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83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83章
  “中…国…同…志…”我的身体距离房门很近,我一边拽扯着顺颐的带,一边随手扣死房门,顺颐因羞愧、因紧张,原本因缺乏营养而呈现着枯孱之的面庞,瞬间红到了脖处,因撕扯而凌乱的衣服急剧地起伏着,额头上渗出滴滴汗珠,双顽强地紧咬着,可怕的双眼放着朝鲜民族那特有的,面对强敌,誓不屈服的咄咄光芒。

  “中国同志,你…太过份了!请放尊重些,你的东西,我不要了,都还给你。”说着,顺颐开始掏化妆品等物,气呼呼地扔到铺上。我一把住按住她的细手:“顺颐同志,别紧张,随便玩玩呗。”我已经拽掉顺颐的一条腿,顺颐不再做无谓的抵挡,而是严厉地警告我:“中国同志,你再这样氓下去,我可要喊人啦!”

  “嗬嗬。”面对顺颐的警告,我登时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喊吧,喊吧,你尽管大声地喊吧,把人都喊来吧,把我当氓抓起来,哼哼,你也好不了!”

  “你…”顺颐见这招没有震慑住我,苦涩地咬了咬嘴,一只手本能地捂住间,继续警告道:“你可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后果么?”顺颐的目光里充了仇恨和敌意,并且,再也不肯称呼我为同志:“你这是强,要判重刑的,要毙的!”

  “嘿嘿。”对顺颐的警告,我根本置之不理,我的手掌已经拽掉顺颐的另一条腿:“顺颐同志,请别激动,什么强、强的,好难听哦,顺颐同志,男女之间这点事,算个啥啊,在我们中国,很随便、很随便的,就好像喝杯白开水、吃顿便饭,小事一桩啊!”

  “哟…对于你们是小事一桩,可是,在朝鲜,你的行为会受到严厉惩罚的,知道么,会毙你的!”

  “哼哼。”我轻蔑地用鼻孔哼了一声:“毙?哼,你少拿这个吓唬我,我不怕,在中国,我岳父有权、有势、有钱,并且,跟我的妈妈有着特殊的关系,我一旦被你们的警察抓起来,他会疏通各种关系,轻轻松松地把我回国的,而你,顺颐同志,嘿嘿。”

  我刁顽地用手指点了点顺颐泛着冷汗的鼻尖:“至于你吧,顺颐同志,到时候,我的嘴巴一歪,说你勾引我,其目的,为的是向我索要朝鲜紧缺的用品!嘿嘿,顺颐同志,到了那个时候,你浑身上下纵然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喽。顺颐同志,我知道,你们朝鲜人很好面子,你们的政府哪能容得下你这样为了区区小利,而作出有辱国家尊严之事的下女人呢。”

  “你,好下,好无赖。”顺颐气得周身突突颤,我继续说道:“顺颐同志,我虽然第一次来朝鲜,可是,对于朝鲜的内幕,我多少还了解一些,像你这样的人,一旦出事,便会莫名其妙地消失掉,人间蒸发了,谁也不会知道你的下落,甚至你自己也不会知道自己将会是何种下场!”

  “呜…呜…”听到我不软不硬,却是极为真切的话语,顺颐羞红的面庞突然可笑地扭曲起来,继尔,呜的一下,竟然悲恸地哭出声来,顺颐悲惨地痛泣着,小嘴可爱的咧开,一只小手绝望地进嘴巴里:“呜…呜…呜…”

  “顺颐同志,别哭,听话。”很显然,顺颐的警告没有震慑住我,我的话却彻底地征服了顺颐。你看她,活像一只斗败的母,绝望地垂下蓬的脑袋,口漫溢的小嘴六神无主地啃咬着手指尖,抖动不已的身体在我轻轻的推搡和拽扯之下,变得非常乖顺起来,极为服从地仰下身去。

  我得意忘形地褪掉顺颐的内,早已火狂天喜地的捅进顺颐因惊赅和紧张而毫无规则地收缩着的里。咕…叽…我将长驱直入到顺颐的最底端,然后,冲着无奈的顺颐嘿嘿地,极为得意地笑一番,继尔,大嘴一咧,股一扭,便在顺颐略显干涩的里,狂野地搅捅起来。

  顺颐的脸上依然挂着委屈的泪珠,略微有些红肿的双眼放着敌视的目光,营养不良的体在我轻薄的撞击之下,极不情愿地上下跃动着,两条泛着枯黄的大腿生硬地分叉着,绒漫布的小便在我快的进出之下,发出清脆的,可笑的声响。

  我有意避开顺颐那充仇恨的目光,循着这阵阵令我心旷骨酥的声响低下头去,双手顽皮地扒扯着顺颐的小片,顺颐伸过手来,极不耐烦地推搡着我的手掌。我脑袋一扭,突然发现了顺颐那条被我扔在角的白内,心理有些变态的我,笑嘻嘻地将顺颐的内抓到手里。

  这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棉布内,从光滑的磨损程度来推测,这条内肯定已穿着多年,布丝非常的稀松、薄软,在内的底部,泛着一片呛人的微黄,我用手指肚轻轻地研摸一番,既有碱的坚硬,亦有

  我欣然将其放到鼻孔下,糜地嗅闻起来:嘻嘻,透过咸涩的碱味,股股奇特的臊之气滚滚而来,直呛得我本能地哆嗦起来:“哈…好咸啊、好啊、好呛人啊,顺颐同志,正宗朝鲜女人的小便,都是这种气味么?”

  “哼…”顺颐冷冷地哼哼一声,气呼呼地将面庞移向一旁:“下,变态,氓!”

  “嘻嘻。”我则不以为然,捧着顺颐陈旧的内继续津津有味地嗅闻着,嗅着嗅着,我还嫌不过瘾,大嘴一张,索将顺颐的内胡乱进口腔里,美滋滋地咀嚼起来。顺颐见状,慌忙伸出手来,夺过她的内:“氓,你干么啊,我就这么一条内,你咬坏了,我可穿什么啊!”

  顺颐的小手死死地拽住自己的内,企图从我的嘴里抢夺出去,我却挑衅般地叼咬着,牙齿不肯松动一下,因用力过猛,只听哧啦一声,顺颐的内被她自己撕成两截,望着手中的半截内,顺颐顿然泪如雨下:“呜…呜…氓,坏蛋!”

  “顺颐同志。”看到顺颐那无比痛心的哭相,我大大咧咧地安慰道:“别心痛了,不就一条内么,等回国,我给你买一打新的!”

  “不…要…”顺颐依然痛心不已地握着破内:“不要,不要,呜…”

  我不再理睬她,任她嘤嘤地痛哭着,我吐出半截内,双手抬起她的双腿,更加野地撞击起来,顺颐的身体猛烈地抖动着,崭新的制服被大幅度地掀起,我的目光正地望着顺颐那并不丰硕的,却突然发现,顺颐制服下面那件贴身的白衬衣,打着数块极为显眼的补丁。顺颐似乎发觉我在盯着她的内衣,不,尴尬地用制服的衣角,掩住白衬衣的补丁。

  “哼哼。”我将目光移开顺颐的内衣,地盯着她的小便,专心致志地捅着,股娇横地撞击着,顺颐则抑制不住地呻着,额头泛起滚滚汗珠:“哟…唷,哟…哦!”

  啪…啪…啪,呱…呱…呱“哟…唷,哟…哦!”

  啪…啪…啪,呱…呱…呱“啊…”一丝不可名状的快意突然袭上心头,我汗渍渍的身体剧烈地哆嗦起来,当出顺颐的一霎时,一滩汹涌而出,七八糟地溅在顺颐一片狼籍的小便上。顺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灵巧地翻身坐起,抓过半截内草草地擦拭着乎乎的小便,然后,胡乱套上制服子,捂着鼓鼓囊囊、叮当作响的口袋,头也不回地逃出房间。

  此番中朝边境之行,异想天开地企图越境修筑矿区公路的大酱块极为失望地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坐在汽车后排座上,懊恼不堪地发着腹的牢。而我却是收获颇丰,我不仅管中窥豹地了解到中朝边境地区,朝鲜人民真实的生活;同时,还极为荣幸地戴上了金成的像章;并且,略施微不足道的小惠,便非常顺利地将招待所的朝鲜女同志,强行勾搭上手,大巴很是足地狂捅了朝鲜女同志一番,从而,进一步加深了中朝友谊。

  我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嘴巴舌地回味着那难忘的,与顺颐既紧张、又惊惧,既充敌意和仇恨,却又空前兴奋和刺场面。嘻嘻,他妈的,小,既想沾点小便宜,又不肯付出点,他妈的,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嘿嘿,顺颐这个小的确不错,虽然既不丰,也不白净,可是,小便还是极有味道的啊:哄哄的、乎乎的、软绵绵的、水灵灵的…“小子。”望着得意洋洋,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默默地思忖着,同时,还有来到去地哼哼着《卖花姑娘》主题歌的我,大酱块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子,你很会做买卖哟,嗯,借花献佛这件事,你干得真漂亮啊,小子,告诉我,我的随身用品,你都给我折腾到哪去了?”

  “舅舅。”我坦然相告道:“朝鲜同志生活好苦啊,舅舅,招待所的服务员,整天跟我要这,要那,纠不过,我就,就,舅舅,别心痛,等回到家里,我给你买新的!买更高级的,怎么样?”

  “你可拉倒吧!”大酱块感叹道:“小子,你是头一次来朝鲜啊,许多事情不知道哇,朝鲜人就是这样,什么都要,你就是把下来,送给她,她也敢要!可是,等你有求于他们的时候,哼,他妈的,这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说着,说着,大酱块又想起越境修公路那档事,止不住的又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地破口大骂起来。

  嘀…嘀…嘀…“喂。”手提电话的铃声吵断了大酱块独特的骂声:“喂,什么事啊?啥,那批汽车,被海关给扣了?得,这下可坏事了!”撂下电话,大酱块没好气地催促我道:“快,快,快开,出事了,我必须尽快赶回省城。”听到大酱块的命令,我不得不收拢起之心,开足了马力,在大酱块不停地嘟哝声中,稀里糊涂地赶回了省城。

  “小子。”匆匆回到省城,大酱块马不停蹄地买来一盒又一盒的高级人参、鹿茸角,等等,等等,高级滋补品,然后,小心奕奕地启开塑料包封,非常老道地将一叠叠钞票,进这些高级补品的包装盒里,啪啦、啪啦地丢进旅行袋里,唰地拉上铁链,将沉甸甸的旅行袋,递到我的手中,心急火地嘱咐我道:“小子,你赶快出发,去烟台,按照我给你写的地址和姓名,将这些人参、鹿茸什么玩意的,分别送给这些相关的人员,然后,我就给他们打电话,请他们对这批进口汽车,高抬贵手,快快放行!”

  “嗳。”我爽快地接过旅行袋,扔到汽车后面,再次转动方向盘,汽车尤如离弦之箭,唰唰唰地向遥远的关内。为了调解枯乏的旅行生活,一贯争强好胜的我,瞄准前方的车辆,心里恨恨地嘀咕着:他妈的,瞧你的破车吧,跑得还他妈的快当,哼,看老子,老子一定要超过你!我好像一个方程大赛的超级选手,将前面的车辆一个个地远远甩掉。

  “哈,他妈的,奔驰有什么了不起,老子终于超过你喽!”

  我转动着方向盘,脸得意地望着被我渐渐甩到后面的奔驰车。突然,在那平展展、绿茵茵的正前方,缓缓地出现一条宽阔的、白哗哗的大河,我顿时惊呆住,不自觉地放慢了车速,嘴里傻呆呆地自言自语道:“啊…辽…河…辽…河…,老姑,新三婶,小石头…啊,辽河,辽河…”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83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