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4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46章
  酒足饭之后,从大表哥家回来,我晕头转向地爬上土炕,咕咚一声,便一滩烂泥般地瘫倒下来,老姑抱起我的脑袋,进一只枕头来:“好好躺着,给,到是枕个枕头睡啊!”

  当我终于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往窗外一瞧,屋外已是漆黑一片,屋里屋外地忙碌,一会抱柴禾,一会引火煮饭。而老姑,则坐在热滚滚的炕头,专心致志地织着一件据说是准备送给我的线衣。

  见我醒来,呆呆地东张西望着,老姑伸直了双腿,一对娇巧可爱的小脚掌,极具挑逗地顶撞着我的间,脚趾尖非常明显地点划着我的头,我冲着老姑糜的一笑,老姑却让我失望地转过脸去,轻轻地用鼻孔哼了一声。

  我咕碌一下爬起来,凑到老姑身旁,搂住她的面庞,正亲吻一番,老姑小嘴一噘:“去,去,滚鳖犊子,远点扇着!”

  “老姑,你咋啦,我又是哪得罪你啦?”

  “哼,少跟我装糊涂。”老姑生硬地掐拧着我的鼻尖,悄声嘀咕道:“咋回事,你自己知道!”

  我终于想起来,在大表哥家吃饭时,与小蒿子情意绵绵地眉来眼去,令老姑醋意大发,直到现在,老姑的醋意,依然未消,我不容分说地搂住老姑,吧嗒亲了一口:“老姑,我跟小蒿子,也没咋地啊!”

  “哼,你瞅你们俩个啊,嗯,你一眼,她一眼的,干啥呢,你想跟她好,不要老姑了,是不是啊?”

  “不,不,老姑,不是的,我永远爱老姑,爱老姑。”我虚情假意地讨好着老姑,心中暗想:嘿嘿,我的傻老姑,我喜欢所有人的女人,无论是谁,我都想跟她发生关系。我的傻老姑,你还蒙在鼓里呐,我,已经把新三婶,都给了。嘿嘿,我的傻老姑,你大侄,够的吧?

  看到老姑仍旧板着面孔,我抓过窗台上的扑克牌,放到枕头上:“老姑,别生气了,以后,我不了,我再也不理小蒿子了,来,咱们打扑克吧!”

  “我可不跟你玩。”老姑抹了抹脸蛋上的口:“你玩赖,净把小牌给我,还抢我的好牌!”

  “老姑,我不玩赖啦,我不抢你的好牌啦,来吧,玩一会吧!”

  “不玩,我得帮妈妈做饭去啦,大侄,吃完饭再玩吧!”

  “老姑,玩一会嘛!”

  乘着老姑只顾低着头飞针走线,我偷偷地掀起扑克牌,将黑桃五放在大王的下面,紧接着又将小王放在黑桃五的下面:“玩一会吧,老姑,这回,你先抓牌!”

  “不玩,不玩,我要下地帮妈妈做饭去了!”说完,老姑放下衣,爬到土炕边。

  吱…嘎,吱…嘎,吱…嘎,吱…嘎…突然,从冷风嗖嗖的屋外,传来阵阵剌耳的巨响,继而,大的房梁开始咔嚓咔嚓地抖动起来,放置在土炕中央的枕头,尤如上了发条般地蹦跳起来,刚刚摆放好的扑克牌,不可思议地,一张接着一张地滚落到破旧的苇席上,我急忙伸出手去,按住不断滑落着的扑克牌:“嗯,老姑,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响声啊,连窗户都震得咔咔直响!”

  “是啊,怎么回事!”老姑茫然地望着吱嘎作响的窗户和房梁:“是不是大队部的拖拉机在打火呢!生产队的拖拉机总犯毛病,一打起火事,那声音,就跟火车头似的…”

  “不能啊!”正在厨间烧火的接茬道:“大队部哪还有什么拖拉机啊,早就坏啦,几天前就拖到城里大修去啦!”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咋这么响啊!”

  “地震啦!”

  “…”

  从漆黑的院外,传来社员们惊惧万分的喊叫着:“地震啦!”

  “…”

  “什…么?”听到窗外的喊叫声,老姑惊慌失措地跳起身来:“什么,地震啦?”

  “啥,地震啦!”正在烧火的呼地站起身来:“什么,地震?”

  “不好了,地震了。”老姑拼命地拽扯着久久发呆的我:“大侄子,快下来,快点穿鞋,不好了,地震了,快跑啊!”

  说完,老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拽住我的衣领,便往屋外奔去,慌慌张张地丢掉烧火,刚刚推开吱呀作响的房门,哗啦一声,屋顶的瓦片噼哩叭啦地滚落下来,幸好没有砸扣在我们的脑袋上。

  我们几个人惊慌失措地跑到院子中央的空地上,回头望去,整个大房子剧烈地颤抖着,房顶的烟囱轰隆地一声坍塌下来,吱…吱…吱…哇,太可怕啦,只见灰砖砌就的大山墙缓缓地撕裂开一道长长的隙。

  “妈…哟。”胆怯的老姑一头扑到的怀里:“妈…哟,完啦,房子要倒啦,完啦,地震啦,地震啦!”

  我们哪里知晓,此时此刻,距离故乡并不很遥远的唐山,早已变成一片赅人的废墟,数十万生灵顷刻之间化为涂炭,巨震中心可怕的余波,传到了故乡的小镇子里,整个小镇顿时陷入一片空前的惊赅之中,人们呼天喊地逃出东摇西晃的屋子,有的赤着双脚、有的仅穿着内衣内、还有的裹着大棉被,那份狼狈之样,活像是一群群掉了脑袋的苍蝇,漫无目标地四处窜着:“地震啦!”

  “…”

  “大孙子。”看到我和老姑在寒风中擞擞发抖,一手拉着我,一手拽着老姑,老成沉稳地走向院墙处,那里堆积着山丘般的玉米杆:“大孙子,老闺女,你们先钻到苞米堆里,里面多少能避避风寒!我到你二姐家去,看看他们逃没逃出来,伤着人没有…”话没说完,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啊…哈哈。”我一头钻进玉米杆里,嬉皮笑脸地搂住老姑:“老姑,真是命该如此啊,咱们又进柴禾垛里来啦,老姑,还记得过去么?”

  “唉…”老姑浑身打着冷战,紧紧地拥抱着我:“大侄子,地震啦,天塌啦,地陷啦,咱们要死啦,完啦,呜…呜…呜!”

  “没事!”我突然像个男子汉、大丈夫似地拉着老姑那不停颤抖着的小手,坚定地说道:“没事,姑姑,天塌不下来,地也陷不下去!老姑,看你冻得浑身直打哆嗦,我进屋给你拿棉被去!”

  “不行。”老姑死死地拽住我的手:“小力,大侄子,你可千万不能进屋啊,万一房子塌啦,会砸死你的,你不能进去,千万不能进去啊!”

  “没事,依我看,这房子一时半会的还倒不了。”

  我挣脱开老姑的手臂,头也不回冲进屋子里,顺手拽过一条大棉被,又以百米冲剌的速度,逃出吱呀作响的屋子,重新返回到玉米杆上,我呼地将大棉被扬到老姑哆哆颤的身体上,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我和老姑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相互搂抱着,余悸未消地躲藏在棉被里,身下,则是哗哗作响的玉米杆,我辗转一下身体,仰面朝天地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

  “咦…咦…咦…”老姑抚着我的肩头,又泣起来:“咦…咦…地震了,完了,房子震坏了,以后,可到哪存啊!”

  “嗨。”我则不以为然,少年不知愁滋味,对于刚刚发生的这场灾难,我不但没有丝毫的恐惧感,反而觉得有趣,非常地剌,回到家里,我这段非同寻想的经历,完全有资格在同学们面前,趾高气扬地炫耀一番:哼,你们经历过地震么?而此刻,听到老姑的泣声,我很随意地安慰着:“没事,老姑,房子震倒了,再盖一个呗!”

  “哼,说的容易,你以为盖房子就像你小时候摆积木么,说摆就摆上了,想摆个什么样的,就摆个什么样的啊!”

  “嘿嘿。”我还是不知忧、不觉愁,望着冲我不停地眨巴着眼睛的点点繁星,我感慨万千:“啊,老姑,别着急,别上火,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远点扇着,净耍嘴皮子!”

  “啊,老姑,如果不是地震,你和我能宿在这玉米杆上么,啊,这样的生活,好不自由,好不自在,好不浪漫啊。”

  唰…唰…唰…我正搂着泪水涟涟的老姑,不知哀愁地念念有词着,突然,一股强劲的冷风,嗖嗖嗖地扑面而来,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刃,无情地削剥着我的面庞,我不得不闭上嘴巴,掀起被角,本能地蒙住了脑袋:“好冷的风啊!”

  “嘿嘿。”看到我的狼狈相,老姑不破泣为笑:“看你还美不美,还自由不,还自在不,还浪漫不…”

  “嘻嘻。”我依然蒙着脑袋,再也不敢出头去,冲着夜空,发表感想了,我的手,又不安份地在老姑的身上,抓起来,无意之间,碰到了老姑那对一天比一天大起来的房上,我轻轻地顶了顶:“老姑,几天没见,你的咂咂好像又长大了!”

  “嘻嘻,是么?”老姑不再泣,大大方方地解开棉袄,我则帮她解开了衬衣,一对丰,扑楞一下,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托住一只酥,爱怜地把玩起来,老姑的皮肤其极细,同时,又光又滑,直摸得我雄起,又不自觉地立起来。

  过去,我只对老姑的小便,有着浓厚的趣,从这个难忘的夜晚开始,我将焦点,转移到了老姑的部。我的手指头顽皮地掐拧着老姑那豆粒般的头,老姑呀呀呀地哼哼起来,我继续拽扯着她的棉衣,另一只手,已然溜到她的腋下:“别叫,老姑,让我摸摸你的咯叽窝,看看长没长!”

  “哈哈,大侄啊,你别咯吱我吧,哈哈,我受不了!”

  “哎哟。”我扯着老姑腋下稀少的细,手指头却意外地触摸到又一处微微的突起:“老姑,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咂咂旁边,咋还有一个小咂咂啊!”

  “嗯。”老姑皱着秀眉,噘着小嘴难为情地嘀咕道:“是啊,我早就发现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搞的,大侄,这事,咋说出口啊!”

  “嘿嘿。”我将手又伸到老姑另一个腋下:“老姑,这里也有一个小咂咂,老姑,这么说来,你有四个咂咂,一对大的,一对小的。”

  “唉。”老姑无奈地叹息道:“你还笑呐,人家可难受了,大侄子,怎么办啊,哪有女人家长了四个咂咂的,这不成母猪了,大侄,给姑姑想想办法吧!”

  “我可没什么办法,你还是去医院,让大夫想办法吧,看看怎么办!”

  “我可不去,让大夫摸,我不干!”

  “那,你就全留着吧,等咱们有了孩子,咂咂有的是,保准吃不完地吃!”

  “嘻嘻。”老姑笑起来:“大侄,咱们能生孩子么?”

  “为什么不能,来,老姑,现在就种个种子吧!”我开始解老姑的带,老姑面:“大侄啊,这,大天地的,能,不,能做么?”

  “咋么不能,更好玩,更富有诗意,更浪漫。”

  “嘻嘻,远点扇着,你又浪漫了了,在天地,不,是做,要把你的巴给冻硬喽,到时候,我看你还他妈的浪漫不,还诗意不。”

  我搂住老姑的脑袋,央求道:“来,老姑,给我发动发动!”

  “干么,还让老姑给你啯巴啊!”

  “当然,啯巴最过瘾,最舒服,来吧,老姑,快点给我啯啯吧,我已经憋得受不了啦!”

  “坏…蛋!”

  老姑戏骂一声,柔顺地含住我的,卖力地啯起来,我则将手滑进老姑的间,手指头扑哧一声,进她的小便里,放肆地抠挖起来,老姑不哎哟哎哟地呻起来:“大侄,轻点,咋总是这么使劲地抠老姑啊,你想把姑姑给抠死啊!”

  我不仅没有轻下来,索又溜进一手指,两手指并拢起来,狠狠地扩张着老姑的小便,老姑也不再叫嚷,凭着过去的经验,叫嚷也是徒劳的,在老姑面前,我永远都是这般地任意胡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4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