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嫂子夏妍 堂嫂旖旎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 寒山石 时间: 2019/4/23 
第三十四章
  到了晚上六点,香为打听罗济的事,准时去了部长家,部长正头大汗在炒菜。香是个机灵人,又是保姆出生,也捋袖净手帮着切洗,菜好端到桌上,两个对着坐了,香问咋不见夫人呢?部长拿出个极精致的瓶盒,边开边说到省城开会去了,给香斟上一杯,再自己倒了一杯。

  香瞧着杯里红灿灿的颜色,红着脸说不会喝。部长笑着说那不是酒,是美国XO,几百元一杯的,在外国只有总统才常喝。举了杯儿去碰,香经不住他那份热情,还是喝了,一入口就身的。夹了两箸菜,部长又给斟上,这次一下就噎起来,一半酒水洒在花衬衣上,部长慌忙去扶了揩,揩毕了又嘻嘻的给香夹菜,夹了几箸又给斟了一杯。

  香三杯XO下肚,不知怎么那胆儿就壮起来,眯着眼去瞧部长,部长好大一堆儿,白胖方脸,宽阔的脯,料子衬衣敞着,一溜黑沟爬出,越过鼓儿一样的肚皮,钻入下的短西里,仿佛在里面分了叉,再从腿飞出来挂两条柱子腿。香的俊目就停在分叉处,那里好大一团疙瘩,象山湾里堆着的一堆柴垛儿。心里就咚咚的跳了想:这男人好雄伟的,怪不得做了那么大的官。

  香看着想着,一股什么火从脚板心升起,直烧到脖子上,身子就躁热得十分的难受,忍不住解了衣扣,捧着两个半鼓的捏,捏了一阵,那火又象风刮了,一忽儿向四肢扩散,一忽儿向下体集结,那孔里就象含了泡热猪血,麻麻,象要出来。挽了裙子去抓,无名火突然从脑门升起,真恨不得去抱了部长亲上几十口,或让部长来了自己,身子就不自觉朝前挪,挪到膝头抵了膝头,烧红的目光就无地去冲着部长笑。

  部长终于出手了,轻轻托起股,放在沙发上,扯去裙子衩头,呼地了上去。香一声吭吃又一阵眩晕之后,就搂着部长含含混混的哼。

  部长边耸边问:“快活不?”

  香边边回答:“快活不?”

  部长问:“哪儿快活?”

  香说:“哪儿快活?”

  部长去撮了小嘴问:“爱我不?”

  香去咬着大嘴说:“爱我不?”

  部长努着舌头问:“哪儿值得爱?”

  着舌片说:“哪儿值得爱?”

  …

  部长还要问,香就不回答,双手搂了部长,不停的痉挛着身子,这样了一次又一次,到十一点,就不动也不言语了,部长拿小车把她送回旅店里。

  香睡到深夜四点半醒来,觉得下体有些疼痛,伸手去摸,摸出一堆粘滑滑的东西,知道那是男人的,咋到自己里面,却又十分模糊,极力去回忆,终于记起去过部长家,部长请她喝XO,喝后的一切就不清楚了。

  女人都是极感的,她不懂XO或OX,却猜得出上了部长酒文化的当,上了当又不好说出,只悄悄的抹泪,抹完泪去厕所咬牙切齿的冲洗。冲毕出来,见旅店里男人们在进进出出,如赶夜市一般,两壁厢的呻比往晚还响亮十倍,其中有一间的腾得要垮了般。

  心里一阵恶烦,跌跌碰碰跨进屋里,正要关门,一个畜飞机头的男人以为她是卖女,要挤进来求香把门使劲一掀,夹得那人噢噢叫着跑了,才一头裁到上,蒙了被子大睡。

  香一觉睡到次下午两点,想起所里的罗济,又慌张起来,硬着头皮给部长挂电话,部长回话说事情有进展,要她晚上七点去。

  到了七点,香还是去了。部长正在喝酒,又要给倒XO,香抵死不喝,部长只好作罢,点上只烟,笑咪咪地去挨着坐了。

  香极不自然的说:“部长,你打电话他们咋说的,珊姐的钱紧得很,请你一定帮忙,减少罚款,放了罗济。”

  部长一只手去搭了香肩说:“挂过几次电话,问题有些严重,好在我毕竟是个部长,他们不看佛面得看金面,老同学的忙是要帮的,只是时间问题。”

  说到这里,那手就勾了上去,抚摩着下巴说:“你们年青人就是急,巴不得一锄挖出个金娃来,凡事总得有个过程么。今年十八了吧?”

  香慌忙去拉手说:“部长,别、别这样。”

  部长索扳过香的脸,咬着耳说:“你昨晚好行的,一连丢了六次,把我也吓了一大跳,舒服了吧?”

  香羞得“呵”地叫了一声,把脸别来别去的躲,部长趁势抱到膝上,揽起裙子,摸着涨鼓鼓的三角说:“我那同学的宝贝儿子也够风的,干完你又去干卖女,出的水淌了两张,所里拿去检查,单上还有哩。你们磨得好厉害,连都磨落了。”

  香见他言秽语,憋红着脸去抓,那指已滑了进去,拨得子一跳一跳的,急得蹬了脚叫:“部长,要不得,要不得的,我是你同学的保姆呀,没办法才找你帮忙,你这样做,帮的是啥忙呀?”

  部长去印了樱嘴说:“现在是市场经济,帮忙都这样,有钱出钱,没钱出身体,等价换,有尝服务,你咋不懂行情呀?”

  香别过脸去说:“你,你昨晚就了,要给已给了,咋今晚又…”

  部长说:“这种忙一次帮不下来,你和罗济犯了嫖娼宿罪,二罪并发要坐牢的,我得去说多少好话,陪多少笑脸?”

  说着,扯了两个儿,把到身下,在他下的一刹那,香发现他下有块酒杯大的黑痣。

  说起这位部长,也算是H市桃新闻界的一位风云人物了。在和市长千金婚前,不仅玩遍H市黄种人的头等女,还去大陆北方过白俄姑娘,尝了真正的白种人滋味。

  市长千金嫁了个具有演员才貌的佳婿,要显显市长官邸气派,花钱雇着一大批佣女佣妇,部长是位死牛烂马都要吃的超级,如何饶得过这群家?先在卧室里了极秀美的A保姆和B保姆,再去佣妇宿舍摸上如桶的厨娘们,不到一栽月,就把官邸的佣女佣妇们干了个遍,后来连冲厕所的黑妇也没放过。

  那黑妇长身极黑的肥,原在街上拾垃圾桶,市长夫人发善心,喊来官邸管饭做了活。部长玩够白的黄的棕的,便把眼睛去盯了黑的。一天去厕所撒,见黑妇勾着在冲粪槽,两个黑悬吊着一摇一摆,十分有趣,从后面去抱了捏。

  黑妇以为主人踩滑脚,转身来扶,部长又捧过黑脸蛋啧儿啧儿的亲。

  亲过了,黑妇吃惊地说:“你、你咋来亲我这个黑人了?”

  部长嘻嘻的笑着说:“白的黄的棕的都尝了,还没尝过黑的哩。”

  说罢抱着摸黑,摸着个黑孔,把指了进去,吭哧吭哧的挖起来。

  黑妇慌忙去扯着手说:“要不得,要不得,我一身黑,不怕脏了你的手?”

  部长去撮着黑嘴儿说:“不怕的,非洲黑女象墨打的,去亲了摸了,黑的是黑的,白的还是白的,谁也不染谁。”

  抠挖得高兴,推去水槽边靠了,拍打着两瓣黑股,从后面入,一阵啪啪哒哒了水,黑妇一股坐到地上,掩着面哭。部长问她哭啥?她说我是啥人,叫你这一鼓捣,夫人还不撵了我,又得去拾臭垃圾桶。部长扎着说她撵你我不撵你。出一百元,丢到黑妇怀里。

  过了两天,部长想起黑味,趁更深人静,摸到黑妇住的楼梯夹道里,掀开黑。黑妇惊得去掀着头说:“不得的,不得的,我从不洗澡,那儿又脏又臭,我都闻到了。”

  部长向里拱入说:“脏臭才有味哩,不脏不臭就没味了。”

  黑妇傻了神说:“我脏黑得连街上叫化子都不要的,你们这些当官的犯啥神经啦,是吃厌了鸭鱼来嚼树皮草,在糟蹋我呀?”

  部长说:“你说对了,正是这样。”

  部长摸上黑妇,不知被谁发现,那笑柄就象长了翅膀在官邸飞传,一传又传到市长夫人耳里。市长夫人在部长作秘书端屎倒时,就极喜欢这个白小厮,衣解也从不回避的。听说他摸上黑妇,叫去一顿训斥后,躺到上指着身子,一会说这儿痛,一会说那儿酸,要女婿给按按。

  部长做了亏心事,巴不得去讨好,便使出浑身解数去按,按到腹下,丈母娘一把把女婿拖到身上。女婿自然知道岳母用心,也就不客气地干起来,岳母虽然四十好几,那孔儿却还丰丰,紧紧实实,就象钻进了玉匝里一般,来来回回不到八分钟,便被岳母夹得瘫在身上。

  部长要下来,丈母娘搂着不放,只把那东西捏来捏去又捏了进去…

  部长了三次后,已是头大汗,爬下身子赞美着说:“岳母的好紧扎的,就象没开苞的处子。”

  夫人拿卫生纸揩着说:“啥处子哟,娃儿都生过了。天天拿人参鹿茸补,又没个人来,咋不长得肥紧实的?”

  部长说:“找岳父么。岳父五十多了,还敦敦笃笃象个小伙,市政府门前的石狮子,他一只手就举了起来。”

  夫人嘟着嘴说:“别提那老东西了,他天天朝下跑,那些县长书记们还不拉了去搂年青的。下面官儿最坏,市里的干部下去,招待吃的喝的,还要招待玩的,说叫啥”三陪“。他先前还谈下面如何的腐败,现在怎样了?回来也不放一个,还拿背抵了你睡。去摸那儿,软不丢溜的象只蚕蛹,三五天也抬不起头来,还不被下面的官儿给带坏了?天底下最坏的是男人,厌了家的就去搂野的,以为野花真比家花香,其实家花野花还不都一个味,只是神经作怪罢了。只有我们女人苦,自个了还得自个动手解决。我也想过让你搞搞,又怕人家说是伦,今天就横了一条心,吧,那么一两次。男人都得,女人就不得?女人也是人,那儿了也要巴捣。”

  部长讨好说:“市府门前有好几家OK,里面的小姐就天天进房,夜夜作新娘,岳母何不去试试,快乐他几夜。”

  夫人撇着嘴说:“你说啥疯话?我都四十七八了,去了哪个要?即使白贴钱让人家干,传出去你岳父还有啥脸当市长?只听说H县有个天外天,开着啥红屋居、天体园,可以学原始人自由自在的快活,前天书记太太要我陪她去看看,我还不敢哩。”

  揩毕,扯着女婿耳朵骂:“人家说肥水不外人田,你这天杀的,咋去爬黑婆到她里面了?你只图自己快活,也不想想我们那苦命的年代,含一巴还要等到十八去扯证,扯早了就把你当作阶级敌人来斗,下边着,上边还得咬了牙去唱正气歌。以后再这样,看我不喊你岳父端掉你那部长宝座。”

  部长一边说着不敢的,去抱了丈母娘咂嘴,咂了一阵,又咂到上搂着睡了。

  丈母娘摸上女婿,佣女佣妇们便哑了嘴,只偷偷较了劲儿和部长乐。乐极生悲,一次部长把黑妇按在餐桌上,被提前下班的千金撞着。那千金是纪委监察室主任,专监察员干部违纪行为,咋见得那场面,一扫帚打跑了黑妇,再抓着部长拿高跟鞋踢。

  部长是场上的英雄,刑场上的尤大,尝了三个高跟底之后,不仅对黑妇行为供认不,还将功赎罪出卖了A保姆B保姆。千金又提审AB,AB吓得供出厨娘。厨娘们是妇,自知工作迟早保不住,又咬牙检举出市长夫人。

  这一下市长官邸闹了个天翻地覆,千金气得去吊了一周盐水针,市长夫人没脸见人,羞愤之下,赶走所有同类和女儿女婿,跟着书记太太跑到H县,由苏兰苏珊引见,作天体园的忠实信徒去了。市长恼女婿是扶不上墙的泥,一边予以警告,一边派女儿安耳目,把个部长监察得如挂冠的囚徒,一见天上掉下个救星香来,如何放得过。

  部长从香肚皮上爬下来,给五百元,叫她去住宾馆,香没去,仍回了旅店。为救罗济,她也豁出去了,晚晚去催部长,部长也晚晚搞她两三次,搞后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直到腻了,罗济没罚一分钱就放了出来。

  香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在坐等期间,打听出市长千金工作单位,临走前一天,寄去一封长长的检举信,除检举部长挟民女过程外,还指出他下有块永远也抹不掉的黑胎记。

  天外天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K经理自天外天秘密营业后,就委托代理人管理,去羊城发展“楼外楼”去了。那代理人是大陆闲汉,拿钱吃喝嫖赌还可以,说起管理就是赶面杖作了吹火筒,一窍不通的。港商一走,代理人就带着一邦闲哥儿们,今天逛H市,明天游省城,泡高档赌场搂高级女去了,大事小事没人管,下人也就乐得困懒觉的困懒觉,开后门的开后门,变着法儿找钱的去找钱,把个天外天得象炸了桶的蜂。

  “金三角”的泰女们开始还老老实实接客,挣那皮钱,后来在中缅边境进了批毒品,就兼售起白粉来,先在嫖客中兜售,售得胆大了,又去街上摆了地摊,混着鼠药卖,见了农民递耗儿药,见了瘾君子给白粉,瘾君子们便一传十,十传百,围了地摊轰抢。局子里某人家闹鼠患,也去要了包鼠药,泰女误给了白粉。

  那人家本不识什么白粉黑粉的,回去和了杂粮,放到厅角里,鼠儿们一哄上去抢吃光了,非但没毙命,反当了主人面,学那人类母爬公公爬母,室的哼哼唧唧,拖了扫帚去打,怎么打也撵不散撤不开,便疑卖的是假药了,去找泰女理论。泰女一见亮闪闪的帽徽,骇得收了摊子逃回天外天。

  有个泰女托人把白粉和着味卖,标上美国最新产品,价格也高得昂人,一直无人光顾。有个王记火锅老板不恤血本,购了几袋下到火锅里,人们尝了一次就永远也忘不了,天天象鬼牵了来品鲜,得其他火锅店纷纷关门。有个关了门的老板不服气,天天来王记火锅店转悠,终于从一个小伙计口中套出洋味秘密。

  几天之后,那家味店便不分洋味土味一抢而光。在诸多奇奇怪怪的现象中,一些有识之士终于悟出了白粉,H城出现毒品,又成为特大新闻,县府局子便列为大案要案来查,查来查去终于涉嫌天外天。

  “黑非洲”的几个黑男女,在非洲园憋得发慌,也贿赂守门人,出来溜大陆街道。黑女一出现,巷的人就围了看黑,起初还以为那是涂了墨的,生怕黑雪白的衬衣,慌忙给黑女们闪出条道来。后来就有不怕黑的,伸手去捏黑,捏得黑女们嗯嗯哼哼扭起脯。有个胆大的去掀了白裙瞧黑,瞧见裆口勒进儿里,挤出两瓣黑亮亮的,尖着指儿去拨。

  黑女被拨了,一把抱住那男人捏,那男子就骇得夹了腿杀猪般地叫,黑女一勾背扛起那男人,转了五六个圈儿,再“卟”地甩到地上,比手划脚地骂,大意是说你把人家摸了,又不来真格的,还要哭鼻子,大陆男人是骗子、吝啬鬼…这一来又引得瞧热闹的人挤断了半条街。

  黑男们从没来过这块红土地,一见街的黑发长辫,以为象非洲园一样可以随便搞的,去搂着年青的咂嘴儿,咂得姑娘们喊爹叫娘逃,有两个腿短跑掉了队,被在街边当场昏过去。局子里又警车长鸣,把黑男们统统铐了去。

  “红屋居”是愈到后来就愈了套,服务台为多赚钱,索辞去男女侍,由男嫖客冒充男侍去摸女嫖客,女嫖客冒充女侍来摸男嫖客,常常出现男人过盛女人供应不足,男人们便排了长队去女人,女人们为了偷乐,只好隐忍着去接受男人们的轮。这且不说。又闹出姐嫖弟媳摸公之类的丑闻来,这类丑闻也只当哑巴被人干了,有自家隐着。

  可那夫嫖嫖夫就惹出麻烦来。某局长逛OK被发现闹了个烫天红,就偷偷去了红屋居。子闹横了也咬着牙想,你男人嫖得,我女人就嫖不得?要嫖大家嫖,嫖个公平,也大摇大摆去了红屋居。两人去后被安做一,开始还兴高采烈的搂着乐,后来察觉了,丈夫骂子是卖婆,子骂丈夫是老嫖客,骂够了就撕打,从红屋居打到街上,从街上打到家里。

  丈夫一失手打破老婆额儿,身的血,子不服扯着去找县长评理。太爷一见就拍着桌子骂,你们正事不干干事,打成这样还搞工作不?交给纪委处理,纪委各打五百大板,给了记过处分,处分一下达,夫俩就双双递了离婚申诉书。

  H镇有兄弟俩,平关系就处如水火。一夜两家男女去红屋居寻乐,哥哥误困了弟媳,弟弟也误摸了嫂子,不说出来是什么事也没的。哥哥却要在弟弟面前呈强,指着弟弟鼻子骂,你杂种再凶,咋女人也乖乖让我给搞了?弟弟跳了脚回骂,我嫂子就不象你以大欺小,在红屋居含了我巴,还喊亲弟弟哩。

  哥哥听后不依,说弟弟强了嫂子,弟弟也反咬哥哥强暴了弟媳。两人告到镇里,镇里又上报局子,局里一调查,才知红屋居在管理上出了毛病,以宿罪各罚兄弟俩一万,罚款下来,嫂子和哥哥拜拜,去跟了弟弟,弟媳也和弟弟再见,去了哥哥的家。

  太爷知道后,指着公安局长鼻子骂:“我说天外天有问题,你们总老护着。

  现在怎样了,卖白粉的,强的,嫖宿的都出在里面,败坏风气不说,还活活儿撤散了好几个家庭。”

  局长笑着说:“撤散了再优化组合是好事么,还很有点时代精神哩。”

  太爷拍着桌子吼:“好个,H县家家都这样,你这公安局长还当得下去不?”

  太爷正为天外天的贩毒和男女事搅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那天体园又闹了起来。原来天体园是天外天最神秘的地方,非会员是进不去的,代理人不管事后,手下管事的见人们抓钱抓得眼红,也就哪管会规不会规,见钱就放人,把个神圣的“天国”当作公园来开放了。

  加之入园可以自由玩,于是城里城外的地痞恶少便成群结队朝园里涌,一个个贼亮着眼睛去瞅女人股,瞅得火动,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去强按了,有几个得忘形,摸着头一口一个,如甜葡萄一般,骇得女信徒们哭的哭,叫的叫,见了男人就撒开两条白腿儿逃,街痞恶少们又呐喊着四处追赶,这一追不打紧,园里的三个老太一个被踩死,两个被撞昏。可怜老太们只因了天体说,出乖丑去修来世,哪料到修到后来竟落得个如此之下场。

  撞昏的抬到医院抢救,踩死的被家人拿棺木盛了,抬着街的转了喊冤,这一喊又喊醒被咬掉头的女信徒们,那状纸就如雪片似的飞到县府、法院及公安局里。

  恰在这时,上面下达严打通知,太爷立马找了市长,市长不仅尝够家庭之苦,更因夫人跟书记太太赖在天体园不回来,吃方便面也吃伤了胃,咬着牙说:“老李呀,该借这股东风行动了,再不动手,你我只有去峨眉山削发做和尚罗。”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 )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三十四章天国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