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6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64章
  “啊…。”我和刚刚生完产的老姑正盯着婴孩喜笑颜开地嬉着,吱呀一声,怒气冲冲地破门而入,我望着面色铁青的,怯生生地叫道:“。”却没有理睬我,她好似一头发疯的母狮,径直冲向哆哆颤的老姑:“好个丧门陷,你倒是美的啊,真他妈的不要脸,一个姑姑跟侄过得有来到去的,这个生大独眼疖的!”

  “妈,我。”老姑早已吓破了胆,语无伦次地嘟哝着:“我,我,我。”

  “杂种的,不要脸的东西,啊…”一边咒骂着,一边扑向老姑,当她发现炕头的婴孩时,登时愕然住,一双混浊的老眼充了绝望之光:“这,这,嗨。”

  扑通一声,高大的身材尤如突然之间被了筋骨,咕咚一下,烂泥一般地瘫倒在地,两只大的、生硬茧的手掌拼命地击打着双腿,发出赅人的叭叭声:“哎哟,哎哟,我的天爷爷地哟,这个遭天杀的,我东家算命,西家卦,十里八村的先生差不多都求遍了,四处打听这个丧门陷的下落,我就怕出这档子事,果不其然,这个生大儿独眼疖的,到底把这个孽种给鼓捣出来喽,哎哟,哎哟,我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就晚了这么一步,你就把个孽种给下出来了,这个杂种的,老张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净了!”

  “妈…哟,唔…”老姑无言以对,双手捂住面庞,羞愧难当地痛哭起来,我抓住老姑的手臂,不停地摇晃着:“老姑,别哭,别哭!”

  “臭不要脸的东西。”紧随的身后,从狭窄的门框里,令我惊惧不已地涌进一大群人,叔叔一个健步跃到土炕边,我和老姑还没回过神来,三叔的大巴掌已经让我瞠目地击打在老姑的面颊上:“不要脸的东西,我打死你。”

  “唔…唔…三哥。”老姑本能地躲避着三叔的手掌,继续死死地捂住面庞,三叔气势汹汹地骂道:“你少叫我三哥,我没你这个不要脸的妹子!我非得打死你,省得给老张家丢人现眼!”

  “三叔。”我抱住三叔的大腿,苦苦央求着:“别打老姑,是我做的,三叔,打我吧!”

  “滚,混蛋小子!”三叔扬起腿,咕碌一声,便非常轻松将我踹到土炕的另一头:“跑不了你个小兔崽子,等一会再收拾你!”

  说完,三叔的大巴掌再度扇向老姑,二姑急忙伸过手臂:“三哥,菊子刚生完孩子,这样打她,会打坏人的,会落下毛病的!”

  咣…当,我叽哩咕碌地滚向炕梢,正哆哆嗦嗦地望着眼前这可怕的一切,茫然不知所措,脑后突然遭到沉重的一击,只听嗡的一声,我的双眼冒出无数颗星花,吱吱作响的耳衅响起爸爸那熟悉的怒吼声:“这个小兔崽子,我今天非得擂死你!”

  “哥。”新三婶纵身跳上土炕,用丰硕的身体护住我,双臂挡住爸爸的手掌“哥,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是打死他,还有什么用哇!”

  爸爸不便与新三婶争执,赅人的铁拳极不甘心地在我的眼前示威般地晃动着:“他妈的,气死我了,唉,咱们家咋出了这么个混帐玩意啊!”

  “咂,咂。”二叔叨着烟卷,摊开双手,无奈地摇头叹息道:“咂,咂,嗨,这成何体统啊,打死你们两个也不多,哼哼,现在是新社会了,要是在解放前,在早头,出了这种丑事,啥也别说,都得绑巴绑巴,扔到大辽河里,喂鱼吃!”

  “嗷…”令人可怕地惨叫一声,吓得我周身立刻泛起一层冷冰冰的皮疙瘩,只见仿佛上了大神一般地纵身跳起,不顾一切地扑向无辜的婴孩,紫青的面庞严重地扭曲着,糙的大手掌好似赅人的鹰爪,无情地伸向婴孩“这个小孽种,留着他干什么,给老张家丢人么,让人家穿咱们的脊梁骨么,我要掐死他,完事,我认可给这个小孽种偿命去,到这种地步,我还有什么脸活着啊,我要掐死他,滚,你们别拦我,我要掐死他!”

  “妈…”老姑绝望地呼喊一声,虚弱的身体本能地护住可怜的婴孩:“妈…他有什么错啊!要掐,你就掐死我好啦,唔…”

  啪…的利爪没有抓到婴孩,盛怒之下,恶狠狠地击打在老姑的后脑上,二姑泪眼涟涟地拽扯着:“妈…哟,菊子没说错,孩子没错啊,他有什么罪,他不应该死,他知道个什么啊,妈…哟,在路上,我就想好了,一旦孩子生下来,就给我吧,对外边,我就说是拣来的,菊子说什么也不能回家了,省得让人说闲话,妈…哟,来的时候,我跟你二女婿已经商量好了,他家在包头有亲戚,我们准备把菊子送到包头去,在那里,慢慢地找个合适的主,嫁出去…”

  “唉。”挣脱开二姑的手臂,老泪纵横,又是跺脚,又是捶:“这叫什么啊,嗯,这成什么了,这是怎么搞的啊,一定是老张家的祖坟没埋正啊,才会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来,小养汉的。”抹了一把泪水,指着老姑吼叫道:“还不快点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快点跟你二姐父走,赶紧他妈的给我滚蛋,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这个丧门陷,唉,快点滚吧!”

  “二姐。”哭成泪人的老姑由身强体壮的新三婶背负着,走出房门,我这才注意到,在屋外白皑皑的雪地上,停着一辆大马车,新三婶将哭泣不止的老姑放到马车上,二姑拎着那条沾挂着血污的破棉被,关切地覆盖到老姑的身体上,马车响动起来,老姑可怜巴巴地握住二姑的手:“二姐,那个孩子,小名叫石头!”

  “嗳。”二姑点点头,安慰道:“菊子,你就放心地走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咱们姐俩还有什么好说的啊,别人你不放心,二姐,你还信不过么!”

  “唔…”马车缓缓地挪动着,老姑不得不松开二姑的手,呜咽着捂住红肿的面庞:“唔…石头,石头,小石头…”

  “好啦。”当马车哗楞哗楞地消失在白雪下面,新三婶和二姑走进屋来,我悄悄地抬起头来,恰好与二姑的目光对视到一起,二姑无言地盯着我,表情极为复杂。而永远不知愁为何物的新三婶笑嘻嘻地走到我的身旁,以挖苦的口吻说道:“好啦,现在,该处理你了!”

  “我这就领他回家。”爸爸气呼呼地说道,我仍然余悸未息:“我不,我不回家,我。”

  “唉。”早已哭给老眼的指着我的鼻尖嘟哝道:“力啊,你太让伤心喽,过去,把你当眼珠看待,真是捧着怕掉喽,含着怕化喽啊,在的心里,你就是一块金子啊,可是,现如今,你,你,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唉,你,你,你现在连块砖头都不如啊!”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的面前:“。”我低垂下头,脑门捣蒜般地在凉冰冰的砖地上磕碰着:“,我爱老姑,我爱老姑啊!我。”

  “混球。”身后的爸爸闻言,飞起一脚,将我踢翻在地:“真不要脸,你爱老姑,还有这么爱的么!”

  “哥,你这是干啥啊,怎么总打孩子啊!”新三婶和二姑同时扑向爸爸,不容分说地将其拽扯到一边:“这也不能全怪小力子啊,从小就跟老姑守在一起,论辈份,虽然是姑侄,可是年龄都差不多啊,也难怪会出现这种事。”

  “我爱老姑,我爱老姑,老姑,老姑。”我趴在砖地上,悲痛绝“老姑,老姑,没有你,我也不活了。”

  “唉。”突然心痛起来,伸出有力的大手,充爱怜地拎拽着我的衣领,滴滴酸涩的泪水,扑哒、扑哒地落在我的脖子上:“大孙子,唉。”紧紧地抱住我,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半跪在我的面前:“大孙子,你,让说你什么好啊,哇…哇…哇…”

  话没说完,竟然像个孩子似地嚎啕大哭起来,屋子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沉默了良久,爸爸首先开了腔:“这个小兔崽子,小时候就不是个好东西…”

  “大冤家,你给我滚鳖犊子。”听到爸爸的话,嘎然止住了哭泣:“我大孙子可是个好孩子,是那个小养汉的不好,如果不是她勾搭我大孙子,哪会有今天这种事情,她这个姑姑是怎么当的啊,嗯,你们瞅瞅,你们瞅瞅哇,这个小妖,我把大孙子的魂,都给勾没了。这个小狐狸,叫了,憋不住了,就拿亲侄来搞,搞来搞去,把肚子搞大了,又不想做掉,这,我也认了,谁让我前世作损,生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小妖啦。我让她消消停停地找个人家,偷偷摸摸地嫁出去就算了,可是,这个生疖玩意,却背着我跑到部队,还去找小力子,如果她不去部队,小力也不会跟她跑,哼。”

  “妈…哟。”爸爸不服气地冲嘀咕道:“你就这么宠着他吧,早晚得把他宠坏。事事都不怨他,什么事情都是别人的错,妈…哟,有数的,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

  “哼…”没有理会爸爸,继续咬牙切齿地谩骂道:“这个生大疖的,刚才,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掐死她,留着给我现世!”

  “妈…”爸爸挣脱开新三婶和二姑的手臂,生硬地从的怀抱里,拽扯着我:“妈哟,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什么都晚了,我马上把这个混小子领回家去,以后,再也别来这里!”

  什么!什么?再也不让我来故乡,啊,辽河,你真的不要我了?

  “不,我不回家!”

  我没好气地扭动着肩膀,尽力挣脱开爸爸的手掌,爸爸骂道:“混球,不回家,你去哪,还想在这里现世么?”

  “我就是不回家,我永远也不回家,我去!”

  “你。”爸爸气得浑身直筛糠:“我,我咋生了你这个现世报哇!”

  “哥。”新三婶解劝道:“小力不愿意回家,是怕你打他啊,力啊。”新三婶又转向我,一脸诡秘地微笑着:“别怕,三婶送你回家,有三婶在,你爸爸保准不敢打你!”说着,新三婶呼地从怀中掏出一叠钞票来:“力啊,这是你帮三婶借的钱,正好,三婶跟你回家,把钱还给你的同学!”

  “嘿嘿。”新三婶果然说到做到,陪着我来到火车站,当爸爸挤进人群买票时,一直默默地坐在我身旁的新三婶悄悄地拧了一下我的胳膊:“小蛋子,爱老姑,也不至于成这样啊,要死要活的,搞得飞狗跳,乌烟瘴气!”

  “三婶。”我依到新三婶的肥肩上:“我爱老姑,三婶,我真的爱老姑!”

  “可,那是不可能的啊!”风月老手新三婶振振有词地说道:“三婶也爱你啊,你跟三婶不是什么也都做了么,也都玩了么,你、我都高兴了,都过瘾了,可是,却一点事情也没有,如果你跟老姑也保持着跟三婶这样的秘密关系,不是好的么?何必像今天这样,不可收拾。”

  “三婶,我跟老姑,可不是玩!”

  “嗨啊,你可得了吧!不都是那么回事么?”

  “三婶。”望着身旁这位杯水主义的新三婶,我一脸疑惑地问道:“三婶,找的先生真的会掐算么,真的这么准吗,怎么就知道我和老姑住在哪个堡子里,一下子就把我们的老窝给端喽?”

  “嗨呀。”新三婶不以为然地撇了一下嘴巴:“可拉倒吧,你就信这玩意,小力子,你傻啊,如果瞎子真的算得那么准,你为啥这么长时间才找到你们啊,并且,孩子也生出来了!一切都晚了。”

  “那。”我怔怔地望着新三婶,新三婶如实相告道:“你们还是年岁小,主意不正,如果跑得远远的,你就是把全中国的算命瞎子都请个遍,也休想算出来你们跑到哪去了!是这么回事,小力子,有人来这里赶集,看到你们啦!”

  “啊…”我苦涩地咧了咧嘴:“唉,都怨老姑,我想跑远点,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唉,还是让人给发现了!”

  “嘻嘻。”新三婶微笑着,拧了一下我的鼻子尖:“你们俩的事,我早就看出来了!小力子,你小子年纪不大,能量可不小啊,处到都是你的种子!”

  “嗯?”我紧盯着新三婶,新三婶用手指了指她那正值哺期的丰:“三婶前不久刚生下来一个男孩,也是你的种子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6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