎的!”“不,,老姑骗人,我才不信呐,,我要抓小燕子玩!”“大孙子,小燕子是绝对不能抓的,它们每年都来家串门,都认识它们啦,如果抓了它们,明年,它们再也不会来家串门啦,陆陆,你就站在院子里看吧,你看小燕子多好看啊,多漂亮啊!”“哼。”

  无论我怎样软磨硬泡,都毫不犹豫地坚持着她那绝对不能抓小燕子的基本原则,气得我眼冒金花,无名的怒火全部倾到无辜的大黑猪身上:“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我拎着长竹杆,院子追赶着可怜的大黑猪,无情地打着它那肥硕的身体,大黑猪呼哧呼哧地狂奔着,无可奈何地哼哼着。

  “哈。”我终于将大黑猪堵在一处死角里,大黑猪嘴里冒着滚滚气,绝望地瞪着我,我嘻皮笑脸地伸出竹杆,在大黑猪的眼前挑衅般地摇晃着。

  “哽…”情急之下,无处可逃的大黑猪索一头撞开身旁的木板杖,咕咚一声,翻滚到院外的小溪里,辟哩叭啦地挣扎起来。

  “汪,汪,汪。”看到落水的大黑猪,大黄狗不知是可怜它,还是讥笑它,冲着它不停地汪汪着,我又将怨气转移到了大黄狗身上,长竹杆冲着大黄狗一通辟头盖脑的狂舞,把无辜的大黄狗打得嗷嗷嗷地哀鸣着,不顾一切地逃到公路上,然后,再也不敢返回来,它绝望地站立在公路上,瞅着被我掀翻的狗舍汪汪地哭泣起来。

  “嗷…”我美滋滋地扔掉到长竹杆,看到在窗台上闲逛的虎皮猫,我一把拽住它的长尾巴,恼羞成怒的虎皮猫可不吃我这一套,它转过头来,嗷地吼叫一声,利爪毫不留情在我的手背上划出一道痛难当的血印。

  “哎呀。”老姑惊叫一声,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哎呀,这该死的猫,看把我大侄给挠的。”说完,老姑抓过一把烟灰:“来,抹上点烟灰,明天,就会好的!大侄,以后,可别缭猫逗狗的啦!”“菊子!”正在忙着烧饭的在屋子里喊老姑道:“菊子,快,给妈打瓶酱油去!”“哎。”

  老姑应声跑进屋子里,很快便拎着一只空瓶子,向后院走去,我也随尾在她的身后,当走到后院所的小角门时,老姑以大人般的口吻对我说道:“大侄,听姑姑的话,别出去,有人打你哦!老姑打酱油,马上就回来的,回来后,老姑带你玩!”我捂着被虎皮猫抓挠得隐隐作痛的小手,呆呆地站在后院的角门处,老姑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小巷的尽头。

  “喂。”在小巷的斜对面,有十余个年龄与我相差无几的小男孩,其中一个脸抹着脏鼻涕的小男孩,手里握着一自制的红缨,他得意地冲我挥舞着制滥造红缨:“喂,你是谁啊,我咋不认识你啊?”“陆陆!”我放开伤手,忘记了老姑的叮嘱,循声走了过去:“陆陆,我叫陆陆!”“你是老张家的啥人啊?以前,我咋没见到你啊?”脏鼻涕用查户口般的语气继续盘着,我答道:“我是的孙子!我刚来家不几天…”“哈哈哈。”其他的小男孩子纵声大笑起来,以嘲般的目光,反复地审视着我,脏鼻涕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喂,老张家的孙子,想不想跟我们一起玩啊?”“想。”我点点头。

  “那好,走吧!”

  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加入到这些小男孩的行列之中,将老姑的告诫,全然抛到了脑后,跟在脏鼻涕的身后,一溜烟地跑出小巷。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02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