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58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58章
  “这还了得!”晚上,获悉我和老姑所作的荒唐透顶之事,爸爸顿时气得暴跳如雷,继尔,浑身又不可自制地哆哆颤起来,他用剧烈抖动的手指,不停地点着我的鼻子尖,劈头盖脸地一通恶毒的咒骂,那臭哄哄的唾沫星子雨点般地倾在我的脑袋瓜上。如果不是妈妈左一次、右一次,拼命地阻拦和劝说着爸爸,怒不可遏的爸爸保准会像三叔对待王位竞争者那样,无情地把我暴打成残废。

  “老妹子。”发疯般地训斥我一番,爸爸转过身去,一脸无奈地走进里间屋:“菊子,这可不行啊,这不套了么,老妹子,这,这,这成什么事了,太让外人笑话啦…”

  “哥。”老姑一头扑倒在爸爸的怀里:“哥,我,我,呜…呜…呜…”

  “老妹子,别哭了,出了这种事,哥哥只好送你回家了,放心吧,老妹子,家丑不可外扬,哥哥跟谁也不会出一个字来的,以后,你找个中意的对象,跟小力这档子热闹事,还是趁早刹车,冷却下来吧!”

  第二天早晨,爸爸便准备送老姑回家,当爸爸尤如父亲般地拉着老姑的手,推门而出时,我身不由已地尾随到走廊里,爸爸冲我恶狠狠地吼道:“滚回去,小兔崽子,再纠你老姑,我他妈地打折你的腿,让你永远瘫趴在上,我宁可伺候你一辈子!”

  “你给我回来。”妈妈拼命地拽住我的手臂:“儿子,你给我进屋来,别理她,不要脸的东西,这叫什么姑姑啊,跟亲侄子做起这些事事,真没羞啊!”

  深夜,我孤伶伶地裹着冰凉的棉被,翻过来,又转过去,说什么也无法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老姑那水洗般的面庞,那绝望的神色,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力啊,力啊,力啊。”老姑悲恸绝的呼唤声久久回在我的耳畔,我顿时泪如雨下:“老姑,老姑,老姑。”

  “儿子。”妈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边,掀起我的被角,溜进我的被窝:“儿子,醒醒,醒醒。”妈妈既恼怒又心痛地抚摸着我的额头:“儿子,别想她啦,你老姑不是人,是个养汉的臭!”妈妈恶狠狠地谩骂着,从妈妈的嘴里,我第一次听到如此下俗的“”字来,看来,妈妈真的气坏了。

  “妈妈,不要骂老姑,老姑好,好。”

  “不。”妈妈气得面庞严重扭曲起来,一把拧住我的耳朵:“儿子,你再胡说,妈妈就不喜欢你了!”

  我不再作声,转过头去,呼呼呼地佯睡起来,妈妈紧贴着我,无奈地、长长地叹息着。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回家,我背着书包偷偷地蹬上火车,回故乡去找我心爱的老姑。

  “哎哟。”对我和老姑之间的畸恋毫不知情的,痛爱万分地将我推到土炕上:“大孙子,这是咋回事啊,你爸爸前脚刚走,你后脚又跑了来,唉,我的大孙子啊,心里总是惦记着老家啊,梗啊,这就是梗啊,孩子是永远也忘不了老家的!”

  “老姑。”我痴呆呆地望着老姑,老姑即羞涩又悲恸地瞅着我:“大侄。”

  我们久久地对视着,往日无拘无束的嬉笑打闹,眉来眼去,早已被窗外那嗷嗷怪吼的秋风,无情地扫而去,所剩下来的,只有永远挥之不去的痛苦和永远斩不断,理还,越理头绪越的畸恋之情。

  “大孙子。”凌晨时分,勤劳的穿戴整齐,挎起盛鸡蛋的小竹篮:“跟你老姑好好地看家,上站,卖鸡蛋去!”

  “老姑。”待走出屋门,踏着吱吱作响的残枝败叶,消失在浓雾弥漫的晨曦之中,我蹑手蹑脚地跳下土炕,哗地锁死房门,然后,掀起老姑的被角:“老姑。”我站在炕沿边,俯下头来,搂住老姑,深情地亲吻着,老姑又涌出忧郁的泪水:“力啊,别闹了,听爸爸的话吧,咱们还是趁早拉倒吧!”

  “不,老姑,我爱你!”我身子猛一用力,爬到土炕上,依到老姑的身旁,手掌滑进她的内里,贪婪地抓摸着,老姑再也不像往日那样,嬉嬉笑着,叉开大腿,任由我摸抠,而是羞涩难当地并拢起双腿:“力啊,别,别摸了,咱们!”

  “我不,老姑,我不,我爱老姑!”

  说话间,我已经骑到老姑因涕而微微抖动的体上,一手握着硬梆梆的,一手搬动着老姑的秀腿。

  “唉…”老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叹息一声,非常勉强地叉开了双腿,我跪到老姑的间,将进老姑的小便,轻轻地起来。

  “呜…呜…呜…”

  为配合我的,老姑曲起了双腿,着,身下突然响起老姑莫名其妙的呜咽声,我不得不停止了送,望着泪水不止的老姑,我致尽无,一头扑倒在老姑的身体上:“老姑,别哭,别哭。”

  我趴在老姑的身上,又机械地摆动一番,哗啦一声,索然无味地排出一滩冰凉的,看到老姑还是嘤嘤地哭泣不止,我无打采地爬起身来,穿上衣服,老姑终于睁开了眼睛:“力啊,你要干啥?”

  “去三叔家看看!”

  此番回归故乡,从的唠叨中获知,三叔与二姑,因为生意发生了一些根本不值一提的、蒜皮般的龉龌,从此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唉,你三叔啊,心眼太鬼道,连自己的妹妹也要算计,这不,以后,再也不能在你二姑家住了,你三叔横不横吧,霸道不霸道吧,在公路边的林带里,在西大坑的边上,盖了一间小房,大家伙嘲笑是什么、什么,水泊凉亭!”

  绕过波光鳞鳞的小池塘,有一片茂盛的柳树林,在公路的一旁,在那个让我终生难忘,给予我无限幸福的小池塘的边缘,极不合谐地孤立着一栋简陋的小平房,四周丛生着的杂草,没过膝盖,踩踏上去,唰唰作响。剌骨割面的狂风,卷裹着呛人的黄沙和细碎的枝叶,从低矮的屋顶呼啸而过,呼地一声,一头扎进屋旁的池水里,溅起层层涟漪。哈,民间的百姓们,灵感永远都是那么的丰富,把三叔这栋简陋的小平房,恰如其份地讥喻为…水泊凉亭!

  “哎哟,小力子。”还没等我靠近陌生的水泊凉亭,新三婶早已推开薄薄的门板,兴高采烈地冲出水泊凉亭,娇情万种地向我来:“大侄,什么时候来的啊!”

  “昨天。”我拉起新三婶的手,含真情地望着她,新三婶也会心地冲我微笑着:“快,快进屋,暖一暖!”

  “啊…哈…”迈进水泊凉亭,只见三叔仅穿着一条衬,正坐在狭窄的土炕上,津津有味地自斟自饮着,我的到来,让三叔既兴奋,又尴尬,我们热情扬溢地寒喧一番,三叔便合颜悦地说道:“小力子,别着急,那钱,三叔过一段时间就全部还给你!”

  “三叔。”我说道:“你误会了,我来,可不是那个意思,我可不是来追债的!”

  “嗷…嗷…嗷…”

  话没说完,身后传来笨猪的尖叫声,我循声推开土炕对面又一扇呲牙咧嘴的木板门,哇,在这间简陋的水泊凉亭里,我意外地发现了新大陆,沿着水泊凉亭北侧的砖墙,搭建起一排面积硕大的木板棚,关押着一群绝望的、吱呀怪叫的笨猪。一口大黑锅,咕嘟、咕嘟地升腾着滚滚雾气,几个农民模样的青壮年,头热汗地忙碌着,相互之间或真或假地谩骂着,迷茫的雾气之中,只见一个头发蓬的小伙子走进笨猪群里,铁钩一伸,极其娴熟地钩住一头笨猪的下颌,凶狠地拽拉着,而那头死到临头的笨猪,则拼命地向后退缩着。

  “三叔。”我转过身来,问三叔道:“你这是,杀猪专业户啊?”

  “嘿嘿。”三叔得意地咽下一口烈白酒:“小力子,三叔欠下一股债,不甩开膀子大干一番,猴年马月才能翻身啊,小力子,照这样的干法,年底,你的钱,三叔轻轻松松地就能还清!”

  “嗨,三叔,别总提钱钱的,行不行啊,我求求你了。”

  “好,好,不提了,三叔再也不提钱字了,来,大侄,咱爷俩喝酒!”

  “三哥。”我刚刚坐到土炕上,一个司机模样的中年人推门而入:“三哥,别喝了,车已经修好了,还是抓紧时间,上路吧!”

  “唉,好吧。”三叔很不情愿地放到了酒碗:“嘿嘿,小力子,你自己喝吧,三叔得出内蒙抓猪喽,小力,你去不去啊?”

  “你可得了吧!”新三婶阻止道:“小力好不容易才回趟家,还没缓过乏呐,谁跟你去内蒙,遭那份洋罪!”

  “嘿嘿,那,三叔就自己去了,小力子,再见!”

  “三婶。”目送着三叔收购笨猪的大卡车呼哧呼哧地消失在公路的尽头,我放下酒碗,一把搂住新三婶,张开着酒气的大嘴,充情地啃咬起来:“三婶,我好想你啊!”

  “大侄。”新三婶不安地推搡着我:“别来,隔壁都是雇来的杀猪匠,一会这个进屋,一会那个进屋,让他们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大侄,你先喝酒,等猪都杀完了,那几个人就回家睡觉去了,然后。”新三婶放地掐拧一下我的:“好大侄,你三叔去内蒙,今天晚上就咱们俩个在家,三婶一定陪好你,保准把你伺候得唷唷琢琢的!嘻嘻。”

  “三嫂。”将天色渐渐地昏暗起来时,几个浑身血污,膻气扑鼻的杀猪匠终于结束了繁重的屠杀工作:“三嫂,都杀完了,我们该回家休息了!”

  “啊。”幸福的时刻来到了,当新三婶兴奋不已地锁好房门,一脸媚笑地爬上热滚滚的土炕,早已火燃身的我,赤条条,坚在新三婶温情四溢的眼前,骄傲地动着,新三婶跪爬到我的脚下,握住我的,爱不释手地抚摸起来:“好的大巴啊,让三婶好想啊!”

  “啊,三婶。”我将从新三婶的手里拽出来,向上稍稍抬起,新三婶立刻心领神会,大大方方地张起嘴巴,紧紧地裹住我的,口腔里面血红的舌信,卖力地绕着发烫的包皮。

  我幸福地向前推送着身,头深情地顶在新三婶的咽喉处,新三婶珠微张,我则向后猛一拽,红通通的从新三婶的嘴里滑出来,亮晶晶的头粘着新三婶臊热的口,缓缓地向下垂去。我淋淋的稍稍向前移动,粘稠的口立刻呈着耀眼的丝线,从新三婶的下一路漫溢着,直至从脖颈淌到酥上。

  我将重新探进新三婶热烘烘的口腔里,又如此这般地捅一番,然后,再次,一双眼,痴地望着那丝丝粘线,新三婶极度糜地跪在我的脚下,看到我久久地注视着她的口,新三婶眼微闭,伸出手来,抓起丝丝粘,放进嘴里,我笑嘻嘻地握着,将挂丝线的粘,非常得意地涂抹在新三婶的珠上,面庞上。

  “嘻嘻,混小子,总是他妈的想些歪歪道子,糟践你三婶。”新三婶嘴里嘀咕着,伸出舌尖,轻轻地点划着我的头,同时,双微启,一番轻柔的咳咳,将滚滚口传递到我的头上,我嬉皮笑脸地向后移动着,立刻,无数条丝线从头上分扯出来,而另一头,则牢牢地粘挂在新三婶的舌尖上,形成一条条令我兴奋的白弧线。

  “啊,真好玩,好剌啊!”我握住挂新三婶口,顶到新三婶的面庞上,极其放肆地涂抹着、涂抹着。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58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