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0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06章
  “老姑。”秋天的早晨,泛着丝丝怡人的凉意,我拽住老姑的细手,喃喃地说道:“老姑,咱们到柴禾垛里玩一会去吧!”

  “嘻嘻。”老姑早已明白我的用意,到柴禾垛里,除了任由我抠摸她的小便,我是不会干别的、其他任何事情的,可是,老姑却明知顾问:“大侄,到柴禾垛,玩什么啊?”

  “老姑,走吧。”我不容分说地将老姑拽扯出屋门,来到静寂的柴禾垛里,我一把将老姑推坐在松软的禾草上,然后,咕咚一声,身子一瘫,重重地在老姑的身体上,老姑息道:“哎哟,死我啦,大侄子,快点起来,老姑都快上不来气喽!”

  “老姑。”我终于从老姑娇巧的身体上翻滚下来,一把拽住她的带,老姑心领神会,一边褪着子,一边用指尖点划着我的鼻子尖:“小坏蛋,小门,又要抠老姑的小便喽!告诉老姑,听不听老姑的话?”

  “听。”我机械地答道。

  “老姑好不好哟?”

  “好,老姑好!”我抱住老姑的脑袋,非常讨好地亲了一口,老姑顿时喜形于,只见她双腿一扬,小股一抬,哧溜一声,便痛痛快快的褪下子,出雪白细的圆股,将可爱的小便,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兴奋得呼地低俯到老姑的间,一对小眼死死地盯住老姑白的小便,老姑扭着脑袋,地笑道:“嘻嘻,有啥好看的啊,天天看,也没看够哟!嘻嘻。”

  我扯着老姑的两条小片,手指尖扑哧一声,毫不客气地探进老姑的小便里,因紧,老姑本能地哆嗦起来,继尔,又轻轻地哼哼几声,我的手指肆意抠一番,老姑的小便渐渐地滑润起来,我的周身立刻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更加得意地抠起来,老姑面色绯红,玉嘴微开:“大侄,老姑好不好?”

  “好,老姑好!”

  “听不听老姑的话!”

  “听。”

  “嘻嘻。”老姑闻言,愈加地叉开了双腿,以方便我的抠:“大侄,只要你听老姑的话,你让老姑怎样,老姑就怎样!”

  吧叽,吧叽,吧叽,我的手指快速地抠起来,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溅起片片晶莹的涟猗,股股人的气顿然扑进鼻息,我幸福地咧开了小嘴,得意洋洋地微笑着,老姑也沉浸在的享受之中,双目微闭,放地哼哼叽叽着。

  “嘿嘿嘿。”

  “嘻嘻嘻。”

  “哈哈哈。”

  从柴禾垛的后面传来一阵阵大人们的嘻戏声,我回过头去一瞅,身后是一堵高高的土坯墙,声音是从土坯墙外传过来的,老姑睁开了眼睛:“那是生产队的社员,一边干活,一边打闹呐!”

  “哦。”我放开了老姑,将淋淋的手指从她的小便里出来,放到嘴里美滋滋地着,然后,将散发着老姑小便人气味的小手搭到土坯墙上,身子一跃,便非常灵巧地翻上了土坯墙头,我骄傲地骑在墙头上,冲着依然仰躺在柴草上的老姑摇了摇刚刚抠过她小便的手指头。

  “大侄,下来,别摔着!”看到我示威般地摇晃着小手指,老姑面色红晕,一边呼唤着我,一边套上子,站起身来,系好带:“大侄,听话,快下来!”

  “老姑,我玩一会爬墙头,还不行吗?”

  “大侄,你又不听老姑的话啦,老姑不喜欢你了,不跟你好了,以后。”老姑指了指刚刚被我肆意抠的间,那个意思是说:你不下来,我就再也不让你摸小便了!我央求道:“老姑,就一会,我马上就下来!”

  “唉,那好吧,就一会,说话可要算数哦!”

  “老姑。”我骑在墙头上,向老姑伸出手去:“你也上来玩一会吧,你看,生产队的院子里,可热闹啦,哎呀,要杀牛啦!”

  “是吗?”老姑闻言,一把搭住我的小手,秀美的小脚蹬在土坯墙的一个凹陷处,我猛一用力,老姑便呼地翻上了墙头,她搂住我的,亦骑在了墙头上。

  “大侄。”望着生产队的大院子,老姑突然骄傲地对我说道:“大侄,你知道么,生产队的队长,是我亲外甥!”

  “啥?”我绝对不肯相信老姑的话,这简直是吹牛啊:“老姑,你说啥啊?”

  “真的。”老姑一脸得意地说道:“你不信,问去,生产队长是你大姑的大儿子永威,他是我的大外甥,你的大表哥,嘿嘿!”

  “哇…”我瞪着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

  “还有。”老姑继续向我卖着她的老资本:“我三嫂,也就是三婶,是生产队的妇女主任!”

  “嘿嘿。”望着眼前得意洋洋的老姑,我不愿再理睬她,将面孔移到生产队那宽阔的,但却极其凌乱的大院子中央,我突然发现,在院子中央,绑着两头为人们劳累了一生,终于因年迈而无法继续劳累下去的老母牛,四只浑圆的,充绝望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无情无义的人们,不时扬起被大的缰绳磨得又光又亮的脖颈,哞…哞…哞…地哀鸣着,向人们述说着自己可悲的、毫无意义的一生。

  “哞…哞…哞…”

  对于两头老母牛最后的哀号,人们根本不予理睬,一个个喜笑颜开、叽叽喳喳地指手划脚,迫不急待地翘首企盼着行刑的时刻尽快来临:“。”一个闲汉着双手,不耐烦地冲着正在磨刀的屠夫嚷嚷道:“,真能磨矶,还没磨完啊,我说,你是磨刀呐,还是绣花呐?”

  “哼。”屠夫嘻皮笑脸地抬起头来,我立刻看到一幅可怕的凶相,他扬了扬手中寒光闪闪的屠刀:“急什么啊,磨刀不误砍柴功么!”

  “大侄,他叫卢清海,是个杀猪匠,可狠喽,一喝醉酒,就往死里打老婆…哎哟。”老姑突然搂住我的脖子:“哎哟,哎哟,太狠啊!”

  我转过脸去,只见屠夫卢清海纵身跃到老母牛的脊背上,他伸出手去,拽住牛角,另一只手将赅人的尖刀无情地在母牛的颈下,我立刻听到一阵悲惨的哀号,老母牛的脖子顿时出滚滚鲜红的热泉,继尔,老母牛咕咚一声,瘫倒在地,圆圆的大眼睛痛苦不堪地瞅着身旁行将赴死的同伴,同伴则低下头来,无奈地嗅了嗅同伴血如注的脖颈,哞…哞…地哀鸣着。

  “哇。”我惊呼道:“好狠啊,老母牛好可怜啊!”

  “啊哈,咱们的妇女主任今天打扮得咋这么水灵啊,有什么喜事么?”几个正在铡草的汉子们顶着一头的草屑,一脸地望着我那刚刚精心梳洗打扮过,脸孤傲之气地走进院来的年轻三婶,也就是生产队里颇有些权利的妇女主任。

  “嘿嘿。”屠夫卢清海开始剥牛皮,他亦瞅了瞅我那年轻的、身段匀称、适中的、香气扑鼻的三婶,然后,转过脸来,一边用手中的尖刀在母牛的生殖口处狠狠地扎捅着,一边悄声冲着那几个铡草的汉子嘀咕道:“,这,是王淑芬的,这是王淑芬的,烂它!”

  咣当…屠夫的话,可没有漏过我三婶的耳朵,只见她秀眉微锁,冷丁飞起一脚,将毫无防备的屠夫卢清海一脚踹翻在地,非常难堪地瘫倒在死牛身上。

  “哈哈哈。”

  “嘿嘿嘿。”

  “嘻嘻嘻。”

  “哼。”三婶冲着众人没好气地嚷嚷道:“笑什么笑,还不赶快干活去,等我扣你们的工分啊!”

  “老姑。”我指着怒气冲冲的三婶对老姑嘀咕道:“三婶好厉害啊,好像大家都怕她!”

  “嗯,我三嫂那才叫厉害呢,不但在外面厉害,在生产队厉害,在家里,也厉害着呢,大侄啊,你三叔横不横,都拿你三婶没办法!嘻嘻。”老姑突然掩面笑道:“你三婶有一个外号,你想不想知道啊!”

  “什么外号,老姑,快告诉我!”

  “滚刀!”说完,老姑再次嘻嘻嘻地笑起来,突然,她止住了笑声,惊呼起来:“哎呀,我的天啊,这,这…”

  听到老姑的惊叫声,我顺着她哆哆嗦嗦的手指远远望去,只见与我打过架的脏鼻涕,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死牛的脑袋旁,黑乎乎的手指令我惊赅不已的捅进牛眼眶里,非常大胆地将硕大的、颤颤抖抖的牛眼珠抠掏出来,放到手心上,得意洋洋地鼓捣着,老姑一边惊叫着一边捂住了眼睛,我问老姑道:“哇,他真狠啊!”

  “哼,三子就这样!跟他那个爹一样,又凶又狠,不,他们老卢家人都是一样,都是又凶又恨的,哼,杀猪匠没有一个心不狠,手不黑的!”

  唉,人啊!望着眼前这惨不忍睹的一幕,望着人们那木然的表情,我心中默默地念叨着:好凶狠的屠夫啊,好冷血的孩子啊,好冷漠的人们啊,对待可怜的动物,我们难道就不能仁慈一点么?

  “老姑。”无意之间,我的目光停滞在大院仓库的门前,那里聚集着一身知识分子打扮的男男女女们,许多人戴着近视眼镜的,一个个非常笨拙地,一穗接着一穗地着手中坚硬的玉米。旁边一些无聊的家庭妇女,望着这些读书人干起活来笨手笨脚的可笑样子,头接耳地叽叽咋咋着,不知道嘀咕些什么,时而还不怀好意地放声讥笑起来。

  “啊哈。”

  咕碌碌,咕碌碌,一辆大马车咕碌碌地溜进生产队的大院子,一个黑瘦的小老头,赶着大马车,悠然自得地哼着二人转小调,干枯的面庞,扬溢着快乐之,看到院子里正在埋头玉米的知识分子们,他兴奋之余,突然怪声怪气地喊叫起来:“哎约!这可真不容易啊,城市里的大文化人下乡来啦,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来啦,哈哈,好啊,很好啊,很好。请问:你们都来全了吗,‘河里夹障子’来没来啊?”

  “嗯,来了。”

  “来了,来了,全都来了!”

  呆头呆脑,书生气十足,而社会经验却极其欠缺的读书人们,显然没有听明白车老板所说的“河里夹障子”指的是谁,是什么意思,一个个只是傻呵呵地冲着小老头,木然地微笑着,有的人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看到这些知识分子们是如此的愚蠢,读了半辈子书却连“河里夹障子”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车老板开心地大笑起来:“哈哈哈,河里夹障子都来了?哈哈哈,好啊,,驾!…”

  “老姑。”

  这个最喜欢以捉弄他人为乐事的小老头,我认识他,他叫吴保山,除了赶马车之外,他还有一项更为光荣而艰巨的伟大任务:定期给每户农家清掏厕所!吴保山每次给家清掏完厕所后,便在一张小纸条上潦潦草草地写几个字,然后,递给握着小纸条,对我解释道:凭着这张小纸条,年终结算的时候,能够领到几个微薄的工分。

  我怔怔地问老姑道:“老姑,‘河里夹障子’是什么意思啊?”

  “大侄。”老姑笑嘻嘻的解释道:“这是吴保山骂那些大知识分子们呢,那些知识分子还没听出来呐,还一个劲地傻笑呐。大侄,‘河里夹障子’能挡住什么啊,嗯,一定挡不住鱼吧,鱼是长的啊,能从障子里游过去,所以啊,‘河里夹障子’只能挡住圆的东西啊,大侄,河里边,圆的东西是什么啊?

  “王八!”我不加思假地回答道。

  “哈哈哈,对啊,‘河里夹障子’:‘挡圆’(员)!哈哈哈…”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0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